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捡到亿万新郎 > 第七章

捡到亿万新郎 第七章

作者 : 玛奇朵
    是夜,藤田担心的看着天马朔一一杯一杯的烈酒下肚,忍不住出声劝说一

    “总裁,夜都深了,你的身体才刚好没多久,还是先休息吧。”

    “藤田,你真是越来越罗唆了。”狠狠地灌下一杯威士忌,他冷着脸,视线透过窗望着市景繁灯。.

    “属下是为了总裁的身体好才敢这么说的。”他补充道,“而且老夫人也这么嘱咐过了。”

    老夫人……他想到那催婚的主因,忍不住又是一阵烦闷。

    他冷笑道:“老夫人又交代什么了,你干脆一次说完吧!”他知道绝不可能只有关心他身体这么简单。

    藤田老实地回答,“老夫人说,有了对象就带回来,若只是玩玩的请总裁自己衡量是否对于继承权已有把握,其他分家的少爷们正等着坐上总裁你的位置。”

    这次换成是继承权的威胁吗?他冷笑,笑意却没办法到眼底。

    “看来,这次逼婚的招数改成用威吓的了。”

    “总裁,老夫人不是这个意思……”

    天马朔一冷睇了他一眼,淡漠地说:“不是这个意思?哼!”她打什么主意他会不知道吗?无法让他乖乖听话就拿他最看重的公司来威胁,只是奶奶如果以为这样就能让他乖乖听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藤田见苗头不对,连忙转开话题,“那个……总裁,有关于艾小姐……”

    “她怎么了?”他试图保持冷淡的问。

    “我是说,其实艾小姐一直住在我们这里,假如让外界知道了,对她的名誉是不是不太好?”

    “名誉?”他嗤笑出声,“她还有那种东西吗?在我们来台湾之前她的名誉不就早成为社交圈的笑柄了?”

    这……就算是这样,但总裁这么说还是有点过份了。

    虽然他不明白他们两个人到底是怎么结下梁子的,不过老实说比起个性阴晴不定、嘴巴还挺恶毒的总裁来说,他的心是比较偏向看起来可爱又没什么心机的艾之苹。

    “怎么了?难道你在为她抱不平?”哼!她倒挺会收买人心的,连他身边唯一的亲信都倒向她了。

    “不是的,只是总裁,我觉得总裁这几天的做法对艾小姐来说似乎……过于残忍了点。”

    把人家努力做出来的食物倒掉,还当着她的面与公关小姐卿卿我我,不断用恶毒的言词刺激人,这般待遇如果只是一般的拜金女老早就走人了,哪还会这样吞忍下来。

    “残忍?她对我做的事情才是残忍。”他没想过第一次认真就被背叛,而且还是在他最脆弱的时候。

    藤田惊讶的挑起眉,“总裁,难不成艾小姐说的是真的?你们曾经是……”情人甚至是夫妻关系?

    这不可能啊!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两个人的进展有可能会这么快吗?

    “她说的就某种程度来说的确是。”天马朔一顿了顿,“但是爱不爱这种问题就有待商榷了。”

    “总裁,我不懂你的意思,这样说来难道其实你根本没忘记你失踪的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吗?”

    他冷哼了声,“忘记?我当然没忘。”要是忘了他怎么会知道他付出真心的女人,竟然是个只要有钱就好的拜金女呢。

    “藤田,我不知道你竟然这么的迟钝,你见我过去曾经为了哪一个女人做出这种举动吗?”

    “这……是不曾。”而且主子即使对那些自动送上门的女人感到不屑一顾,也不会用这么恶劣的态度对人。

    “所以这是对她的报复。”天马朔一眼神一阁,唇角勾出一抹残忍的笑容,“但这些不过只是前戏,后面还有更精采的呢!”

    她一定不知道,她的家人因为好大喜功投资了一项稳赔不赚的土地生意,导致现在财务吃紧,这时候只要有心人略动手脚操作,他们家的事业铁定一夜垮。

    而他非常乐意成为那个有心人。

    “总裁,那为什么你要隐瞒你没有失去记忆这件事呢?”他感到很疑惑,既是要报复,那又何必隐瞒真相,直接说出口直来直往的不是很好吗?

    “你不觉得看着她每天为了唤醒我的记忆,拼了命的做那些蠢事,可笑得让生活增加了不少乐趣吗?”

    “可是总裁……”这样艾小姐不是太可怜了吗?

    “你想帮她求情?觉得她可怜?”天大马朔一冷冷的看着他,站起身,周身散发一股狠戾的气势。

    “不是的……”

    “藤田,看来你是忘了我的习惯了.”他冷酷的道:“我的习惯是。对不起我的人,我必奉还百倍。”

    若是普通人他都要这么报复了,更不用说那个将他的真心彻底践踏的女人。

    他还没让她跟她的家人一起沦落到地狱的底层,他都觉得是他太过仁慈了。

    突然间门口传来骚动,天马朔一机警的转过头,“是谁在那里?”

    藤田先冲去探查动静,然而门外空荡荡的哪里有人影,不过地上掉了点点饭粒像是刚打翻什么一样。

    “总裁,刚刚会不会是艾小姐听到了……”藤田皱着眉走回来回报.

    “听到就算了.”天马朔一没有多费精神去理会脑中陡生的烦躁,冷淡吩咐,“记得叫她明天把地上给我清干净。”

    她听到就算了,谁要她半夜不睡觉跑来偷听.

    藤田看着自家主子一脸的冷漠。忍不住悲观的想着,这样的个性若吓跑了艾小姐这个傻子,哪有可能还有第二个呢?

    看来老夫人想要抱曾孙看孙媳妇的愿望……唉:是难喽!

    艾之苹不敢相信她刚刚听到了什么。

    为什么你要隐瞒你没有失去记忆这件事呢?

    你不觉得看着她每天为了唤醒我的记忆,拼了命的做那些蠢事,可笑得让生活增加了不少乐趣吗?

    我的习惯是,对不起我的人,我必奉还百倍……

    残忍狠绝的话语不断的在脑中重复着,那不带感情的陈述,比他任何伤人的举动更让她心碎。

    他不是忘了,他全都记得,但是他却像在看傻子般的看着她忍气三声,看她为了他早已回复的记忆苦苦期盼。

    是她笨。

    笨到他眼底的残酷都明显得不去隐藏,她还傻傻的相信那只是他受伤后对于她这个陌生人的生疏。

    是她傻.

    傻得以为她不停的重复他们以前的回忆,就可以让他记起从前的温柔。

    是她太过自信。

    以为他终究是爱她的,最后却换来了愚蠢的结果,她在他眼中只是个报复对象,她还喜孜孜的以为他是她可以依靠的未来。

    她冲回房,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狼狈得可怜.

    泛红的眼眶,无法抑止的泪不断滑落脸庞,苍白的脸色、逐渐失措的手似乎都正嘲笑着她悲惨的境地。

    她心痛也愤怒,却不知道该如何发泄。

    她打开柜子,拿出他给她的现金还有珠宝,这时候看起来讽刺得让人厌恶.

    “天马朔一,我恨死你了。”她像疯了般将那些东西全扫落地上,也扫不净她脑海中他的身影。

    她多么可怜又可悲啊!都被这样欺骗了竟然还想着他?

    够了!她现在不想继续待在这里被人愚弄下去,她要离开,她要乏得远远的颤抖的手按着手机按键,电话很快接通一一

    “喂?”

    “芝芝,带我走……”她崩溃痛哭。

    “爸,我们这样找上门会不会很奇怪啊?”艾强站在总统套房前,哇怯地发问。

    “奇怪什么?”艾钱多打了他一记,“你妹妹现在都已经跟他发展到这种交往关系了,我这个当父亲的来关心一下有什么不对?”

    “好像是没什么不对。”

    “没什么不对就好,闭上你的嘴。”

    “可是……”这次换成艾勇有问题。.

    艾钱多真是快要被这两个不成材的儿子给气死,“又有什么问题?”

    “没、没问题,我只是想,我们这么早来拜访不会打扰到人家吗?”

    “早?哪里早了?”艾钱多气得吹胡子瞪眼,只差没伸出手勒死这两个蠢蛋,“都已经日上三竽了,难不成还在睡吗?”

    老爸他是还在过农村生活吗?艾勇看了看手表,早上六点三十五分,这种时间都市人应该睡得正熟吧?

    像他们都是硬被他给拉出门的,像天马朔一这种贵公子更是不可能这时候就起床等着人敲门拜访了吧?

    按了总统套房的电铃,一会儿后,来开门的藤田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艾家父子,不明白他们怎么还敢上门。

    难不成他们还没从艾小姐那里听说,他们总裁想要报复的事情吗?

    不过疑惑归疑惑,他还是让他们进到客厅里,并请天马朔一出来。

    或许他们是来替艾小姐讨公道的,毕竟谁能容忍家人被这样羞辱,八成艾小姐回去之后大吐苦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要父兄来为她出一口气吧!

    那天晚上,艾小姐偷听到他跟总裁的谈话后隔天就消失了。

    今天已是艾小姐离开的第三天了,他们怎么现在才来?

    天马朔一出了房门,一脸不悦的看着那三个清早扰人清梦的不速之客,脸色难看的直接落座。

    “一大早的有什么事情?”他冷冷的问,心里暗忖是她要他们来的吗?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艾强傻愣愣的回答,马上被艾钱多暗拐了个拐子痛呼出声。

    “其实我们今天来是想看看之苹的,她自从来当天马总裁的向导后好久没回去了,她妈妈想女儿,要我来天马总裁这里看看.”艾钱多一番话说得台情合理,连他都忍不住想替自己叫好。

    天马朔一听他这么一说,眉一挑,回头看着同样带着疑惑眼神的藤田,缓缓回道:“艾先生你是不是记错了?你的女儿前两天就已经离开了,难不成她没回去?”

    “哪有这回事?这几天之苹她不是都待在这里吗?”艾钱多同样也蹙起了眉。

    “你听见她亲自告诉你,还是打电话告诉你她人在我这里?”

    “这……”倒是没有,这是他们猜测的。

    艾家父子看着不像恋爱中人的天马朔一,不约而同联想到,该不会那小妮子又用什么已经结婚的那一套鬼话来欺骗天马总裁,让他不悦之下赶她走人吧?

    艾钱多一边在心底痛骂生女不孝,一边解释,“天马总裁,我不知道之苹那孩子跟你胡扯了什么,总之你千万不要相信她,她绝对没有和人结婚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

    艾强、艾勇连忙点头帮腔道,“就是啊,天马总裁,我们家那个小妹自从去了一趟日本后就怪怪的,每天吵着要回日本、要找阿朔,还故意恶整那些相亲对象,最夸张的连原本订婚的婚约也被她说这大谎给毁了,她一定是把想像出来的谎言当真了,害得我们得将她关在房间里,以免她乱跑出去找那个什么阿朔的。”

    “不过这真的都只是她的幻想而已。”艾氏父子再三保证。

    孰料这段艾家父子自以为是的解释,却让天马朔一身体一僵,脸色凝重,干涩的开口,“你们……刚刚说什么?她说她已经结婚了?”

    她如果想要找个利益更大的饭票,为什么要说出这种对自己不利的事?

    “没有、没有!天马总裁这绝对是个误会.”艾勇解释,“我们刚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就去查过,她说的那个男人根本不存在:她也没有办过什么结婚登记,这绝对都只是苹苹她想推掉婚约说的谎话而已。”

    艾强也道:“没错、没错!她原本为了推掉我们替她安排的婚约逃到日本去就很不应该了,结果没想到回来后还拼命恶整那些对象,搞得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艾钱多差点被这对蠢兄弟给气死,他们现在到底是在帮他们妹妹澄清误会,还是来制造更大的误解的?

    让他们这么一解释,要是天马总裁以为之苹是个喜欢恶搞的女孩,爱幻想又不切实际、还爱说谎怎么办。

    猛然抬头,看见天马朔一凝重的脸色,艾钱多心底一凉,看来这门亲事也没望了。

    天马朔一这时候根本没心情去理会他们,他的注意力全被刚刚两兄弟所说的那番话给震慑住。

    她……是为了逃婚才到日本的?

    在回到台湾后,面对接连的相亲不停的恶搞破坏?

    她每天挂在嘴上的人、想着的人,始终是之前的阿朔?

    那么,既然她心里有他,为什么还要偷偷的离他而去?

    明知道答案可能会让他更加悔恨,他还是涩然开口询问,“苹……我是说艾小姐,不是因为逃婚跑到日本吗?那怎么会回台湾了?”

    一提到这个,艾家兄弟忍不住放声大笑,沾沾自喜的邀功,“呵呵,这还不都是苹苹那小妮子自己露馅,才让我们找到她的。”还有加上老天爷帮忙啦。

    “喔?怎么说?”

    “苹苹有个好友,当初她逃婚的时候也是靠人家帮忙,后来好像苹苹找到落脚处之后,开始寄明信片给她,然后我们非常刚好的逼问出寄信住址,好巧不巧就在买咖啡时和她碰上了……

    “虽然一开始她很不配合,但是我们早料到会有这种情况,所以就骗她说起码先跟人家吃吃饭,不喜欢再说,顺利的把她带到东京去。

    “我们以为要是先发布订婚的消息,她就能乖乖就范,谁知她乱说话,把对方气跑了,回台湾后每回相亲宴也都难搞得要死。”说完两兄弟还喜孜孜的笑着。

    天马朔一听到这里,只觉得自己快疯了。两兄弟说到后来简直像在抱怨了。

    事实真的就像艾之苹说的那样,一切都只是巧合还有误会。

    看看他现在犯了多大的错误,他竟然因为误会就报复她,还对她说出那样残酷的话,做出残忍的事一一

    在震惊之下,他整个人懊恼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内心惶惶然的不知如何是好。

    擅长察言观色的藤田见了王子模样,心里大概有底了,“总裁,现在重要的是如果艾小姐没有回家的话,那她到底跑去哪里了?”

    这句话恍如当头棒喝,震得天马朔一更加慌乱心焦,黑眸中露出着急,急促的问向艾家父子,“苹苹真的没有回家吗?连通电话都没有?”

    “没有啊!自从她来到这里后,就没回家也没打过电话.”而且他们也以为两人在交往,想说要给小俩口多点时间相处,他们也没找过她.

    这时,艾家父子再迟钝也察觉到不对劲了。

    “天马总裁,难不成之苹没有在这里?”

    懊恼的站起身,天马朔一背过身去望着窗外,不想让人窥见他现在的心情,“没有。”

    他真的以为她离开之后除了乖乖回家之外不会再去别的地方,应该说他那时根本就不想知道她会去哪里,自然也不会派人跟着她。

    “糟了,爸,会不会苹苹又回去日本找那个什么阿朔了?”艾强惊呼出声。

    “不可能.”

    “不可能!”

    天马朔一和艾钱多同声否认,艾钱多疑惑的望着他,不明白他怎么能说得这么肯定。

    “为什么不可能?”艾勇问。

    “你以为我眼你们一样都不长脑子吗?为了怕她又给我搞什么逃婚这一招,我老早就把她的护照藏起来了。”他知道女儿不会去找那个什么阿朔的是有把握的,为什么天马总裁也能这么肯定?

    天马朔一别过脸不想多做解释,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们口中的“阿朔”就站在这里,所以她怎么可能跑去其他地方找人呢?

    “先打电话去问问赫家那丫头。”没了护照,她身上的信用也被停了,除了找赫家那丫头帮忙外,他想女儿应该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

    “好。”

    等待的时间即使只有电话铃声短短的十来声,对天马朔一来说都显得太过漫长。

    电话接通问了几句,艾强挂上电话,摇了摇头,“没有,赫芝芝说苹苹没去找她。”

    “说不定她是在骗你的。”艾勇合理的怀疑。

    像上次她也说不知道人在哪里,也绝口否认妹妹逃婚这件事,但最后在他们的紧迫盯人之下,还不是露出马脚了。

    “不可能,因为刚刚我听她的语气就知道她根本还不知道苹苹人不见了。”

    唯一的线索断了线,所有人顿时又陷入沉默。

    艾钱多看情势不太对,连忙起身准备走人,“抱歉,天马总裁,既然之苹不在这里,那我们也不好意思多打扰了。”

    “不会。”他迟疑了一下,低下头像是请求般的道:“如果……如果有任何她的消息,请马上告诉我。”

    虽然有些讶异这向来看来冷漠又高高在上的天马总裁竟然会露出这种低声下气的表情,但是艾钱多没多探究,连忙点头答应。“一定、一定。”

    艾家父子离去后,天马朔一对藤田交代,“藤田,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找到人。”

    “是。”

    “找到她后,不管什么时间立刻通知我。”

    即使后悔对她所做的伤害也于事无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到她,他要跟她道歉他那些盲目的报复,还有他要跟她说一一

    他爱她。

    前提,是让他找到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捡到亿万新郎最新章节 | 捡到亿万新郎全文阅读 | 捡到亿万新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