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捡到亿万新郎 > 第八章

捡到亿万新郎 第八章

作者 : 玛奇朵
    就在众人全都疯狂的找着艾之苹时,被搜寻的王角却赖在天马朔一住的饭店的对面饭店房间里。

    已经过了几天呢?艾之苹自己问着自己。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爱情不全都是甜蜜的,童话故事都是骗人的。

    什么幸福快乐的生活?什么有情人终会破镜重圆得到幸福美满的结局?

    都是骗人的!骗人的!

    一想起那天天马朔一冷酷的眼还有残忍的话语,她忍不住又流下泪,气极的捶着枕头出气。

    可恶!他竟然敢这样骗她,他觉得这样很好玩吗?用钱砸她很有趣吗?

    看她每天为了让他记起失去的记忆努力的样子很好笑吗?他甚至还说这只是他报复她的第一步?

    那第二步、第三步是什么?

    她不懂.真的不懂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会让他想报复?

    如果他已经记起回忆,为什么还能够这样戏要她?难道他们的回忆只有她像宝贝一样的珍藏,对他来说却是迫不及待想扔掉的过去吗?

    太多的疑问、太多的委屈,满满的在艾之苹的脑子里徘徊。

    但她懦弱的不敢到他面前去质问他,甚至不想知道他所谓的报复接下来还要做什么。

    她怕知道后,她对他这最后一点点美好的回忆都会被抹煞了……

    一阵电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随便抹了抹脸上的泪痕,强打起精神去开门。

    现在知道她住在这里的只有一个人。

    “赫大哥,你来了啊?”她撑起勉强的微笑打招呼。

    不甚认同的看了她一眼,赫承之摇了摇头走进房间里,先是帮她拉开窗帘,然后招呼她过来吃他带来的食物。

    “过来吃点东西吧,我早上没来,你应该也没叫早餐来吃吧!”

    “谢谢赫大哥。”接过餐具,艾之苹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

    “谢什么,不过是一件小事。”

    “不……我说的是很多很多,要不是赫大哥你帮忙,我真的不知道要去哪里,更不用说你还每天带食物给我。”她感动的望着他。

    那一天她打给芝芝的电话,却是赫大哥接的。

    赫大哥问明她所在地点,表示马上来接她,当她疲累的走到饭店楼下,就看见他担心的坐在车子里,那份关心让她当场又痛哭失声.

    他问了她想去哪里,她因为没有钱也不想回家,所以应了声随便,赫大哥便带她回他们家的饭店,给她最隐密的房间,吩咐下去不让任何人来打扰她,让她每天待在房间里。

    “没什么,我把你当妹妹看,妹妹心情不好,我这个当哥的自然要多照顾一点。”他温柔的笑着拍了拍她的头。

    打小她跟芝芝常玩在一起,让他常常有种其实自己有两个妹妹的错觉。

    那天芝芝的手机不小心留在他车上,他见来电显示是小苹.于是接起,没想到却听见向来坚强又开朗的她哭成那样,问了她的位置,刚好他正要开车离开自家饭店,连忙掉头回去。

    站在夜色中的艾之苹,纤弱的身子少了平常的活力,看起来异常的憔悴,她看见他后无法控制的痛哭更让他感到心疼。

    猜不透为什么会有人竟会想去伤害这样一个单纯又单纯的小女生。

    从芝芝那他也知道艾伯父逼女儿相亲的事,他想若这回小苹不见,妹妹一定又会被艾家人缠着追问下落,暂且决定先不把小苹住在他家饭店的事告诉她,静观其变.

    “不要再继续窝在房间里了,跟赫大哥出去走走如何?”他提议道,他真怕她就这么窝出病来。

    “可是……我不想出门。”她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待在房间里要腐烂。

    “难道你还在为那个男人伤心?”他露出担心的眼神反问。

    “我没有!”艾之苹激动地抬起头大声否认。

    傻女孩,这么大声的否认不是更让人感觉到你的心虚了嘛!唉!赫承之心中无奈的想着。

    她绝对不会承认,她会为了那个臭男人而伤心,她只是……只是有点不甘心、有点气自己而已……

    “没有的话,为什么不想跟我出门?还是你觉得跟赫大哥一起出门很丢脸?”

    “才不会,赫大哥这么受欢迎!”

    赫大哥人长得斯文,个性又温柔,多少名门淑女等着要跟他约会,她怎么可能会觉得跟他出去丢脸呢?

    “既然如此,东西吃完眼赫大哥出门散散心吧!想想我也很久没有好好约个会了。”

    她闻言也勉强的鼓舞自己,她知道赫大哥是担心她闷坏了.

    “往淡水去如何?还是想去逛逛百货公司?”他提了几个提议。

    咦?怎么话题跳得这么快,刚刚不是还在讨论着她要不要出门,现在就变成要去哪里了?

    她瞠了他一眼,半埋怨的说:“赫大哥好有心机,竟然用这招让我不得不答应。”

    赫承之莞尔一笑,“心机吗?就算是心机,只要能成功拐我们小苹去约个小会又有什么关系.”

    听着他不太正经的话,艾之苹终于露出几天以来的第一个笑容,轻松的说:“那……我想看夕阳、喝咖啡。”

    “看夕阳、喝咖啡是吗?”他佯装沉思了下,然后露出温文的笑容,“那么就决定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是淡水喽!”

    俊秀的脸上满布青髭,眼下挂着阴影,原本笔挺的西装也成了一堆咸菜,天马朔一这时候压根不管外在形象,只想赶快找到那个让他担心不已的小女人.

    一个星期多了,即使动用了大批人力找人却还是找不到她的踪影,更不用说得到她的任何消息了。

    他不敢去想她怎么度过这个星期的。

    没有任何她消费的纪录,没有电话没有任何人看过她。

    她就像整个人从这世界上凭空消失了一样。

    捻熄了手上的烟,天马朔一无力地坐在驾驶座上,一脸懊悔,嘴角嘲弄似的微勾。

    该是报应吧!他骗了她,对她展开他自以为是的报复,结果她却在他明白事实真相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几天他开着车四处跑,希望能够在路上偶遇,但每一次的期待都是失望,而每次的失望更让他后悔自己对她的残忍。

    现在他才领悟,就是因为爱得太深,当他独自在医院中醒来的时候,车祸前那被背叛的痛反而更深刻,才会让恨的感觉更深。

    他不否认以恨为名的报复只是他失去冷静的借口。

    他早该明白社交圈有多少消息是不可信,也该承认自己因为愤怒而失去平常的冷静.

    如果他可以冷静下来思考,就不会只相信那些报导,他该对两个人共同互相扶持的生活更有信心,现在也不会愚蠢的让自己陷入这种情况。

    打开车窗,让烟味飘散,车旁的便利超商传来歌曲的旋律,悠扬的女声唱着歌词一一

    失去你,我怎么活下去,我想知道,失去你,我怎么呼吸,如果你真要走,我怎么活得下去,我怎能活得下去,如果你离去,宝贝,你将带走,我需要的一切,天马朔一失神地听着,口里忍不住随着音乐轻哼,转动钥匙,踩下引擎,天马朔一将那些歌声抛于脑后,坚毅的眼注视着前方飞跃的景色。

    他不愿去想任何她离开他的可能性。

    不管她躲到何处,他都会将她找出来,重新将她拥进怀里。

    而这次他绝对不会再让她离开了。

    上班日的淡水,少了假闩的汹涌人潮,看起来更有几分惬意的气氛,艾之苹坐在咖啡座里?看着仍高挂天空的太阳,眼神忍不住恍惚起来。

    “怎么了,又想起那个人?”端着咖啡回来,赫承之轻放在桌面上,看到她恍神的样子无奈的问着。

    她第一次遇见爱情就受伤,难怪失魂落魄成这个样子,只能说爱情总是伤人也最让人难忘。

    回眸露出苦笑,艾之苹青涩的脸庞此刻多了份沧桑,却也显得妩媚,“赫大哥,你可不可以教教我,要怎么样才能够忘掉一个人,忘掉不想要的回忆?”

    “很简单,就像那个大总裁一样去撞车,要失忆的可能性就会大一点。”赫承之开玩笑的道,然后脸色一正,“小苹,不要想太多,再说了,与其想太多他的欺骗,为什么不想想其实你们有过的甜蜜记忆?”虽然很鸵鸟,但是起码这样比较不伤。

    “而且为什么要忘记?你越是想忘记,越是一次又一次的提醒自己去忘记,难道这不是变相地提醒自己,我有多么爱着这一个人?每想一次又想起他是怎么伤了你的心,重复循环下去,你认为你真的能够忘掉吗?”只怕更难了吧!

    她露出勉强的笑容,手下意识地搅动着咖啡,“是啊,或许就像赫大哥你说的那样没错……”

    “唉,如果我喜欢上的是赫大哥就好了,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感觉自己又可怜又好笑,连想忘记他都不行.”

    赫承之挑了挑肩,略微苦恼的说:“如果你喜欢上我,那我的身价不就得一路狂跌了。”

    “呵!赫大哥原来也会怕没人气啊?”艾之苹像发现新大陆般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我还以为你不会在乎这种事情呢。”

    “傻瓜。”他揉了揉她的发,举止就像对自家妹子一样的亲,“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怎么可能会不在意呢?还是你愿意现在暂时帮我填补女朋友这个空缺?”

    “真是荣幸,赫大哥竟然会这么说呢!”她抛去伤心,俏皮地眨了眨眼,“想不到我已经从赫大哥眼中的野女孩,变成可以来候补你女友宝座的对象了吗?”

    赫承之见这个话题打断了她刚刚忧伤的情绪,也很乐意继续陪她玩下去。

    他故做苦恼的敛着眉,轻声的叹了口气,“是啊,野丫头都变成漂亮的淑女了,所以要不要认真考虑当我的女友呢?”

    吐了吐舌,艾之苹有些害怕的看了看四周,“赫大哥这么高人气,我怕我要是答应了,会不会等一下回不了饭店啊?”看看附近的女性同胞们至少有一半以上的目光全集中到这里来了,那种受到注目的感觉还真是有威胁性。

    “所以这个嘛……让我考虑一一一下吧!”

    “考虑什么?”一道阴沉的声音突然在两人的头上响起。

    她抬头望去,望进一双充满怒气的黑眸,顿时僵愣的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说话,你刚刚说要考虑什么?”

    艾之苹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看着那张让人又爱又恨的脸庞,她恨恨地道:“天马朔一,你来这里干什么?”

    他来这里干什么?

    哈,这真是个好问题。天马朔一自嘲的想。

    方才他一接到藤田的电话,说有人看到她出现在淡水附近,他立刻驱车前来,一眼看到她就坐在河岸边的咖啡座里,狂奔靠近,没想到却发现她竟跟一个男人好不亲密地谈话说笑,甚至她还考虑是否要答应其他男人的追求.

    他很生气,心里像打翻了一桶醋,酸气冲天,见他沉着脸不回答,艾之苹没耐性地追问,“天马朔一,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深呼吸好几口气,忍住因为看见她跟其他男人有说有笑画面而泛起的不悦感,他僵硬地开口,“我……我是来道歉的。”

    道歉?哈!他做什么需要来跟她道歉?

    她讥诮地说:“好笑!天马朔一,我不过是你一个小小的“情妇”,怎么敢劳驾你来跟我道歉呢?”

    她的心被伤透,无法控制的启动防御机制,防止他这“攻击”者再次伤害她体无完肤的爱情。

    她的声音不大,但是情妇这耸动的字眼却引来四周好奇的视线,而这让天马朔一更感到不自在。

    身为天马家族的天之骄子,他从来不曾跟谁说过抱歉,更不用说如此的低声下气。

    再深吸了口气,他强迫自己不要在意那些无聊的视线,“我道歉,不只是因为我欺骗你我已经回复记忆那件事,还有我误会你,然后对你做的一些……事,所以原谅我,跟我回去好吗?”

    他讲得轻描淡写,但是他可知道向来不哭的她因为他所谓的“一些事”掉了多少眼泪?

    在她已经对爱情失望的时候,他却突然跑来说他很抱歉,要求她的原谅,他到底把她当成什么啊?

    见她没反应,天马朔一继续说:“重新回到我身边吧!我们可以过着像之前在日本的时候的生活,我一一”

    她硬生生的打断他.“你以为你一句道歉就可以代表什么吗?你以为你的爱情好不尊贵,只要说句抱歉,我就该像只宠物一样高兴的回去吗?”她又气又怒的摇了摇头,“我不回去,我们也没有什么重新开始,从你说出你是欺骗我的那一刻我们就玩完了。”

    “苹苹,不要这样,我知道是我错了,你听我解释一一”

    她越说越气,根本不想听他说,“你认为我们有了误会,就要我听你解释、要我相信你,那为什么一样的情况,你却不愿意听我解释、不愿意相信我?”她的话就不是话,她的爱情就比较不值钱吗?

    她的话狠狠的穿透他的心脏,带来难忍的痛.

    “苹苹。”他想拉住她,却发现自己无法接近,他的身子被赫承之挡住了。

    “你做什么?”他狠狠地瞪着他。

    他还没忘记这男人刚刚说的话,现在他竟然还阻止他接近心爱的女人?……

    赫承之淡淡一笑,没为他的恶言恶语而生气,“你们刚刚的对话已经让我们成为焦点了,你确定还要在这里跟她拉扯,让人免费观看你们主演的八点档大戏吗?”

    “关你什么事!”天马朔一甩开他的手。

    赫承之知道有人吃醋了,难免动作粗鲁点并不以为意,但是艾之苹却看不下去。

    “天马朔一,你干么对赫大哥凶?”她娇小的身子站到赫承之身前,挺他的意味浓厚。

    “你过来,你都已经是我老婆了,竟然还敢帮别的男人说话?你现在是想红杏出墙吗?”

    “谁是你老婆?”她才不承认.

    “除了你还有谁。”她居然否认?

    她低哼冷笑,“是我吗?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从卑微的情妇升格为你的老婆了?”

    一句活堵得天马朔一哑口无言,只能气恼的望着她对那个该下一百层地狱的男人展露笑脸。

    “赫大哥,我们走吧!”她不想再看见他了。

    “等等!别走!”他站在她身前不让她轻易离去,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她的。

    “苹苹,别生气好吗?跟我回去,你的家人也都很担心你,我也是。”他放软语气温柔的说:“我知道这次是我错了,所以别生气了好吗?”

    “不要.”她立刻拒绝,看着他错愕的脸,冷冷的道:“我不回去,而且为什么我得原谅你?”那她之前的泪水不都白流了。

    “我顺便告诉你,我不只不想跟你回去,我已经认真的在考虑是不是要跟赫大哥交往了,请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而前。”说完,她赌气的拉着赫承之的手就要离开,“我不会放手的。”天马朔一突然大喊,坚定的眼望着她停下脚步的竹影,“我知道我错了,我也愿意等你气消了再原谅我,我会尽量改变,让你再回到我身边。”

    艾之苹没有回头,低着头拉着赫承之的手又继续往前走,然而走在她身边的赫承之发现了她的手正微微颤抖,眼眶泛红,咬着唇试图不让自己哽咽出声。

    唉!爱情真是个折磨人的东西。赫承之摇了摇头,在心中下了这个注解。

    那天,天马朔一眼在他们身后,知道艾之苹就住在对面的饭店,除了马上搬进她住的那家饭店外,每次只要她出门,他必定如影随形的跟着。

    无论她故意刁难他,特意去逛女性用品店,或者是只搭乘大众交通工具,让他跟着她挤在人潮中,不过他从没抱怨过半句话,仍是紧紧的跟着她。

    她为了气他,找来赫大哥出门约会,他也照跟不误,只是他也不再像第一次那样恶言相向,始终都用温柔的眼神注视着她。

    几天下来,看着他因为要在拥挤的人潮里跟紧她,常常东碰西撞的,偶尔碰上的雷雨,他也会先冲去便利商店买伞傍她,却老是忘了替自己撑伞,他脸色越来越苍白、身形也有些清瘦,她虽仍嘴硬说不要理他,但心已经软了。

    前几天赫大哥跟她吃晚饭的时候,他也替他说话了。“小苹,我把你当成妹妹,所以才这样提醒你,男人难免因为自己的愚蠢犯下错误,但是这几天下来,我看他是真的很认真的想要挽回,如果你仍旧在意他的话就好好的跟他把话谈开吧!”

    这样的一个天之骄子为了赎罪竟然能够做到这种地步,老实说连他都感到佩服了。

    藤田也来找过他,他才知道天马朔一身上车祸的伤根本还没完全痊愈,现在又这么乱来,难怪他的脸色始终好不起来了。

    艾之苹没给任何回应,但看着他脸色越来越差,她也不好过,而且她本来就不是很会记恨的人,一段时间过去后被欺骗、被羞辱的记忆似乎也逐渐淡忘。

    她只是还觉得不甘心而已呀!

    他之前做得那么过份,现在不过几天的折磨,也算是他罪有应得。她这么说服着自己。

    虽然已经有点心软,但是短时间内她还是不打算原谅他,谁要他即使表面上装得好像无比温柔包容,私底下却恶搞一些小动作。

    每次她眼赫大哥出去吃饭,只要赫大哥靠得近一些,就一定会刚好有服务生走过来不小心撞到东西,让两个人距离拉到最大,最夸张约一次是服务生带位的时候,竟然借口说没位子了,硬让他们一人坐一角,让她越想越不对跑去逼问眼务生。一问之下才知道,天马朔一每到一家餐厅就会贿赂那些服务生紧盯着她和赫大哥,就是不要让他们太靠近。

    其他还有赫大哥的餐点总是最慢才来,要不然就是点七分熟牛排却送上三分熟还有血丝的肉块,种种恶搞事件,族繁不及备载,然而,她的抵抗越来越薄弱,冷淡的面具在看到他的狼狈样后,再也难以维持。

    方才下了雨,他原本想去买伞却让她阻止,没想到他立见然脱下外套挡在她身上,一路淋着雨回饭店。

    到了饭店,他也不先去换下自己的湿衣服,反而是催促着她换下那根本没湿多少的衣物。

    她真的原本不想理会他的,真的。

    等电梯的时候,她特地低下头不去看他,无聊的数着地上的大理石花纹,没想到这时竟突然停电,所有的灯光瞬间熄灭,四周陷入一片黑暗,艾之苹发出惊恐的叫声。

    “阿朔阿朔你在哪里?突然变黑我好怕……”下意识的,她喊着他的名字寻求安全感。

    天马朔一闻声回头抓住站在他斜后方的她,将她拥进怀中,“我在这里。”

    “阿朔……阿朔一一别走!”紧抓着他的手,偎进他的怀抱,艾之频脑中蓦地涌现过去的回亿,那些两人相依为命、相互扶持的日子。

    该说心有灵犀吗?天马朔一也同时想起过去,更加搂紧了她,两颗心从分离后第一次那么贴近。

    这时,原本熄灭的灯光闪了闪后又恢复正常,艾之苹也回过神来,尴尬的想退离他的怀抱,他却改搂住她的腰,一副不想放手的样子。

    她的注意力随即放到他消瘦许多的身材上,最后,她不舍的拉他进房间的浴室,帮他放好热水,还鸡婆的替他弄了杯姜茶,等着他出来时可以喝。

    “我好了.”走出浴室的天马朔一看见的就是她蹙着眉坐在椅子上沉思的模样。

    他的眼眸漾满温柔与满足,他想获得她的原谅应该是早晚的事了吧!

    “喝掉。”递过姜茶,她尴尬的别过脸,下去看他刚沭浴好的诱人模样。

    “这是什么?”

    “喝掉就对了,罗唆什么。”

    接过那杯温热的热饮,天马朔一低啜了口,那呛鼻的味道让他忍不住皱起眉,想把那杯姜茶摆回桌上。

    “喝掉。”艾之苹瞪了他一眼,语气很坚持。

    真是的!也不想想这杯姜茶是待地弄的,他身体都已经这么虚了,要是再因为淋雨感冒了怎么办?

    看着她绷紧的脸色,他反而笑了。

    “你在关心我。”这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她羞窘地否认,“谁……谁关心你啊?我只是……只是……”只是个什么她也说不上来。

    他走到她身前,蹲下身子与她的眼平视,“你愿意原谅我了吗?”

    她偏过头去,赌气地说:“没有。”

    她怎么可以这么快就原谅他?她已经想好还要用其他更狠的招数来恶整他的,才不要这么简单就原谅他了。

    “没关系,只要一天一点一点的让我知道,你不是真的想离开我,我就很满足了。”他碰着她的脸轻抚,语气里几乎找不到任何的霸气。

    太奸诈了!他为什么能把邪佞残酷还有这醉人的温柔同时放在身上,这让她要怎么招架啊!

    “别说傻话了,我可不会因为你说这些话就原谅你。”然而这句话连她自己听起来都很心虚,唉!

    “我知道,所以我会一直像这样的陪着你,告诉你我是多么认真。”天马朔一温柔的说着,深邃黑眸内的深情几乎快将她融化。

    “最好是。”

    话人人会说,但做不做得到又是一回事了。

    总之,她就等着看他能够撑多久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捡到亿万新郎最新章节 | 捡到亿万新郎全文阅读 | 捡到亿万新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