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愿者请上钩 > 童话的最后

愿者请上钩 童话的最后

作者 : 楼雨晴
    拖着行李走出机场,清晨的低温,让吐出的气息化为阵阵白烟。

    宋尔雅滤出左手,拉整滑落的围巾,顺手将刚刚邻座女客塞来的名片揉了丢垃圾桶。

    ——我结婚了,有个八岁的女儿。

    为什么每次说这句话,都没人肯相信呢?他表情看起来很不诚恳吗?

    正想随意挑辆计程车坐上去,斜后方传来清亮呼唤。“把拔、把拔!”

    他回身,只见包成小雪球的女儿飞扑而来。

    “我好想你喔!”亲亲搂搂加抱抱,以表孝心。

    宋尔雅笑着承接女儿的满腔热情,稍慰相思之后,这才直起身,望向一旁含笑而立的女子。

    “不是说了我自己会回去,别一趟路专程来接我吗?”天气那么冷,在家抱着温暖的被窝多睡一会儿多好。

    她只是浅笑望他,探手抚了抚他颈上的围巾——这是她送的,那回和宁馨一起去百货公司,亲自挑选寄到香港给他的。

    他眸光微热,心知她渴望抚摸的,绝对不是这条围巾,只是公众场合,无法如女儿那般随兴所至。

    “回家吧!”他嗓音微哑,低声道。

    “嗯,回家。”

    将行李搬上后车厢,宋尔雅自行坐上驾驶座,发动上路。

    “把拨,有礼物吗?”

    “你爹回来让你看,就是最好的礼物了。”回完,他侧首轻声说:“以愿,口袋里有样东西,给你的。”

    “把拔好偏心!”有人听到了。

    夏以愿安抚地拍拍后座的女儿,探手往外套口袋里摸索,摸到他的皮夹,本欲归回原位,瞧见露出一小角的纸张,她顺势打开皮夹。

    比证件更早看到的,是一张照片,她和小冬儿的照片。

    那露出一小截的纸张,是一小段诗句,某一天下午,她和小冬儿一起合写的《长干行》。

    他不但留了下来,还裁切整齐,折放在皮夹内随身带着。

    他的心意如此明显,两个女人、一张照片、一首沉稳与稚嫩笔迹交错的长干行,就是他心上全部的重量。

    “每回往返,短短一个小时的航程里,我让它陪我一起度过。”

    她轻轻抚过纸张上的字痕,低哝:“还敢讲!你都对小冬儿胡说八道,这谁的定情诗、谁的青梅竹马啊?”

    “不就是你吗?”

    “少来!”他们认识的时候都十三岁了,最好他还没脱离摘摘小花、骑骑竹马的年纪。

    他抿唇闷笑。“小姐,我可是第一次在女人身上起反应。”

    “那不就很荣幸!”她咬牙吐声。

    明明一转头就去对宁馨念情诗,还讲得这么情深义重……

    含糊在嘴里的咕哝,他听见了,斜瞥她一眼。“我那时要是走到你面前,含情脉脉念情诗,你保证不会一是打扁我?”

    ……会。

    “诗,真的是为你念的。”他了解她的固执,说不背,就真的会抵死不背。与其她被罚写不完的书法,他只能接连几天像师公念经一样,强迫她记起来。

    因为她别扭,所以他也只能迂回。

    “为什么?”这个疑问藏在她心里很久了。“我一点都不可爱,个性那么差,刚认识就害你摔下树……”

    他怎么有办法喜欢上这样的她,还一爱就爱了这么多年,连她都佩服他“独特”的眼光。

    “知道要反省就好,人家宁馨高高兴兴的来和我分享喜悦,说她多一个姐姐了,为了表达欢迎诚意,两个人生平头一回当贼,爬树偷摘水果要讨好你,结果呢?被某个差劲的小混蛋暗捅一刀。”

    “……对不起。”这一句道歉,迟了好多年。

    “你欠我的何止这一句?”要真和她计较,早气死了。

    “那你礼物还送不送?”她扬了扬不知几时落到她手上的小方盒。

    “……你有当扒手的天分。”有够神不如鬼不觉。

    打开方盒,里头的钻戒令她讶然。

    本以为是什么小首饰之类的……他送钻戒,那意思就是……

    “尔雅?”

    “我在开车,没空,你请自便。”

    他是不是担心她拒绝?所以不敢亲手交给她,只能间接探探她的意思,她若不愿,就会默默放回去。

    唇畔浅浅扬笑,她将钻戒套入指间,审视一会儿,又取下来,也真的默默放回去了。

    好半晌,他们都没有说话,车内空间寂静得诡异。

    她侧眸瞥他。“生气了?”

    “我器量没那么小。”这种事关乎女人的一生,她本来就有拒绝的权利,只是……不得不承认,内心有那么一点失望。本来这一趟回来,是希望手上能多点什么,让他在拒绝下回的艳遇搭讪时,说的那一句话能更实至名归。

    她在下一个红灯时,解开安全带倾靠而去,在他耳边轻声说:“戒围太大了,去改小一点再来,我夏以愿没那么好套牢。还有——”

    顿了顿,她迅速啄吻他一下。“宋尔雅,我爱你。”

    这一句,应该是她欠最久、他也最想听的吧?

    叭叭!

    后头传来两声喇叭鸣按,这才将他由呆愣中唤醒,假装专注前方路况,以掩饰失态。

    “那把拔,如果我还记得《长干行》怎么背,有没有礼物?”坐在后座的女儿不死心,相当坚持要敲诈她爹。

    “真的吗?背来听听看。”夏以愿含笑回应。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呃……”

    下一句是什么?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当娘的轻声提醒。

    宋尔雅面带微笑,听着她们母女俩一来一往,交织成他人生中最无可替代的天籁之音。

    一个月前的那天早上,离开时心里不是没有忐忑,多怕她承受不了外界舆论与自己内心那一关,再度选择放弃他。

    “……十六君远行,瞿塘滟滪堆。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

    八年前,就因为让她离开自己身边,先行返台,不过就这么一天而己,便让她狠狠将他推开,如果他够聪明,就该守在她身边一步也别离开,不让任何事物再动摇她、威胁他们的未来。

    但是,一来他有他的职责,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不是他的作风;二来,他们必须共度的是一辈子,如此步步为营,他又能守得了多久?她早晚都得自己面对这一关。

    如果,到最后她仍是过不了,他只能说,他很遗憾,但并不后悔。

    “……八月蝴蝶来,双飞西园草。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

    这段时间,他们每晚固定一通睡前电话,由短短半个小时的通话中,他能感受到,她没变。

    由宁馨口中得知,她很坚强地扞卫他们的未来。

    我没有抢,和他在一起是两情相悦。

    宁馨都愿意祝福我了,旁人就更没有资格说什么。

    我不需要因为你的不谅解,就辜负一个对我这么情深义重的男人。

    做错事的是我母亲,不是我。

    真要偿还什么,这些年我为公司赚的钱,早就超过那些了。

    你一直处心积虑想将我拉下那个位置,但是平心而论,换一个人经营对你真的比较有利吗?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抛下对我的偏见,理智思考一下利弊得失,好吗?

    我没有你以为的野心,真有的话,也只是想守住夏家的一切而己。

    他没有想到,她居然能这样跟黄镇东对呛。

    平平静静道出,却字字犀锐坚决,毫不让步。

    这才是他心目中那个冷静机智的夏以愿。她可以作风强悍,商场上果决魄力不输男人,不过必要时也能有小女人的细腻心思、婉约柔情,例如——

    “……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愿者请上钩最新章节 | 愿者请上钩全文阅读 | 愿者请上钩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