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捡到亿万新郎 > 第二章

捡到亿万新郎 第二章

作者 : 玛奇朵
    台湾艾家大宅里,所有的佣人全都排排站不敢发出半点声响,就连喘气声都不敢太大,就怕激怒了正在发飙的主子们。

    “蠢材!蠢材!一堆人守着她竟然还能够跑出去?”艾家的大家长艾钱多气得跳脚,“尤其是你们两个,不是说住得离她房间最近,只要有一点不对劲都会发现吗?结果呢?两个人睡得跟猪一样,泼了冷水还不醒。”

    骂完佣人,艾钱多转个方向劈头就对两个同样低垂着头的儿子大骂。

    “我们怎么会知道……”他们兄弟俩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会睡得特别熟啊!

    人在气头上听到这种唯唯诺诺的借口更让人火冒三丈,艾钱多大手拍向红桧木桌大吼,“要让你们什么都知道的话,还会把人给弄丢吗?”

    一直站在火线外的艾夫人终于受不了的出了声,“好啦!好啦!在这边大吼大叫的人就会回来了吗?还不想想看那孩子到底跑哪里去了比较要紧吧!”

    先不说女儿跑了他们怎么跟日本那边的未来亲家交代,光是她的安危就够叫人担心了。

    在他们几乎滴水不漏的保护跟照顾下,之苹虽然不能说是温室里的花朵,但其实也满天真的,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对了,赫家那个孩子不是跟之苹的感情很好,打电话过去问过了没有?”皱着眉,艾夫人问道。

    那两个孩子平常就喜欢混在一起,连做什么坏事也会黏着。

    “打过了。”艾家大哥艾勇叹了口气,“不过找不到人,说前两天就搭飞机出国了。”

    “出国?有没有问去哪里?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艾钱多闻言连忙追问。

    “爸,小妹失踪是昨天晚上的事情,赫芝芝则是两天前出国的,这两个人怎么可能搭得上线啊!”艾家老二艾强不以为然的说。

    被调侃的艾钱多脸色涨红,猛敲了两兄弟一人一记爆栗,“你们两个是猪吗?难道她们就不能一前一后出国,或是一个假装先出国,其实留在台湾接应,最后两个人再一起出国啊!”

    真是气死他了!怎么会生出这两个蠢材!艾钱多气呼呼的瞪着两个怎么看都不像富家子弟的儿子,忍不住摇头叹气。

    “好了!好了!别吵了,总之那两个孩子不管是一起出国,还是一前一后出国,反正十之八九一定是在一起,先问出赫家那孩子的去向比较要紧,否则别说赶不上婚礼,到时候我们连人都找不出来,结不成婚,然后照算命仙的预言发展的话,大家又得重回乡下当苦哈哈的穷人,我看你们就连吵架的力气都没了。”

    一想到之苹出生前,那种窝破草寮,吃稀到不能再稀的稀饭,全身破破烂烂活像乞丐的日子,艾家父子三人同时打了个冷颤。

    不要!他们绝对不要再回到那种日子!

    “可是……我们就这样安排小妹出嫁,感觉有点像在卖妹求荣。”平常跟艾之苹最亲近的艾强露出苦恼的神色。

    毕竟那个联姻对象,人老就算了,还又色又下流,而且小妹嫁过去也只不过是个续弦的,要他是小妹他说不定也早逃得远远的了。

    小妹的幸福跟现在平稳的日子放在天秤上,真的很难让人取舍啊!

    “中文不好就不要丢人现眼!什么卖妹求荣?那我不就是卖女求荣了?”艾钱多不悦的斥责,“要不是我们被上流社会给看不起,何必要答应龙山家联姻的要求,更何况龙山家可是日本的贵族,跟他们结亲我们也算是上流社会的一份子了,这样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说到底,除了现有生活的安稳外,努力挤进上流社会的门槛才是更重要的一件事。

    艾强被这番话给训得哑口无言,不敢再发表意见,心中则暗暗替离家出走的小妹祈祷。

    小妹,二哥没办法罩你,你就享受一下最后的自由生活吧!为了大家的未来,还是得请你牺牲一下了!

    同时间,日本的天马家也是一团混乱,不过比起台湾艾家那种怒气腾腾,天马家却是一片的凝重。

    “还是找不到人?”大家长天马晶凝着脸端坐在榻榻米上,沉声问着。

    “对……对不起,老夫人,已经派人去找了,但是因为总裁是自己开车出去的,身上也没有带手机,所以……”

    “他总会用到信用卡吧,没照这个方向去查吗?”她了解自己的孙子,出身富贵的他少了金钱堆砌出来的生活,不可能会习惯。

    “总裁没带公事包出去……”那个蠢秘书,要他在总裁出门的时候将公事包交给总裁,里头有总裁的皮夹,他竞连这种小事都做不好,才会让他们现在得像无头苍蝇一样找人。

    看来事情不太寻常,天马晶闭眼沉思了起来。

    朔一是她亲手带大的,虽然不能说他身上有几根毛都知道但也有几分了解……

    即使最近两个人为了他的婚事而闹得有点不愉快,然而向来工作至上的他绝对不可能无声无息的消失超过两天,更不可能什么都没有交代就离开工作岗位.

    “藤田?”天马晶睁开眼,黑眸里有着.一闪而过的精芒,“交代下去公司一级主管,总裁因为急事出差,工作暂由他们决定,除非有非常重要的文件才送过来我这里,另外私底下继续派人去找,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人。”

    明快而果断的决策,让藤田忍不住对这位已近花甲之年的老妇人感到心惊与敬佩,不傀是辅佐天马家扶摇直上,并且在儿子媳妇意外身亡后独自抚养孙子成人、守住天马集团的传奇女人。

    “是,我马上去办。”

    “嗯,下去吧。”

    直到和室里又恢复了原有的宁静,天马品缓缓站起身走到柜子前,拿出丈夫的照片凝望着。

    亲爱的,你要保护我们天马家最后的孩子,他绝对不能有事,绝对不能……

    艾之苹和天马朔一两个人瞠目结舌的站在一间房子前久久不能回神。

    老天,这叫做房子吗?

    “这是我们按照小姐的预算找到的房子。”一旁的仲介说明。

    房子?艾之苹又重新看了一眼,吞了吞口水问道:“先生,你确定这是一间房子?”天啊!她快晕了,这个连叫它做仓库都还嫌太勉强了。

    “当然了!”仲介却很自豪的介绍,“虽然小姐您给的预算在本地算是有点夸张,但是我们公司还是有能符合您需求的,而其中最好的就是这里了。”

    “最好的?可是这里似乎有点……”跟他们的需求不太一样吧!

    “小姐,你们的需求不就是要有卫浴和一厅一房以及基本家具冯?这里不是全部都具备了?”仲介重复着他们的需求。“你们看这个浴室,小虽小但是除了没有洗脸盆还有浴白以外,也算是还好,还有客厅只要把餐桌收起来就是房间了,假如你们要出门的话还可以琼衣服,当做阳台使用。多么的方便!”

    这也太物尽其用了吧!这个房子不过才三块杨榻米大小,所谓约附家具也只有那个能收起来的餐桌,至于浴室除了马桶还有一个水桶外,真的是什么都没有,而厨房……别提了,只有一个瓦斯炉,这样也叫做厨房?

    而且他刚刚说错了吧!他们要求的明明就是要两间房间,要有客厅厨房,浴室要干湿分离,然后最好还有个能晾衣服的小阳台才对,怎么被他浓缩成三合一的格局。

    “这叫房子?”终于从这间太过夸张的房子给的震撼中回神,天马朔一紧皱着眉,头也不回的就打算走人。

    虽然不知道失忆前自己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但是他的直觉反应告诉他,他绝对不可能会住进这问活像监牢的房子里。

    想到失忆这件事,天马朔一实在十分无奈,出院后,他突然想到可以从出车祸的车籍资料,查到自己的身份,哪知回到事发现场时,车子已经不见了,问了附近住户也没人知道下落,他们还跑了一趟废车回收所,但不知车号,在堆积几千几百辆的废车堆中,还真不知从何找起。

    他当然是不记得自己开什么车,而那个小女人在慌乱的情况下,别说车号,就连车子颜色都记不清。

    这叫艾之苹的女人也真夸张,他失忆想不起来自己的家、没地方住是理所当然的,可她居然也没,说什么来日本玩,钱包被偷了,问起她家人又支支吾吾的一问三不知,搞到最后两人只得先找个栖身之所,慢慢再做打算了。

    死命的拉住他,艾之苹陪笑的问着仲介,“那个请问一下,没有别的房子可以看了吗?”

    仲介露出非常为难的表情看着他们,“小姐,你们的预算这么低,还能帮你们找到这里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要不然你们再把预算提高一点吧!这样我才能多介绍几间。”预算这个词一针见血的刺进两个人心中的痛点。

    “那……你觉得怎么样?”艾之苹转头,小声的问着摆出一张臭脸的男人。

    “换别间。”

    “换别间也可以,只是钱从哪里来?”她提醒他他们现在就算是租下这间鸽笼也要花掉他们几乎所有的钱了,更不用说提高预算去租别的房子,到时候他们可能得在房子里喝西北风过活。

    “那……就租了吧!”像是作了什么重大决定般,她脸色同样难看的说。

    天马朔一只是冷哼一声,算是妥协了。

    “好的,小姐,这是租屋合约……”

    仲介开心的说明,但是艾之苹根本懒得理他到底在说些什么了,反正听也听不太懂,想到未来不知道还要在这间鸽笼里住多久,她就忍不住想叹气啊!

    同居的生活,一开始总是难过的,尤其是一个大小姐,一个在失忆前应该是个大少爷的情况下。

    第二大的同居生活才刚开始,他们几乎什么都看不顺眼,也什么都能吵。

    “艾之苹,马桶盖子要翻起来,你要我说几次?”

    “臭阿朔,我才想说你为什么老是不把马桶盖子放下来呢!”

    “艾之苹,挤牙膏谁要你乱挤的,你就不能规规矩矩的从后面挤吗?”

    “姓阿名朔的先生,有法律规定牙膏一定要从哪里挤吗?”

    而到了晚上,两人更是为了在小小的鸽笼之中争吵睡觉的地盘都互不相让。

    “这地方就这么小,难道你不会睡过去一点吗?”习惯宽敞空间的天马朔一实在无法忍受睡个觉连翻身都没有办法。

    “我都已经像只蜗牛窝在角落了,你还要我睡到哪里去?”艾之苹也忍不住大吼。

    诸如此类的争吵不断的重复,只是吵了几天后,男人体会到这小女人只会装可爱,骂了也不会改进,干脆自己退一步,眼不见为净比较好生活,而女人则是体会到男人只是嘴巴贱,要求这么多,干脆全部当做不知道,两人在达成共识后,终于休兵止战。

    天蒙蒙亮,对于大部份的人来说还定在床上赖床的时间,但是对艾之苹而言,却已经是一天的开始了。

    “阿朔,我出门工作了。”她推了推还赖在床上的男人,轻声告知。

    虽然他不是很喜欢她这样叫他,不过失忆的他,唯一想得起来的也只有那个字,只能凑合着当名字了。

    天马朔一嘟哝了声,没起身挥了挥手表示知道了,“桌上有饭团记得拿。”

    “嗯。”

    门开了又关,小小的斗室里又恢复了一片寂静,约莫过了几分钟后.确定她不会突然折返回来,他才从被窝中跳起,快速的盐洗之后,穿上二手的牛仔裤和T恤,跟在她后面出门。

    从他们租下这房子后的第二天,她为了养活两个人找了份工作,虽然离他们住的地方有点远,可那间烧肉餐厅不在意她日文下流利,愿意不计身份的聘请她。

    她很坚持他还受伤所以不准他也出去找工作,必须在家里休息,但是身为男人的他怎么可以让女人赚钱养他?

    更何况,这小女人实在让人放不下心,无缘无故走路也会跌倒,同情心太泛滥,路上看到小狈小猫也会想停下来喂食,更不用说什么防人之心了,那在她身上完全看不到。

    所以在她工作的第二天,他就偷偷跟在她后面,并且在她工作餐厅的附近找了一个工地的临时工。

    每天都是她先出门,他再出门,桌上的饭团也是他用自己赚的钱买回来给她的,这小妮子的金钱观念实在不怎么样,直到现在她还一直以为他还在用当初身上剩下的现金。

    天知道当初的那些钱在付完房子的押金租金后,在他们开始生活的第二天就已经全都花光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清晨泛着冷意的路上,艾之苹有时候会忍不住用手掌呵着气,获取一点温暖。

    直到看着她安全的进了烧肉店,换上围裙开始忙碌,天马朔一才转个方向走向工地。

    “阿朔,你今天还是一样早,昨天做到那么晚,今天怎么还能爬得起来啊?”

    “没办法,我需要钱。”笑了笑,他不以为意的回道。

    “你都已经从早做到晚了,也没看你有什么花费,这样钱还赚不够?还是每天被你吃烧肉吃掉的?哈哈!”这个小伙子每天工作后必定会到附近烧肉店去报到,这是整个工地的人都知道的事,工头才会这样消遣他。

    天马朔一笑了笑,没有回答,穿戴好工地服还有安全帽,开始搬起一旁的水泥袋放上推车。

    他不想多做说明.因为他没有身份也就算了,跟他同居的室友也只是拿观光签证的“观光客”,要是被人发现了他们非法打工,他们就吃不完兜着走了。

    “不过假如你真的很需要钱的话,要不要试试我最近听来的方法?”工头搭着他的肩膀,神神秘秘的靠在他耳边说着,“你知道吗?最近我们上面的人都在说我们顶上的那问建筑公司的股票,可能会在近期大涨呢!”

    忍着工头不熟装熟的碰触,天马朔一没啥表情的继续推着推车.“所以呢?”

    “阿朔,亏你长得一脸俊俏聪明样,怎么这么憨呢?这意思是我们可以趁这几天公司股票还不高时先行买进,然后等到股票大涨……嘿嘿,到时候我们就赚翻了。”

    “怎么样?阿朔,这机会不错吧?我是看你人勤劳老实才告诉你这好消息的,要懂得把握机会啊!”

    机会吗……天马朔一停下手边的动作,沉思着。

    “你说的建设公司是?”

    “雾岛建设,喏,就这家。”工头从腰间抽来一份报纸摊在他面前,脸上得意的表情难以言喻,“你看这几天的新闻都是他们拿下一堆案子的消息,看来股票会涨的消息是真的了。”

    天马朔一拿过那份报纸仔细详阅,但是对于那些写得天花乱坠约新闻仅是简单瞄过,反而更仔细的看着被记者列在一旁的指数分析图还有产业分析等。

    看了一会儿,他的眉头越蹙越紧,脸上的表情更显沉重不见喜色。

    “怎么了?阿朔,看不懂没关系,怎么表情变得这么可怕啊?”

    “你砸多少钱买这家公司的股票?”天马朔一不理会他的调侃沉着问着。

    “多少?”突然被反问的工头一时反应不过来,“喔,这次的机会难得,我当然是把所有的钱全都下了,我还在考虑是不是要去借点钱来继续买呢!”

    “赶快卖出去,改买他的竞争对手的股票。”天马朔一淡淡的说。

    他依旧是没想起自己的过去,但是刚刚看着报纸上的相关分析,他脑中出乎意料的闪过片段的资料,脑子也自动的分析起那些资料,并且得出这家公司摆明就是设一个掏空资金的局在欺骗投资者.

    虽然工头给的意见很不中听,但是他人不错,他可不想看着一个好人就这样中了这间公司的诡计。

    “阿朔,你在说什么啊?这可是会赚钱公司的股票……”

    “那只是假象.”天马朔一反驳,“工头大哥,我知道我失去了记忆,说的话或许你很难相信,但是就信我这一次,把手上的股票全都一买掉,否则一定会惨赔出场的。”

    一番劝说的话,不知为何说得拗口,或许在他失忆之前不习惯这样说话吧!

    工头黑着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天马朔一脸上的神情却有种让人不得不听从的魄力。

    就像是他早已习惯用命令函口气说话一样。

    “好,我就信你这一次,反正顶多就是没赚头而已。”工头拍了拍他,豪迈的说:“要是你说的是真的,我反而要感激你呢,到时候一定让你吃红。”

    天马朔一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兀自思索着自己那斩钉截铁的建言到底是从何而来,让他不免猜测着他失忆前是从事跟这方面有关的工作,或是……

    不过话说回来,即使他有绝对的自信事情会照他所预期的走,但是结果会如何还是必须等这几天的股市开盘。

    不管那些了,现在他所能做的只有多做点事,看能不能多赚点钱去买点好吃的回家,毕竟他跟艾之苹都已经靠着饭团过活太多天,他现在几乎看到饭团就快反胃,更不用说把它给吃下肚了。

    站在烧肉店外,艾之苹吃力的踮着脚想收下挂在门上的挂帘,却碍于身高勾了半天都勾不到。

    这一幕落在等在街角另一边的天马朔一眼里,让他没想太多的直接越过马路,手一抬,将挂帘拿下放到她手里。

    “咦,你怎么会在这里?”艾之苹疑惑的看着他,这时候他应该在家里才对啊!怎么会突然跑出来了?

    “我出来逛逛不行吗?”天马朔一没好气的回答。

    “喔,逛逛喔……”她不敢再多问,但是小小的问号泡泡却不断在脑中浮出。

    他们住的地方离烧肉店至少要走二十分钟,他也逛太远了吧?

    “还不把东西拿进去放着,我们回家了。”看她呆在那里,天马朔一忍不住提醒,但是话一说出来连他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回家?他竟然把那间小到跟鸽笼没两样的房间叫做家?他是疯了吗?

    不过艾之苹迟钝的没什么反应,当然也没注意到他脸上的震惊,她乖乖的应了声,碎步跑进店里放好东西后,拿着自己的外套、包包又跑了出来。

    “好了,我们走吧!”冲着他灿烂一笑;她理所当然的勾着他的手。

    天马朔一看了一眼两人间亲密的碰触,却没说什么,反握着她的手往回家的路走去。

    “今天客人比较多,所以老板有多给我一点小费喔!”像个极需赞美的孩子,艾之苹兴奋的说。

    “嗯,那很好。”天马朔一没啥反应,表情像只是听见今天天气很好一样.

    没得到想像中的称证,她有点沮丧的低下头,“就这样喔……”

    这男人怎么老是这样啦,她就算看起来不像,但也算是一个富家千金啊,她在这之前可没这么努力工作过呢,他也不会好好的称赞一下。

    “要不然要哪样?”看着她活像被泼到冷水的小狈,那可怜兮兮的眼神,让他忍不住想发笑的出声逗弄。

    “起码称赞一下我嘛!我真的很认真的在工作啊……”连这句话都还要她自己说喔。

    “那……你辛苦了。”他试探的说。

    “嗯……好像有点没诚意唉!”

    “那你要我怎么说才算有诚意?”……

    “嗯……譬如说我真是个克勤克俭的好女孩,根本就像是现代的阿信之类的。”她大言不惭的说,微勾的嘴角漾起兴奋的笑容,水汪汪约双眼带着调皮的眼神望着他。

    天知道,刚开始的时候她根本连话都不敢跟这男人说上半句,或许是因为自己害他失忆内疚吧,但是这段日于相处下来,他现在就算还是那种不讨喜的个性和嘴巴,她已不怕他了。

    目前他在她心中的评价就是纸老虎啦!

    这女人真是……给了几分颜色就开起染房了!

    “克勤克俭的好女孩?现代的阿信?在哪里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

    仗着身高的优势,天马朔一故意眯起眼,佯装四处跳望,就是不看矮他一个头的她。

    “啊啊啊一一臭阿朔!嘴巴怎么这么讨人厌啊!”艾之苹听出他的暗讽,不平的鼓着腮帮子,红着脸气得直跳脚。

    “我讨厌?那你早上还吃花我的钱买回来的饭团?”他不甘示弱的回嘴。

    “大男人还计较小小的饭团,羞不羞啊你!”扮了个鬼脸,她吐了吐舌。

    天马朔一笑着看她扮丑的鬼脸却没有太多的讨厌,或许是因为住在一起的关系,他总觉得两人住越久,相处的感觉也越自在,在她面前他不用思考太多,只要展现出自己就好。

    他隐约感觉到,自己未失忆前,绝对不是那么容易亲近人的性格。

    两个人就这么你来我往的拌嘴,在路灯的照耀下地上拖出两道长长的身影,和谐的并肩行走。

    这一刻,他们没有想到那间鸽笼般的房子带给他们的压迫感,也忘了其实两人身上的现金少得可怜。

    现在的他们,就像家人般彼此依靠,紧握的手久久没有放开……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捡到亿万新郎最新章节 | 捡到亿万新郎全文阅读 | 捡到亿万新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