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爱你假不了 > 第六章

爱你假不了 第六章

作者 : 贞子
    【第五章】

    早上九点钟的会议开到十一点还没结束,不过她还是正襟危坐,努力搜集可以派上用场的情报。

    现在轮到一身白袍的朱尔雅上台了。

    他的口才很好,生动活泼,对于手术的说明连她这个外行人都听得懂。

    参与这场会议,她更清楚了解到他们即将要为一个遭逢车祸导致颜面严重受创的儿童进行整形手术。

    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而且难度槽高, C大的医疗团队没把握做到最好,便去信商请朱尔雅的协助,本以为他会拒绝,没想到他一口就答应了,重点是分文不取。

    这一点,让她偷偷为他加了一点分数。

    她还以为他当医生就是为了赚饱饱,结果一一好吧!越了解,她就越确定他比国中时期更趋完美迷人。

    他好像没有一件事情是做不好的?受到众人追捧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他的态度也始终不疾不徐,恐怕是习惯而且享受的吧?

    这样的他一一童央喜摸摸自己的胸口一一风平浪静,一点悸动都没有哪!

    她果然对模范生无感。

    “所以这部分的骨头如果改用八片取代六片,病患以后的表情会更生动自如。”朱尔雅指着投影片如是说道。

    “那岂不是要再切割?”

    “我们有办法切割到这么细吗?”

    台下一片交头接耳,对台上朱尔雅的大胆提议表示震惊。

    “朱医师,难道您成功切割过同样的片数吗?”

    “没有。”

    区区两个字又让台下一片乱哄哄。

    “没做过不代表不会做,至少也要试过才知道。连试都没试,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朱尔雅的黑眼珠在微暗的室内闪闪发光。

    就像寻着目标的狼。

    砰!砰!砰!砰!

    童央喜隐约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奇怪?刚刚不是挺安分的吗?

    “可是,这万一失败会影响到我们医院的声誉!”

    这么没格调的话是谁说的?

    童央喜定睛一看,发现提出反对的就是昨天灌她酒的胖子!

    果然私德不好,医德更差!这种人一看就知道对这个手术没有贡献,只想趁机沾光吧?

    “请问你有什么资格发言?我以为你并不在我们的团队名单之内。”朱尔雅的笑容冷却,众人第一次见识到他这样的一面。

    而他说的话比他的态度更令人吃惊,医疗团队里的每个人无不面面相间,就连童央喜也有点傻眼。

    他撞到脑袋啦?昨天参与饭局的就是这次的医疗团队啊!这胖子也在场的!

    “我是ICU主任啊!朱医师,你不认得我了?”

    “我知道你是谁。只是,我记得上一次我已经亲口告诉过你,你被踢出这个团队了。在场的都有听见才对吧?”朱尔雅目光闲散地环视一周。

    童央喜这才想起,他昨晚的确是用这句话把胖子给吓退的,不过她也以为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那不是玩笑话吗?”胖子脸上的肥肉似乎在抽擒。

    “我这人不太喜欢开玩笑,所以,请你立刻出去。”朱尔雅向来如春风般的笑颜,在此时此刻显得有些冰冷。

    于是,在众目殷殷之下,向来趾高气昂的ICU主任羞愤逃离会议室。

    低头佯装抄笔记的童央喜挑挑眉,心跳竟然不由自主又加快了几下。

    她几乎可以确定朱尔雅是故意的,故意要让那个胖子颜面扫地。不然他早在会议一开始就可以撵人了,何必等到现在?看来他也不是那么无聊嘛!

    可是为什么?难道是帮她报仇?切!不可能啦!肯定是这胖子另外有什么地方得罪他了。

    像他这种鸡肠乌肚的男人招惹不得呀!看来她最近躲远一点好,毕竟昨天还那样玩了他一下,嘿嘿……

    “童小姐。”

    “嗯?”童央喜挂上足以让来人脸红的微笑才抬头。

    眼前是一脸紧张的王彦宇,她左顾右盼,发现会议竟然在她的无边妄想中结束了。

    “童小姐,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饭?我请客。”

    “是我要请你才对,昨晚真的是太谢谢你了!”她站起身,欣然接受王彦宇的邀约,两只手忙不速地收拾桌上的东西。

    这时候,本来还在跟别人说话的朱尔雅忽地朝他们走过来。

    “童小姐,关于这次手术有些部分还不能被公开报导。”

    “哦?哪些部分?”

    “到我的办公室,我再详细说明。”他说完就要走,很是自信童央喜会随后跟上。

    “那我晚点再过去可以吗?我答应了要请王医师吃饭。”童央喜抬头对着王彦宇笑得槽其甜美。

    “是啊,阿雅,这事不急,吃完饭再讲也可以吧?”王彦宇拼命向朱尔雅使眼色,要他别在这时候搞破坏。

    朱尔雅看着童央喜毫不吝惜的笑容,心里着实不是滋味却又不好发作,只好由着两人在他眼前相偕离去。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一个局外人担心个什么劲?

    局外人……哼!

    当朱尔雅一踏进医院附近一家三十四小时营业的室内游乐场,他锐利的视线一下子就找着了要找的人一一童央喜。

    现在她就像个十五六岁的小球迷一样,仰着小脑袋无比专注地为王彦宇喝采。

    不过就是投篮机器,又不是打NBA,有什么好崇拜的?而且她一个三十五六的女人摆出那种样子不嫌幼稚吗?

    好吧,今天一身T恤牛仔裤的她看起来的确像三十出头的女学生,青春又清纯。

    等等!王彦宇好像也是一模一样的打扮?

    难道这是情侣装?

    不!在这个地方谁不是这个打扮?相较之下,一身西装笔挺的他倒显得突兀了。

    谁叫她要约在这里,而且为什么还约了王彦宇?

    朱尔雅站在两人身后一公尺处,越想脸色越难者。

    “阿雅,你来了。”王彦宇朝他笑得一脸灿烂无比。

    这就叫春风得意?

    “不是说要采访吗?约我到这里做什么?”朱尔雅毫不客气把郁闷发泄在童央喜身上。

    “这也是采访的一环啊!你看这里有撞球、篮球、棒球,总有你擅长的休闲娱乐吧?采访要面面俱到,读者会有兴趣的。谁叫你说你的兴趣不是骑重机嘛!”童央喜笑得好可爱。

    可爱的气死人!

    王彦宇在这时候还帮腔: “对啊!这个提议还是我帮忙想的呢!我没事就会到这地方投球活动活动筋骨,今天我刚好休假就跟过来了。童小姐,真的没关系?”

    喂喂喂!有没有关系也该问他才对吧?他才是主角耶!

    朱尔雅,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可是对着好朋友又不好发火。

    或许就像她说的,他装惯了绅士风度,活该吃鳖。

    “当然没关系!不过你投篮真强,竟然三次都满分耶!”她毫不吝惜给出两根大拇指。

    “哪里!这很容易的,只是机器又没人阻挡。”王彦宇害羞地搔搔头发。

    这两人是有完没完?

    朱尔雅面色不善看着两人“打情骂俏”,做作地咳了几声。

    “那你也应该先跟我说明清楚。”

    “不好意思啦,我一时没想到,还是说你不太会玩这些?那我们换地方好了。”童央喜一副不勉强的样子。

    “谁说我不会?”男人的斗志被燃烧起来了。

    朱尔雅利落地脱下西装外套交给王彦宇,然后挽起手袖,从机器里帅气地捞起一颗篮球,架式十足。

    他长得又高又帅,本来就是个发光体,一下子他们周遭就聚集了不少人。

    童央喜环视一眼,立刻判定百分之九十是女人。

    她已经可以预料到当他毫不意外得到满分,现场会是怎样的欢声雷动。这个预想无聊得让她很想打呵欠走人。

    只是她当然不能走,而且,事情发展似乎跟她所想的不太一样。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终于可以肯定一件事,那就是一一

    这家伙根本就不会投篮嘛!

    一局终了,他竟然只投进去一球,而且那一球完全是误打误撞砸进去篮框的。

    原来他一一

    “噗!”她强压下喉咙口的爆笑才走近他的身边。

    “你放心,这一段我不会放进去报导的。”她很勉强地才把这段话说得完整。

    老天!她快憋死了!

    “我只是不习惯这种机器而己,不是说还有棒球吗?在哪?”朱尔雅忿忿地把手上的球扔回机器内转头就走。

    “阿雅,棒球打击场是在那边!”王彦宇把气昏头的人拉住正确的方向。

    童央喜跟在两人身后,看清楚了朱尔雅那红透的耳根子,立刻笑得见牙不见眼。

    她以为这已经是她今天遇到最爆笑的事,没想到半小时之后,她差点笑破肚皮。

    他、他、他一一他到底是去打球还是被球打的啊?

    站在玻璃门外的一男一女看得目瞪口呆。

    玻璃门内,穿着高级衬衫的男人拿着球棒毫无章法的在空中挥舞,当然他的球棒没有一次碰到球,倒是他高大的体型很难躲过机器的高速发球。

    “这也算是另类的百分百命中率吧?”每一球都神准K到他的身体。

    “呃,怎么会这样?”王彦宇也有点傻眼。

    “你跟他不是在美国当过几年同学?他运动神经一向这么差?”

    “我们通常都一起讨论作业,课余时间几乎都没见面。”

    书呆子!活该被球K!

    终于,玻璃门内的打击结束了,朱尔雅从里头摇摇晃晃地走出来。

    虽然称不上是灰头土脸,不过狼狈是绝对的。

    “放心,这个我也不会登上去的。”童央喜的眼神里带着同情。

    天杀的同情!

    “或许专访的重点放在阿雅的专业上比较好,是不是?”

    “对啊,我现在也是这么想,那我们现在就解散吧。”哎哟喂!她好想大笑!

    这女人别以为他听不出来她的嘲弄,他会扳回一城的!

    就在朱尔雅誓言雪耻的同时,王彦宇倒是面带羞涩对着童央喜傻笑。

    “那我先送你回家,晚点再过去接你,好吗?”

    “好啊!”

    “你们要去哪?”朱尔雅终于把他们的对话理解完毕。

    “我跟央喜约了吃晚餐。”

    “央喜?”

    “对啊,我叫童央喜,朱医师不会忘了吧?”

    “当然没有。”他讪讪答道。

    她怎能让别人叫得这么亲热,却叫他朱医师?

    “我车子停得比较远,我先去开过来,你在这等我好吗?”王彦宇论。

    “好啊。”童央喜微笑目送他离去。

    这两个人看起来就像是情投意合的爱侣。

    “他跟你告白了?”

    “还没。”

    “是吗?”朱尔雅有种松一口气的感觉,不过随后就想到,那也是迟早的事吧,或许就在共进晚餐的时候?

    她会答应吗?

    “你不该跟他约会。”

    “为什么?”

    “你不喜欢他,就不该这样让他有不该有的幻想。”

    “谁说我不喜欢他?彦宇很讨人喜欢啊!”

    “彦宇?叫得真亲热!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有亲热到像你跟我——”

    “闭嘴!”

    “偏不!除非你现在就回家,取消跟他的约会。”

    “凭什么我要听你的?”

    “就凭我对你……”他要说什么呢?

    “你对我什么?”她心跳得好快好急。

    “凭我对你做过的那些事,难道你能让彦宇或是其它男人对你做?”

    “你……浑蛋!我跟你……那一晚只是意外!”

    “好个热情如火的意外!”

    “下流!”

    “我记得你就爱我的下流。”

    “我才不爱你!”童央喜压抑住尖叫的冲动,然后用一种近乎嘲讽的口气对他说: “难道你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该爱你?我说过了,对我而言,现在的你无聊透顶!”

    现在的他?

    朱尔雅,心里闪过一丝疑惑,却已经没有时间思索。

    当王彦宇的车子一停在游乐场的门口,童央喜就迫不及待飞奔上了他的车。

    而他,只能满身狼狈,看着车子扬尘而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你假不了最新章节 | 爱你假不了全文阅读 | 爱你假不了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