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跨越时空的情夫 > 第二十八章

跨越时空的情夫 第二十八章

作者 : 萝丝小姐
    【第十四章】

    “祈叔叔,我在这里。”京涓一由老师带队走出门口便看到人群中最显眼的高大身影,兴奋地朝他招了招手。

    楚祈也朝她挥挥手回应,但视线却不住地梭巡其他来来往往的大人小孩。

    他打听到夏恩——他竟然是从母姓?这更让他对自己的猜测有了把握——是最近才转学过来的新生,之前一直跟母亲旅居英国,比涓涓大上一学年,但两人其实差没几个月,所以说,孟苓在离开前就已经怀孕了。

    “祈叔叔,你在找恩恩吗?”京涓上前牵住他的手问。

    “你今天在学校有看到他吗?”楚祈迫不及待的反问。

    她点点头,难掩失望的道:“不过他说他今天是来学校办转学的。”

    “转学?!”楚祈的心一凛,眼神沉了下来,看来孟苓是想再次逃离他?

    “不过恩恩有叫我放学时等他,他想跟我告别。”京涓露出了不舍的神色,“祈叔叔,可不可以跟恩恩他妈咪说,叫他妈咪不要让他转学啊?”

    楚祈的下颚绷紧了,咬咬牙道:“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京涓打量了下楚祈的脸色,困惑的暗想,这祈叔叔好像碰到跟那位阿姨有关的事情都会变得不太一样,真奇怪。

    “涓涓。”忽地,夏恩的声音扬起。

    “恩恩。”京涓开心的回头望,朝夏恩招招手。

    楚祈的目光在看到夏恩时不自觉的柔和了起来。

    今天的夏恩穿着一件浅蓝色格子衬衫,还有一件米色短裤,小小年纪就帅气十足,即便还没证实他就是他儿子,还是让他感到骄傲极了。

    “恩恩,你妈咪还在等我们回去呢。”杜亚瑟跟在夏恩身后呼喊。

    楚祈的目光在扫到杜亚瑟的身影时,又不由自主的冷了下来。

    其实杜亚瑟看起来像是个好好先生,就像大楚私塾里处处可见的那些夫子,给人的感觉温文儒雅、斯文有礼,但或许是因为他跟夏孟苓的关系,才让楚祈怎么看他怎么不顺眼。

    “亚瑟叔,麻烦你跟我妈咪说一声,我想跟涓涓去公园玩,上回我跟她约好要一起去溜滑梯的。”夏恩小大人似的对杜亚瑟道。

    杜亚瑟为难的看看楚祈,又看看夏恩,沉吟,“可是我答应过你妈咪,要马上带你回家。”

    “亚瑟叔,难道你觉得我年纪这么小就要变成言而无信的人了吗?”夏恩正色问。

    杜亚瑟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点头道:“你说的对,那我打电话告诉你妈咪,说我们晚点回去,我陪你一起去。”

    “等等,你叫他什么?”楚祈的声音中带着激动,直看向夏恩。

    夏恩故意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恩恩,我祈叔叔在问你话啊,我妈咪说人家问话不回答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京涓出声提醒。

    夏恩脸上闪过一抹赧色,却刻意装冷淡,“他刚刚不是有听到了吗?我都喊了这么多遍了。”

    楚祈眸底透着兴味,看来这小子对他很有意见?

    “你好,我是杜亚瑟,是恩恩妈妈的朋友,恩恩都叫我亚瑟叔,那天我就想跟你打招呼,只是情况有点混乱,所以……总之很高兴认识你。”杜亚瑟忙打圆场,朝楚祈伸出手来。

    完全不同于上次的刻意忽视,楚祈带着歉意的伸出双手,超乎杜亚瑟想象的热情,紧紧的握住杜亚瑟的手上下晃动,开怀道:“原来是亚瑟叔?太好了,亚瑟叔,哈哈哈,你好,大家都好。”

    京涓讶异地看着对人一向冷淡的祈叔叔,真觉得越来越不认识他了。

    真像个笨蛋,不过是知道亚瑟叔跟他没关系,就乐成这样?夏恩在心底嘀咕,但唇角却微微扬高。

    杜亚瑟被他晃得骨头快散架了,只好尴尬的笑道:“是是,你好。”

    “亚瑟叔,你不用陪我了,京涓的叔叔会照顾我们。”夏恩开口道。

    楚祈看了夏恩一眼,目光带着包容宠溺,虽然还没百分百证实他们是父子,但他心中已经认定夏恩就是他儿子无误。

    “恩恩说的对,我会好好看着他们的。”楚祈附和。

    “可是……”虽说楚祈算是认识的人,可是让恩恩单独跟别人走,他还是有点犹豫。

    况且,不知道为什么,孟苓似乎不是很喜欢让恩恩跟楚祈有过多接触。

    “亚瑟叔,你不是要追我妈咪吗?现在就给你机会跟她独处,你还不快去?”夏恩知道怎样才能让杜亚瑟下定决心,补上最后一枪。

    果然,只见杜亚瑟马上收回迟疑,脸上绽放光彩,点点头道:“那我先去找她,再过来接你。”

    “不行!”楚祈突然又沉下脸,对杜亚瑟充满敌意道:“我们一起去。”他就知道这家伙会这么殷勤肯定有问题,原来是在追孟苓。

    杜亚瑟被楚祈反复无常的脾气给弄混了,不知该怎么回应。

    夏恩开口解围,“我想去公园玩,你若不想陪就算了,那我就跟亚瑟叔回家好了,不过,等我转学后,应该没机会跟涓涓一起玩了。”

    “怎么这样?祈叔叔,你陪我们去啦。”京涓着急地拉着楚祈的衣摆央求,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这小子,分明是故意的?!楚祈咬咬牙,闷声道:“知道了,走吧。”

    “那就麻烦你了。”杜亚瑟松了口气,又转向夏恩道:“记得要回家前打通电话给我,我马上来接你。”

    “谢谢亚瑟叔。”夏恩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只是朝杜亚瑟露出亲热的笑容。

    夏恩这一笑,让楚祈觉得刺眼。

    夏恩一向就是个人小表大、聪颖早熟的孩子,杜亚瑟对他其实挺放心的,嘱咐了几句之后,就告别了。

    楚祈看着杜亚瑟的背影,黑眸微微眯起,浑身不自觉笼罩了一层阴霾。

    “不用看了,我妈咪对他没意思。”夏恩清脆的声音响起。

    楚祈诧异的看向夏恩,只见夏恩已经领头走开,京涓则在后头追上夏恩。

    这小子好像什么都知道?楚祈的唇畔缓缓的翘起,顿时觉得有趣了起来。

    “你说什么?!你让他跟楚祈走了?”没看到儿子跟杜亚瑟一起回来,夏孟苓的脸色已经有点发白,等听到儿子竟然是跟着楚祈离开,更是面无血色,语气不由得严厉了些。

    “呃……是啊,恩恩说他答应了涓涓要陪她去公园玩,我也觉得既然答应了人家就不该毁约,况且,楚祈也保证会看好他们,所以我就先回来了。”杜亚瑟没忽略夏孟苓眸底的仓皇,安抚道:“放心,那个楚祈看起来很可靠,不会出事的,况且,我也跟恩恩说了,等等我会去接他。”

    “不行,我马上去找他们。”放下手上剪了一半的香水百合,她匆忙就想关店找人。

    在英国的那段时间,夏孟苓曾在闲暇之余去上了花艺课程,没想到竟也学出兴趣,所以返台后便开了一间花店,学以致用,自食其力。

    “孟苓,你何必这么紧张?只不过是小孩相约去公园玩……”杜亚瑟困惑的看着慌乱的她,再迟钝也嗅出了不对劲。

    “他们不可以独处,我不能让他发现……总之不可以。”楚祈不是笨蛋,多相处几次,肯定会发现恩恩是他的儿子。

    “孟苓……那个楚祈到底是谁?该不会你说要把恩恩转到离家里比较远,但评价更好的幼稚园,其实是为了回避他吧?”杜亚瑟还是忍不住问了。

    刚开始他以为他们应该只是普通的旧识,所以没有多问,但看夏孟苓似乎刻意回避楚祈,还有楚祈对他莫名其妙的敌意……他再没感觉古怪就真是太愚蠢了。

    顿了顿,夏孟苓沉默地垂下眼睫,她该告诉亚瑟,她跟楚祈之间的过去吗?

    看着夏孟苓的神色,杜亚瑟觉得自己应该没猜错,顿时有些难受,但还是一派绅士的说:“对不起,是我不该探人隐私,若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

    杜亚瑟就是这样一个体贴的男人,夏孟苓的心一软,轻声道:“亚瑟,他就是恩恩的爸爸。”

    这个回答其实隐隐约约已经在杜亚瑟心中冒出头,只是乍听到夏孟苓证实,还是让他有瞬间的错愕,那个男人……难怪,难怪他会觉得楚祈很眼熟,直到此刻,他才发现,原来是因为恩恩长得太像楚祈……

    “呃——是这样啊……我真是太迟钝了……他们真的长得好像,我早该发现了,原来他们是父子。”杜亚瑟的声音有点苦涩,但还是硬挤出一抹笑容。

    “正因为这样,所以我不能让他跟恩恩相处,我不能让他知道恩恩是他的孩子,恩恩的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恩恩是我一个人的儿子。”她咬紧下唇道。

    听到夏孟苓坚决地强调,杜亚瑟不安的情绪稍微稳定下来,“可是,我看他对你似乎还很在意……”难怪楚祈看他的眼光,老像要吃了他似的。

    “他在意什么我一点都不想知道。”夏孟苓冷着脸道,刻意忽视心中因为杜亚瑟这句话而带来的悸动,“我只知道我不想再跟他有任何交集。”

    他算是彻底放心了,朝她保证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但我相信一定是他对不起你,放心,以后我绝对不会再让恩恩跟他见面,我会好好守护你们的。”会让夏孟苓这么好的女孩如此失望决裂,想必楚祈肯定是曾经重重伤害过她吧。

    对方闪着坚定光芒的双眸让夏孟苓不知该怎么回应,只能僵硬的扯扯唇,回避了他的视线,“我去找恩恩。”

    没得到她的首肯,杜亚瑟的眸光微微黯淡了些,不过这也不是他第一次碰软钉子,所以他很快就又振作起精神道:“我跟你去。”

    “谢谢。”夏孟苓不忍心拒绝,随即脱下身上的围裙——她在花店工作时都会围上碎花围裙——准备先关门去找儿子,这时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她迅速拿起手机,但一看到那串早已烙印在脑海里的熟悉号码时,不自觉的怔愣住,心跳开始加快。

    “孟苓?快接电话啊。”看她傻傻地看着手机,杜亚瑟连忙提醒。

    夏孟苓这才尴尬的回神,忍住轻颤,按下通话键,将手机送到耳畔。

    “妈咪。”手机另一端是夏恩愉悦的声音。

    “恩恩?”夏孟苓分不清自己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语气急切的道:“你在哪里?妈咪马上去接你。”

    “妈咪,我跟『他』还有涓涓在公园玩,等等『他』会送我回家,你不用担心,Bye。”夏恩交代完行踪之后,没等母亲回应就收线。

    “恩恩……”夏孟苓才喊了声,手机另一端已先挂断。

    “怎样?恩恩怎么说?”杜亚瑟急忙问,现在他可比夏孟苓更急。

    她一脸沮丧的道:“他说等等楚祈会送他回来,要我们不用去接他。”

    “恩恩知道楚祈是他爸爸吗?”

    夏孟苓轻轻的点头,“他最近才知道的。”

    “这样啊……”见她眉头紧锁,他赶紧安慰她,“既然恩恩这样说了,肯定有他的打算,你别心急,恩恩这么聪明,他会看着办的。”

    “也只能如此了。”她朝杜亚瑟虚弱地笑笑,她也知道自己的儿子聪慧灵敏,但正因为如此,她才更担心,不懂儿子这么做的用意。

    “别想太多,啊,刚好我想喝咖啡,你要吗?我顺便帮你带一杯?”他不想她这么烦恼,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

    夏孟苓知道他哪是顺便帮她带,是他自己顺便喝才是真的。

    “那好吧,谢谢你。”她勉强扯出笑容。

    杜亚瑟的脸庞霎时发亮,咧开大大的笑容,边走边道:“我马上回来,等我。”

    这么温柔体贴的男人,若自己能爱上他该有多好?如果她是跟他在一起,事情会不会简单得多?夏孟苓不禁暗忖。

    可为什么,那个让自己伤透心的男人却像鬼魅一样,始终盘踞她心中,让她空不出位置来容纳别人?是因为仇恨?还是因为爱恋?在与他重逢之后,她也越来越无法分辨了。

    看着杜亚瑟雀跃的背影,夏孟苓的笑容缓缓在唇畔隐去,轻叹逸出了唇瓣。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跨越时空的情夫最新章节 | 跨越时空的情夫全文阅读 | 跨越时空的情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