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爱你假不了 > 第五章

爱你假不了 第五章

作者 : 贞子
    “呕呕呕……”

    “还好吗?”

    “是不是需要水啊?我去买水。”

    “不,不用了,谢谢!”

    虚弱地唤住对方的脚步,扶在墙上大吐特吐的人终于转过头来,狼狈地用衬衫柚管抹去唇边的污渍。

    他是王彦宇,清秀的娃娃脸上已经是白里透红,难看得好像随时就要昏过去。

    他左边是开车送他回家的朱尔雅,右边是童央喜,她看起来神色如常,完全不像是被灌洒的样子。

    为什么会这样呢?还不都是一一

    “酒量不好,干嘛帮人挡酒?”朱尔雅皱眉。

    他的脸色比起吐得东倒西歪的王彦宇也没好看到哪里去,特别是当看向罪魁祸首童央喜的时候。

    见她整个人几乎埋在王彦宇宽大的西装外套里,只露出一张秀美的小脸时,他就一肚子无名火。

    装得可怜兮兮让男人为她赴汤蹈火,她很有成就感?

    童央喜假装没看到朱尔雅那几乎要把她烧成灰烬的眼神,她走近王彦宇,然后从包包里掏出一条手帕来。

    “喏,给你,今天晚上真的很谢谢你,都是我不好。”她说。

    她的脸颊红红的,难道是在害羞?因为王彦宇?朱尔雅眯着眼睛想。

    “这怎么会是你的错?主任灌你酒才不对!”

    “如果我酒量好一点,你就不用帮我喝这么多了。”她咬咬唇,路灯下那对美眸显得晶莹闪亮。

    王彦宇深吸一口气,精神似乎好了很多,两颊却是比喝了五杯烈酒之后还要结红。

    “我……”他深情款款地看向童央喜。

    “时间不早了,我先送你上楼休息,童小姐,你在车上等我。”朱尔雅赫然出声,然后温和的目光在扫过童央喜的同时变得森冷。

    “我……”王彦宇还想闭口。

    “还有彦宇的外套,你总不好一直穿着吧?”朱尔雅向童央喜伸出一只手。

    这男人干嘛一副她作奸犯科的样子?

    “不,童小姐忘了拿外套,一定很冷吧?就穿着吧,下次再还我就好。”王彦宇双手压在童央喜的肩头,阻止她归还西装外套。

    现在是什么情形?下次?她是要采访我又不是采访你,凭什么这么笃定你们下次有见面的机会!

    朱尔雅连声质问只在心底,表面上他只是一副等得不耐烦的样子。

    “那就谢谢你了。”童央喜微笑。

    “那走吧。”朱尔雅的声音比刚刚冷了不下十度。

    “我自己上去就好,阿雅好好开车,帮我把童小姐送回家。”王彦宇郑重地抽了下朱尔雅的肩膀,

    这才摇摇晃晃走进自己住的大楼里。

    听他这句话说得像是童央喜是他的什么人似的。

    朱尔雅感觉肚子那把火烧得更旺了,利眼一扫,找到了“起火点”。

    “你看什么看?”童央喜张大眼睛。

    哼!他就知道王彦宇一走,她立刻就现出原形了!这么在乎王彦宇?

    朱尔雅毫不意外这个在他面前露出狐狸尾巴的女人会不甘示弱瞪回来,只是她的眼睛怎么这么漂亮?声音更是该死的柔软,简直像在撒娇一样。

    这是在求饶吗?

    这狡猾的女人!他可不会上当!

    “上车!”他冷声下达命令,然后自顾自走进自己的车子里。

    瞧,讨不到好处的女人摸摸子不就自己坐上副驾驶座了?只是等了老半天,她都没把安全带系上。

    “你动作快一点。”

    “凶什么凶!”童央喜嘟嘴抱怨,声音还是像猫叫,在他心版上抓挠。

    朱尔雅一边做着深呼吸,一边冷眼看着她用一种慢到让他都快坐不住的速度把安全带系好。

    终于,车子发动了。

    “你很得意吧?把人耍得团团转。”当他的视线一扫到她身上的西装外套就瞬间结冻。

    “我耍谁了?”她的语气还是软得像棉花。

    “对我不需要用这种口气说话,我可不像彦宇,他要是知道你的真面目,恐怕要大失所望了。”

    “那就别让他知道啰。”

    “你真的这么喜欢玩这些把戏吗?”他就着火气,油门一下子踩到底。

    幸好这条路上畅行无阻,车子一下子飞快地闯过几个路口。

    “你开慢点,我不舒服。”

    “你只喝了三杯红酒。”他一点都不打算减速,更何况现在一路绿灯。

    “真的啦……”

    她的手竟然在他的大腿上摩掌?

    这女人!

    深吸一口气,他不得不在路边停下车来。

    “你到底想怎样?”他猛地怒吼。

    而她,竟然泪眼汪汪,贝齿轻咬着下唇,粉若桃花的小脸上有着男人抗拒不了的艳色……

    简直天杀的性感!

    “不是说我无聊?说对我没感觉?那你现在这是在干什么?还是说,你很享受把男人玩弄于股掌间的乐趣?”他去出一连串的质问,却不由自主朝着清纯又邪恶的女人越靠越近。

    终于,他的唇贴上了她的。

    有些冰冷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想烙上自己的温暖,于是他解开双方的安全带,让自己更能恣意品尝沁着酒香的小嘴。

    “唔……嗯……”她的低喘更令他心荡神驰。

    她这样处心积虑勾引就该付出代价!

    “不要……”

    “别跟我玩游戏!”朱尔雅一手抓住她纤细的手腕,一手扣住她的后脑,执意加深这个吻。

    “我不……我……”

    他充耳不闻。

    “我……恶!”

    “什么?”他不太确定地退开来。

    她该不会是想……

    “恶!”

    朱尔雅的公寓里,童央喜坐在单人沙发上发呆。

    “你的酒量原来这么差!”

    刚刚沐浴完毕刷了三次牙的朱尔雅没好气地把一条热毛巾盖在童央喜脸上。

    “你干嘛!”她一边抹脸一边抱怨。

    吐过之后她已经清醒很多了,看着被她吐得人车遭殃的朱尔雅,她心底是有一咪咪的愧疚啦!

    不过要不是他开快车,她哪会忍不住大解放!

    “我才要问你在干嘛!要吐你怎么当时不跟着彦宇一起吐?”

    “那多害羞啊!”她端起桌上的水杯轻吸一口。

    “你在我面前怎么就不会害羞?”他一听更是三把火。

    难道她这么在意王彦宇的观感?

    “我本来忍得住的,谁叫你要开这么快还……”她讪讪地没把话说完,只是瞪了他一眼。

    还敢瞪他?

    “谁让你前科累累,我以为你在勾引我。”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弧度。

    “你臭美!”她冷哼。

    她发现他这人很不会好好说话,每一次总是想把她搞得心跳加速。就像现在,他又是一身经典浴袍猛男的装扮,怎么可以笑得这么……

    把身体缩进沙发里,童央喜理直气壮反驳: “谁要勾引你?要勾引我也会去勾引、勾引……”

    糟糕!想不出人选岂不是会被看扁?

    “你想勾引谁?王彦宇?”他的邪笑不见了,从猛男变猛兽。

    “对啦!是又怎么样?他人品相貌一流,怎么样层次都比你高一点。”

    “比我高?不过就是不自量力帮你挡酒而已,别忘了是我阻止那个老家伙继续的,不然你以为你走得掉?”

    “那你就该早点说啊!王彦宇都喝到吐了你才出面算什么英雄好汉!”对迟来的正义,她一点也不稀罕。

    “那是因为……”她跟王彦宇的互动让他越看越不顺眼,才故意“晚一点”说话。

    “因为什么?”她倒要听听他有什么好借口。

    朱尔雅自认为不需要跟她解释这么多,更何况他更在意一件事。

    “你这么,心疼不会真的是对他有意思吧?你确定扒光他以后不会失望?”

    “就算他是只弱鸡,至少也是只有guts的弱鸡!不像某些放山鸡,中看不中用,只知道求偶交配这档事!”一说她就来气。

    她在被人灌酒的时候,他正倒在女医师的温柔乡乐不思蜀呢!

    “难道你是在吃醋?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酸?”朱尔雅笑得好邪气又好可恶。

    “我喝了一桶盐酸啦!你最好小心一点!”她白了他一眼。

    没想到在她眼刀的凌迟下,他竟然就着浴袍斜倚在他那张黑色皮质沙发上,黑眸半阖,嘴角还挂着似有若无的笑容。

    他以为他在拍写真集喔?

    停!她在胡思乱想什么?

    “我不认为王彦宇能满足你。”他闭眼假寐前说的话简直让人吐血。

    可恶!他干嘛把她讲得像欲女一样?看看他面对其它人就是一副道貌岸然的绅士形象,跟她独处的时候就原形毕露。

    不愧是整形科权威,假得不能再假了!

    不过,凭什么只有他占上风?

    “这不劳同学你费心,他能不能满足我自然会找机会试试!”她的这番话迫使他睁开眼睛。

    朱尔雅看着她第一次对他笑得万般甜美可爱,他的脸色却是前所未有的难者。

    “你敢?”

    “我怎么不敢?这都什么时代了!还有,你这么着急做什么?难道你……”童央喜慢条斯理地说着,脚步也慢条斯理地移动着。

    “我什么?我只是怕彦宇着了你的道!”这可恶的女人!

    “他心甘情愿不就好了?”这可恶的男人!

    终于她走到他面前,俯视的水眸有着惊人的柔媚。

    朱尔雅坐起身,却是不动声色坐在原处,漂亮得过分的眸子由下往上紧盯着朝他前来的她,就像只休憩的猛虎。

    而她,是胆敢捻虎须的小猫咪。

    她捧着水杯模样乖巧地坐在他身边小口小口地喝着水,就像一只无辜的幼猫一样,可爱极了!

    “你到底想要什么?”他觉得自己受到了妖精的蛊惑。

    “我想要……”她的小嘴近在咫尺,有着牙膏的味道跟她身上独特的香气。

    “嗯……”他深沉的黑眼珠紧盯着一张一合的粉唇,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

    “啊!”脖子上的冰凉触感叫他忍不住张嘴惊呼。

    恶作剧成功的女人立刻一跳三步远,顺手把净空的水杯往桌子上一放,抄起手提袋就准备逃跑了。

    “你!”他目瞪口呆。

    她竟敢把水倒在他脖子上!

    “我想要你早点睡觉!明天会议上见啰!掰!”童央喜用极快的速度说完,再用更快的速度冲向门口。

    确定自己被耍了的男人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大吼: “童央喜!你给我——”

    砰!

    自家的门板无情地赏给他一记闭门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你假不了最新章节 | 爱你假不了全文阅读 | 爱你假不了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