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捡到亿万新郎 > 第五章

捡到亿万新郎 第五章

作者 : 玛奇朵
    一个星期后,艾家大宅一一

    “放我出去!”砰!一个瓷花瓶随着话落跟着壮烈成仁。艾强惊险的闪过下一个飞来的英汉字典,好声好气的说着,“小妹,别这样……”大冢有话好说嘛!

    艾之苹恨恨地看着她的家人,也是逼迫她离开心爱男人的凶手,“那就让我回日本。”

    没想到不过就只是隔了一个街角去帮他买杯咖啡,竟然也能好死不死的在咖啡店门口遇到来逮人的兄长们。

    她想用没有携带护照的理由摆脱他们,但是却被他们用个烂理由拐骗到东京去。

    什么就算不喜欢先见见面再说,结果却故意安排媒体将她和相亲对象仿佛父谈甚欢的照片给登上报纸,通知媒体说他们即将订婚!

    最让人生气的是,在她隔天发现不对立刻跑回她和阿朔住的地方后,他们竟然跟踪并打昏她,直接拿了她的护照将她带回台湾。

    被强行带回来后,她每天总是忍不住想着阿朔是不是还傻傻的在等她,是不是看到了报纸上的假消息,是不是担心得四处找她,只要想到这些,她每晚总是忍不住哭着睡去再哭着醒来。

    “回日本要做什么,你都已经把人给吓跑了……”艾强嘟哝着。

    回台湾后的第一天,本来还高高兴兴的想跟未来的亲家再见一面,没想到小妹不但摆臭脸给人家看就算了,还不知死活的问对方是不是寡人有疾,当场让人家翻译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未来的亲家一追问她到底说了什么之后,他们全都被轰了出去不用说,连原本谈成的生意也全都没了。

    要不是她是他们艾家的福星,换成是他和艾勇不被打断两条腿,

    “我喜欢的人还在那里,而且我们也在教堂里面结婚了,所以我要回去找他。”

    又来了!艾强无奈的看着她,“小妹,我知道你很不想接受家里帮你安排的婚事,但是也不用说这种蹩脚的谎话吧!”不过一个月,她怎么可能冒出一个丈夫?

    艾之苹濒临抓狂边缘的跺脚重申,“为什么不管我怎么说,你们都不相信我是真的和阿朔结婚了,是真的!”

    为什么没有人要相信她呢?

    又来了!阿朔这个名字他们全都听到不要听了,他只能说小妹幻想得还挺真实的,连名字剧情全都幻想“整套的”。

    “好好,你冷静一点。“艾强摇头苦笑,“你去日本一趟瘦了不少,爸说等一下带你去你喜欢的餐厅吃饭帮你进补。”顺便相亲,只不过后面这句话他可没胆真接说出来。

    这可是他们新想出来要拐人去相亲的说法,说破了她一定又会想什么怪招来整人。

    从那个日本的。禾来亲家之后,她已经用骂脏话、装丑还有设陷阱吓跑了他们安排的相亲对象,再让她这样胡搞下去,他看这台湾上流社会可没人敢娶她了。

    “我不要去!”谁不知道这一定又是变相的相亲!

    “小妹……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我们的心情吗?”他们不过不想回去过穷哈哈的苦日子啊!

    什么心情?还不就是想要挤进什么上流社会!艾之苹忿忿地想着。“哥,你们才是,为什么不能体谅我的心情?”

    本来就不擅言语的艾强被堵得无话可说,抹了抹脸,撂下话,“总之,你准备准备,等一下出门就对了。”

    关上门,独留艾之苹一人在房内,她一想到自己未知的命运,忍不住低泣出声。

    天马朔一睁开眼,全然的白映入眼中,他面无表情的望着天花板,直到一声惊呼的干扰。

    “总裁……你终于醒了啊?”藤田顾不得手上还拿着刚插好的鲜花,喜出望外的奔向床边。

    “我怎么会在这里?”他冷静的询问。

    “总裁,你失踪了快一个月,是那天你在市区出车祸的新闻被报到出来,我们才终于找到你的。”

    车祸吗?最近他和车祸还真有缘!他冷笑,扯动伤口带来一阵痛.他却不以为意。

    那痛比不上他心中的痛。

    他全都记得,包括他出车祸前的记忆还有他曾失去记忆的那些日子,还有……

    被人背叛的心痛。

    他还记得他因为等不到她回来,不断的在每一条路上狂奔,视线不敢放过任何一个与她相像的女子,但是就在他快因为她而发狂的时候,她和某个商界第二代的订婚消息却大刺刺地刊在报纸上,照片上的她笑得很甜,甜得狠狠地刺痛了他的心。

    他不记得后来他是怎么放下那份报纸,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走在路上的,最后的记忆是一阵剧痛还有刺耳的煞车声一一然后就是现在。

    就算他失去了记忆?但是他知道在那段时间,他是真心的喜欢上那个总是露出可爱笑容、既天真又坚强的小女人.

    他的焦急在看见那份报纸后,感觉只是一场笑话,他还记得报纸上的标题一一

    台湾千全女跨海联姻,两家事业大跃进。

    哈一一这几个字眼给予他的震撼,粉碎了他的心。

    两人自在的同居生活,在京都许下誓言的那一夜,仿佛就像可笑的谎言,狠狠的嘲笑他的真心。

    如果可以他很想摇着她,大声问她,对于她来说,他只是个她排这寂寞婚姻前的无聊游戏吗?

    还是因为知道失忆的他,即使能供应她的生活,但还是比不上又老又丑却能够让她大富大贵的男人?

    如果她愿意等他、陪着他,她会知道,她能够得到的绝对比现在更多,然而她却偏偏背叛了他!

    她怎敢,怎敢没有半分留恋的离开他一一

    天马朔一眼中露出嗜血的光芒,冷冷的下达命令,“去帮我查一个人的资枓,越清楚越好,然后帮我订一张机票到台湾。”

    藤田慌忙地抬头说:“总裁,你的伤还没好,医生说至少还要休养一个星期一一”

    一个星期?那太长了,他现在恨不得飞到台湾,抓住那个敢狠心背叛他的女人的小脖子给予教训。

    饭店餐厅的包厢里,艾家全员出动,一脸欣喜若狂的样子,除了彼强压来的艾之苹除外。

    “笑一下嘛!小妹。”艾勇因为和她坐得最近,担任让大小姐开心的重责大任。

    她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笑什么?我们家穷到要我来卖笑吗?”

    坐在一旁的艾钱多听到她这一番活,气得忍不住又是一阵吼,“什么卖笑?要不是帮你找未来的好归宿,我还得要四处去卖老脸拜托人来跟你相亲吗?”

    好归宿?艾之苹忍不住握紧粉拳,涨红了脸回道:“我明明就已经说过,我已经结婚了,是你们不相信的。”

    而且他们找的对象是什么好归宿?

    就跟那个日本的臭老头一样.全是一些娶不到老婆的上流人上,不是又老又丑,要不然就是只想来找情妇的,甚至还有那种一睑高高在上,活像地位多崇高一样,这样的人也算是好归宿?

    她更不明白的是,他们明明知道那些人全把她当成笑话看,为什么还要她去相亲?

    艾家人一听到她的话全都翻了翻白眼,不明白为什么一个谎言她可以坚持的一说再说。

    “够了,是我们把你宠得太任性了。”艾钱多脸色一沉,“反正等一下你就是要给我笑,今天这个合作对象谈得顺利的话,我们还能看看是不是能攀得上交情,如果不行的话从明天开始,你就从我列出来的相亲名单里面照三餐去相亲,相到你嫁出去为止。”

    “爸!”真是太过份了!头一次看见艾钱多这样对艾之苹发火,众人全都噤若寒蝉不敢跳出来帮她说话,就怕扫到台风尾。

    就在艾家人争吵告一段落,包厢的门也在这吋被打开,一排穿着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最后是一个由助理扶着走进、脸色苍白的男人。

    “让你们久等了,这是我们总裁,天马朔一先生。”藤田将天马朔一扶好就座以后,开始介绍,“总裁,这是艾先生一家。”

    天马朔一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但是他的视线却一直落在那个低着头的小女人身上。

    她知道今天来的人是谁的话,应该会很热烈的抬起头来看看他,毕竟他现在可是她父亲极力争取的“金主”!他嘲讽的想着。

    如果没有看过藤田给的报告,他还不知道她是如何的爱钱如命,在已经有婚约在身了,甚至在回到台湾的第二天后还不停的在社交圈里寻找斩猎物。

    而现在看到她的家人们不停露出讨好还有奉承的表情,让他更是感到不屑。

    果然什么样的家庭养出怎么样的女人,她的嫌贫爱富怕就是从这里来的吧!

    艾钱多积极的打着招呼,试着与天马朔一一攀谈,但是却频频碰了软钉子,不得己他看向今天的重点人物,但女儿却仍是低着头不作声一副想置身事外的感觉。

    他咬了咬牙,虽然生气却不能在贵客面前表现出来,努力堆起笑的开口介绍。

    “天马总裁,这是我唯一的独生女。”他推了推坐在一旁的女儿,催促她道:“还不快点跟天马总裁打声招呼。”

    “你好。”艾之苹心不甘情不愿的抬起头,匆匆瞄了一眼,连对方的脸都没看清楚又低下头。

    坐在对面的是什么总裁她都不想知道,只想就这样什么都不说不动表达她的抗议。

    “我想……艾小姐对我似乎抱有敌意?”天马朔一第一次开了口还是带着浓浓的嘲讽。

    “哪儿的话。”艾钱多快速反驳。

    “就是啊!没有这种事,我小妹只是害羞了点……”艾强也帮腔道。

    “是吗?我可不这么觉得,毕竟艾小姐从刚刚到现在好像都没正眼看过人,原来这就是一个有家教的小姐有的礼貌?看来这场以联姻为前提的合作案似乎对你们来说不是那么的重要?”天马朔一句句带刺,就是要逼得那个该死的小女人抬头起来看他。

    她不是很拜金吗?她不是想找个有钱的丈夫吗?难不成他的名声还没办法吸引她看他一眼?

    期待她抬头却又不希望她真如想像中拜金的形象,两种矛盾的情感在他的脑海中拔河挣扎。

    “苹苹。”

    “小妹!”

    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却同样都是变相的在催促着她抬起头来卖笑,艾之苹忿忿地想着。

    算了!看在他的名字里同样有个朔字,她可以勉强的抬头看一下一一

    一抬头,艾之苹却傻了眼,那熟悉的脸庞下就是她日夜思念的阿朔吗?

    “阿朔……阿朔……是你吗?”

    “抱歉,艾小姐,我有见过你吗?”天马朔一冷静的回望着她,态度全然的冷漠,完全当她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如果没有的话,请称呼我的姓,因为名字是我的家人才能称呼的。”

    听见他无情冷漠的回答,艾之苹愣愣地回望着他,无法理解他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

    难道他不是她认识的那个阿朔?

    不,不可能的!他的脸、他的眼她都牢牢的刻画在心头,他绝对是她认识的那个阿朔没错。

    “阿朔你忘了我吗……我们一起生活过的,难道你都忘了吗?”她焦急的说。天马朔一冷冷的看着她脸上的焦急担心,只觉得令他作呕。

    要是真的会担心他,真的将他放在心上,她会离开他吗?只不过换了个身份却让她换了张脸,那份讨好还有焦急现在只让他觉得不齿。

    藤田见自家主子没有回应,出声打圆场,“抱歉,我们总裁前些时候出了车祸,所以……”该忘的都忘了。

    车祸?“有没有怎么样?你脸色好白……”她担心的频频发问,甚至忘情的伸出手想碰他,不只吓傻了一旁的家人,就连天马家坐在一旁的随扈也都吓傻了眼,一时之间忘了出手护主。

    她的手却被天马朔一无情的挥开,她的小脸上顿时浮现错愕,不明白前些日子还会与她甜蜜拌嘴的恋人,这时候为什么翻脸不认人?

    “阿朔……”为什么?

    天马朔一使个眼色,藤田马上明白的请艾家所有人还有随扈们走出包厢外,“清空”场地让主子还有艾小姐密谈。

    “阿朔,你到底怎么了?你怎么会不认识我了?”

    天马朔一冷冷一笑,“艾小姐,我当然认识你了。”

    艾之苹露出喜出望外的表情,却被他接下来的话狠狠打碎。

    “就我所知的艾小姐,拜金名号在台湾甚至日本的社交界都是有名的,不但和日本有名的商社公子订婚,甚至回到台湾后也不放弃的继续跟有钱的贵公子们相亲,打算从中挑选一个当做长期饭票不是吗?”

    她慌张的摇了摇头,急着想反驳.“不是的,阿朔,不是的,你听我说……”

    那些都不是真的,即使她真的出席了那些相亲宴,但是她是不得以的,而且她也很努力的在搞破坏了啊!

    “艾小姐,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令尊想要跟我合作也不是不行,但是我只要一个条件。”而这就是他的报复。

    “什么条件?”艾之苹不懂他为什么会把话题转到这里来。

    “我要你。”

    要她?这句话好暧昧啊……

    “阿朔,我本来就是你的妻子啊!”那教堂中的许诺还有京都的烟火,难道他也都忘了吗?

    他冷笑出声,“妻子?艾小姐你是在开玩笑吗?你以为凭你在社交界有名的拜金名声有资格坐上我天马家族的少夫人的位置?更何况我要什么女人没有,你的条件又有好到让我为你疯狂,甚至动了让你成为我妻子的念头吗?”

    她脸色霎时刷白,抖颤的声音不敢置信的开口,“那……你的意思是……”

    “就算你再怎么人尽可夫,但是我相信一个“千金小姐”,应该不会像公关小姐那么来者不拒,身子应该干净多了,所以我打算让你成为我的情妇,这样对你算是优惠的了。”

    情妇?在他眼里她竟然只比公关小姐好上一点?

    “阿朔……”

    “艾小姐,请称呼我的姓。”天马朔一不耐烦的提醒她的健忘,“当然如果你答应我的提议的话,我不介意你在床上喊我的名字。”

    艾之苹红着眼眶,没办法相信自己日夜思念的男人竟然会说出这种万般羞辱人的话来,但是那如冰刺一般的言语却不停的在耳边回响。

    “不过我想你没有太多可以思考的机会,因为,你应该知道我有能力让你和你的家人们因为我们的谈判失败而落到什么都没有。”他冷眼看着她刷白的容颜,在他的眼里她的脆弱只剩下无辜的做作。

    这是他的报复,他要让她知道她放弃了什么,也要让她知道背叛他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即使她并不知道那个失忆的他就是天马家的继承人。

    “我没有选择的权利,是吗?”她看着他,轻声问着。

    “没错。”

    “好,我答应。”

    即使他认为她是为了保住家中的事业而答应,她也无所谓,对她来说她只要能待在他身边看着他就好。

    其他的……就等待时间来证明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捡到亿万新郎最新章节 | 捡到亿万新郎全文阅读 | 捡到亿万新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