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爱你假不了 > 第一章

爱你假不了 第一章

作者 : 贞子
    【第一章】

    梁山出版社

    “社长,你找我?”推开社长办公室的门,童央喜倚着门框问道。

    她一袭淡绿连身长裙,再搭驼色毛线罩衫,及肩的秀发乌黑细软,全让一支发簪挽在脑后,整个人柔美尽现,彷佛古画中的美人。

    办公桌后的梁苹珊招手示意她进来,然后继续手上那通未完的电话。

    “这次比上次还要夸张!我看做完是直接死了吧!我不管!反正你得改,给我改改改——”

    办公桌后的梁苹珊吼得脸红脖子粗,办公桌前的童央喜却是好整以暇地听着,丝毫不为那十八禁的内容所撼动。

    等梁苹珊挂掉电话,童央喜就端着一张温柔的脸、一把温柔的声音问道:“是什么姿势啊?这么惊险刺激?”

    “我说过多少次,叫你不要用那张脸说这种话。”做完三次深呼吸的梁苹珊面色终于如常,对好奇宝宝丢去冰冷的一眼。

    有的女人天生就是我见犹怜的面相,比如童央喜。

    她的外表真应了她父母给她取的名字“童养媳”,生得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一双眸子长年处于水汪汪的状态,彷佛话说得大声点她就哭给你看,天晓得多少人被她那张脸骗得哭都哭不出来!

    认识童央喜的都知道她的温良恭俭让仅限于开口前,开口后常常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内心更是与外表反差极大的铜墙铁壁,绝对的表里不一。

    真要有谁以为她是逆来顺受的小媳妇,想往她身上讨便宜,可就得小心被她黑吃黑,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嘿嘿!我好奇嘛!”童央喜巧笑倩兮。

    她们冰山社长跟Que的电话内容,每每都把同事杨小萸吓得脸色发青,不过她倒觉得很有趣,她可是那个专栏的忠实读者咧!

    对于那档子事情,没经验如她都会很有兴趣的,她只是勇于承认而已。

    想想,这专栏这么吃香,出版迫在眉睫都能被社长大人退稿,那肯定是超过尺度了。究竟是哪里超越了呢?是体位?还是道具?好想知道啊……

    “你怎么不对你的采访对象这么好奇?现在只有你还没有任何进展。”梁苹珊没有责怪,只有不解。

    自从她下达指令,短短不到半个月,一个已经跟受访对象同居,一个则是甩不开受访对象,总之这次的任务肯定能顺利进行。

    就只有童央喜。

    当初这个采访对象还是她大力争取的,怎么就她的手脚最慢?

    “咦?小鱼跟公主动作这么快呀?”

    “有困难?”梁苹珊当然对于她指定的受访人物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这样一想,童央喜这次的任务的确是最艰难的。

    “嗯哼。我有寄信到他公开的电子信箱,不过他拒绝受访。”除此之外,她别无他法。

    这个享誉国际的整形外科名医,没有固定在任何医疗机构任职服务,行踪成谜,除了公开的电子信箱,基本上一般人没有办法在他不愿意的情况下接触到他本人。

    “要放弃?”梁苹珊皱眉。

    若是这样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有点可惜。毕竟这次三个人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大人物,相信一定能够让销量破纪录。

    如果换人……

    “当然不!”童央喜的笑眼里闪动着狡黠的光芒。

    “你有办法?我听说他不为任何一家医院或任何人工作,要联络他只能靠电子信箱。既然他已经回信拒绝你,应该不会轻易再被动摇。”

    “只要你帮我查出来他现在人在哪,我就有办法。”

    “央喜,别冒险,他能这么嚣张肯定来头不小。”

    “他能有什么来头啊?顶多就是老爸是脑科权威,曾经救过黑白两道的大哥级人物,所以他家在黑白两道都吃得开,这样而已啊。”

    “你认识他?”梁苹珊难掩惊讶。

    这些事情可从来没被报导过!

    “我跟他念同一间国中,当时流传的小道消息啦。”童央喜说。

    “国中?他国三上学期没念完就离开台湾了。”梁苹珊回想了一下对方的身家资料。

    “是啊,他是我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班。”

    “这样你还笃定只要见面他就会答应受访?你们交情很深?”

    “马马虎虎啦。”

    “那他怎么会在信里拒绝你?”

    “我用英文署名或许他没拼出来吧?也或许他拼出来了不认得,又或许是拼出来了假装不认得。”讲到最后,童央喜的笑容发冷。

    看来是仇家?梁苹珊忽然有点想替那个医生哀悼。

    不过就她所知,那个医生虽然神龙见首不见尾,但的确是性情温和、斯文有礼,学生时代就是师长眼中的模范生,这种人能怎么招惹她呢?

    “反正让我见他一面胜算很大啦!”童央喜眨眨眼。

    “知道了,我查出来再跟你说。”

    “要快点喔!”童央喜一脸迫不及待的样子,然后轻巧地旋身准备离开。

    “你真这么有把握?”

    “当然!”童央喜握紧门把,回眸巧笑倩兮,低低说了句:“因为那是他欠我的呀!”

    C大医学院医疗大楼的会议室外,一名女子白衣飘飘地倚在门边已有一小时之久。

    只见她站在原地,不时搥搥腿伸伸懒腰,或是在椅子上坐个十来分钟,两只翦翦水瞳自始至终却都直勾勾地看着会议室外的玻璃门。

    这道门真是精密,还得刷卡才打得开,简直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而且玻璃乌漆抹黑的,根本看不到里面的人在做什么,连唇语都没得读啊!

    “可恶!是要让我等多久啊?”樱桃小嘴喃喃自语,水瞳里窜出两簇火苗,不过瞬间就让长长的眼睫灭了去。

    这时候,几名护士相偕从转角走过来,似是惊讶女子怎么还没走。

    “童小姐,你还要继续等吗?朱医生他之前就说过不会接受访问的,你赶快回去吧。”领头的护士年纪约莫五十岁,看起来有些威严气派。

    童央喜瞄了瞄她胸前的名牌,原来是护理长。

    来赶她走的吗?

    水亮的眸子环视一周,果然刚刚那群一时心软,容许她待在这里站岗的小护士全都缩在护理长身后不敢吭声了。

    “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童央喜咬咬唇,诚恳地对着护士们道歉,然后又转向依然冷面的护理长说道:“请您别怪她们,我只是想当面邀请朱医生,或许他会——”

    只见她咬着粉嫩的唇瓣,娇弱的身躯竟然晃了晃,两名护士立刻将她扶往一边的座椅上。

    她风吹就倒的模样跟她倔强的行径大相迳庭,成功勾起护理长的恻隐之心。

    “我帮你进去问问会议还要开多久吧。如果还要很久,你今天就先回去,明后两天朱医生还会过来,或许你有机会还能遇得上。只是他一旦拒绝,我希望你就别再过来了。”

    “好,我知道,谢谢。”见目的达成,童央喜暗自窃喜。

    当护理长转身刷卡按开了会议室的大门,正好跟走在前头的男人四目相望。

    朱尔雅,年仅二十五岁的医学天才。出身医生世家,父兄都是脑科权威。他十五岁赴美,不负众望进入一流的医学院校,在校成绩优异不在话下,还没毕业就成了各大医院的网罗对象。

    只是他在关键时刻选择了整形外科为专科,着实跌破大家的眼镜。不过他终究在一片惊异的目光下,闯出了自己的一番事业。

    好几次,他在整形外科手术上的创新技术都得到国际媒体的表扬,从此声名大噪,却也从此不再公开执业。

    他只开想开的手术,多半是为了突破或是公益,行踪总是成谜。所以梁山出版社能知道他现在人正在C大,也算是很厉害。

    “朱医生,会开完了?”护理长点头示意便立刻让出路来。

    “嗯。”男人抬脚正要走,护理长扫了眼童央喜后连忙叫住他。

    “朱医生,那位小姐已经等您很久了,她是梁山出版社的记者。”

    童央喜早就站在一旁,听到护理长的介绍更是上前两步,仰头看着朱尔雅。

    她秀致的脸上带着温婉的笑容,任谁看了都会如沐春风,加上柔弱无比的身姿,朱尔雅身后的一票男医生都忍不住多看两眼。反倒是朱尔雅本人——这个让她站到腿酸的男人却是连个眼角余光都懒得给。

    “我不接受访问。”看样子朱尔雅并不打算停下脚步。

    他长得高,就算童央喜身高一百六十五公分也矮了他二十公分,他看都不看她,她还能怎么办?

    一票护士跟医生同情地看了看童央喜,以为没戏唱了准备要做鸟兽散。

    然而——

    “猪、耳、朵!”

    三个字有如平地一声雷,轰地一声把现场炸了个大洞。

    同情变成惊吓,除了朱尔雅跟童央喜两人之外,所有人都是一副撞鬼的表情。

    这女记者是疯了吗?竟然敢这样叫朱医生?

    不过正所谓危机就是转机——能这样用吗?反正朱尔雅如她所愿回过头来了。

    “你说什么?”朱尔雅声调平平的,看上去似乎没有生气。

    果然如传闻一般教养良好啊!不过传闻只是传闻,这男人可不是吃素的!

    众所瞩目之下,童央喜冲着他怯怯地笑了。

    她看着他那双号称鹰眼的利眸就像两把手术刀一样想要把她千刀万剐。

    他想把她千刀万剐?

    他认得她了吗?

    不!他不认得!

    童央喜无辜的眸光紧锁着朱尔雅的脸庞,没有人知道她的脑筋正在飞快的转着,而且绝对不怀好意。

    “我就知道你一定还会记得国中时候的外号!我也记得,因为太好记了嘛!朱尔雅、猪耳朵、朱尔雅、猪……”

    “够了!你是复兴中学的?”朱尔雅看了两边憋笑的同仁,抿了抿嘴,一派儒雅。

    “对!对!我是你同学,不过不是同班的,我那时候在你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班。我以为你应该对我有点印象,不过没想到你直接在信里回绝了我,让我好尴尬呢!”

    “梁山出版社,你是?”他在脑海中努力搜索浏览过的邮件。

    “信我是用英文写的,我中文名字叫童央喜。还记得吗?还是你不记得了?但是你当时忽然出国让我好伤心呢!”童央喜笑嘻嘻地上前两步,让他看得更清楚一点。

    这样一来,他们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一大步了,不过等她报上名号之后,距离瞬间拉开三大步。

    “童央喜?!”朱尔雅几乎是往后跌去。

    “朱医生!”差点被朱尔雅踩到脚的副院长吓了一大跳。

    不只副院长,几乎所有人都被朱尔雅的失态给吓了一跳。

    个个都有近视眼的众人把鼻梁上的眼镜一推,立刻分析:案情不单纯。

    “咳!抱歉!”朱尔雅整整领带,看得出来他正在力持镇定。

    这一来一往,他万分明白众人八卦的心理已经油然而生,只不过他可不想当八卦人物。

    再看一眼比记忆中更添成熟婉约的娇颜,他一点也不惊艳只有惊讶,不,是惊吓。

    她不就是当年的那个——

    “就算我们是校友,我也不打算接受采访,抱歉!”他别开眼睛,打算仗着身形优势从她面前逃开。

    啧啧,这男人喝完一肚子洋墨水原来还是弱鸡一只啊!

    想跑?没那么容易!

    童央喜体态轻盈,竟是飞快挡住了朱尔雅的去路。

    就见她眼帘一掀,水汪汪的眸子直直望入朱尔雅的眼里,就像一只流浪猫,而且还是装在纸箱淋着大雨的幼猫,有点人性的都移不开眼睛。

    朱尔雅心中警铃大作。

    “原来对你来说我真的一点意义都没有吗?明明、明明……”童央喜欲言又止,听得一行人的心脏七上八下。

    “明明什么?”连德高望重的院长都想八卦一下。

    “什么也没有!童小姐,希望你别染上不肖记者的恶习,为了专访无所不用其极乱说话。”朱尔雅显然很快就重拾冷静,他用极冷淡的口气警告童央喜。

    “我没有要乱说话啊!我们是真的交往过嘛——啊!”童央喜摀住嘴巴,一副她是不小心说溜嘴的样子。

    轰!

    一竿子观众感觉第二声雷打中了自己的脑袋瓜。

    “交往?真的吗?”众人交头接耳。

    “等等!这位记者小姐,你说话要有凭有据。一下说是朱医师的同学,一下又说是前女友,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说谎?”一名女医师挺身而出。

    童央喜眼皮一眨,用三秒时间就把女医师从头到脚都看得清清楚楚。

    从这女人激动的情绪跟过度化妆的脸蛋看来,她肯定暗恋朱尔雅啦!

    猪八戒!一走十年,一回国就招蜂引蝶!不过就是穿上一身白袍,她怎么就看不出他有什么魅力?反而觉得他对她的吸引力整个倒退噜,要不是为了一解当年的窝囊气,她才懒得理他咧!

    童央喜把帐全记在朱尔雅的头上,当然脸上还是继续端着楚楚可怜的模样。

    “证据就是他!”她悄悄伸出食指指向朱尔雅那张淡定到快把她气死的脸上。

    等她揭发他的罪行,看他还淡不淡定得起来!

    “你能否认你写过情书给我吗?情书上写着你想要跟我正式交往,而且还约我周末放假一起去逛街。”柔美的脸蛋涌出了羞涩。

    “那封情书是——”朱尔雅果然淡定不了了。

    “噢!真的有情书?”几个小护士已经是一脸梦幻。

    “没想到朱医师也有这样青春的时候啊!”几个医生连连点头。

    “想当年我也是……”院长摸着下巴回味。

    “而且我们也有约会……”童央喜脸上的羞涩未褪,搭上一双闪闪发光的眸子其实是很漂亮的。

    不过漂亮不能当饭吃,他对这种柔弱女无感啊!

    “咳!严格说来我们才交往不到三天!而且你所谓的约会后来——”朱尔雅忽地打住。

    “后来怎么了?”一竿子医护人员犹如看侦探小说看到最高潮处一样屏气凝神。

    “后来,我出了车祸,住院一个月。出院后才发现你已经一声不响移民美国了,而且十年来音讯全无。我想,这样就是分手了,我知道的。”童央喜目光幽幽似是强忍着难过,脸上还带着坚强的笑容。

    她这副模样让以救人为职志的医生护士都要心碎了!

    她不必再多说什么,光是这样就足够让朱尔雅吃不消了。因为周遭的人,除了那位女医师之外,已经全都跟童央喜站在同一阵线,用灼灼的目光谴责他。

    “就算是这样,朱医师现在也有权拒绝你的采访。”女医师显然不想让死灰有复燃的机会。

    “我知道。”童央喜深吸一口气,像是好不容易接受了事实,她甚至勾起唇角露出微笑,绝对是令人心酸到牙酸的那种。

    “我今天来不是有什么企图,我只是想努力争取这份专访。这对我很重要,如果我空手而回,也许会丢了工作。我想你能不能看在我们有缘当同学的情分上……”童央喜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彷佛她是多么的卑微委屈。

    是啊,明明是前女友,却得自称校友,而且还在住院中就莫名其妙被甩了……好可怜喔!

    众人齐刷刷地往朱尔雅的脸上一瞪,后者根本就是连抵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败阵投降了。

    看看将他团团包围的鄙夷目光,他怀疑自己要是坚持回绝她,今天能不能平安走出这家医院?

    啧!他就是讨厌像她这种动不动就拿眼泪要胁别人的女人,真不想如她所愿!

    “阿雅,我看你就让她访问吧。她们出版社的Que杂志在台湾风评还不错,这个专访对你有利无害。”一身白袍的年轻男子率先拍拍朱尔雅的肩膀,看得出来两人交情匪浅。

    “朱医师,我也这么认为。俗话说的好,买卖不成仁义在嘛!”院长也发话了。

    这话是这样用的吗?

    众人脸上全都挂上三条线,包括奸计得逞的童央喜。

    “难道,你还是不愿意吗?”童央喜的眼睛像是要滴出水来了。

    千万不要啊!

    头皮一阵发麻的朱尔雅立刻丢出三个字:“我愿意!咳,咳,我是说,我接受你的采访!”

    朱尔雅脸上的温吞优雅全被羞耻的红润给挤掉了。

    他从来没这么狼狈过,而这都是因为她——童央喜!

    她还真是十年如一日啊!仍然是像朵楚楚可怜的小花蕊,轻而易举就得到别人的喜欢,而且显然很懂得利用这样的优势。

    是故意还是无意?

    反正今天只是再一次证明,像她这样的女人从来都不是他的菜!当年的告白其实纯属意外,不过当时他的处理方式实在令现在的自己汗颜无比。

    所以,这一次的独家专访就当作是补偿她吧。

    他的——初恋女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你假不了最新章节 | 爱你假不了全文阅读 | 爱你假不了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