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骗个娘子 > 第十一章

骗个娘子 第十一章

作者 : 叶双
    “唔!”

    她预期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耳际甚至响起一阵吃痛的闷哼。

    蓦地睁眼,当眼前一切映入眼帘,封易蕊吓坏了。

    只见燕子柳一脸苍白,缓缓滑倒在地,胸口还插了把刀子。

    燕子柳竟然……替她挡了那一刀?

    “大少爷,你怎么了?”连忙从地上一跃而起。封易蕊满脸焦急,冲到燕子柳身旁,扶住他不断下滑的身子。

    双眸警戒地四下梭巡,却再不见方才那铁了心要索命的黑衣人,那黑衣人消失得奇怪,可她现在却没心神顾虑那么多。

    “来人啊,快唤大夫!”

    封易蕊心急如焚的扬声喊着,直到园子另一端传来一阵骚动声,确认这儿发生的事已经被来往的仆佣发现了,她这才继续关心燕子柳身上的伤势。

    不断涌出的鲜血,让封易蕊吓坏了,却没慌了手脚,她镇定地伸手撕扯着自己的裙摆,然后将被她撕成长条的布巾,牢牢缠上燕怀柳的胸口。

    “大少爷,你可别睡啊!”

    “不会的,我得将你为我担忧的模样全都牢牢记下。”

    那语气好心满意足,却让封易蕊的眉心全纠了起来。

    “你既然舍命救我,我为你担忧也是应该的。”封易蕊下意识回避燕子柳深情款款的眼神。

    明明是同样一双相似的眸子,可被燕子柳这一看,她却没有怦然心动的感觉。

    “这样……就足够了……”听到她的说法,燕子柳心满意足的说道,他的双眸因疲累而缓缓合上,虚软的身躯跟着自然地靠进她的怀中,“我就知道总有一天,你会瞧见我的。”

    苍白的唇蠕动着,那声音虚弱到封易蕊必须仔细聆听才能听清楚,将他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可封易蕊却还宁愿自己听不真切。

    她知道大少爷心仪于她,可惜她那颗心,始终落在燕怀柳身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好不容易处理好燕子柳的伤势,因为救命之恩,封易蕊自是亲手照拂,不假他人之手。

    可才送走大夫,罗总管便传来令人更加震惊的消息——燕怀柳竟被打入天牢!

    在听到消息的那一刻,封易蕊四肢百骸的血液全都凝结,一颗心像是被人重重击了一拳似的,疼痛难当。

    她傻愣愣地瞧着罗总管,多希望他能告诉她这一切不过是个玩笑。

    大少爷突然受伤,二少爷失势被关,燕府顿时掀起莫大波澜。

    “唔……”

    心头沉甸甸的封易蕊,忽闻榻上转来的呻吟声,连忙收起沉重的思绪,走回榻前。

    她才在床榻前站定,燕子柳的双眸已然睁开,其中的深情款款再也不内敛的泉涌而至,可此时心烦意乱的封易蕊,却浑然不觉。

    “你还好吗?”

    “我……咳咳咳……”才开了口,还没来得及说上话,一阵剧咳就已连串响起,封易蕊只好匆匆倒了水,小心喂着燕子柳喝下。

    好不容易顺了一口气,燕子柳忙不迭地伸手握住封易蕊的纤手,开口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你的脸色好难看。”

    “燕当家被打入天牢了。”

    “你说什么?”震惊低喊一声,燕子柳强忍剧痛,挣扎着坐起身,“痛……”

    “你别急着起身,好好休息……”她小心将他身子压下,“郭家与其同党联名上疏,要求皇上治燕当家的罪,皇上不敌舆论,便将燕当家打入天牢,现在府内上上下下全都乱成一团。”

    封易蕊真恨不得能飞身入天牢,将燕怀柳给救出来。

    “这……这可怎么办?”

    “你先担心,我已经派罗总管去打听情况,你只管好好养伤就是。”

    “这怎么行?这燕氏一族不可一日无主,蕊儿,你替我招来族中长老,咱们可得好好商议如何营救怀柳。”

    “咦?”燕子柳的话让封易蕊轻逸一声,望着他的目光也多了惊讶。

    “怎么?有何不妥吗?”

    “我以为……你心底是恨着燕当家的。”

    没错,之前燕子柳认定是燕怀柳暗地杀了他的娘亲,怎么如此轻易放下心底的仇恨,愿意尽一己之力营救燕怀柳?

    “因为……我明白你担心他,为了不让你忧心,我只好救他。”定定望着封易蕊,燕子柳一脸真诚说道。

    不同于燕怀柳说爱时心头的慌乱和跃动,封易蕊对燕子柳的真情告白,只觉得沉重,于是在略加思索之后,她凝望着他,认真说道:“大少爷,别再将心思放在我身上,你与我是绝对不可能的。”

    早意识到自己的心思全兜在燕怀柳的身上,封易蕊更不愿意燕子柳再浪费心力,于是顾不得他还有伤在身,封易蕊直言说道。

    闻言,燕子柳神色明显一黯,却仍然努力打起精神。

    “没关系,我始终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道理。”这份感情早已深陷,压根就不是他自己说放就能放的。

    为了她,饶是入了魔道,他亦不悔。

    “可……”

    封易蕊还想再说什么,燕子柳却已先一步挥了挥手,不让她再多说下去。

    “你快去召集族中耆老,我得快快与他们商议此事,否则天牢都是郭家的势力范围,燕怀柳在哪儿多待一日,只怕就要多受一天的苦,他若多受一天的苦,那么你也要多受一天的苦。”

    “你……”

    可惜燕子柳这份深情,她一丁点儿也不能回报,她的心就那么大,兴许早在燕怀柳决定将她救回燕府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牢牢锁在燕怀柳身上,而不自知了。

    水眸缓缓看了满眼诚恳的燕子柳一眼,封易蕊不再多语地走出门去。

    瞪着眼前佳肴,封易蕊却一点胃口都没有,才不过短短三天时间,却像过了三辈子似的,封易蕊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小姐,好歹你也吃点东西,要不饿坏了身子,那可怎么好?”

    殷勤的布着菜,被燕子柳指派来服侍她的圆柳声声劝着,可那布好的饭菜还是原封不动的摆着。

    “燕当家哪儿有消息吗?”

    已经三天了,打从亲族大会之后,她就满心以为凭着燕家实力,要从天牢救出一个人绝对不是难事。

    可她左等布等,始终等不到燕怀柳的归来,一颗心渐渐开始起疑,却理不出究竟哪儿不对劲。

    她甚至已经嗅出阴谋的味道,只因这一切着实来得太过巧合。

    再加上那日她明明就见那黑衣人一刀刺进燕子柳的胸膛,他虚弱得几乎倒地不起,可这几日却不见燕子柳有丝毫病容,甚至在整并燕家商行时,还透着一股平素从未见过的霸气。

    想到这儿,她忍不住怀疑,那伤究竟是真是假?

    再加上燕子柳口口声声喊救人,却不见丝毫动静,镇日忙着接管燕家旗下所有事业。

    种种怀疑开始在她的心底生根,也让她忍不住猜忌。

    “没有任何消息。”怎会不知道封易蕊在盼的是什么,圆柳酣厚的脸庞晃了晃,心里亦是同等焦急。

    “那燕大少爷在于啥?”

    “大少爷同各个商行的管事会面,这几日大少爷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和以往悠哉的模样全然不同。”

    圆柳不敢说的是,以前看似温和的大少爷,如今竟让人觉得阴沉,每回见着他瞧着封易蕊时,那种想将她拆吃入腹的眼神,她的鸡皮疙瘩便直冒着。

    “怎么,连你也察觉不对劲?”看来心中那份担忧,绝对不是她的错觉。

    不行,她不能再放任事情这样下去了。

    可如果事情真如她心中所想的话,那……就糟了。

    如今燕府的势力因为燕怀柳被打入天牢,而逐渐被鲸吞蚕食,族里人个个都是墙头草,一见燕怀柳失势,便全往燕子柳那头靠了过去。

    而几个向来对燕怀柳忠心耿耿的仆佣,也在极短时间内都被遣走。

    可……即使势单力薄,她也得试试。

    霍地起身,封易蕊的眼神不再旁徨,反而带着一抹坚定。

    如果燕子柳以为她会坐视不管,那他就真的大错特错,就算拼了命,她也不能让燕怀柳死在天牢之中。

    “圆柳,我得要你帮我个忙。”势单而力孤,她很清楚单凭她一人之力,只怕要靠近天车比登天还难,所以她得找人帮忙。

    “小姐,有事您尽避吩咐。”

    倾身,封易蕊小心翼翼地在圆柳耳际低喃几声,只见圆柳的头儿频频点着,就在封易蕊才交代完,燕子柳的身影却忽然像鬼魅般悄然无息地出现在门口。

    “在说什么呢?”

    燕子柳双眸定定审视屋内两人,但封易蕊也不是省油的灯,状若无事的朝着燕子柳甜笑着。

    “只不过是话话家常罢了。”

    微微点了点头,燕子柳抬脚跨过门槛,笔直朝封易蕊走去,双手自然地搭在封易蕊肩上。

    “怎么都没吃?”殷切的嘘寒问暖,在封易蕊的面前,燕子柳永远是这么体贴温雅。

    可封易蕊不知道的是,这几日燕子柳根本没忙着救人,而是在燕府整肃异己,所有燕怀柳重用信任的人马,全被发配到离京最远的铺子去了。

    只要再过几日,这燕府真正当家作主的,就是他了。

    想到这儿,他探手入怀,摸出一根梅花簪子,其上雕的梅花朵朵动人,栩栩如生。

    不只整个家业,连同眼前的女人,他都要一并接收,至于燕怀柳,呵呵,听说在天牢里日子不太好过!

    眸中的邪佞再也掩藏不住,这回封易蕊没漏看,她的心头倏地又是一惊。

    她始终不敢、也不愿相信的事,竟然真的发生了。

    原来几次三番,一步一步想要置燕怀柳于死地的人会是他?

    可这……究竟是为什么?

    他们可是有着血缘至亲的亲手足,曾几何时,那温文儒雅的心性已经转变,竟连自个儿的亲生母亲也不放过。

    “这是我送你的第一份礼物。”完全没发现自己那志得意满的模样,已经露了馅,让封易蕊起了疑心,燕子柳笑着说道。

    “大少爷费心了。”她当然不会笨到厉声质问燕子柳的所作所为,他绝对不可能承认。

    所以她得小心翼翼、虚以委蛇,好替燕怀柳多争取一些时间。

    现至今日,可万万不能再有差池了。

    “为了你,就算费再多的心思,都是值得的。”这一切即将手到擒来,让燕子柳暗藏在心中的狼子野心,再也隐藏不住。

    只要再过几日,一旦郭家人弄死身陷囹圄的燕怀柳,那么眼前的一切,连同这个女人,都是属于他的了。

    铁链的拖曳声,痛苦的呻吟声,还有污浊不已的环境,封易蕊当然不会以为天牢是什么舒适的地方,可当她亲眼见着里头的不堪时,热泪顿时夺眶而出。

    “他……还好吗?”

    自从派圆柳出府,找上与燕怀柳同朝为官的易慕秋帮忙,那-一刻起,她就不敢多问,可如今却还是忍不住问道。

    一种没来由的惊恐彻底撕扯住她,她甚至有种错觉,仿佛自己真的随时都会崩溃似的。

    回头,易慕秋没作声,只是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古怪,那眼神像是在告诉她,待在这里,没有人会好的。

    是啊!待在这儿怎么会好?

    “快走吧。”不让封易蕊多瞧狱中惨样,易慕秋迭声催促。

    “嗯。”

    在催促声中,她紧紧跟上步伐,又往深处走了好一会儿,只见易慕秋停下脚步,手往其中一间牢房指了指,封易蕊蓦地顿住。

    她缓缓抬头,当她见着那张染着血污的脸庞,和浑身挂着破烂衣物的他时,她简直不敢相信那就是他。

    打从她认识他以来,他几曾如此狼狈过?

    双手紧紧攀着隔着两人的铁栅,一阵忍不住的呜咽终究冲口而出。

    “快让我进去。”她着急朝着易慕秋低吼。

    她得进去,她得知道他还真实的活着。

    终于,栅栏外的骚动引起燕怀柳的注意,只见他缓缓抬头,当封易蕊那不再隐藏的慌张映入眼帘之际,他竟得意地笑了。

    “人我可是替你安全带来了,至于你家那一堆狗屁倒灶的事,就劳烦你自己处理了。”旁人或许会对眼前那景象感动落泪,可易慕秋却视而不见。

    为了引一个女人上钩,明明就可以轻轻松松解决的事,偏偏就要劳师动众的使上苦肉计,这种事,怕也只有燕怀柳这个男人做得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骗个娘子最新章节 | 骗个娘子全文阅读 | 骗个娘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