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婚 第九章

作者 : 楼雨晴

造成这场轩然大波的,就是眼前的家伙吗?

傅克韫迅速扫过对方一眼,心里大致有底,不过是冲动、无知的小鬼头一个。

评估过对手实力,他拉开椅子,悠闲落坐。

对方不满他过度轻松的态度。“你看起来一点影响都没有。”连一丝丝担心都看不到。

“你看起来不太好,小鬼。”情绪真浮躁,三两下就被摸透了。

“我姓游!”男学生纠正。

“喔。姓游的小鬼。”他从善如流。

“先生”这个称呼,是他对势均力敌的对手的敬重,眼前这个,只配被叫“小鬼”。

游廷光恨恨地瞪他。“你不打算跟宛仪离婚?”

“有点礼貌,小鬼,请喊杜老师。”没叫他也喊声师丈来听听就很客气了,真想将小鬼丢回国小重读生活与伦理。

“我从来没当她是老师,我爱她。”

“嗯哼。”傅克韫点点头。“很多人这么说,不差你一个。”

“我不一样,我和她一定会在一起。”

“喔。”怕自己太无聊会睡着,他甚至分神玩起手机简讯。“抱歉,我老婆问我什么时候回去,她要下厨。”

那副没事人的样子,完全激怒了游廷光。“你不相信我会将照片公开?”

妻子的清凉照公开,身为丈夫的脸也丢尽了,他不相信傅克韫还有办法在商场上立足,面对别人讪笑的眼神,他难道一点都不在乎吗?

“请啊,千万别跟我客气。”傅克韫将面前的咖啡稍稍推过去。“要我离婚可能比较有难度,建议你再下一次药,直接让宛仪成寡妇,这样是不是比较快?”

“你根本一点都不关心她会怎样!”他一点都不放在心上,不在意妻子是否会身败名裂!既然一点都不爱她,为什么不放手让她去追求幸福?他不懂。

谑笑敛去,黑眸凝起一抹寒光。“我要怎么对我的妻子,还轮不到一个十九岁的小鬼来说教!”

“我跟她上过床了,这样你也可以忍受吗?”他不信哪个男人会有这么大的度量。

“用那种下药的不入流手段?这样也值得你沾沾自喜?”丢尽男人的脸。

“那又怎样?至少我——”

没等他说完,傅克韫举起手机,直接按下播放键,重复稍早前的对话。“下药、迷奸、拍luo照、妨害家庭,先想想这几条罪可以让你关多久吧!”

游廷光一骇,脸色转白。

“听说你家世不错?”才会养出这么一个不可一世的败家子。“你老头要是知道生了个败坏门风的不孝子,不晓得会是什么反应?你想玩,可以,反正离婚的话我也是一无所有,倒不如放手陪你玩一玩!倒是——姓游的小鬼,得罪整个杜氏企业,你确定你玩得起?”

玩不起。

他与他都知道。

他才十九岁,人生才刚要开始,没有本钱为了杜宛仪而毁掉前途。

他终究还年轻,下药是一股冲动,但是真要他犯下迷奸女人的罪行,他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最多只敢拍拍照,再掩饰行为。

那些照片,说穿了也只能威胁傅克韫,无法有其它作用,毕竟他要的是杜宛仪的爱情,而不是怨恨,胁迫她不是本意。

真想要她的话,照片流传出去,最后丢脸的也是自己,所以也只敢寄给傅克韫,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想闹大,顶多是利用一张最不具杀伤力的露肩照片来制造舆论效果。

得不到她,以照片为报复更是缺乏意义,两败俱伤,他又得到了什么?

“那些照片,你爱留便留,我不反对你抱着它陶醉到死。但是,容我多嘴提醒你一句,某艺人的欲照风波是借镜,只要再让我看到一张出现在我面前,无论是不是你蓄意所为,我会让你的家人连你一根骨头都找不到,你最好相信!”狠戾威胁完,傅克韫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去。

遗留在原地的游廷光完全说不出一句话来,从头至尾处于挨打局面,认清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他——输得彻底。

“吴嫂,先生回来了吗?”下楼来,看见在厨房准备宵夜的管家,杜宛仪上前问了句。

“回来有一会儿了。好像忙到现在还没吃晚餐,要我煮碗粥端去书房。”

杜宛仪点头,接过调羹。“我来,妳去休息吧。”

丈夫的宵夜,她想自己来煮。

现在,她能为他做的似乎也只剩这些了。

她记得他最爱吃的粥类是鱼片粥,还是婆婆教给她的,从未下过厨房的千金娇娇女,学会的第一道菜肴就是鱼片粥,第一道甜点是焦糖布丁,都是为了他。

那时,他们刚新婚。回想起来,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竟是那无知幸福的三年婚姻。

之后,他们就再也没能心无芥蒂,自在地相处了。

煮好粥,她端上楼,他还埋首在满桌的数据报表中。

“克韫,粥煮好了,你趁热吃。”

他头也没抬,连哼一声都没有。

她无声轻叹,放下粥,安静离去。

她有自知之明,他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她。

回到房中,她一直等到十二点整,才上床就寝。

从那之后,他再也不曾与她同房过,空冷的大床,只有她一人孤单独眠。

她知道他在藉由这种方式指控她,怪她争强好胜、怪她轻忽大意、怪她……对婚姻不忠,让另一个人碰触原本应该是他独占的一切……

但他掩饰得很好,人前依然与她一同扮演互信互谅的恩爱夫妻,人后如非必要,则是连话都不会对她多说一句。

是她有愧在先,她甚至没有勇气去问,他打算为此责怪她到何时?

他们之间,发展成同居之下的分居状态。

很诡异的说法,但这就是事实。

两人关系降至冰点,就连发现他娶她的真相时,都不曾如此,她知道自己正面临婚姻中最大的危机,却不知道该怎么化解。

貌合神离,是他们目前最贴切的形容,许多时候,她常常质疑,这样的婚姻究竟还有什么持续下去的必要?无法给予对方幸福,只是绑在一起相互折磨,何必?

可是每当她想开口,看着他,总是说不出离婚的话。

她知道,她开了口,他一定会允。

就因为这样,她更开不了口。

就算没有一丝欢愉,像座沈闷的牢笼,可是……他会回来,只要婚姻关系还在,这里就还是他们的家,还能够看着他,她还是傅太太……

这些,她放不开。

教完那个学期,她婉辞了学校,没再继续大学的讲师工作,她告诉过傅克韫,不过他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现在,对于她的事情,他根本不过问、不插手,淡漠得很彻底。

她从最初的努力求和,到最后已然力不从心。

她也累了,太浓的挫折感,让她觉得——是不是无论她再做任何努力,他都不可能谅解?就像他说过的,一旦她对不起他,他死都不原谅!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怎么做,最后,只能任由无力感吞噬,消极地看着彼此之间愈来愈沉默,愈来愈疏离——

整整一年。

整整一年。

他没踏入过他们的卧房,睡在客房整整一年,居然没人发现,她实在不知该说是他们演技精湛,扮恩爱夫妻太上手,还是这屋子里的人都是睁眼瞎子?

这一天晚上用餐时,父亲告诉她,克韫与客户应酬,会晚些回来。

“这么多年来,克韫为公司真的付出不少。”杜明渊突然有感而发。

“嗯。”

“如果我将公司留给他,妳没有意见吧?”杜明渊询问女儿。她不是从商的料,克韫有才干,这些年的表现也确实足以服众,那是他应得的。

“没有。爸决定就好。”

“也是。留给他还是留给妳,没什么差别。”

爸到现在,还认为他们能做一辈子的夫妻,恩爱到白头吗?

娶她,一开始就是为了这些,得到了他想要的,她又还有什么条件足以留住他?他更能无顾忌地离开她了吧!

“妳到现在还看不清楚吗?”杜明渊凝视女儿,突然冒出这一句。

“什么?”

“从结婚的第一天开始,他始终忠于婚姻,连应酬都不曾涉足风月场所,不管妳在不在他身边、不管你们的婚姻状况如何,都不曾对不起妳,他是这样在看待你们的婚姻,所以一年前爆发那件风波,他才会气成这样,心境上怎么也调适不过来。”活了大把岁数,不会看不出来,傅克韫不是在做给谁看,而是真的打心底约束自己,有些事情,就算他真做了,旁人也无法说什么,但他没有。

“一个男人能够对婚姻忠实了十二年不改初衷,妳还要去计较爱不爱?爱多少吗?”有爱情的夫妻,不见得能做到这样的自律啊!“小仪,给克韫多一点的信任,肯定自己对他的意义。”

一直到夜深人静后的此刻,她都在想父亲语重心长的那番话。

客厅钟声传来十一点整的敲击声响,她打开半掩的房门,整个走道安安静静,对面客房的灯未亮,他还没回来。

正想下楼等待,凌乱的步调由楼梯间传来,她上前察看,见傅克韫倚靠在楼梯间,闭着眼调整呼吸。

“怎么了?”靠近他,一阵浓烈的酒气扑鼻而来。“你喝醉了?”

他又连续作了几个深呼吸,平息胃部翻腾的不适,感觉脑袋比较没那么晕眩,这才张开眼。“喝了一点。”

看这样子,应该不只一点吧?

他移靠过去,她赶紧伸手扶住,没防备他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过来,差点踉跄地一起栽倒。

“小心,走好。”她一步步谨慎扶着他,发现他的步伐是往他们的卧房里去。

倒卧在一年未曾躺过的床上,他闭眼,皱着眉头。

他看起来一副很难受的样子,她心里也舍不得。“等等,我去拿瓶解酒液给你——”

话未说完,他探手将她拉来,跌落他臂弯。“啊——”

“老婆。”他模糊地低喊一声,圈抱住细腰。

再平凡不过的一句呼唤,听得她鼻头发酸,莫名地想哭。

“你不是不要我了吗?”

“我从没这么说过。”真不要她,就不会如此介意,怎么也无法释怀。

他一个翻身,压上柔软躯体,细细啄吻柔唇,重温久违的甜腻滋味,滑动的指掌游移在每一寸他曾经相当熟悉的肌肤曲线上。

她惊讶得结巴。“你、你醉了……”

“还没醉到不晓得自己在做什么。”

他明明就很介意,一副这辈子都不想碰她的样子,怎么会……

激烈缠吻的唇舌挑动沈蛰已久的火苗,她无力再思考,迎向他热烈的索求,探入唇腔的舌尖,带着淡淡的酒精味,缠惹得她也醺然欲醉。

他无顾忌地探抚,肢体纠缠,强烈而立即的兴奋反应,彷佛初与她新婚时,探索对方身体的热烈与激情。

或许他真的醉了,才能跨越心障,忘掉种种的不愉快,坦然拥抱她。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亲密了。

她伸展肢体,迎合他的需索,放任自己沈醉在他挑起的迷炫情潮中,感受他的入侵、应承他狂肆的纵情,不去想明天他们之间又将走向何种境地。

她想,她永远也弄不懂她的枕边人。

那天清晨醒来,看见枕卧在自己怀里的她,四目相对时,他眼中明明就闪过一丝讶异,虽然很快掩饰过去,但她确实看见了。

所以……真的是醉了,才会失去自制吗?

以为一切又将回到原点,但她从没弄懂过丈夫的心思,这回也不例外。

从那一天起,他不再睡客房,有一阵子几乎每夜与她纠缠,每次都激烈得让她承受不住,她完全不懂他究竟在想些什么,要说释怀,她反倒觉得,他是改用另一种方式在宣泄他的郁怒。

再然后,他又像是恢复正常,不在床上折磨得她死去活来了,偶尔求欢过程还温柔得像多情恋人。

说已事过境迁,又不尽然,下了床之后,他态度冷淡依旧,不愿与她多说一句话。

似亲密又疏远的夫妻关系,又持续了一年。

真正改变这样的夫妻关系的转折点是什么?她想,应该是这场摄影展。

这场名为“十年有成”的摄影展,从场地规划,到文宣、企划,一切细节都是由她经手,与摄影师及其经纪人沟通商讨。

展出相当成功,摄影师的十年有成,不在于今日得来的声名,成就的是与那名婉约佳人共谱的甜蜜爱恋。

她在展场上,看着一幅又一幅的摄影作品,心,不由自主地悸动。

一袭裙襬飘扬的背影、一记回眸的眼神、一举手、一投足的婉媚风情,再不经意的一个画面捕捉,都是生命中的经典,谱成十年来不曾断绝的爱恋之歌。

海鸟与鱼,身处不同的世界,却那么努力想在一起,无论人在何处,心的牵绊不曾断过,这就是爱情。

他们的十年,换来了坚持相守。

她呢?她的十年光阴又在做什么?

一生一次的真爱,她遇上了,明明身处对方的世界中,心却如此遥远,不肯靠近,任由猜忌、迟疑、骄傲等因素,虚掷岁月,这难道就是她要的吗?

爸爸说,多给他一点信任,肯定自己的地位。

是否无形中,她也在拉开彼此的距离,防备、不信任,她也是纵容婚姻出问题的凶手之一。

这么多年了,她依然是傅太太,他不曾离开过她一步,这样还不够吗?他若要走,多得是机会,不会至今仍守着她,明明、明明她让他那么不快乐……

脚下的碰撞将思绪拉回现实,她低下头,约莫三岁左右的小男生仆跌在脚边,她伸手要去扶,快步而至的女子已先一步伸手抱起。

“皓皓乖,不痛不痛。”

男孩扁扁嘴,撒娇依恋地将脸埋向女子肩颈,含糊喊道:“马麻——”

女子轻轻拍抚,抱住儿子起身正欲致歉,对上彼此的目光,讶喊:“啊,是妳。”

“妳——”她目光来回在男孩与夏书郡之间打量。“妳结婚了?”

“是啊。”夏书郡大方回应,没去假装陌生人。

对彼此而言,其实真的是陌生人,没说过一句话,连正式见面都不曾,但彼此都心知肚明,对方对自己的存在并不陌生。

“什么时候的事?”连儿子都有了,她不能说不惊讶。

“好些年了。”看她的表情,夏书郡立刻领悟。“都这么久了,妳不会以为我还有可能与一个抛弃我的男人藕断丝连吧?”

“……”她是这么想过。

夏书郡摇头,笑了笑。“看来,妳不太了解自己的丈夫。”傅克韫不是那种结了婚还会在外头偷香的男人,再爱,他都会等离了婚再来。

这是他对感情的坚持。

但她不打算多嘴,这是他们夫妻间的问题,有需要的话,傅克韫会自己解释,没有她一个外人置喙的余地。

她笑了笑,礼貌地道别。

“夏小姐——”杜宛仪迟疑了下,还是开口喊住她。“四年多前,约莫是七月左右,妳为什么会从他的住处出来?”

她想,应该不是她原先以为的那样,她需要更明确的答案,来证实心中的迷惑。

或许,一开始脚步就偏了,是她自己将她的婚姻,引导到今天的局面。

“七月吗?”夏书郡偏头思索了一会儿。“啊,是妳回台湾那天吧?有个国中老师很照顾我和克韫,当时给了我们很多帮助,她要结婚了,只能联络到我,托我将喜帖拿给他,后来大楼的清洁人员大意,泼了我们一身污水,他带我上楼去清理一下,本来是要送我回去,但是讲完电话,知道妳回来,他急着赶回家见妳,所以就各自解散。”说明完毕。

“是……这样吗?”一直藏在心中的阴影,原来始终不曾存在过,她就像杯弓蛇影的傻子一样,为一条从来不曾存在的蛇而大病一场,她实在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自己的愚昧。

夏书郡注视她脸上的表情变化,想了想,最后还是多嘴了——

“我不知道该不该对妳说这些,但我想,我应该是妳心里的一个结吧!其实妳不用觉得愧对我,就算没有妳,我和他也不见得能走到最后。我和他都各有自己的家庭问题,真的在一起不一定能幸福,贫贱夫妻百事哀,他考虑的现实点不是没有道理,做了这样的选择,我想一定是他认为最能让每个人都好的局面。”

或许他不是一个浪漫的好情人,他背叛了爱情,选择一条更好走的路,但却无法让人真正地怨恨他、指责他。

他离开的考虑中,或许也包含她的幸福。

所以,她走出了她的幸福之路,而他的——她想,那得靠他自己的智慧了。

她离开后的许久,杜宛仪都没有任何动作。

一直到今天才看清,原来,她从没相信过他可以永远陪在自己身边,但是连夏书郡都认为,他娶她是做了对每个人都好的局面,他从来没想过要辜负她。

她却不信任自己,也不信任他。

扪心自问,她还爱不爱他?

爱,当然爱!

既然爱,那么,为什么要任彼此渐行渐远?他们不是没有快乐过,新婚那三年,他们都很幸福的,不是吗?

那么为什么,回不去最初纯然的心情,没有猜忌,没有防备,只要单单纯纯去爱就好?

想通了一直以来困扰着她的症结,她豁然开朗,露出久违的笑容。

她三十五岁了,不是生嫩无知的年轻小女孩,她的丈夫冷落她,她就要乖乖当怨妇吗?山不来就她,她可以去就山,二十岁的少女,与三十岁的熟女,最大的差异点在于,她更放得开,更有勇气,更懂得技巧手腕。

至少,她得自己先向他跨出那一步,释出她的诚意。

至少,她可以主动去问他一句:“我的爱情,你还要不要?”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诱婚最新章节 | 诱婚全文阅读 | 诱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