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宠姬 > 第十八章

宠姬 第十八章

作者 : 叶双
    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他懂了!懂了为什么西南王会这般的有恃无恐地诱他前来,布下了重兵等他。想来,他应该是想用这个长得与他一模一样的人来取代他。

    这个计谋他策划了多久,十年、二十年?只怕就连当年自己会被人掳出皇宫,也与他脱不了关系吧!

    “杀了你,我就等于坐上一半的龙椅了。”西南王见他受了伤,胸有成竹的大方承认自己的狼子野心。

    “你掳她来,是为了想引我前来,好除掉我,但为什么要杀了她?”

    他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却没有办法接受她的死去。

    心好像被挖了一个大洞,空空洞洞的,即使受了伤,挣扎着来到心爱的小女人身旁,握住了她那无力的小手。

    这一握,他再也不打算放手了。

    她向来胆小,待在那阴暗的地府一定害怕,他一点儿也不介意陪着她走。

    “她可不是我杀的。”刚刚女儿才告诉他段香浮死了,他诧异之余都还来不及多问,东方纵横就赶来了。

    “我爱她,你无论如何就是不该动了我的女人。”听到他的否认,东方纵横的幽眸含恨,咬着牙说道。

    方才他被打的那一掌,伤了他的心脉,但是他一点儿也不在乎,悄然运劲,就在众人以为他再无反抗之力之时,他忽地纵身而起——

    飞身过去右掌拍上那与他相似之人的心口,左手直取西南王的咽喉!

    该死,他不要命了吗?

    对于东方纵横这种行为,不只西南王等人吓了一跳,连房君山也大惊失色。

    他们都少算了东方纵横那决然的性子,这举动无异在告诉众人,他不介意王石俱焚。

    霍地冲上前去,房君山大喊道:“段香浮其实没死,她只不过是吃了龟息神丹,所以才会呈现假死状态!”

    这一切都是皇上和段秀云商议好的计谋啊,目的是想逼出东方纵横说爱,完全没料到,他为了一个女人,连命都不想要了。

    厚,他早就说不能这样玩吧,现下真的要出事了。

    闻言,东方纵横果然一楞。她没死,她只不过是吃了龟息神丹……

    该死!中计了!掌势一弱,他只想回过身去看看她,怎知这西南王竟趁机一掌拍向了他的心口……

    血花再次四溅,东方纵横这回吐出的鲜血更多,一张俊脸更加惨白了。

    一声惊呼直冲入他耳际,循声一望,竟看到刚刚还了无气息的香浮从地上坐了起来,细致的脸上布满了惊惶。

    身子重重的跌落地面,但他却一点儿也不在乎。

    一双黝黑的眸子只是定定的看着那张容颜。管什么西南王的狼子野心、篡国夺位,都随他去,对他也丁点儿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还活着,只要活着就好!

    他安心的闭上眼,完全不知道一群从京城来的卫兵已将西南王府团团围住,更没看到东方观云一脸忧虑和懊悔地走向他……

    这个男人是爱她的!

    她很肯定。

    在她将醒未醒之际,她感觉到他的大掌握住了她的。

    她也听到了他那心碎的低语,那声音只怕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手轻轻地触上他的俊容,不舍地抚着,她的心硬生生地被扯痛了。

    几十个的御医联手,个个使尽了看家绝活将他从阎王的手中抢了回来,各种珍奇丹药也是毫不吝惜的用在他身上,总算保证他无大碍,但看他这模样,她还是很舍不得。

    但同时又暗自庆幸,若不是有此灾劫,自己又怎么会知道,她爱的男人也爱着她呢?!

    香浮相信东方纵横会没事的,此刻她心中,只有满满的爱意。

    这样的男人,怎能不让人动心呵!

    他看起来坏,可是却是真情至性,若是少了那狂、那傲,他就像是他那个兄弟一般,少了灵魂。

    “咳……”一声轻咳吸引了香浮的注意力,是东方观云。

    “皇上万岁。”她起身想请安,却让他制止,要她坐好。

    东方观云看着熟睡的弟弟好一会,匆地叹了一口气,沉沉的开口,“其实这件事儿,朕知道很久了。”

    “既然皇上知道,为什么不早些处理呢?”她闻言不免有些怨怼。

    她不懂,既然皇上早就知道,那为什么不尽早处理西南王那个祸害,害得她心爱的男人身受重伤,平白遭受皮肉之苦。

    看向一脸不平的香浮,东方观云勾唇笑了,对她的无礼一点儿也不以为意,“因为联想让他知道,不管他的身世如何,他始终是我嫡亲的兄弟,也想让他知道,不是天底下的女人都像咱们那个娘一样,只顾着自个儿。”

    “皇上……”这番为东方纵横着想的话语听在香浮的耳中,又岂只是感动两字就能形容的。

    见皇上慈爱的为东方纵横掖了掖被子,她拭去浮上眸中的泪,心想纵横不枉在外为这个哥哥流离颠沛那几年了。

    东方观云转过身来,朝她点子点头,“朕先回宫了。”

    香浮匆地想起一事,连忙唤住他,“对了,皇上,那西南王、郡主和纵横的那个无名兄弟呢?”

    “朕答应过段秀云,只要她能做到朕要她做的,就会放过他们,只可惜,西南王始终不愿接受失败的事实,疯了,朕也不想赶尽杀绝,我让段秀云带着他隐姓埋名重新过活。”

    她点点头,这样,自己也不算辜负了段秀云当时的请求了。

    “至于纵横那个无名双生兄弟……”东方观云叹了一口气,那人毕竟也是他的同母兄弟。“死了!在君山想要拿下他的时候,被西南王捉来当了挡箭牌,不小心中了一刀,伤及要害,回天乏术。西南王也真狠心,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舍得拿来牺牲,落了个发疯的下场,还算是便宜他呢!”

    “啊!”完全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惊呼了一声。

    不过,如此一来纵横身世的丑闻,应该不会流传出去了吧。

    东方观云交代道:“这事的来龙去脉不用告诉那小子了,就算他醒来后,要来翻了皇宫找我算帐,你也由着他,总之我不想让他知道这一切。”

    她点点头,心中再次动容于这位君王对手足的爱。

    将东方观云送出门,再回到东方纵横的床榻前,香浮惊讶的发现,他已经醒了,睁着一双深邃幽眸,表情若有所思。

    她惊喜不已,“太好了,你终于醒了,怎么样?胸口还疼吗?”

    “我早就醒了。”

    不好,那他听到了多少,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原来西南王是他的亲生父亲?

    见他薄抿的唇动了动,她满心以为他会问皇上刚刚所说的事,她绞尽了脑汁想要找出个借口推搪过去,谁知他的问题竟是——

    “你真的不爱我吗?”

    显然,他对这个问题很介意,而且是非常非常的介意。

    “呃……”完全没料到他会这么问,香浮直觉的回答,“不,我爱你,很爱很爱爱你……啊!”她说什么?这种羞人的话怎么这么不假思索的就说出来呢?好羞人呀!

    嘴角勾起满意的弧度,东方纵横手儿一拉,扯下了她的身躯,完全不顾还受伤的身子,将她密密实实地抱了个满怀。

    不敢挣扎,也不想挣扎,香浮满足地窝进了他宽阔的胸膛里,感受着他强劲的、心跳。

    他的眼一阖,又累得想睡了。

    “王爷,你刚刚有听到什么吗?”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她试探的问。

    “听到你说爱我。”他咕哝道,声音低低的,好听极了。

    “呃……”小脸儿更加烧红,“还有呢?”

    “闭嘴,睡觉。”东方纵横不耐的说,可不一会,他又温温的补了一句——

    “我……爱你。”

    那声音更低沉、更小声了,还带着微微的别扭,但却异常清晰地窜进了香浮的耳中,让她立时感动得热泪盈眶,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这句话,也成功的让他不再追究他听到了什么。

    闭上眼睛,就陪他睡上一会吧。人家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她上辈子一定是做了好多好多好事,才能像现在这样,和他依偎着,做对交颈鸳鸯。

    她不知道,其实,他什么都听到了。

    在沉入梦乡前,东方纵横模糊的想,等伤好后得找个时间入个宫,抢个官来做,毕竟有恩他得报恩,至于仇嘛……

    他当然也不可能会忘了,呵呵!

    【全书完】

    *想知道美艳聪慧的殷妩仙是如何被莫尚天掳获芳心的吗?请看花园系列878妾妾私语之一《小妾大过天》

    *想知道痴心专情的皇甫冰心是如何赢得龙九深情相待的吗?请看花园系列912妾妾私语之二《后娘》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宠姬最新章节 | 宠姬全文阅读 | 宠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