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婚 第三章

作者 : 楼雨晴

相识那一年,她十七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少女芳华。

他是她的家教老师,每周两日的家教时间是他们唯一的交集,除了学业上的,他们甚少交谈其它话题。

那时,对她而言,这个叫傅克韫的家教老师是很无趣的,明明有一张好看的俊脸,却总是不苟言笑,不过大她两岁,却像四十岁老头一样少年老成,除了闷,她找不到更多形容词。

不过,单就一名家教老师而言,他绝对是优秀的,个性闷,不代表讲授内容也闷,事实上,他有本事让她对痛恨到死的数理产生一点小小的兴趣,就已经是了不起的能耐了。

一个是教养良好、拘谨守礼的大小姐,而他又不像一般人会主动找话题炒热气氛、讨她欢心,因此当了她一年的家教,两人一直没有太多的互动。如果不是那一天,或许他们就只会是单纯的家教与学生,短暂交会后各自发展人生,许多年之后,走在路上相遇了也不会记得对方。

因为那一天,他们不再只是家教与学生,因为那一天,未识情滋味的少女心,浅浅动了,因为那一天,造就了往后,深缠难解的缘分——

那一天,上完当日的家教课程,傅克韫明显察觉到她今天情绪特别低落,态度上仍与往常无异,依旧是有教养的文雅小闺秀,那应该是——一种感觉吧,明显低迷的情绪氛围,以及缺乏起伏的音调,与平常就是有一点点不一样。

不过既然她没表示什么,他也不会自揽麻烦去当张老师专线,他对十七岁少女的烦恼一点兴趣都没有。

上完课,她依旧有礼地道谢,送他到门口,微微躬身。“老师请慢走。”

如果那一天,他就这么走了,是不是,今天的一切都会不一样?

不过,终究没有。

离开杜家大宅后的半小时,他等到公交车,上车前才发现皮夹遗落在杜家,于是折返杜宅,向门口的守卫说明原由后,穿过庭院,拾级而上。

以往推开门,客厅大灯必定是亮着的,此刻迎面而来的阒暗,令他不解。

管家呢?厨娘呢?他以为这个时候,应该是作息规律的大小姐的用餐时间。

客厅并非全然的暗沈,微弱的摇曳烛光带来些许光源,他望去,端坐在客厅中央的女孩,独自对着桌上的八吋小蛋糕,神情幽寂。

傅克韫胸口一紧。

那样的表情他太熟悉,熟悉到一瞬间,有呼吸困难的窒闷感。

“杜宛仪,十八岁生日快乐。”她轻轻地说,扬起笑,自己祝福自己,吹熄了蜡烛。

有一种声音,听起来觉得轻悄寂寥,此刻的她便是。

“原来今天是妳生日。”来不及思考前,他已出声,开了大灯。

“啊,你怎么——”她愕然,望向门口去而复返的他。

“我回来找皮夹,应该是遗落在这里了。”

她点点头。“请稍等。”

她在方才待过的起居室里找到那只男用皮夹,下楼来递还他。

“既然都回来了,那……要不要吃块蛋糕再走?”她迟疑了下,终究还是问出口。

他不置可否地点头。

本以为属于她的十八岁生日蛋糕,她得自己一个人凄凉独享了,意外有人分享,她脸上多了点不明显的笑容。

“杜先生呢?”据他观察,杜明渊极为疼爱女儿,怎么会任她一个人孤单单地度过十八岁生日?看起来怪心酸的。

“他去香港出差,后天才回来。”原本答应了要陪她过生日,临时有状况,他也不能不去处理。

其实她也习惯了,理智上能够体谅,毕竟要撑起那么大的家业,肩上的担子并不轻,多少张嘴得靠着他吃饭,明白这一点,她已经注定无法当个任性赖着父亲撒娇的女儿。

可是感情上,总难免遗憾父亲错过了她那么多回的生日,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大餐桌旁吃饭时,心里还是会觉得寂寞。

“吃过珍珠奶茶火锅吗?”他突然问。

“什么?”是说用珍珠奶茶当汤底去煮火锅吗?听起来好怪。

“妳请我吃蛋糕,我请妳吃晚餐。”礼尚往来。不过大小姐会不会觉得那种粗食入不了她的口,他就不晓得了。

“啊?”所以是……邀请的意思吗?

当她的家教一年以来,从没有课程以外的接触,难怪她会讶异得无法反应了。

“去不去?”问得干脆利落,没有第二句废话。她一摇头,他立刻就转身走人——

“好!”她飞快应允,反倒是他愣了下。原本都已经准备好听她得体大方的官方拒绝了,她是哪根筋不对?

是说——他也没多正常就是了。

天晓得他发什么神经,只是突然觉得,她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大厅,对着生日蛋糕要哭不哭的落寞表情,看起来可怜毙了,一时之间于心不忍——

于心不忍?原来他也有同情心。傅克韫讽刺地想。

他说的火锅店,就在他学校后面的巷子里,连招牌都没有,店门也不醒目,真的要熟门熟路的内行人才找得到。

这家店的Menu上的名目都好怪,她连听都没听过,有些还怀疑应该是老板印上去耍人的,其实根本没有这样东西吧?

“啤酒锅是长怎样?”姜母鸭、烧酒鸡都吃过,但是加啤酒的汤头,味道究竟会是怎样?

“火锅样。”他没好气地回她。“妳不准点。”

谁晓得她酒量如何,他不想伺候一个发酒疯的小醉鬼。

“喔。”她乖巧地应声,最后点了她一开始就很好奇、感觉上也颇适合女孩子的珍珠奶茶锅。

“为什么你不点一样的?”明明就是他推荐的,那应该是觉得好吃才是,可是他却在她面前吃她好奇得半死的啤酒锅。

“因为太娘。”男人吃什么珍珠奶茶锅!

“为什么它的珍珠都煮不烂?”快吃到底了,口感依然Q劲十足,这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自己去问老板。”这次他连头都懒得抬。

她难得胃口这么好,一问一答间,她竟把一整个小火锅都吃光了。

原来有人陪着用餐,不再只能与寂寞对话的感觉,这么好。

用完餐后,他们沿路散步消化,再不远处有夜巿,就顺道去走走。

“你怎么会知道这家店?”

“同学介绍的。妳喜欢?”

“嗯,很好吃。”店里的价位算是很平价,但她觉得味道很好,物超所值。

傅克韫不能说不意外。吃惯美食珍馐的大小姐,居然说很喜欢?

他本以为,她就算好教养地不抱怨,至少也会小小皱个眉头什么的,他几乎是从开口邀约的那一刻就后悔了。

可是她除了在看Menu、左右两难地挣扎要选什么时小小皱过眉头外,从头到尾愉悦自在——就是问题多了点。

她其实不难相处,一个小小的珍珠奶茶锅就能讨好她,这让他不至于为自己今晚的举动感到太愚蠢。

“要不要吃豆浆豆花?”当作餐后点心。

她又睁大眼了。“你是说,不淋糖水、改加豆浆的豆花?”是她以为的那样吗?

“对。”

“豆花……是黄豆磨成的,对吗?”

“是。”

“豆浆……也是黄豆磨成的,是吧?”

“没错。”

“那……同样是黄豆做成的,何苦费心把它弄硬了,又拿软的水乳交融?”这样不会满嘴豆味,而且多此一举吗?

傅克韫大笑。

这种说法他倒还是第一次听到,她的思考逻辑很有趣。

他挤进人群,很快地买了两杯豆浆豆花回来,一杯给她,一杯径自吃了起来,她还瞪着手上的塑料杯。

“我没听过有这种吃法。”本是同豆生,相煎何太急。

“妳没听过的事还多着。”

她试着吃了一口——

“有满嘴豆味吗?”他问。

“没有。”而且豆花很Q,也不会太甜腻,味道其实还不错。

他们后来在夜巿逛了一圈,她简直像刚放出笼子的鸟儿一样快乐,虽然矜持的个性不会像一般人有明显的情绪起伏,但轻快的步伐显示出她真实的情绪。

她什么都好奇,也什么都想尝试。

她甚至问他:“为什么那么好吃的东西要叫那么难听的名字?”

“是我命令它要叫棺材板的吗?”干么质问他。

一整晚下来,她问的问题他根本没有认真回答过,但这似乎并不影响她的好心情。

她连捞鱼都想玩玩看。

不过——可想而知,从没玩过的生手,纸网捞破了无数个,仍然捞不出名堂来,他实在看不下去,挽起袖子亲自下海。

“要哪只?”

“这个、这个——啊,游走了!”

笨蛋!他没好气地瞪她,技巧娴熟地将她指定那条蓝尾巴的孔雀鱼捞起。

“好厉害!你怎么办到的?”

废话,他可是混夜巿长大的,只差没有夜巿小霸王的封号而已。

更晚的时候,他送她回杜宅,她掌心谨慎捧着透明塑料袋,里头装着在夜巿捞到的五条小鱼,真诚地向他道谢。

“今天——很谢谢你,让我度过愉快的十八岁生日。”她很久没有那么快乐了。

“不客气。”他摆摆手,转身走人。

“这么晚了还有公交车吗?我叫司机——”

“不用,妳快进去。”

“那……周末见。”她挥手道别,直到目送他的背影走远,才慢吞吞地回到那栋宽敞、却过于寂静的屋子里。

事实上,他们并没有等到周末,便有了下一次的碰面。

那一天下午上完课,肚子有点小饿,傅克韫临时兴起,到校门口附近去买个点心充饥,行经巷口,听见细微的争执声,一瞬间的好奇,促使他脚步转移方向,往巷子里走去。

“请让开!我说我不要!”

远远就觉得声音颇耳熟,果然真的是她——杜宛仪,他的家教学生。

即使是此刻,被三名不良少年挡住去路,她脸上依然是那副凛然镇静的闺秀风范,没有失声尖叫,更没有哭哭啼啼。

少年不容她拒绝,开始动手动脚。

无论胆子多大,终究也只是十八岁的小女生,她眼中流露出一丝慌乱。

嘶——

或许是蓄意、也或许是要伸手拉她,总之失了力道的揪扯,撕裂她校服的领口,雪白的颈肤、锁骨暴露在空气中。

“你太过分了!”她扬臂抵抗,对方似乎觉得她的反应挺有趣,乐此不疲地逗弄她。

“你手最好伸出去摸摸看!”傅克韫冷冷的警告声传来。“我也很好奇,你们可以死得多难看!”

少年愣了愣,回头瞧他。

“老师!”杜宛仪急喊,眼神求助意味分明。

傅克韫将她拉来,另一只仍抓在纤臂上的指掌,他毫不犹豫地使劲一扳,将它扯离,对响起的痛号声充耳不闻。

“她要是少根寒毛,信不信她老子有办法告得你们一辈子都没办法在台湾立足?”一群不知死活的小鬼!

少年互看几眼,当下决定溜之大吉。他们只是爱玩,可不想惹祸上身。

接下来,换她了。

傅克韫冷睇她。“妳跑来这里做什么?”

平日上下课不是都有司机接送吗?何况这里距离她那所学费贵得咋舌的贵族学校远得很,顺路晃也晃得太偏远了一点。

“我、我只是……”

爸爸本来说好今天要回来,但临时似乎又有什么状况耽搁了,那些工作上的事她也听不懂,只知道今晚餐桌上又将只有她一人了。

然后有一股冲动,她忽然很想再尝尝那一晚,让心很暖很暖的火锅味道,就凭着那晚记忆中,他带她坐过的公交车路线找到这里来。

直到刚才,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多轻率,至少安全上有欠考虑。

“对不起,是我的错,给你添麻烦了。”她立即道歉,没为自己的莽撞与错误找任何借口。

勇于认错的大小姐,让人连想指责都无从说起。

傅克韫省下口水,直接脱下外套往她身上丢,让她遮掩掉了两颗扣子的胸前春光。“我想去吃点东西,妳要不要一起来?”

“要再去吃那家火锅吗?”她七手八脚地穿上外套,眼神亮了起来。

下午五点,还不到晚餐时间,吃什么火锅!

“去吃名字让妳很唾弃的棺材板,今天换妳请客!”救命大恩,吃她一顿点心也不为过。

“啊,好的,没问题。”她连声应答。

傅克韫斜瞟她一眼。答得这么干脆,早知道就敲她一笔六星级国宴!

他们之间,开始会有课业以外的对话,并不刻意,自然而然就演变成如此了。

有时,她会很沮丧地问他:“老师,我是不是很不适合从商?”

“妳问我实话,那答案——是。”答得快狠准,没有半点犹豫、不带一丝迂回,不怕伤了她的心。

虽说,这就是他之所以在这里的原因,但有些事情跟天分有关,不是努力去学就有用,她对数理明明就不在行,那么差的数字概念,从商只会死得很难看。

“喔。”她泄气地应声。明知他就是这种人,不像别人会说好听的奉承话语,心里还是小小受伤了一下。

“怎么?很失望我没说:『妳已经很努力了,基本上妳还是有潜力的,假以时日必成大器。』之类的话?”很抱歉,违心之论他说不出口。

“不是。”她闷闷地回应。她知道自己不是做生意的那块料。“我只是、只是有时候会想,如果我不是杜家的长女,是不是就不用强迫自己去读讨厌的商用数学、经济学?是不是就可以多一点时间跟父亲撒撒娇,像全天下的女儿一样?我明明好讨厌数学、好讨厌一个人吃饭……”

她顿了顿,苦笑。“你一定会觉得我太不知足,无病呻吟吧!明明过着衣食无虞的富裕生活还有什么好抱怨的,有些人为了生活,承受的压力比我更大,我根本是好命到被宠坏了,没吃过苦才会这样说……”

“确实。”她的确不懂生活中赤luoluo的残酷与现实,不曾体会过为了一文钱,自尊被人踩在脚底下的屈辱,那是与她完全不同的世界。

但是他也不会嗤之以鼻地说她全是无病呻吟,或许有钱也有有钱的烦恼,那同样不是他能理解的世界。

“妳只是孤单。”

一语中的。

他这个人,不说则已,开了口就是一箭穿心。

“我没有朋友。”她泄气地坦承。“你相信吗?我甚至跟你从夜巿捞给我的那几条鱼说话。”

“人缘这么差?”

她不晓得这算不算差,愿意靠近她的人很多,男生、女生都有,但是没有一个人可以让她说心事。

为什么愿意对他说那么多?或许因为他与那些人不同,不会曲意奉承,也没有追求讨好的意图,反而让她比较自在吧!

“你知道吗?小时候我被绑架过。”她冲动地告诉他。

“嗯?”他挑眉。果然有钱人也是有烦恼的。

这些话,她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不知不觉,话便由嘴巴里冒出来了,她对他说了很多很多。

那一次绑架,她在不知名的山上待了三天,被蒙住眼睛、嘴巴,关在漆黑的木柜里,山区常常下雨,那时她以为自己会死。

但是她没有死,被救回来之后,有好长一段时间害怕黑暗、夜里不敢入睡,从此听到雷声都会恐惧莫名。

后来知道,绑架她的主谋,竟然是同班、坐在她旁边的同学的父亲,有一阵子她还常常去她家玩,觉得同学的双亲都很亲切,她根本没有想到,他们会这样伤害她。

接着,以前司机的女儿很活泼,常常跟她一起玩,有一段时间她也很开心,她以为她们是好朋友,却察觉到对方总是从她这里偷走一些小东西,从发夹、CD等小东西到名贵手炼——那是父亲送她的八岁生日礼物。

后来,她再也不敢与人太亲近,对人总是有防心。

她也觉得这样的自己好糟糕,不曾试着打开心房接纳别人,又要别人怎么真心对待自己呢?可是……她就是做不到。

除了亲人,她没有办法信任谁,她总是被算计、被利用,她已经怕了,有时好恨自己杜家大小姐的身分。

如果她不是杜家的大小姐,就不用老是想着,这个人接近她,是真心想对她好,还是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吧?

她还跟他说了很多从来没对别人说过的心事,他很少回应她,但总是会安静倾听;他不会说好听话安慰她,但只要一开口就不会敷衍她。

他说:“妳有没有想过跟令尊谈一谈?他不见得一定要妳为他的事业尽什么心力。”不懂与不想是两回事,不懂的可以学,如果是不想,他不以为杜明渊是会勉强女儿的人。

强迫自己做不适合的事情,她不会快乐,那绝非疼女如命的杜明渊想看到的。

该说吗?

她思考了很久,最后仍然没有说出口。

他是因为这些她不擅长的事物,才会来这里,成为她的家教老师,一旦她不需要了,是不是——他也不会再来了?

对现在的她而言,他已经不只是单纯的家教老师,可是她不确定,对他来说除了家教学生,他们……究竟算不算是朋友?

她还记得,孔雀鱼刚捞回来的第三天,就一尾尾陆续翻白肚死亡,到第七天,没有一尾幸存。

那时她好自责,又怕他不悦,以为她没好好照顾鱼,漫不经心把牠们弄死了,吞吞吐吐地向他自首。

那时,他唯一的反应是大笑,完全不理会她内疚的表情。“妳不知道那种夜巿的鱼只是捞好玩的,基本上都养不久吗?”这是常识,也是经验谈,她居然还为这种事过意不去。

傅克韫发现她是真的为此而情绪低落,并且老是看着空掉的鱼缸发呆。

她真的很用心,还买了水草、彩色小石头以及圆形小鱼缸来当牠们的家,将鱼缸放在书桌上,一抬头就看得到的地方。

我甚至跟你从夜巿捞给我的那几条鱼说话。

她这么说过。

有一天经过水族馆,他顺手买下两条孔雀鱼,一条红尾,一条蓝尾,还有两条红通通的小红豆鱼给她。

“要养的话,水族馆里的鱼比较健康。”

她接过时,露出了一些些开心的笑容。

也不过是个廉价、顺手买的小东西而已,她却好慎重地道谢。

他突然觉得,这个娇养在深闺里的千金小姐,其实没那么娇不可攀,说穿了也只是个真诚单纯而容易讨好的大姑娘。

一天,又一天,她除了说心事,也慢慢会想了解他、关切他的事,可是她对他一无所知,他也从不谈自己的事,包括他家里有哪些人、他的生活、他的喜好、他的交友圈……

她尝试问过,当时,他没什么表情地扯唇,目光移向她刚解完的习题,淡漠回答:“没什么好说的。”

“可是……我想知道呀。”

“这不是秘密,随便问一个人都知道。”

“可……可以吗?”他允许她私底下打听他的事情吗?这样会不会……太不尊重?

看穿她的想法,傅克韫嗤笑。“死脑筋。”大小姐脑袋有够直,她就算找一打侦探来调查他,她不说又有谁会知道?就算知道,又能耐她何?

如此真诚的千金小姐,这年头不多了。

后来,有一回他来上课时,遗落了课本忘记带走,她不确定他哪一天有课,怕他没课本可用,向管家问了他住所的地址,请司机载她过去。

她永远无法忘记当时的冲击,老旧的公寓、狭小的空间,堆满杂物的楼梯,连空气中都有淡淡的霉腐味……她无法想象这种地方该怎么住人。

他住在公寓的五楼,爬上来时她已经气喘吁吁。这是整栋公寓的最顶楼,如果是夏天的话,阳光照射下应该会更闷热……

她按了许久的门铃,没有人响应,住在对面的邻居大嬏正好要出门买菜,好心告知:“妳找傅克韫的话,他忙着打工,白天都不会在啦!如果是找他妈,可能要在附近碰碰运气,运气好一点应该捡得到。”

捡得到?“什么意思?”

“妳不知道吗?”平日三姑六婆惯了的邻居大婶,完全将买菜大任抛诸脑后,话匣子一开,便抓着她说起附近口耳相传,关于这对母子的诸多八卦。

杜宛仪本是觉得背地里道人私密事的行为有欠妥当,如果傅克韫愿意,应该由他来亲口告知,但邻居大婶超热情,主动抓着她,一说就是一长串,让她想拒绝都不知从何拒绝起。

她愈听,心情愈沉重,走出公寓时,步伐几乎重得迈不开。

大婶说,他母亲以前是做“那个”的。

“那个?”是哪个?

大婶瞪她一眼,觉得小女孩好单纯。“就是『那个』!靠女人原始本钱讨生活的那种!”

她顿悟,大惊失色。“这种事……没有根据不能乱说……”杀伤力多大啊!

“这件事大家都嘛知道,早就不是秘密了。”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在说。

大婶还说,听说他母亲很不干净,全身都是病。想想也是,以前接过那么多客人……

她现在不只全身是病,人也疯疯的,每天在附近乱晃,随便抓着路人讲一堆莫名其妙的话。

大婶甚至说,傅克韫是父不详的孩子。做那种职业的,一不小心很容易有小孩,不过父亲是谁,恐怕连生他的母亲都弄不清楚……

大婶还说了好多,她内心冲击得完全无法动弹,直到那一刻,她才强烈意识到两人生存的世界,差异有多巨大。

那是她完全无法想象的人生,而傅克韫就是在这样的世界里成长,他吃过多少苦?承受过多少歧视、屈辱?为了生存而挣扎……而她居然还向他诉苦自己身为杜家大小姐的诸多无奈,那与他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听在他耳中,是不是很讽刺?觉得她无知幸福得可恨?

但是他什么都没说,没叫她闭嘴,没骂她是不识人间疾苦的千金大小姐,一直以来只是安静聆听,为寂寞的她买来小鱼……

他不是一个温柔的男人,至少言行举止都攀不上温柔的标准,有时候说话还实际残忍得刺人,但是、但是……她现在只觉得,世上再也没有人比他更温柔贴心,想到他陪伴生日时孤单寂寞的她、带她尝小吃、看穿她的失落而为她买来健康好养的小鱼安慰她……如今回想起来,这些举动让她心酸疼痛得难以言喻。

这样的他,为什么还能平心静气为她做那些事情?明明、明明他才是最需要被安慰的那一个……

恍恍惚惚走出旧公寓,她没坐上车,司机在后头缓慢地开车跟随。她需要走一走,厘清混乱的思绪。

经过外头的便利商店骑楼,前头一名妇人蹲下身,拿棒棒糖在哄小男孩,她以为那是男孩的母亲,但是在里头购物的少妇急忙奔出,推开妇人,将孩子拉得远远,也不管失不失礼,便拿纸巾在妇人碰过的男孩手背上猛擦拭,一副对方身染瘟疫的模样,生气地训斥儿子以后不准靠近那个疯婆子……

好伤人。

少妇拉着孩子走了,中年妇人被推倒在地,没急着坐起,目光仍追着男孩离去的方向没有移开。

她来到妇人身边,对方一伸手,也不管抓住的人是谁,便径自说了起来。“那个小男生……好像小韫小时候,如果我有当个好妈妈,好好照顾他的话,他应该也会这么快乐吧……”

杜宛仪立刻便明白对方的身分。

她目光落在被握住的手腕上,轻轻挣动。

妇人无所谓地笑,似乎也习惯了。“妳也要去洗手消毒吗?”

她没说话,挣开手腕后,由包包里掏出面纸,拉起妇人染了尘土的双手仔细擦拭干净。

妇人仰头望她。

拭净双手,她笑了笑,朝妇人伸出手,没有迟疑地握住,拉了她一把。“来,我陪妳回家。”

妇人又瞧了瞧她,递出那根被少妇扔回来的棒棒糖。

“谢谢。”她接过,拆了包装放进嘴里。

这让妇人露出一丝笑容。“小韫以前也很喜欢吃这个,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我都拿这个哄他。”买不起更昂贵的玩具饼干,唯一能给儿子极致骄宠,也只是一根廉价的棒棒糖而已。

“是吗?”真难想象傅克韫含一根加倍佳棒棒糖的样子。

那天,她陪妇人回家,坐了好一会儿,听对方谈了很多傅克韫小时候的事情。

“妳去过我家?”下一回上课时,他突然问。

“嗯。”她小心翼翼,偷觑他的表情。“不、不能去吗?”

不是能不能去的问题,而是她没吓得尖叫、落荒而逃,实在颇令他意外。

“如何?八卦应该也听了不少吧?”如果她曾经好奇过,那应该可以满载而归了。

淡漠的口气,听不太出情绪,她无法分辨那是不是讽刺。“你——在生气吗?”

“没什么好气的。”

“那,我下次还可以再去吗?”

傅克韫挑眉,凝视她半晌,移开视线。“妳高兴就好。”

于是,之后她偶尔有空会过去探视他的母亲,送些好吃的点心给她,替她梳理散乱的发丝,听她说那些小时候没办法对傅克韫说的童话故事。

有时来了见不到人,在附近找到被邻里无理对待的傅月华,她会牵着她的手回家,再听她说那些旁人不愿意听的话。

她总是忏悔,自己对儿子很差劲、很差劲。

她想,儿子一定很怨恨她。

有时候她会想,如果她没有把他生下来,说不定他还会比较感激她,至少不用活得那么屈辱。

她知道,儿子很不快乐,那都是她造成的,她一直在伤害他。

外面的人都说傅月华疯疯的,常常自顾自说些没人听得懂的话,但杜宛仪不觉得。

她只是有什么说什么,活得率性自在罢了。她常自言自语、或抓着陌生人讲话,是因为有太多心事,可是没有人愿意停下脚步听她说。

五月里,她考上公立大学,最后她还是告诉父亲了,她不适合从商。一如傅克韫所言,杜明渊没有太为难她,宠爱地摸摸她的脸。“读什么都没关系,我女儿开心就好。”

傅克韫已经不是她的家教老师,但她依然时时往傅家去,她不希望,最终他们成为陌生人。

七月,她成了大学新鲜人,读了她想读的人文艺术科系。

十一月,她来傅家。有时候他回来得早,会与她聊几句,陪她吃个点心,再送她回去,但是今天,她是刻意来等他的。

“那个……生日快乐。”他的生日,是傅伯母告诉她的。

见她有些别扭地递出掌心的物品,傅克韫眉头挑得超高。

不管再多瞪几次,加倍佳依然是加倍佳棒棒糖,没有飞天也没有遁地,更没有镶金又镀银。

“妳出手真大方啊,劳您费心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礼轻情意重吗?好重的情意啊!他算是见识到她的诚意十足了。

她被嘲弄得娇容一阵赧红。她不晓得在他心目中,他们的交情定位如何,怕太慎重其事的话,他不肯收,她不想第一次送礼就被拒绝啊!

“我、我还打算请你吃晚餐。上次我生日,你陪我逛夜巿,你生日换我陪你……”

他斜瞥她。“妳以为我跟妳一样没人缘吗?”顺手拆了棒棒糖,往嘴里塞。

原来帅气的男人,就算叼根加倍佳棒棒糖,依然很有型……

“我喜欢橘子口味,最不喜欢青苹果。”他突然说。

啊,是这样吗?

“你等一下。”她打开包包开始翻找,橘子口味包装到底长怎样?

傅克韫看着几支棒棒糖在翻找过程中,不小心由包包里掉出来。“妳不如全拿出来,我可能会更开心一点。”

是母亲告诉她的吧?用棒棒糖来讨好他、给他好心情,这女孩宠他的方式,真独特。

“你、你要全部吗?”她本来想说,先挑掉青苹果口味……

娇嫩白皙的手,捧了满掌的棒棒糖,那样诚挚的心意,要说他看不懂,就白活这二十一年了。

“妳喜欢我。”这是毫无疑问的肯定句。

“啊?”颊上浅浅的红晕,因这句话而炸出满天霞光艳色。

他、他说得好直接……

她喜欢他。

从一开始,他伸手将她拉离寂寞,给了她暖暖的十八岁生日夜晚的陪伴,到安静聆听她的心事,从不曾露出一丝不以为然,再到意外得知他的成长生涯,每听傅伯母多说一件关于他的事情,就对他多一分怜惜。

直到发现,心会为他隐隐扯疼,她就知道,她的感情已经超出朋友范畴。

她喜欢这个强悍、坚毅、外表冷淡、心房柔软、从不愤世嫉俗、认真过生活的男人。

她既羞窘又忐忑。

他发现了,那……他打算要拒绝她吗?

“不是要逛夜巿?走了。”

这……是什么意思?

既没有接受,也不曾正面拒绝,之后,也不曾阻止她的到访。

她不懂,毕竟年轻稚嫩,初尝情滋味,他什么也不表示,她却一颗心任他牵引摆布,随着他忽悲忽喜,起伏不定。

十九岁生日那天,爸爸难得留在家里陪她,替她庆生完,夜里,她接到他的电话,告诉她,他在她家门外。

她偷偷溜出来见他。

“没什么,只是要当面跟妳说一声生日快乐。”

她一股冲动,脱口而出:“每年都跟我说这句话,好不好?”

傅克韫微讶。

从他生日那天,心意被道破后,两人都绝口不再提这件事,就好像不曾存在过,也难怪他会惊讶这句变相的告白。

“如果我说,我有女朋友了,妳会怎么做?”

如果?“这是假设性的问句吗?”还是……委婉的拒绝?

“我会……放弃。”虽然心很痛,但一定会放弃,她不要当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将幸福建筑在另一个无辜女子的痛苦上,她无法原谅那样的自己。

“还真潇洒啊!”他低哼。

“那……你有吗?”她专注望着他的侧容,屏息问。

他偏转过头,不发一语,就只是很安静地盯视她,盯得她微慌,心凉了半截……

“我想,我懂了……”

“笨蛋,我没有。”往后退的步伐尚未移动,便听见他低声驳斥,一手抓住纤臂拉回她,同时俯身贴吮柔唇。

“呀——”惊呼声被吞没在他口中,没有狂肆掠夺,只是贴上柔软唇瓣,缓慢探吮,等待她适应,跟上步调。

这是她的初吻,她慌得不知如何应对,紧紧揪住他胸前衣物,却始终没有推开他。

他并没有吻得太深入,很快便放开她。

“生日快乐。”他依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在她耳边,低喃了这一句。

吹拂耳畔的亲昵气息,令她浑身一阵酥麻轻颤,他掌心柔柔挲抚她背脊,而后往下无声地握住柔荑,五指交扣。

那一夜,他们肩靠着肩,谁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安静地陪伴她,度过十九岁生日的最后一个小时。

再然后,来年的二十岁生日,他仍然在她身边陪伴,对她说同样的一句话,并且出其不意地问她——

“敢不敢嫁给我?”

“啊?”

“嫁给我,每年的今天,我都会在妳身边,对妳说这句『生日快乐』。”这是他的求婚词,很简单利落,一年前她说过的话,他没忘。

就因为这句话,她点了头,义无反顾将自己的一切交给他,在二十岁生日过后,与他订了婚,再两年大学毕业,成了他的妻。

因为她深信,这个沈毅、稳重的男人,会信守承诺,用一辈子来陪伴她,守护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诱婚最新章节 | 诱婚全文阅读 | 诱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