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萌爷 上 > 第九章

萌爷 上 第九章

作者 : 雷恩那
    一贴上那略凉却柔软无比的唇瓣,陆世平便觉胸房中有什么慢慢融化而开,热烫流淌,即便她又冲动行事,这般渴望却早已甚嚣心上不知几回。

    再次遭她轻薄的男人,除一开始四片唇瓣相贴的瞬间震了震,对她接下来的攻城略地又釆取不迎不拒的态度,仿佛正冷眼“看”她能张狂到什么境地。

    她一手与他交握,另一手则抱住他的腰,将他背后的衣料揪得发绉。

    螓首一偏,她舌奔进他唇齿内,更深、更深去吻,终觉他气息粗浓,听到他哼出一声沙哑且极其暧昧的呻吟。

    她浑身颤栗,抱住他腰身的手改而攀上他的颈,将他的头揽下,发狠般吮吻。

    似乎过了许久,两张红润润的嘴才缓缓分开。

    一昧的猛攻,结果就是她有点弄不清那带檀馨的唇舌最后有无回吻。

    但不管他有无回应,反正她是颇为彻底地肆虐了他,此时结束了,余震犹在,她吻得连自己都头重脚轻起来。

    扬睫看他,心又火热。

    苗三爷背靠树干,敛眉垂目,雪颊抹开两朵红云,微歙着鼻翼似在调息,嘴既红又潮,润润如沾着晨露的红花。

    能“欺负”他以致这模样,心里是得意的,而他竟也由着她“欺负”,就算不迎不拒,她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抚上他温烫的脸,那碰触让他俊眉一抬,幽黑无神的瞳心极快掠过什么,又渐回复淡定模祥。

    “混帐。”

    那两字从他红润薄唇滚出,陆世平脖颈畏寒般缩了缩。

    然仔细去辨,他骂人的语调低嗄徐慢,神情迷蒙,让她……让她也跟着迷了、懵了,解不出他真正心绪。

    “三爷要的盲杖,奴婢认赔便是。至于混帐……爷骂得没错,奴婢也是认的。”

    忽见他眼角微抽,抿起唇,似是怒了……她都不知自个儿这话怎又使他不痛快了?

    苗沃萌一口气堵在胸臆间,却没能厘清究竟因何恼恨。

    她的唇舌纠缠,他还没想明白是喜欢抑或厌恶,只是她那祥肆无忌惮地亲近,次次进逼,总按得他晕船般直颠,逼得他仅能隐忍而不能狂发……

    便如那一年『幽篁馆』琴轩内的事,那个女子亦是以逼迫手段对他,然,当时的他深知自己想得到的东西为何,内心的疑惑又是为何,他能允她承诺,因各取所需,不像如今,他两次三番地容她欺上,却还是没能知道自己要些什么,欲作何打算,而她……没错,就是一整个混帐!

    心里骂着,脸色不豫,但当她牵他手往外走时,他拇指下意识挲了挲她的手背,脑子里忽而闪过她方才所说的--

    不会丢着三爷不管,不会放开的。

    他耳根大热,觉得有什么搔逦心间,口中还留有她唇舌缠绵后的余劲,他不禁舔了舔又抿了抿,腰下三寸之处突然急涌热气,他惊地顿住步伐。

    “三爷?”陆世平纳闷地回眸。

    他沉沉吐出一口气。“没事……”

    她的手突然变得好烫,似烧红烙铁,他掌心热痛,但此一时际他却不能放开。

    “不是要去水巷招船,还不走?”脾气忽掀。

    不知他内心起伏,以为他还在恼她方才的轻薄,陆世平对他冷豫神情不以为意,牵着他又走。

    出了蜿蜒巷弄,来到外边热闹的水巷,她赶紧询问将舟船泊在边岸的人家。

    一名正在交送新鲜桑叶给养蚕户的老翁一听她问起『凤宝庄』丝绸铺,极爽快便应了她所求,答应等会儿交完几箩筐桑叶,回程会顺道送他们过去。

    “苗三公子,还是上我的船,让我送公子回去吧!”

    脆音如珠,带笑传来,陆世平正扶着苗沃萌跨下水巷石阶,尚未踏进老翁的小舟,一张长舟不知何时靠近,舟上一名妙龄女子盈盈而立。

    女子虽作男装打扮,长袍阔袖,腰带紧缚,仍难掩纤细如蒲柳的姿态。

    那原要载人一程的老翁被长舟上两个横眉竖目的护卫一瞪,顿时惊得连货也不敢交,揺橹揺得好快,一下子已离石阶边岸,任凭陆世平再唤,老翁头也不回。

    这是怎地回事?

    听到有脚步声靠近,她左右环顾,就见两名汉子尾随他们走下水巷石阶,而石阶上方还杵着两人,完全堵住他们的回头路。饶是她遇事、遇险,脑中能急思不断,此时竟也想不出脱困之策。倒是她身边男人,仍一脸温漠,竟徐徐扬声答--

    “刘大小姐愿意送我主仆二人一程,那再好不过。”

    陆世平听了直皱眉,悄悄去扯他衣袖,他也不理,待长舟近岸,她只得扶他上去。

    苗沃萌落坐后,刘大小姐这才让人揺船离开,她甚是文雅持礼,唇噙浅笑,但陆世平却觉对方视线不住地落在她与苗沃萌交握的手上。

    刘大小姐……刘姓……女扮男装……

    “啊!”脑中一闪,她突地轻叫了声,引来舟上众人侧目,连神情淡淡的苗沃萌都不禁将脸侧向她。

    陆世平挨着他,微仰脸,在他耳边极轻、很轻道--

    “三爷我好像明白一些事了。”

    听到她又忘记自称“奴婢』,苗沃萌嘴角模糊渗软,并不应话。

    刘大小姐。

    当朝尚书的掌上明珠。

    老尚书大人晚年才得此一女,就只有她这一点骨血,因此疼若性命,任她予取予求,由着她恣意行事,从不约束。

    陆世平之所以能联想到,那是因刘大小姐据闻掌着『锦尘琴社』,而当初决定进苗家灶房做事时,她打探过苗三爷的一些消息,这太湖边上,但凡习琴之人,多少听闻了刘大小姐公然爱幕苗家三爷之事。

    爱慕,似也着恼了,要不,怎会让人围琴馆、围马车地闹他?

    陆世平暗暗一叹,忽地接触到刘大小姐那两道眸光,美目似有锐芒划过。

    她心跳骤剧,即便坐着,上身仍护雏般微微挺在苗沃萌身前。后者似知她心思,怔了怔,俊颜上的漠然微褪,敛下层睫不知想些什么。

    长舟没往『凤宝庄』丝绸铺行去,亦未送他们回苗家琴馆或直接送回苗府,而是出水巷河道后,又换乘一艘中型舫船,最后竟直往大湖而去。

    舫船上建构甚是讲究,装饰得十分典雅,自然随船的护卫又多了几人。

    “今日难得遇上,我已吩咐人备妥酒菜,不知公子肯不肯与我游湖畅谈?”一改乘舫船,离热闹水巷渐远,刘家小姐终于说话。

    是说,都把人挟持上船才如是问,算什么事?陆世平定定看她。

    “小姐想与在下畅谈何事?”迎风立在船梢头,苗沃萌一脸似笑非笑,因此时与他这盲眼主子“相依为命”的贴身丫鬟,像又挡在他身前……他嗅到她发上似有若无的木樨花香。

    刘家小姐道:“就谈『锦尘琴社』刚从『幽篁馆』入手的那张『甘露』琴,如何?”

    他眉峰略动。“琴在船上?”

    “自然是在。”刘大小姐润颚得意般轻扬。“『锦尘琴社』虽已送出试琴会的请帖,倘若三公子今儿个想提早试琴,那也可行的。不过嘛……”尾音淡淡,她很快扫了陆世平一眼。“三公子不放开丫鬟的手,恐怕没法子试琴吧?”

    与她的指相扣交握的大手突然动了动,陆世平徒地一震,人才回神。

    『甘露』……

    她没听错?

    但,为什么『幽篁馆』会卖出『甘露』琴?

    莫不是师弟、师妹出了什么事?

    这一边,苗沃萌淡笑徐声道:“失了盲杖,只好抓着婢子当引路人,这也是迫不得已。”

    “那就让三公子的贴心婢子留在舫舱外暂歇,我引公子进去,由我代为照料,公子以为如何?”“贴心”二字还特别加重音了。

    “怎敢烦劳刘大小姐?”

    陆世平闻言瞠眸,虽闻尚书家的千金小姐倾心于苗家三爷,然一个大家闺秀能当众将“心意”都请将出来,且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确实剽悍。

    更教人怔然的是,她家的爷还真打算放开她的手!

    “……三爷?”她急了,不禁紧声低唤。

    “横竖走不了,我进去瞧瞧那张琴。”苗沃萌松开五指,下一瞬又自嘲笑道:“当然没法真的『瞧』,但总能试琴。”

    “一张什么……破琴的,就能把你拐了吗?”她心都快提到嗓眼了,勉强压低声量,手仍揪着他的袖。

    岂知他脸倾下,倾得好近,都快碰到她的肩。

    “一张琴就能把我拐了,你难道不知?”温息扫上她的耳、她的颊。

    她背脊凛了凛,脑门泛麻。

    她岂是不知?

    她内心再雪亮不过啊!

    然现下……拐他的人不是她,她当然心急啊!

    “三爷--”见他旋身欲摸索着走往刘大小姐那方,她揪着他衣袖的手紧了紧,微踮脚尖,凑得更近低语:“他们的水酒菜肴别吃了,里头怕是有事。三爷要是……要是觉得不适,就张声大呼,无论如何我都会冲进去带你出来。”

    迷美无神的眼静静落在她脸上,瞧不出底蕴,只听他轻语叮咛--

    “别妄动,照顾好你自己。”

    他随即转身,刘大小姐此时已迎来,本也想牵他的手引入舫舱内,但他阔袖一垂,手藏其中,仅由对方轻托肘部。

    绷嵌丝绸的格门一拉上,将苗沃萌的背影掩去,陆世平两手在窄袖中撂了撂,最后干脆在船梢头席地而坐。

    不知要出什么事?不知真出事了,她该怎么带他逃?

    她一颗心如在火盘上炙烤,疼痛煎熬,表情却益发冷静,袖中撂得太紧的拳,指甲正深深截撩掌心。

    总得做些什么。

    眸光不动,声色梭巡,先算清舫船上的人手,记住他们所站位置,跟着再仔细分辨这水路……舫船未向湖心远行,而是循着景致变化的湖边徐徐而进,但离边岸上又有一段不算短的距离,恰是游湖赏景。

    以往她常与师弟、师妹出船,有时是为釆买一些日常生活所需之物,有时是出门送客人订制的琴,偶尔她也陪师叔公游湖,湖上有几处渡口,她颇清楚。

    眼前的景致她似有记忆,然一时间没能想起,直到舫船经过一处渡头,她一凛,心略定,终于认出所在。

    便在此时,舫舱中有琴音传出。

    琴色偏润甜,如久旱逢甘霖。

    无『洑洄』的幽啭跌宕,不走『玉石』的中锋直正,就是滑、脆、润、轻,全然是给舒朗小调或春情绵曲适用的琴。

    确实是『甘露』……

    琴音入耳,她思绪又沉了沉,不由得记挂起师弟、师妹。

    师父过世之后,她因故出走,留下『甘露』琴和一封信,信中写下,若往后生活困难,可卖『甘露』筹钱。

    她后来所制的这张『甘露』,完全『楚云流派』制法,但材质是上上之选,亦是她物尽其用的精巧之作。她信中又写,『幽篁馆』所出的『洑洄』与『玉石』被苗家三爷所收藏,光凭他『八音之首天下第一』的名号,『甘露』要卖个好价钱不成问题。师弟、师妹卖了琴,如今可已度过难关?

    想来好阵子没去师叔公那儿,待哪天跟苗三爷告个假,去探望师叔公他老人家,也得问问『幽篁馆』里的境况。

    她幽幽想着,『甘露』琴音忽在此时顿下,她胸房亦是一震,眸光倏地拉回至舫舱紧闭的那扇丝绸木格门上。

    里边有男女交谈声,她走近欲听得再清楚些,一名高大护卫已挡了她的路。

    “三爷--”

    她扬声唤。

    里边却静下,她急了,不管不顾就想从高大护卫身侧挤过去,岂料刘大小姐忽地一把拉开那扇薄门,盈盈步出,依旧是巧笑嫣然。

    “你家爷有事交代你呢,进去吧。”道完,嘴角弯弧立即抿直,冷冷瞥她一眼,那乍笑乍寒的脸色着实教人心惊。

    陆世平沉静接她那记冷眸寒光,不多言,随即钻进舫舱,“唰”一声闭上门。

    这艘舫船为游湖之用,里边的三面墙皆制成窗墙,窗面做得甚宽,将窗板顶上,撩开轻纱薄帘就能赏透景致。

    然此时三面窗板皆落,舱内有些幽冷。

    她快步走至盘腿坐在琴案前的男人身边,低低唤:“三爷……怎么了?”

    他像是睡去,被她一唤才动了动,抬起俊庞。

    “陆……露姊儿……“

    她气息微窒,迅速瞥了眼长几上的丰盛佳肴,紧声问:“三爷是不是吃了什么,觉得古怪了?”咬咬唇低叹。“不是叮咛你别吃别喝这儿的东西吗?”

    “我没吃也没喝。”他勾起唇。“不是熟悉的人帮我布的菜,我不吃的……”

    怦然心动啊,因他脸上微微的笑意,她差点又要看痴。

    忽地小小瘘了自己一巴掌,稳住心神。“那、那三爷是怎么了?是头又泛疼吗?还是寒症?”

    苗沃萌揺头,眨眨双目。

    她担忧低嚷:“刚才在水巷,就不该由着你上刘家小姐的长舟。说到底,就为一张琴,三爷怎能这样好拐?”

    “不仅仅为了试琴。”他略顿,又眨眨眼,声音倒还清明。“苗家『凤宝庄』到底是商贾人家,再如何豪商巨富,说穿了也就平民百姓罢了,自然不愿与当朝为官之人交恶……尚书大人早有意与苗家结亲,几番提及刘大小组与我的事,全赖大哥硬挡下来,当时便已得罪了,而今日刘家小姐亲自来邀,几是断了咱们所有退路,我不为自己,也得为大哥、为『凤宝庄』思虑。当家之难,我既帮不上忙,倒也别再给他添乱。”只是……他内心苦笑,不想刘家小姐竟如此胡来……

    陆世平听着,一时间亦哑口无言。

    垂眸便见案上朱琴,出自她手,如此熟悉。

    欲抚上琴面,她胳臂方抬起,苗沃萌手裹在袖中突地轻挥,竟挡了她。

    “别碰。”

    他话中紧绷,二字含玄。

    她瞠眸:,脑中锐光激划,倏地矮下身去看,眸光与琴面成水平一线。

    七根墨弦上果然覆着赤褐色粉末,朱色琴面上亦有。

    她凑鼻轻嗅,无气味,但稍稍用力再嗅,没留神让几颗细粉钻进鼻腔内,登时便觉脑热心悸,遂赶紧直起身。

    “可你碰了!我在外边听你试琴,至少鼓了一刻钟,你、你的手--”说着就去抓他的阔袖。

    苗沃萌紧揪袖口没放,只道:“双手无事,那不是毒粉,怕是……是药……鼓琴时,从手上的肤孔和指甲渗进,或者在拨挑琴弦时,粉末飞动,亦钻入鼻中了……我怕手上仍有残余,你别碰我手。”

    ……药?

    陆世平迅速转过去撑开身后的长窗板子,再扯开一幕薄帘,天光瞬间大盛,待她重新转过头看他,不禁倒抽凉气。

    他清雪玉脸红得不太寻常,颊面尤浓,瞳心似有碎光,迷离若醉。

    春药!

    她眼底一黑,几是不敢置信,喘过几口气才找到声音。“刘大小姐求不成亲,就想弄个生米成熟饭的局,逼你入瓮吗?”

    苗沃萌终掩下双睫,似觉强撑着眼皮太费气力,然语气仍徐。“我答应跟她走,但条件是必须让船靠岸,先放你回去……”

    “不行的,命--”

    “你听我说。”他话音陡沉。“你上岸后,快回去知会我大哥、二哥,他们会晓得该怎么做……刘大小姐不会伤我的,倘是入夜仍未寻到我,也不必过分焦急,她总是得送我回去。”

    “若然没能找到你,今夜你当如何?”

    “不是说了,对方不会伤我。”

    他怎能说得这般云淡风轻?

    落到刘家小姐手里,今晚还不知她要如何安排。她如果执意嫁他,想摆弄一出“男女私会”且“捉奸在床”的戏码,还不简单吗?

    届时,大家闺秀的名誉被他所“毁”,尚书大人再提两家联姻之事,苗大爷可能硬挡?他苗三爷又岂能拒婚?

    陆世平瞪着他,手撂得好紧,曾遭火伤的喉儿绷得难以吞咽。

    她迅速瞥了眼长窗外景致,果然舫船已缓缓行向边岸,估量着虽有些水距,但应该可行……不可行,也得行!

    “听着,你上了岸,也许还有人会暗中盯你,你尽量往人多的地方走--”

    “你才听着!”她忽然低低嚷了声,声小却有力。“要走一起走!”

    苗沃萌被她陡发的气势一震,怔了怔,闭掩的长目下意识睁开。

    “三爷,你信我吗?”

    他头昏脑热,已撑得勉强,没答话,只觉手隔着衣袖被她稳稳握住。

    “你信我吗?”

    无尽黑暗中,那坚定到近似跋扈的一问直震他心扉。

    “好。”女嗓欣喜略扬,随即又压沉。“我们一起走!”

    柔软身躯突然紧贴过来,一双胳臂抱住他。

    苗沃萌原是一僵,之后是那姑娘发梢、身上独有的木樨花混着木材的气味钻进鼻间,是熟悉的,他缓缓放松,由着她。他是信她的,尽避她隐姓埋名来到他身边,心里藏着事,他到底是信她的。

    耳中,她的话一字字灌进--

    “一会儿要入水,深吸一口气,吸--再吸--对,闭气!”

    他照她所说的做,让胸肺胀满气,闭住,下一瞬只觉她双臂使劲儿,人已被倒拖着翻下长窗,坠进湖里。

    入水声溅起后,苗沃萌发觉两耳再也听不到其它声响。

    他坠得很深,应该说,他被拖到很深的湖中。

    正发热发烫的身躯一入冰冷水下,肤孔猛地收缩,脑子里仍晕热晕热,脑门却一阵阵渗凉。

    他不谙水性,但一臂搂他腰身的那名女子游得极快,只是他不知究竟还要多久才能换一口气,他胸臆绷得生疼,喉头麻痒,他死死咬牙,不确定还能撑多久。

    终还是抑不下咳症。

    身体忽热忽寒,他浑身一颤,气便冲喉而出。

    然而不及咳出来,却先倒呛一大口湖水。

    女子带他冲出湖面,在他深觉自己就要灭顶之际。

    他倒呛,一时又没能咳出,气息完全堵塞住,神识几要被黑暗吞噬……

    有人摆弄他的脸、他的颚,那人掐得他两颊生疼,他张着嘴,下一刻,大口、大口的温息便狠狠灌进。

    他只觉喉中被冲得一开,堵在那儿的气终能宣泄,猛地便剧咳起来。

    这一咳,才觉胸肺被鞭打过似的,火辣辣地痛。

    “三爷,小声……他们来了,别出声!”哑嗓压成极轻的气音,在他耳边。跟着是她的手,怕他忍不住又要咳出,已密密掩住他的嘴,手心贴压他唇瓣。

    眼盲,什么也看不见,但他知自己半身尚在水中,且躺在一名女子怀里。

    ***

    舫船欲泊近的这处“牛渚渡”,陆世平来过几回,跟湖东师叔公所居的“稚香渡”一祥,“牛渚渡”的湖边水上亦长着大片、大片的水芦苇,有着数也数不清的天然草穴。

    水芦苇根根生得比人还高,那些草穴是极佳的藏身处。

    她目测水距,确定自个儿洇泳能及,再来就是要快、狠、准!

    落水要快。

    狠狠往底下沉。将溅起的水声压到最小,即便最终仍惊动刘家那些护卫,也得尽力掩声、掩身、掩行。

    最后锁准方向,不换气,直泅过去。

    她知自己办得到,唯一担心的是苗三爷无法撑过。

    但没撑过,失败了,至多是又落回刘家小姐手里,境况不会更糟。

    所以值得一试。

    幸得老天保佑,他真被她拖进水芦苇草丛中,而且他醒过来了。感谢老天……

    下半身犹浸在浅水里,她满怀虔诚搂抱他,紧紧揽住,心口欢喜悸颤,随即听到不远处渡头上,刘家护卫们下船搜寻所引起的骚动。

    有人张声嚷嚷--

    “水里没找到吗?怎么可能?这儿也没有啊!”

    “其它泊进渡头的小舟和篷船呢?大小姐交代了,每艘都得搜!”

    有人又道:“要是真没找到,那肯定在水里,啧啧,咱瞧不妙啊不妙,闭气闭这么久那是绝无可能,八成两个都……嗝了。”

    “说什么话?快找!大小姐要是发起火,你我都得吃不完、兜着走!”

    “哼,就怕苗家『凤宝庄』知道他们家三爷没了,大小姐要吃不完、兜着走了!”

    刘家护卫们边说边搜,脚步声渐往水芦苇丛靠近。

    陆世平一手紧覆苗沃萌的嘴,另一手则更用力抱住他。

    他俊脸抵着她的颈窝,她的颊则紧贴他的额。

    此时,她惊得不禁闭起眼眸,身子绷得轻轻发颤,几是把诸路神尊、满天神佛的名号全默念了遍。

    “这么大片水芦苇,哪里搜得尽?再说,咱就不信他们能藏到这儿!算算这水距,还得一口气憋着不能换,太难啊!”

    “你小声点儿,咱们就在这岸边的水芦苇丛里搜搜,底下浸水的地方便算了,总得做点事,也好交差啊!”

    刘家护卫们无所获,在渡头边上折腾了大半个时辰,终于上舫船离去。

    陆世平仍不敢轻举妄动,但不挪个地方实在不成。

    两人皆已没透,半身还浸在水中,她尽避挺得住,但怀里的苗三爷……她不能不为他想。

    “三爷……”她小声唤他,唇擦着他红耳。“我们往上爬一段,上了坡就不会浸水,那里的草穴干燥些。”

    苗沃萌因她热息拂耳而颤栗,他无语,唇抿得死紧,随她踉踉跄跄往边上钻。

    水芦苇生得既高又密,在里边挪移甚是费力。

    当底下浅水变成潮湿泥土,再变成干燥泥地时,陆世平发觉他们已在水芦苇草丛连接岸头的边缘地带,遂停了下来。

    跟在身后的苗沃萌不及止住,再加脚步不稳,人便朝她撞去。

    陆世平轻呼了声,伸臂扶他已然不及,不过底下的泥土和草茎皆柔软,两人抱在一起倒卧,并未撞疼或跌疼。

    她被他压在身下,他的脸再次埋在她颈窝,感觉他身躯细细颤抖,以为他是因浑身湿透而冷到发颤,她两手立即环住他,用力在他背部上下摩挲,徒劳无功地想摩挲出一些热意暖暖他的身。

    “三爷,都快日落了,咱们再躲躲,天一黑,我……我就去借张小舟。”说是“借”,实则“偷”,此一时际,用偷的安全些,若开口借的话,怕刘家小姐私下作了安排,跟这儿的船家买通或悬赏苗沃萌与她,那就头疼了。

    她低笑了声。“你别小瞧我,我很会撑船揺橹的,有了小舟,我送三爷回家,再想法子把小舟还回来,有借有还才是正道啊……呃,三爷今儿个出事,都不知大爷、二爷那边急成什么祥了,你--唔、唔唔……”

    她吃惊地瞪圆眸子,然瞪得再大,眼中除了他那双颤颤羽睫,什么都瞧不到。

    她被吻住。

    埋在她颈窝的俊脸忽而一抬,随即倾下吻住她唇瓣,如苍鹰扑兔,精准攫夺她的气息,吻掉她未竟的话语。

    “三……唔……三爷……唔……”

    不是不让他吻,而是情况委实诡异,她不过挣扎了下,他力气大得惊人,竟捧着她的脸固定住,无比急切地深吻她小口中每一寸,舌仿效她之前“欺负”他那样,很用力勾卷她的小舌。

    他掌心热得不太寻常……事实上,他全身肤温都热得不太对劲。

    啊!那、那撒在『甘露』琴上的药粉!

    陆世平终于记起了。

    她拽他下水,拖他来此,只怕他寒症并咳症会一发不可收拾,亦怕他和她俱要再次落进刘家小姐手中,惊惧之事太多,再加上他在舫船上犹能自持,竟险些忘记他药力入体,且药气正发。

    还以为他全身涅透才冷得发颤,不想是春药之因。

    被吻得舌根泛疼,他简直是想将她拆吞入康,她呜咽着,心头却滚烫起来。

    原是近君情怯,心从浑沌而至清明,只因喜欢,而今动了欲念,受他撩拨,因她本就这祥、这祥喜欢他。

    承接他粗蛮的吻,身子从里到外湿透,她本能地回应他,陷得如此之深。

    直到……直到那硬物紧抵她下腹,隔着层层衣物磨蹭,他紧紧抱她,似身上着火了,灼得周身疼痛,必须不断蹭着她湿润身躯才能灭掉火源一般……她大惊,远扬的神智终于回航。

    她喜欢他。喜欢亲他、碰触他、抱他,喜欢被他亲近拥抱。

    但她心里是明白的,如他这祥骄傲的人,倘是着了道而纵情纵欲,没守住最后那关,待清醒之后不知要如何懊悔沉恨。而她啊,她再怎么没脸没皮,还是有最后的骨气。

    再怎么喜欢他,也绝不会趁这般机会占他便宜。

    于是决心一下。于是心一横。

    她捧稳他的脸,发狠咬他不断纠缠上来的唇舌,咬得那样使劲儿。

    她咬伤他,尝到血的气味。

    苗沃萌瞬间痛不可耐,身躯紧绷,他陡地扬脸粗喘,迷目略掀,神识仿佛清醒了些,但双臂仍缠住她没放。

    两人额头相抵,鼻侧相贴,气息同祥灼烫,且相互交融。

    他抱着她直喘气,口中尽是血腥昧,腰下热胀坚硬,他清楚感受到那股欲望火力,全然不受控制,就是傲挺着、敏感火热,亟欲纡解……然此时心神略稳,他只觉无比羞辱,只想蜷缩起来,最好变成一颗蛹,藏在茧里,不用面对如此意志薄弱的自己。他几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强令自己放开怀中娇躯,但那个女人似乎洞悉他内心每一寸挣扎、每一下的思绪转折。

    她抱紧他,让他的脸重新倚入她柔软颈窝。

    她颈侧血脉充满生命力,勃勃跳动,他颤着唇,不禁噘嘴去亲了亲。

    她畏痒般缩缩巧肩,轻笑了声。

    揉着他的发,她低声劝慰--

    “不打紧的,别慌,既不是你真正想要的、想做的,只要稳下心,稳稳地呼吸吐纳,就能抑下的。所以莫慌啊,我陪着你,莫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萌爷 上最新章节 | 萌爷 上全文阅读 | 萌爷 上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