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婚 第六章

作者 : 楼雨晴

对于杜宛仪突然做了去法国进修的决定,家人甚感不解,尤其是去这么长一段时间,不过既然当丈夫的都没意见了,其它人也不好多说什么。

离开台湾那天,家人去送机,张宛心依依不舍地抱了她好一会儿,不肯放手。

“心心,妳有空多回家陪陪爸,知道吗?”

“知道了,姊。”张宛心忍住哽咽,附在她耳边悄声说:“姊夫我也会帮妳盯牢,不会让他背着妳偷吃。”

“非常感恩。”

“我未来的牢头,可以让我跟老婆说几句话了吗?”傅克韫凉凉地斜睨达成共识的阴谋姊妹档。

张宛心吐吐舌,心虚地退开一步。

“我是没有眼线,但是妳最好记住答应我的事,听见没?”

“听见了。”杜宛仪拉下他的颈子,依恋不舍地吻了吻他。

分开的第一年,她偶尔会在晚上十点到十一点这段时间打电话回来,与他分享近况,然后在挂电话前,轻轻说一声:“我想你。”

知道她的心始终在他身上,不曾背离,分离,并没有想象中难挨。

二月初,他在行事历上挪出三天空档。

“听秘书说,你请三天假?”连重大会议都挪开了,这对认真严谨、发烧三十九度都坚持完成工作的傅克韫而言,简直是奇迹。

他淡应一声,没多做解释。

“替我跟小仪说声生日快乐。”杜明渊状似不经意,抛出一句。

“……嗯。”被道破心事,他不甚自在地轻哼一声,将视线移向他处。

他是要去见她,这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

“嫁给我,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在妳身边,对妳说这句『生日快乐』。”

向她求婚时,许诺过的话,他没有忘。

他给过她的承诺并不多,但是每一句,他都会遵守。

他在她生日当天搭机前往她所在的国度,但因班机延误,到的时候已经是夜晚。

他按下她住处门铃,前来应门的她,在他来不及反应前,已经扑进他怀里。

妻子的热烈欢迎,令他质疑地挑起眉。“妳究竟有没有看清楚对象是谁?”

别告诉他,这一年她别的没学,倒学来法国妞的狂野奔放,对每位来客都大方拥吻。

“当然。”她拉下丈夫的颈项,热情献吻。

“嗯哼。”他闷哼,回应妻子的热情。

是有这么饥渴吗?她真的学坏了!舌吻这种事,通常是他欺负她的手段,几时她也学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结束一记深长得几乎夺去两人呼吸的热吻,她这才有机会开口。“你怎么会来?公司走得开吗?”

上次跟爸通电话,才听说他经常忙得忘了用餐,正准备找时间念念他而已,他就来了。

他轻哼,不正面回答。“妳打算在门口话家常?”

“喔,对。”杜宛仪连忙拉他进屋。“快进来,我正在替自己庆祝生日。”

他看见桌上摆放的小蛋糕。“知道要自己准备,我正好省事。”下飞机太晚了,来不及准备。

所以,他是因为这样才来的吗?她热了眸光,注视他。

“生日快乐。这是爸和小妹要我带来转交给妳的。”

她收下礼物。“那你呢?”

“我不是已经在这里了?”很无耻地装傻。某人都会送加倍佳棒棒糖了,他一点都不会过意不去。

她扑抱上去,傅克韫没防备,被她扑倒在双人沙发上。

“妳干么?”垂眸瞄一眼跨坐在他腿间的小女人。

“别动,我有权处置我的生日礼物。”既然他把自己当礼物,她也不打算跟他客气。

食指沾了奶油往他鼻尖一划,他只是挑挑眉,没对她这孩子气的举动有太大反应,她一时玩兴大起,竟在他脸上题诗作画起来,径自笑得开怀。

“妳很开心?”他颇不是滋味地瞥她,完全不理会她是要在他脸上画八骏图还是题一整首长恨歌。

脸上愉悦的笑容是过去他从不曾见过的,看来没他在身边,她不但过得极好,而且更快乐了。

“很好啊。”在这里,没有人知道她是谁,抛下富家千金的光环,她可以率性开怀地笑,放开心胸去交朋友,她觉得很好。

“是啊,好得乐不思蜀,连中文都不会写了。”他淡讽。

她低笑,俯身轻咬他唇瓣。“小心眼。中文笔划太多嘛,难道你想被涂得满脸奶油?”

低下头,沿着写过的痕迹,一一将他脸上的奶油痕迹舔吮干净。

I……

Miss……

You……

“好吃吗?”他问,微沈的音律,带着一丝被挑起的**喑哑。

“美味极了。”她配合地以酥软媚嗓响应,缓慢拆起她的“礼物包装”,抚触结实精壮的胸膛,蜿蜒而下……

傅克韫讶异连连。

这是他那个端庄矜持的大小姐吗?如此魅惑的眼神、解放的身姿,主动挑起赤luoluo的男女**……

那一夜,自愿成为生日礼物的某人,头一回扮演被吃干抹净,一根骨头都不剩的角色。

她真的学坏了!

再然后,第二年的生日,知道他会来,她准备好蛋糕等待,他在傍晚时到达,就他与她,两人依偎共度。

他会待上两到三天,第一天通常是在床上度过,隔天她会带着他四处走走,聊聊生活,告诉他,她平日都去哪些地方,常逛的店、常吃的餐馆。

到第三年,她告诉他,她在附近一家中国餐馆找到工作,这是她长这么大,头一回体验自食其力的生活。

大小姐想反璞归真,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到后来,他忙、她也忙,她难得回来,而他也走不开,她生日那几日,成了他们夫妻一年当中难得的独处时光。

到了第四年,他来的时候,已经没有扑进怀里的软玉温香,以及柔柔在耳边倾诉的“我想你”,一室空荡荡的屋子里,他由中午等到晚上,她才倦鸟归巢——带着醺红的醉颜。

“啊,你来了!”

意外的表情,看得他很是不爽。“我不能来吗?”

“不是,我不知道会这么早……”他以前都是傍晚过后才到达,她以为今年也是。

有人帮她庆祝过了,身上淡淡的酒气,以及发尾些许没擦干净的奶油可以看出端倪。

她在这里待了四年,有了自己的生活圈,而且如鱼得水,日子过得充实又愉快,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对着生日蛋糕祝自己生日快乐的十八岁寂寞女孩,他来得很多余,她完全不需要他。

在这里,没有人知道她是千金大小姐,每一颗接近她的心,都是真诚的,不必老想着对方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她说的。

在这里,没有养尊处优的生活,但是自食其力让心更踏实——还是她说的。

她住的单身套房,空间不大,每一样摆设都以实用为主,不带一丝奢华气息,连泡澡的浴缸都没有。

他不晓得她是有心还是无意,每一句话听进他耳里,都像在针对他,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摆脱过去。

许久以前,她就曾经说过,杜家大小姐的光环让她总是受伤,有时她好恨自己的身分。

他知道她是千金大小姐。

他接近她,是想从她身上得到些什么,从一开始就不是真诚的。

他明知道她多害怕背叛,却仍是利用了她,辜负她的信任。

是他让她连大小姐都不敢当了。

要说她心里没有阴影,连他都说服不了。

这四年,没有解决问题,只是让她离他更远,心结已然存在,根深柢固地盘踞心底——不自觉地。

他在第四年意识到,这个赌注或许下错了……

到了最后一年,他考虑了几天,依旧排开所有的事情赶来陪她。

也许她已不乏陪她过生日的对象,他只是不想打破承诺,她对他的信任已经少得可怜了。

这一年,她忘了自己的生日。

远道而来的他,像个深闺怨妇一样替她等门,这还不是最糟的,让心情雪上加霜的,是她竟然让他看见另一个男人送她回来,在门口亲密吻别!

好极了,真是好极了!这么老的梗,居然还被他咬到,看来不是她运气太背,就是她在这里的生活比他所想象的还要多彩多姿!

杜宛仪一开门进来,就迎上他阴沈无比的脸色,吓得钥匙落了地。

“你怎么会——啊!”想起来了,今天是她生日,最近太忙,完全不记得了。

“记不记得出国前,妳答应过我什么?”

“什么?”她一时反应不过来。他指什么?

“看来妳是忘光了。”

一直以来,处于他们之间那条紧绷的弦,宣告断裂。

他完全无法克制怒气,大步一跨,逼近她,吓得她往后跌退,抵住墙壁,惊魂未定地张大眼望他。

“你、你要做、做什么……”

他眼中满满尽是狂风暴雨前的阴霾,她以为他会咆哮,他却扯唇,轻轻笑了。“何必这么紧张?”

“是、是你——”表情太吓人。

“我?流连异国数年未归的可不是我,深夜让男人送回来,意犹未尽吻别的也不是我。傅太太——”他讽刺地停顿了一下。“嗯,对了,妳还记得自己有丈夫吧?”

她咽了咽口水。“那个……我可以解释……”

“我是不是说过,偷吃也要懂得擦嘴,最好别让我逮到把柄?”

“亲吻是外国基本的礼节……”她气弱地解释。他如果真的有看清楚,应该知道那个吻原意是落在颊上,她根本没料到对方会吻她,才刚碰到唇畔,她就推开他了。

“看来我老婆在异地待了四年,倒是脱胎换骨了。”她在异乡数年,就是学到这些吗?那么依外国人热情大胆的作风,来几段露水姻缘,是不是也不需要大惊小怪?

他点头,一脸大方地接受解释,执起她的右手,拇指挲抚原本戴着婚戒,如今空荡荡的指间。“想必妳也大方告诉他已婚身分了,他在意吗?”

“……”她是没说,但是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四年,不算短的时间,无名指间的戒痕早已消逝无踪,心要叛离,不是一圈银戒就圈锁得住。

她倒好,悠游自在,气色一天比一天红润,甩开千金小姐身分、瞒住已为人妻的事实,陶醉在诸多爱慕与追求的虚荣中,他的等待又算什么?

他眸光一寒,细细亲吻的唇突然张嘴朝她指间一咬,重得咬出了牙痕。

她吃痛地抽手。“傅克韫,你干么!”

他动作更快,伸臂将她困锁于墙面与他之间,俯下头攫住柔唇,烙下鸷猛深吻,粗鲁力道存心咬痛她……

“傅克韫,你知不知道这种行为像强暴!”

强暴?他挑高眉,一脸吃惊模样。所以他指尖的湿润是活见鬼吗?好享受的被害者。

他的表情令她羞愤得想死!

他怜悯叹息。“在国外待久了,连中文造诣都变差了。用『履行夫妻义务』是不是适切些?”他一挺身,强势而野蛮地占有她。

他居然连衣服都不脱一下,直接抵着墙就……这混帐!

羞辱的行径,气得她抡拳捶打。“走开,别把我当妓女!”

“很贵。这样有没比较开心一点?”一纸婚书,四年多的寂寞等待,跨越迢迢山水的探寻,有哪个人嫖妓付的代价比他更高?

居然真把她说成了……

“走开!你这个王八——”

咒骂声被他降下的唇舌吞噬,他挺腰,抬起右腿便毫不怜惜地猛然进击,而她竟还在他粗暴的对待下尝到一丝快意,无法自主地迎身配合他。

“强暴?嗯?”他笑讽。

她对自己的反应感到羞愧欲死,但却更想掐死这个行径恶劣的混帐!

那一夜,她完全无法睡,由窗边、桌上到床上,他存心折磨她,举止全无半分轻怜蜜意,只有狂肆的掠夺,等他终于放过她,她一转身,立刻累得睡死过去。

再度醒来,已经是隔日下午,枕边空冷。

她知道他不在,不必刻意探寻就晓得。

她住处的单人床空间有限,不比台湾家里的大双人床,每次他来时,总要枕在他臂弯,两人偎得紧紧的才能睡下,空间局促,两颗心却靠得好近……

她睁开眼,坐起身目光在室内梭巡一圈,没见着他,连放在墙边的行李也不见了。

他回去了?!

以前来时,他都会待个两天才走的,这次连多待一会儿都没有,说走就走,连声招呼都没打……

不肯承认胸口微微抽紧的感觉是心痛,她气闷地别开眼,这才留意到床边搁的物品。

对了,他每年都会顺道替爸爸和心心携来她的生日礼物。

她先拆开爸爸的礼物,接着是心心的,一一读完附在其中的家书,发现多出来的那一份,没有署名。

她拆开,里头也没有卡片或信件,但她知道是他。

那是一本精致的桌上型月历,是特别制作的,背景图片是他们的结婚照,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一本。

月历页面停留在二月,前面的已撕除,七月之后也什么都没有。

他是在警告她,他给的最后期限,逾期后果自理吗?

还是……提醒她,别忘了回来,有人在等她?

昨晚被恶劣对待的怒气软化下来,涌上淡淡暖意。

哼,别以为这样做,她就会忘记他过分的行为,他还欠她一句道歉!

然后……唔,她可以考虑原谅他。

晚上入睡前,傅克韫敲了敲书房的门,将水杯和药锭放在岳父面前。

“爸,你的血压药。”

这两年,杜明渊健康状况开始出现警讯,毕竟年纪是有了,傅克韫除了盯他定期回医院做回诊追踪,该服的药也不容他马虎。

目前就他们翁婿两人同住,关照的事也只能由他来。

杜明渊瞄了眼小小颗的白色药锭,奇怪他工作量再重,怎么该吃的药都不会让人少吃半颗。

杜明渊一边吞药,傅克韫熟练地做着量血压的例行工作,正巧周末回家来住的张宛心敲了敲半掩的门,探进头来。

“姊夫,姊打电话回来,她要跟你说话。”

傅克韫动作一顿,面无表情地回道:“要说叫她回来说。”

他厌了对话筒讲话,到底他是娶了老婆还是娶电话筒?

张宛心吐吐舌。“那我就回她,深闺怨夫生气了,不想接她电话。”

小女儿走后,杜明渊深思的目光移向他。“你跟小仪又怎么了?”

“我们的问题,不就那几桩。”也没什么好瞒的。

“你怎么不催她早点回来?”夫妻长年分开也不是办法,傅克韫孤床冷被的寂寞,他是看在眼里的。

“我不以为我说了就有用。”确认血压正常,傅克韫收妥血压计,顺手纪录量出来的数字。

杜明渊颇意外。“骄傲自信的傅克韫也会妄自菲薄?”

“我从不妄自菲薄,只是无时无刻清楚自己几两重。”

“十年前,你有那个胆识、自信和我赌你在小仪心里的地位,那么漂亮地将了我一军,为什么现在会认为,你的话她不会听?”难道他认为,在如今的小仪心中,他无足轻重了吗?

“我从来没有跟您下过棋。”傅克韫避重就轻。

杜明渊笑了笑,也不争辩。

十年前,小仪才二十岁,满心满眼都是傅克韫,那个时候,他便看出这个男孩子侵略性太重,霸气且掌控了小仪全部的悲喜,小仪跟他在一起会吃亏。最重要的是,他看小仪的眼神太冷静也太理智了,不是陷入爱河里的男人该有的。

但是他也知道,那个时候的小仪完全迷恋傅克韫,无论旁人说什么都听不进去,他若是阻挠,只会影响父女感情,所以他换了方式,用订婚换来两年的拖延时间,一方面让退伍后的他进杜氏企业就近观察,如果这男人只是毫无长处的投机分子,他说什么都不会将女儿交给他,另一方面,也试图争取时间,让她有机会去看看别人。

但是,没有用,她心意不变。

那时候他就看清,小仪对这个男人的感情是真的,不是那么轻易动摇,这辈子真要让她快乐,唯有将她放在傅克韫身边,只有这个人,才能让她有真正的笑容。为此,他愿意拿他的一切来换。

这是全世界当父亲的共同心愿,只要女儿快乐,傅克韫要的,他都可以给,为女儿买断这个男人的终身。

这是一着险棋,赌的是女儿的终身幸福,输赢很大,最糟不过就是这样了。但,他并不希望是如此……

“克韫,我们的棋局还没结束。”

正欲步出书房的傅克韫停步,缓缓回眸。“您希望看见什么?”

杜明渊笑笑地,反问他:“那你呢?你满足于现状吗?我虽然授予你实权,但是不可否认,无论你付出再多,都是为他人作嫁。”杜氏企业永远不是他的。

换句话说,他是在问他——如果有机会,这一切他要不要?

要。连想都不必。

无须矫情,不必故作清高,他连终身都能拿来当筹码,不会不要。他只是不明白……

犹豫了下,他终究还是问出藏在心中许久的疑问。“您……为什么会答应将宛仪嫁给我?”明知他动机并不纯正。

杜明渊回答得很简单——

“赌赢了,我女儿会拥有一辈子的幸福,我为什么不赌?”要他拿整个杜氏企业来赌他都敢,他女儿的价值更甚那些。

“或许,您高估我了。”傅克韫反手将门关上,迈开步伐回房。

宛仪一辈子的幸福与快乐,不见得永远在他身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诱婚最新章节 | 诱婚全文阅读 | 诱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