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错放好牵手 > 第九章

错放好牵手 第九章

作者 : 玛奇朵
    病房里,栗望国苍白虚弱的躺在床上,病床旁坐着的是他的女婿,而在病床对面的小桌旁板着脸削苹果的,则是他的女儿。

    三人都不说话,病房里静得没有半点声音,连苹果皮落到报纸上的声响都一清二楚,气氛凝滞得让人忍不住心惊胆战。

    是的,是心惊胆战,尤其当栗望国看见栗书禾用刀子重重将苹果切成两半再用力刦成对半时,心脏都控制不了的加速跳几下。

    他苦着脸,对现在这种诡异的气氛很用力脑筋,但这样一直下去可不利于他这个病人休养,不得已,他只好想办法缓和气氛。

    “咳咳……咳……”

    被他故意的干咳声打断,本来已经切成四分之一的苹果块,突然又被刀子再狠狠从中刦半,从四分之一变成了八分之一,这个明显表示操刀人不悦的举动,让栗望国霎时噤声,只能安安静静的看着她仔细把每块苹果都切好,然后放在盘子里,再插上精制的叉子。

    栗书禾端着装了两三种水果的盘子站起来,就在栗望国以为自己至少可以用吃水果来开启话题时,她却脚步一转,往外面走去。

    “书禾啊,那个水果……”

    她面无更让转过头来,淡淡说道,“这是给护士小姐们吃的。爸,你现在还不能吃东西,我记得没错吧?”

    栗望国哪里受过女儿这种冷淡的待遇,心一惊,连忙苦笑着点了点头,不敢再多说什么。

    栗书禾说完回头,姿态冷傲的走了出去,留病房里两个男人大眼瞪小眼。

    哼!她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谁教他们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瞒她这么久,她如果再不表示一下自己被欺骗的愤怒,谁知道他们下次还会联手瞒她什么事。

    看着女儿走出去,栗望国仿佛恨铁不成钢,忍不住看向板着一张脸的严肃女婿,“我说你啊!就只会在这边坐着发呆,那可是你老婆。”

    严立纲抬头睨岳父一眼,淡淡的回了句,“那也是您的女儿。”

    栗望国被他简短的话给堵住嘴,随后不满的咕哝,“要不是你说漏嘴,我们今天会是这种待遇?”

    “要是您当初不瞒着她这件事,还拼命要我帮您掩护,今天我们就不会有这种待遇。”严立纲也不遑多让的马上回嘴。

    栗望国龇牙咧嘴的瞪着他,“臭小子,现在公司开大了,就不把我这个赞助者放在眼里了是吧?”

    “这跟那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严立纲拿起床边的苹果,自己操刀削了起来,一边淡淡的回应道。

    “总之,要先想个办法让书禾不再生气才行。”半晌,栗望国叹了口气,无奈的说。

    “我想,这次可能不容易。”一想到前天的情形,严立纲就觉得这次事情大条了,绝对比上次他住院时还要棘手。

    那在她眼底的失望以及脸上的冷漠,都不像是装的,她是彻底的伤心又愤怒……他轻皱起眉,也想跟着岳父一起叹气了。

    “唉,这次不是那个老毛病按发,竟是胃溃疡,早知如此,我自己就先来照胃镜看医生,也不会那么刚好还被她撞见……”栗望国悔不当初。

    严立纲看了他一眼,不以为然道:“就算不是老毛病,也该看医生,如果您早点就医的话,那就什么事情都没了。不对,应该说,当初您若不要托我也帮忙隐瞒她这件事,今天我们两个什么事都不会有。”

    “这……谁知道胃溃疡的症状会跟胃癌差不多?”栗望国有点恼羞成怒的反驳。一样都是胃痛还有食欲不振,加上黑色的排泄物,不能怪他会这样怀疑。

    “昨天医生说这两者其实还是有差异,假如您一开始就来医院,也不至于让胃里的溃疡变得这么严重。”严立纲可不是什么事都没做,早在前天惊恐过后,第二天,他就找了医生问清楚。

    在这之前,是岳父自己根本没去看医生便胡乱猜测,那天还把这个错误讯息告诉他,才会使前天一接到电话就以为岳父真的是癌症复发,一时没控制好,露出口风。

    栗望国终于没话说了,重重的叹了口气,“立纲啊……你是我女婿对吧?女婿也等于半子,是吧?”

    严立纲地看着他,撇了撇嘴,大约已猜到岳父要说什么。

    这时候,栗望国可顾不得什么长者风范了,继续无赖的说:“既然是半子,有些事……你是不是要义无所顾的替我做一下啊?”

    严立纲看着手上被削得七零八落的苹果,眉头忍不住蹙得更紧,在旁边找了个容器将苹果扔进去,又拿张纸巾擦了擦手,最后才回头看向躺在病床的老人。

    “要我做什么?”

    “去求书禾的原谅吧,说你不是故意的。”栗望国笑眯眯的给意见。

    岳父还真敢说,要他去取得老婆的原谅,还说他不是故意的?

    严立纲无言的看着眼前像个老顽童的长辈,顿时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他当然不是故意的,因为主谋还躺在病床上呢,他不过是顺势配合而已。

    可他又能够说什么?也是只能照做,谁教岳父不只是他事业起步的贵人,更是他老婆唯一的亲人。

    由于夫妻俩都各自有工作要忙碌,所以早早就请了专业看护,在平日他们没办法过来时照顾栗望国。

    等到看护过来,大概了解栗望国的情况后,栗书禾确定没有问题了,就拿着包包打算离开。而严立纲则自动被她忽视,她连正眼都不看他一眼。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医院,见她要到路边拦车,他立刻皱着眉上前阻止。

    但她不管他脸色有多黑,又迳自往旁边小跑了几步,继续招车。

    严立纲不打算让她继续这样耍脾气,两个大步就追了上去,“走吧,我送你回去。”

    栗书禾直接无视他的存在,闪身而过,“不用了,我有钱可以叫车。”

    在她闪过身边的时候,他赶紧抓住她的手,“你要气到什么时候?”

    挣扎半天发现挣脱不了后,她抬头看着他,也学他一样板着脸,冷淡的说:“我怎么敢生气?我可以生气吗?你们愿意让我生气吗?连那么重要的事都瞒着我了,我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事不需要你们批准的。”

    严立纲知道她气还没消,只好硬拉她走到医院旁的小鲍园里,不想让他们的争执成为路上行人的焦点。

    “这件事情,我可以解释。”他耐着性子说。

    解释?一听这话,栗书禾两天以来积压的不安还有怒火全都爆发出来,她大力的甩开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怒吼,“我不需要解释!你们瞒我这么久,要是爸爸这次胃溃疡没有被我撞见,我是不是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件事?”

    这几天她只要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想哭,却又得强自压抑,让自己看来冷静淡漠,因为她不想用哭来表达情绪,不想在这个时候,证明他们当初选择的做法是对的……就因为她太单纯、太软弱,所以他们才把这么严重的事情瞒着她,一切都是为了她好。

    “冷静下来。”他抓着她的手,与她四目相视,试图让她镇定下来。

    她红着眼,发丝有点微乱,一只手被他抓住,另一手却忍不住槌打他,甚至连手上的包包都一起往他身上招呼。

    “知不知道你们很过分?知不知道当我看到爸倒在地上时心里是什么感受?知不知道我在医院里,第一次听到医生说爸的胃曾经动过胃癌切除手术时,心里又是什么滋味?你们知不知道,要是……要是爸真的在我不知情的时候生病走了,我又会是什么心情?”

    说到最后,她的泪终于忍不住落下来,挣扎的力道也慢慢消失,质问的话语渐渐只剩下哽咽。

    他抿着唇,将落泪的她紧紧抱在怀里,“我知道,我知道,但我们不想让你担心太多。爸那时告诉我的时候,也说只要手术后就会痊愈。后来这几年,爸很注重身体的保养,就是怕你会太过担心他。”

    “可是你们怎能什么都不告诉我?”她从他怀里抬起头,愤怒的又问:“就算一开始是不想我担心,但手术后呢?这几年的时间一句也不说?”

    “告诉你之后呢?能够做什么?”他现实的反问她,双眼瞅她,注意着她每一个表情。

    她一下子愣住了,显然没想过这个问题。

    严立纲看她无法回答,连忙打铁趁热的继续洗脑。“除了多一人担心、多一人烦恼外,什么都不能做,对吧?”

    栗书禾垂下头不发一语,没有反驳。

    看她态度有软化的迹象,他放柔了嗓音说:“一开始我们知道时是胃癌初期,医生说可以开刀切除,只是不确定会不会很快复发。怕让你看到爸治疗时的痛苦,我们才决定先不告诉你,后来手术的的效果不错,我们也就觉得没有特别告诉你的必要。”

    栗书禾还是有点不甘心被他们欺骗,但她无法否认他说的似乎该死的正确。

    “别生气了吧?爸今天看你都不说话,刚刚你走的时候他很难过,都快哭了……”严立纲为了达到目的,不惜替无法亲临现场的某人造谣。

    苦肉计对她向来有效,只不过现在他不宜再亲自上阵,只好委屈一下长辈了。

    “真的吗?”想到父亲到现在还不能进食,虚弱地躺在床上的模样,再想起自己这两天的态度实在不怎么好,她顿时有点不安起来。

    “不然……我们再回去看一下爸爸吧?”她恳求的望着他,心中越想越内疚。

    对自己生病的父亲用那种态度,确实不应该。

    严立纲配合的陪着栗书禾回去,而栗望国则是没想到女婿手脚那么快,才一会儿的工夫而已,就将女儿给劝了回来,态度还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女婿该不会是用什么下跪的招数博取原谅吧?他狐疑的想。

    从岳父脸上那种隐忍笑意的表情,严立纲大概猜得出对方又在乱想些什么,他挑了挑眉,这回倒是没有多解释,毕竟他是用了些手段没错,而他不觉得岳父会想知道。

    两个男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手,然后相视而笑。

    总之,管他用什么方法,只要能把书禾哄高兴就好。两人在心中同时默默的想着。

    随着时序开始走进秋末,栗书禾的工作也慢慢步入正轨。而严立纲在人事的新安排出现效用后,总算不再忙得不可开交,两人第一次一起公开出席,场合就是公司的年终酒会。

    由于今年公司赚得不少,所以酒会办得自然不小气,而且为了让所有员工们都有参与感,主办同仁还设计了抽奖的桥段,预备把公司准备的大小礼物分送给大家沾沾喜气。

    栗书禾坐在丈夫身边,看着身穿小礼服走到台上的女主持人,眼中有着惊艳,还有一点羡慕。

    “这个主持人真的很漂亮。”她由衷的说。

    “没有你漂亮。”严立纲完全不把其他女人放在心上,所谓的美女对他来说,大概不值一碗卤肉饭。

    听到他难得脱口而出的赞美,她心里虽然很高兴,但在大庭广众下这样说,还是让她很不好意思。

    她轻拍了下他的手背,警告地睨他一眼,“别在这里胡说。”

    这次他倒是没有再开口,所有精神全都摆在酒会即将开始的抽奖活动上。

    这次的抽奖活动他赞助了全部金额,甚至还多设好几个奖项,就是为了让众人配合他等一下的计划。

    而设计这个计划的起因,则是某天萧珍珍在说自己拍婚纱照的趣事时,他无意中看到她有点羡慕的表情。

    当年她嫁给他的时候,婚礼很简朴,只摆了几桌酒席,连礼服都没有,她身上穿的还是一套临时去买的白色小洋装。

    至于婚纱照,姑且不说那时他根本拿不出那些钱来做这件事,就算有钱,他也没时间。

    最近,他们好不容易回复到之前的夫妻关系,但两人仍是处于分居状态中,而且他发现,她似乎还有点喜欢现在这种生活。

    他不想明明有了老婆却像没老婆,所以早就开始想办法,想要突破目前这种不上不下的局面。

    他不愿直接强迫将人给带回家,而是希望她能心甘情愿的和他重新开始,一想到那天她听到好友准备婚礼时露出的热切眼神,以及看到婚纱照时的惊艳及羡慕,他因此有了灵感,下了一个决定,心想就算没办法让时光倒流,弥补她结婚时的遗憾,至少也要给她一个永生难忘的回忆。

    而今天,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舞台上,男女主持人各自开始介绍今天的各个大奖,引起台下的员工们一片骚动。

    “今年的大奖怎么那么多?”有人忍不住低呼。

    “听说董事长特别赞助今年的抽奖活动。”消息灵通的人马上开始补充消息。

    “而且,是所有的大奖全都翻倍喔。另外还资助了一个特别奖,听说有五十万现金……”

    舞台上,主持人一边让助理将大大的抽奖箱送到台上,一边向下面的灯光师做手势,然后才开始今天最让大家期待的重头戏。

    “今晚,大家最期待的抽奖活动要开始了,但是在这之前,我们要先说今年的抽奖跟往年不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等一下揭晓大家就会知道了。”

    就在台下员工们还在喧哗讨论时,第一个奖项已经被抽了出来,女主持人念出上面的号码,然后很快的,接着就跑出一个看来有点害羞的女生走上台。

    但主持人没马上将奖品的领取单给她,而是笑眯眯的说:“要领奖前,请先抽个签,我们今天的晚会还有一波高潮活动喔。”

    得奖人不解的随着主持人指示又抽了签,结果却尴尬的捏着纸条,不知该怎么办。

    女主持人像是知道她的为难从何而来,连忙接过纸条翻过来,在麦克风前大声喊着,“在颁奖前,请我们的董事长和董事长夫人接吻一分钟!”

    此话一出,场面瞬间安静三秒,但随之而来的是所有人叫好的鼓噪声还有欢呼声,不少人都开始寻找董事长夫妇到底坐在哪里,聚光灯也随着满场梭巡,最后终于落在想跑又不能跑的严立纲和栗书禾身上。

    方才抽奖开始的时候,栗书禾正在浅酌自己杯里的红酒,小脸喝得红扑扑的,显得很是悠哉。

    她不觉得这种年终酒会除了让一些老板经理出来说话致词外,他们这些家属会有什么事要做,所以,当主持人喊着董事长和董事长夫人接吻一分钟的时候,她完全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是那个女主角,心中只想着他公司里的员工玩得真开放。

    然后,等到聚光灯打到了她身上,她脸上微笑一僵,顿时想起这个公司里的董事长正是坐在她身边的严立纲,那么,董事长夫人不就是她?

    发主持人看到灯光打在今天的主角身上,和男主持人两个一搭一唱,开始带动气氛起哄。

    栗书禾根本就没心理准备连她也要下海表演,只好用恳求的眼神望着严立纲,希望能够逃过一劫。

    不过,后面的计划尚未执行,严立纲怎么可能就这样让她跑了?

    他弯下腰,看来像是将手递给她,绅士的想要拉她站起来,实际上则是靠在她耳边问着,“你要自己起来走上去?还是让我抱你上去?”

    一听到这话,她马上从椅子上站起来,不甘愿地将手交给他,低头跟在他身边走上台。

    面对一旁那些口哨、欢呼声,还有众人暧昧打量的视线,她只能自我催眠那些都是幻觉。

    两人走到台上后,女主持人还调侃的说:“看来我们董事长真的是很耿直的人,要不然怎么会被喊到名字就上台,其实在原座位接吻的话,我们也是看得到的。”

    台下的人闻言哄然大笑,栗书禾窘得几乎想找个地洞钻下去,只有严立纲不动如山,丝毫不受影响。

    “好了,那么为了避免我们的幸运儿等太久,严董事长,请开始吧。”

    栗书禾心一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严立纲给搂住了腰,她抬起脸,他的吻便直接在下一秒吞掉她所有的惊诧。

    在两人双唇相贴的瞬间,男主持人很机灵的开始倒数计时,台下的人也热烈的一起帮忙数,整个酒会的气氛在这时达到最高潮。

    一分钟时间到,严立纲随即结束这一吻,但他却没有松开手,依然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好一会才松开她一同下台回到座位。

    接下来,栗书禾羞红着脸,惊恐的发现平均只要抽三个奖,就会出现他们两人亲吻的要求。虽然也有其他高阶主管夫妇必须如法炮制,但他们的次数毫无疑问是最多的。

    玩了几轮下来,聪明的人几乎都猜到了大概,再加上严立纲提出奖品翻倍的福利,更是不难猜出这些“小游戏”全是出自谁的主意。

    栗书禾后知后觉的发现真相,气恼得狠狠拧了他手背一下,气急败坏的问:“你……都是你策划的对不对?”

    她小小的报复对严立纲根本就不痛不痒,他带着得意的笑容,微微骄傲的说:“你现在才猜到?”

    颁奖进行到最后,是由严立纲直接赞助的五十万特别奖,这次女主持人喊到董事长的时候,大家还以为他们又要献上热吻,没想到主持人反而先请两人再度上台。

    “最后一个大奖的要求是……董事长献唱一首歌,给董事长夫人。”

    栗书禾错愕的看着眼前接过麦克风的男人,惊讶全写满在她脸上。

    “你什么时候会唱歌了?”她一直以为工作就是他的兴趣,他跟所有的休闲娱乐都是绝缘体。

    严立纲但笑不语,音乐前奏慢慢响起,她因这熟悉的旋律而愣住,身后的大荧幕则开始出现字幕,他深情的用不熟练的韩文唱着……

    像我这样,即使在忙碌的一天中,能暂时听见你的声音,就好像在一起一样,我想你也感觉到了吧。

    每天晚上回到家,如果有你在的话,你累透的那颗心,让我拥入怀里。

    我会像现在这样一直爱着你,只有对你,我绝不会改变,我所拥有的只有你,我不会动摇,虽然偶尔让你对未来没有信心而感到抱歉,不要忘记我爱你,跟你在一起的,是幸福的我。

    结束完第一段副歌,严立纲突然从背后拿出刚才一直藏在身后的一朵玫瑰,递到她面前。

    “书禾,你愿意原谅之前的我,让我们重新开始在一起,共同生活吗?”

    栗书禾已经被今晚一连串的惊喜给震呆了,她愣愣的接过玫瑰,傻傻的问:“你会唱韩文歌……”

    她之前看电视时听见,就一直很喜欢这首歌的歌词和旋律,还不时放在MP3里听,跟着哼唱,只是她没想到,他今天晚上竟然会唱出这首歌来。

    “我知道我过去有些地方犯了错,让你对我们的未来没有信心,但是请你相信,我的爱从来没有改变。”他不打算让她转移话题,直接抓起她的手,笑着逼问:“所以,现在请回答我的问题,你愿意重新和我一起生活吗?”

    台下的人从严立纲开始唱歌时就全都傻了,当然,能够听得懂韩文的人不多,但大荧幕上打字幕啊,所有的人只要眼睛没坏,都看懂了。

    而他最后的问话,因为是握着麦克风问的,声音大得不得了,所有人因此全都专注的看着栗书禾,等着她回答,连灯光也很自动的全都集中到台上的两人身上。

    栗书禾手里拿着玫瑰,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望看他看似平静的脸庞上紧张过度的汗水,在理智思考清楚之前,身体已先顺从自己的心点了头。

    其实,她也早在心中着急,不知该如何结束两人现在分居的日子,但要让她自己主动提出,她又不知该怎么说。

    今天他的这个惊喜,无疑是给了她一个完美的借口,让她可以顺势接受,而不会觉得自己太主动会没价值。

    不过,她可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因为她也有另外一个“惊喜”,准备要给他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错放好牵手最新章节 | 错放好牵手全文阅读 | 错放好牵手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