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捡到亿万新郎 > 第四章

捡到亿万新郎 第四章

作者 : 玛奇朵
    一早,天马朔一带着右颊鲜红的巴掌印前往工地,才刚踏进休息室打算换衣服,马上被兴奋莫名的工头给拉到旁边去。

    “阿朔,这次真的是太谢谢你了。”工头一脸的感激,猛摇着他的手让他一头雾水.

    他做了什么足以让工头这么感动的事情吗?思,难道是……

    “股票怎么了?”

    “前几天的晚间新闻宣布雾岛建设恶意倒闭,资产全被掏空,原本买他们公司股票的人全都惨赔啊!幸好你提醒我赶快抛出,要不然钱没赚到就算了,搞不好连我的老本都可能得赔进去了。”越说越激动,工头不知是该生气还是高兴。

    “那很好。”顿了下,他淡淡的笑着回应。

    “所以……这个你收下吧!”工头塞了一个不算薄的信封袋给他。

    天马朔一不明所以的看了看他,打开信封袋,赫然发现里面竟然全都是万元面额的大钞。

    掂了掂厚度,至少有上百万日币,他疑惑的看向工头,不知他塞这么多钱给他的用意。

    “阿朔,你就收下吧!因为那是你应该拿的。”工头把那信封袋放进他的口袋里,“你不只要我抽手卖掉那家公司的股票,还告诉我改买另外一家,这是我卖掉股票后赚到的一半利润,我瞒着我家那口子全都领出来给你啦。”

    工头挠了挠头,咧出大刺刺的笑容,“这笔钱是靠你才赚来的.而且我知道你需要钱,所以我想给你,当作是报答你给我的建议啦!”

    天马朔一深吸一口气,心中充满了感动,不只是因为工头的那份心意,更因为他终于有能力带着艾之苹脱离那间鸽笼,脱离那种贫困的生活。

    “真的很……谢谢你。”他哑着声音说。

    “不用谢啦,阿朔你在我这里也帮了我不少忙,现在年轻人可没几个像你这么勤劳能干了。”工头黝黑的脸也泛着红意。

    其实他一开始根本就不想让这看起来就没做过苦工的男人来工作的,他没身份、看起来又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要不是那时候缺人缺得凶,他也很有诚意的样子,说什么他都不会录用他的。

    不过看来录取阿朔这个决定他真是做对了。他每天不但早早就来报到上工,晚上也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工作虽然一开始很下拿手,但他却异常的有毅力,更不用说他还让他免于损失的人情了.

    “其实这个场子到今天就应该收尾得差不多了,明天我们要换到另外一个场子去,如果你愿意继续一起工作的话,明天打我电话吧!”工头拍了拍他的背说道。

    换个地方?不,除非他要带着那个小女人一起走,否则他的活动范围绝对不可能离她太远。

    那个单纯又傻气可爱的女人,即使他昨天才挨了她一记大锅贴,但是一想到她,他心中还是涌起挂念和担心。

    “不了,那我就做到今天,感谢这阵子以来您的照顾了。”天马朔一衷心的感谢。

    凭他们一个非法打工的观光客和一个没有过去的失忆人,能够好好的活到现在还没给饿死,除了神的垂怜外,真的得感谢这些愿意帮助他们的人了。

    “哪里、哪里,不过你看起来就不像是会一直窝在我们这种地方的男人。”工头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那么今天的工作还是得拜托你了。”

    “嗯。”

    后来工头又跟他说了些什么他却有些心不在焉,满脑子都只想赶快能眼艾之苹分享他拿到那份巨款的喜悦。

    就这么办吧!今天提早去接她,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艾之苹一如往常的在黄昏时分清扫着店里内外,准备迎接晚餐时间的人潮。

    就在她忙了一阵停下所有动作,甩手拭着汗休息一下时,冈本仁一一也就是她现在的老板从店里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杯果汁递给她。

    “辛苦了。”

    “不会。”啊,这果汁来得正是时候!她笑着回答.

    冈本仁顿时看傻了眼,衬着夕阳,原本就娇俏可人的艾之苹灿烂的一笑,让他对她的爱慕更加深不少。

    从她踏进他店里的那一刻起,他就被她给深深吸引住了,愿意留下没有工作证、日文也不太流利的她在店里工作。

    原本他想要慢慢的接近她,让两人自然的发展,但是前几天她回冢之后他突然想到要拿给她东西追出店外,竟发现她和一个长相不俗的男人走在一起,肢体亲密、有说有笑,让他下定决心要赶快告白。

    今天,就是他选定告白的好时机。

    “那个……之苹,”冈本仁喊她的名字中文发音不太标准,他一鼓作气说出,“我……我一直很喜欢你,你可以跟我交往吗?”

    “交……交往?”艾之苹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看到他太过热烈的眼神还有期待的神情,她就算再迟钝也明白这代表什么意思。

    为什么老板会突然跟她告白?虽然她一直都知道老板对她很不错,常常拿一些喝的吃的给她,平常工作的时候只要有空也会来帮忙她搬些比较重的东西。

    她一直以为老板那只是同情她,或者是把她当成妹妹般的照顾,她从来没想过看来超像好人的老板竟然会想跟她交往啊?

    “之苹,你愿意吗?”冈本仁殷殷期盼的眼神望着她。

    她根本就没想过会跟老板发展出什么有的没有的关系,要她怎么回应?万一直接拒绝的话,工作会不会没了?“呃,老板……我觉得……”

    看着她吞吞吐吐的样子,冈本仁大男人的以为那只是女孩子的娇羞,反倒像被鼓舞似的握住她的手,大胆的说出爱意,“跟我交往好吗?我真的很喜欢你……”

    他们在店门口拉拉扯扯的画面全落入提早下工急着想跟艾之苹分享喜悦的天马朔一眼里。

    他看着那个迟钝的女人明明想拒绝却不敢直接说,还跟那男人庄路边拉扯了起来,忍不住满肚子火。

    他冷下脸,大步跨向那两人,大手一捞,不由分说的把艾之苹揽进怀里,“请问你想跟我的女人说什么?”

    他标准的日语、狂霸的气势让冈本仁顿时一愣。“我……”

    “你什么你?”与身高只有一百七十公分的冈本仁相比,超过一百八的天马朔一占尽了优势,居高临下的望着他,冷酷的气势顿时让他说不出任何话.

    看到平常对自己还不错的自家老板被人这样欺压,艾之苹忍不住扯了扯天马朔一的衣服,小小声的说:“别这样啦……”好像恶霸。

    怒眼一瞪,天马朔一丢给她一记冷眼,“他要追我的女人,我这是正当防卫。”迟钝的女人,自己都死到临头了还敢帮别人求情!

    防卫什么啊!她又不是他的殖民地还是国土。艾之苹不平的想抗议,但是一看到他脸上不同于以往的神情,乖乖的闭上了嘴,只敢在心里头唠叨。

    平常他虽然看起来不好亲近,但是他的温柔她都知道的,而且她就算出了多大的茶包,他即使会嘴贱的说个几句,最后还是会任劳任怨的接下她的烂摊子,只是刚刚他的表情好吓人,根本就不像平常的他.

    “那个……”冈本仁试着在心仪的人面前展现男人该有的气魄,无奈对手实在太过强劲,光是天马朔一冷冷的一个扫视,他原本要说的话就全消了音.

    “哼!没事了吧!”天马朔一拉着她的手就要定人,但她却死命的拖住他,定在原地。

    他冷冷地回过头大声质问,“走人了,还留在这里做什么?难不成你还真的想答应和他交往吗?”

    “不是啦……”艾之苹快速的否认,没察觉到这是否会伤到冈本仁的心,“我只是还在工作中,工作中,你懂吗?”

    他难道傻了不成,现在他们两个可说是靠她的工作支撑着在过活,要是她说走就走,那他们要一起手牵手去喝西北风吗?

    “我不懂.”天马朔一快被她给搞疯了,沉下脸朗声问着,“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走?”

    见他还是这么不可理喻,艾之苹的火气也忍不住上来,怒气泛红了双颊,她拉高声音说:“我们要走去哪里?你和我又能够走去哪里?你忘了现在我们只剩下我这份工作了,如果走了我们要拿什么付接下来的房租,要怎么样负担我们的生活费?你以为你就在家里养伤,闲着的时候出来散散步,我们就能够生活吗?”她越说越生气,每说一句就用手戳着他。

    他的火气也跟着扬起,抓住她的手回道:“你就算再迟钝也该有个限度吧!你以为凭你一天打工的薪水真的就能够养活我们两个人吗?要不是我每天也去工地打工,你以为我们真的能活得下去吗?”他也不想再隐瞒了,索性跟着将所有的秘密摊开。

    “可是你失忆,而且还受伤……”她不可置信的望着他。

    “那又怎么样?”就算是残废了,他也要自力更生,绝对不可能就这样在家里让她一个人早出晚归的去工作,“你都肯委屈自己出来做这种端茶陪笑的工作了,我当然也不能什么都不做的坐在家里。”

    他都知道她在做些什么?艾之苹震惊的望着他,更为了他话中隐含的心疼而感动。

    “那不算什么的,不委屈,我又不是没有工作过……”她还想辩解,却让他给打断.

    “你那双手连一点厚皮都没有,白白嫩嫩的,你说你做过什么工作?更不用说你连扫把都不会拿了,还想骗我?”天马朔一一下子就戳破她太显而易见的谎言。

    遮掩的谎言被拆穿,艾之苹哑口无言,只能安安静静的站着。

    搞定了一个,天马朔一转个方向看向傻了眼的冈本仁,“看够了,知道了吧,她是我的女人,死了这条心吧!还有从现在起她辞职了,以后不会再来了!”

    说完,他霸道的拉着艾之苹的手快速离开,留下冈本仁站在店门口,哀悼自己未萌芽就夭折的恋情.

    维持着沉闷的气氛回到了租屋处,天马朔一进了门,不悦的直接面向墙壁坐下,连看都不看艾之苹一眼。

    “生气了?”她小心翼翼的问。

    他没有答声,但脸上紧绷的线条说明了他的确是在生气中。

    “别生气了好不好?”她撒娇的抓着他的手摇着.

    这招在家里她可说是百试百灵,每次只要祭出这招,家人不管她有什么要求都会乖乖照做一一除了嫁人这件事以外。

    “不要碰我。”大力的甩开她的手,天马朔一暗恼着她竟然还能这么平静的对他撒娇,一点都没有忏悔的表现。

    她是他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告白就应该要快速的拒绝,结果不但没大声的拒绝还管什么鬼工作,想要他轻易的原谅她根本不可能.

    被他大力的将手甩开,艾之苹先是呆愣了下,不敢相信平常对她不错的他竟然会这么做,然后她沉默了下来,眼眶慢慢聚集了斗大的泪珠,在盈满后快速的滑下脸庞。

    “不要生气嘛……阿朔……不要生气……不要不理我……”委屈盈满心头,但是她更怕的是他会就这么从此不理她。

    在她已经习惯跟他一起生活之后,要怎么适应没有他的日子?

    听到她细微的啜泣声,天马朔一更加的心烦意乱,忍不住爬乱了头发,最后他还是败给了对她的心疼,转过身将她微微颤抖的身子给搂进怀里。

    “你哭什么啊?”他才想哭吧!

    “你对我发脾气,一点都不好,也不温柔……”她哽咽的指责。

    “我对你还不够好吗?”这小妮子太不知足了。

    “哪里好了?”

    “看你赚钱辛苦,所以我也很努力的出去赚钱,就希望我能够多赚点让你可以不要那么累,知道你早上太早起床又舍不得花钱吃早餐,我省下我的早餐费每天先买好早餐给你吃,我每天工作完就算累得半死还是会到烧肉店去接你下班,一起回家,因为怕你回来得太晚,走夜路太危险,还有昨天晚上我什么都没看到,还挨了你一巴掌,你说我这样对你还不好?”

    “你每天不是出来散步,顺便跟我一起回家?”她提出疑问。

    “说你呆还真没污蔑你。”天马朔一叹了口气,“烧肉店离我们住的地方走路要走二十分钟,我有必要每天散步散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吗?”

    “那早餐是拿你身上剩下的现金买的?”她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翻了翻白眼,她真的一点金钱观也没有,“我身上的现金要是有那么多的话,我们还会沦落到住在这种活像防空洞的房子里吗?”老实说在她刚领薪水的前一个星期,每天他们的生活费都是靠他前一天打零工的薪水来支付的。

    光靠她,他看他们早就饿死在路边了。

    她瞪人了眼,不敢相信这被隐瞒的事实,“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害她还常在心中偷骂他,甚至沾沾自喜着自己的付出,没想到结果竟然足他照顾她更多。

    “要说什么?”他认为没什么好说的.

    他表现得越是不在意,艾之苹心里就越觉得愧疚与不舍。

    是她害他失忆的,是她害他必须要委曲求全的跟着她一起过这砷生活,但是在她以为自己付出很多的时候,其实他早已做了更多却不让她知道。

    他的温柔不是用嘴巴去说,而是用实际的行动照顾着她。

    一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泪如泉涌,双臂紧紧的圈住他。

    “你干么对我这么好,我很坏,让你失忆,然后又没钱还让你出去工作……”

    看她哭成泪人儿,天马朔一摸了摸她的头,淡淡的笑着,“我刚刚不是说过了,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对你好要对谁好?”虽然这份喜欢的心情他也是这一阵子才发觉到的,但是假如一开始就对她没有任何好感的话,他是不会这么做的吧!

    “你的女人?”这句话其实刚才在冈本仁面前他就讲过好几次了,但直到此刻,艾之苹才有心思意识到。

    “你现在想否认吗?”他微眯起眼,抬起她的脸不悦的问。

    “因为我是你的女人所以你才……吻我?”

    “算是也不是。”天马朔一模棱两可的回答,“应该说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才吻你。”

    他喜欢她?一听到他的告白,她的感觉却跟老板跟她告白时不同,她的心跳得飞快,心中漾满了喜悦,整个人更是娇羞的低下头不敢看他。

    但是天马朔一却不准她逃避,他直截了当的问:“那你呢?你喜欢我吗?”

    “我……”红潮快速爬上双颊,她尴尬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喜欢还是不喜欢,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之苹。”

    害羞了半天,她怯怯地抬起头,望进他坚持要得到答案的眼神,小小声的说着,“如果讨厌我就不会让你吻了……”

    就算她再怎么不想承认,然而她老早就隐约察觉到自己为他动了心,才会放任他的碰触、他的接近,在无助的时候第一个想到跟他求助,在快乐的时候第一个想跟他分享。

    天马朔一在听到她害羞的坦承自己心意后,高兴的露出满溢的笑容,紧紧抱住她低下头热烈的吻上她的唇。

    她欣然的接受他的吻,热情的回应着。

    一个吻却让她的热情给加温得变了质,他难以克制的手伸进她衣服内抚上她的肌肤,双唇更是激烈的在她胸口和锁骨上烙下斑斑吻痕。

    他熟练的挑弄着她的热情,让她发出阵阵的呻吟,身体不自觉的摆动着去迎合他。

    一切恍如早该如此,他搂着她将自己的刚硬缓缓埋入她的柔软,他们同时发出浅浅的叹息,随即让激情席卷理智,堕入肉体欢愉的漩涡中。

    过了许久,他们才从激情中回神,两人紧紧相拥仿佛要靠着贴近的身躯传来的体温,证明他们彼此正相爱着。

    只是有些问题即使不去想依然会存在.艾之苹想到自己没了工作,生活费又是一大问题,忍不住蹙起眉低声喃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呢?”

    抚着她的发,天马朔一没有她的那份心慌,他从口袋中抽出稍早去订的车票放到她手中.

    “把这房子退了吧!我们去京都。”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艾之苹很难消化方才他们还在鸽笼般的房子里,而现在因为一张车票他们就搭着新干线来到了日本有名的古城一乐都。

    据阿朔的解释,似乎是因为公司的什么利多然后他挽救了打工的工头的错误投资,让他大赚一笔,然后那个工头分红给他一笔上百万的巨款,所以他们现在不是没钱的可怜人,而是一跃成为有钱人了?

    总之他解说得很具体,但是太多的专有名词让她听得很模糊就是了。

    接下来不用担心钱的问题,这就是他的结论。

    而又是据说,他打算靠着提供意见给投资者去进行交易,他再采分红制来赚钱.

    又是一个简单的解释,但是可能因为简单得过头,她还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还不过来?我们要先去看看我们要住的地方。”天马朔一趁着她在发呆的同时,手里拿了一堆纸,满满的全都是京都旅游还有住宿约资料。

    “喔。”傻傻的回答,笨笨的跟在他身边走,艾之苹露出有点傻气约甜美笑容。

    虽然她搞不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知道从今以后他们不用再担心生活的问题,可以好好的在一起,脑子里的快乐就不断分泌出来,勾动她想笑的情绪。

    那是甜蜜,那是安心,那是能够与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感动,艾之苹拉住他的手,抬头看着他的侧脸,感觉幸福得难以言喻。

    爹地、妈咪、哥哥们,你们知道吗?苹苹在这里找到自己最喜欢约人了,你们如果知道的话会祝福我吗?她在心中对远方的家人问着……

    由于他们本来就没什么必须要带的行李,简便的仅带了几样东西就出发了,他们在看了几家旅馆后,挑了一家两人都满意的温泉旅馆住下,便又出门四处去探险。

    玩乐的日子让人感觉过得特别快,两人的情感也快速加温,京都的各大风景区里几乎都留下他们亲密相偎的身影。

    天马朔一也在艾之苹不知道的情况下悄悄筹画着一个惊喜。

    来到京都的第五天,恰巧碰上花火大会,艾之苹在旅馆老板娘的协助下换上了浴衣,两人牵着手随着人潮前往看烟火的河岸,却不小心被拥挤的人潮给冲散.

    失去掌心的温度,艾之苹焦急的在人群中呼喊着他,“阿朔!阿朔!”

    即使她想停下脚步回头寻找他的身影,但是不断往前的人群却将她推离得更远。

    她感到心慌,焦急的想回头去找他,在推挤之间她的发髻弄乱了,脚上的木屐也被她脱下拎在手上.

    怎么办,如果……如果阿朔就这样消失了怎么办……在这一刻她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一一阿朔只是失忆,假如有一天他恢复了记忆,他总会离开她的,到那天她该怎么办?

    假如有一天阿朔突然找回了记忆却忘了她,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人海当中,那她要怎么找到他?

    强烈的不安攫住了她心脏的跳动,她忍不住眼眶盈满了泪,来来往往的人潮却无法平抚她心上那被抛弃的缺口.

    突然问她从身后被搂进一个怀抱,在她挣扎之间那熟悉的味道已传入她的鼻间,让她忍不住激动的回抱着他。

    “阿朔……阿朔……你跑去哪里了?”

    天马朔一对于她的反应有些讶异,马上紧紧抱着她轻声安慰,“我刚刚看到路边的小摊子卖着你喜欢吃的棉花糖,我去帮你买来,你不高兴吗?”

    “我不要棉花糖,我只要阿朔!”她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衣领,闷闷地躲在他怀里说着。

    为什么以前从来不会有这种不安呢?是因为这几天太过幸福了反而令人害怕吗?

    “怕我离开吗?那你可要好好抓紧我才行了。”他半开玩笑的说着,但是心里却隐约有几分的不确定。

    近来他脑中偶尔会浮现的画面越来越清晰了,即使现在他还没办法完全的联想出所有的记忆,然而他有预感,恢复记忆是早晚的事了。

    “我当然会紧紧抓住你,但是……”她望着他英挺的俊颜和温柔的眼神,不安的向他寻求保证,“但是你也要记得,假如有一天你回复了记忆回到属于你的地方……你一定要找到我!”

    “我会的,我保证。”紧紧抱着她,天马朔一轻声允诺。

    放开她,他牵起她的手,笑着凝望她,“跟我走,我有个惊喜要给你。”

    两人离开了拥挤的人潮,走过几个街角后发现十分冷清,马路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艾之苹安静无声的跟着他,直到他们停在一间教堂前为止。

    他上前敲了敲门,门内有一个老神父出来开了门,笑着欢迎他们进去.

    教堂小小的,很普通,没有花稍的装饰也不富丽堂皇,但是纯白的色调搭上黄量色的灯光却让人有种温暖的感觉。

    天马朔一牵着她的手走到神坛前,看着她问道:“苹苹,我知道现在失去记忆的我没办法说出什么让你一生无忧无虑的诺言,但是你愿意收下我手上的这枚戒指,在神的面前答应嫁给我吗?”不知何时他手上竟然变出一枚秀气小巧镶着粉红色宝石的戒指。

    她顿时红了眼眶,看着他温柔的神情,快速的点了点头。

    她愿意!她当然愿意!

    一旁的神父笑看着这对甜蜜的恋人频频点头,并且献上他最诚挚的祝福。

    就在两人互换誓言后的瞬间,教堂外的天空绽放了第一朵色彩炫丽的烟火,像是在祝福着他们。

    这一夜,即使没有合法的程序,但是他们都知道彼此紧握的双手再也不想放开了。

    当天晚上,他们才刚回到旅馆,艾之苹忍不住满溢的幸福感,直接扑上他,他也热烈的回应,两人饥渴的寻求对方的唇。

    一件又一件的衣服被抛落在地上,即使这已非两人的初夜,但今晚对他们来说却格外不同。

    而外面夜空中不断燃放的花火,更像在为两人祝福般,点燃了京都的夜空,久久不散……

    那一夜过后,他们离开京都回到原奉居住的地方,只是这一次他们不是窝在那间小半笼里,而是换到大一点的公寓.

    生活也有了点变化,他们终于不用每天在凌晨就赶着出门工作,每天天马朔一会用电脑做好分析后寄出去,借由他人的户头赚取利润再转回来。

    而艾之苹则是每一天幸福的在他的拥抱中醒来,然后如一个甜蜜的新婚妻子般,买了一堆食谱还有料理用具和食材,努力的试做新料理。

    虽然她的手艺进步得似乎有点缓慢,但是天马朔一总是很捧场的把菜给吃光,顺便吃掉她这个“饭后甜点”。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即使日子过得如此幸福,艾之苹却还是有种稳约的不安在心头徘徊不去。

    周末,难得两人不想赖在家里,手牵着手打算进市区逛逛街压压马路,不过因为人潮众多,加上血拼过后,两个人手里提着一堆提袋觉得累了,随便找了在外面的长椅坐下.

    “阿朔,我去帮你买杯咖啡。”心疼的望着他提着一堆东西,艾之苹拿出手帕替他擦了擦汗,自告奋勇的想帮他跑腿。

    “嗯,要我陪你去吗?”

    “不用啦!你坐在这边等我就好。”她又不是瓷娃娃,买个咖啡也要人陪.

    说完她拿着钱包小跑步离开他的视线,天马朔一则是挂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只是这时候他们谁也不知道,这一个小小的体贴会让两人的甜蜜时光提早到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捡到亿万新郎最新章节 | 捡到亿万新郎全文阅读 | 捡到亿万新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