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败犬的一夜婚 > 第四章

败犬的一夜婚 第四章

作者 : 有容
    “那个……咖啡馆里只有一个储藏室,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他露出个松了口气的笑容,“谢谢。”

    看着他拿起包包进到店里,京德忍不住想到,她的咖啡馆还真的成为名副其实的“收容所”。

    “对了,我叫京德,你叫什么名字?”

    “乐欣乔。”他转过身来,缓慢的念出这个名字。

    只留门边一盏壁灯的空间里,昏暗不明,让京德看不清,他眼中的期待。

    早上要到“收容所”开店时,京德内心其实是有些忐忑不安的。

    昨晚上除了问了那个“胡须张”名字外,当然对他的来历背景也询问一番,哪知他竟不答反问的说:“床在哪里?放心吧,我不是坏人,可是我现在快不行了,来这里的这一趟路有够累人的,先让我睡一觉再说吧。”找到储藏室后,他二话不说的往床上一躺,头一歪,没三秒就呼呼大睡起来了。

    她叹为观止,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干什么去了,有这么累吗?

    看到人都睡死了,压根无从问起,她只好等明早再做打算,希望不会引狼入室才好,谁知道——

    眼前的景象……令人傻眼!

    “那个……京德,你的店是怎么了?椅子倒的倒,东西破的破,这里发生暴动了吗?遭小偷也不是这样啊。”一早到咖啡馆报到,楚琬琰看到店里的景象也怔住了,这里根本像爆破现场!看了一眼抿着唇站在一旁不发一语的京德,发现她脸色铁青得很难看。

    “乐、欣、乔——”京德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三个字。

    “咦,那是谁?”楚琬琰纳闷。

    “那是我家老板昨天收容的男人名字,也就是疑似让店被砸的人的大名……”因为已报警处理,所以现场不能动,遐龄也是站在一边的无所事事。

    “京德,你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居然收留一个男人在店里过夜?”

    “一个有一叠美金的男人。”遐龄又补充道。

    “什么?为了一叠美金,让可疑人物有机会砸你的店?”她都不知道京德是这样贪财的人。

    “不,一叠美金只是秀给她看,她连一张都没拿到。”

    “天哪天哪!”

    “遐龄,你如果想活得人如其名的长寿的话,请立刻闭嘴!Now!”这女人是唯恐天下不乱吗?京德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勉强压抑住怒火的道。目前状况她已经够郁卒的了,她们最好别拿她来抬杠。

    看了看店里凌乱的状况,京德再度咬着牙低咒,“那个男人最好是逃得够远!他要是敢回来,我一定把他大卸八块!臭男人、王八蛋、卑鄙无耻下流的卖肉的……”

    楚琬琰倒抽了口气。“卖肉的?厚厚厚……京德,你已经饥不择食了吗?”收留卖肉的要干啥?当然是要吃肉。

    那是卖卤肉饭的简称!正要解释之际,她眼尖的看见一道高大身影出现在门口,美丽的脸庞在一怔之后,立即变得狰狞恐怖。

    “京……京德,你怎么了?”川剧变脸都没那么快。

    “老板……”

    “我要宰了他!”

    一时难忍怒气,京德顺手抄起身旁的拖把,杀气腾腾的想往前冲,楚琬琰和遐龄见情况不对,连忙制止她。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收拾他!我要杀死他!”她身子被架住了,拿着拖把的手在空中乱挥,身子让两个女人抓住,动弹不得,她索性学标枪选手,将拖把投射出去——

    “砰!”命中——乐欣乔身后的矮胖警察。

    “现在是怎样?这店昨天被砸,现在又发生袭警事件吗?”

    完~蛋!是管区的!京德硬着头皮走向前,“宋警员,你还好吧?”

    “没事,看你娇滴滴的,脾气有够坏。对了,这位先生……”

    京德看向一旁的大胡子,火气又上来了。“谢谢你帮我把犯人逮住了。”她和宋警员是朋友,他是特意在这家伙被送进警局前,先送来给她“动私刑”的吧!彼不了什么淑女形象,她毫不客气的伸手拧住乐欣乔的耳朵,“你!傍我过来一下!”

    “喂,你……”

    “闭嘴!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的店和你有仇啊,还亏我不计较你这卖肉的长相,不!卖肉的通常还有几分姿色,你只能去卖卤肉饭……反正,我收留了你,结果引狼入室,气死我了!我要告你,告死你!”手拧着他的耳骨,还转了半圈。

    痛痛痛!“不是这样的!我……”乐欣乔尚未解释完,话又被打断。

    “什么还不是这样?都被警察押回来了,难不成我还冤枉你!”

    “我……”

    这时,京德的手机铃声大响,她从口袋中拿出来一看,发现来电显示是她的母亲大人,深呼吸一口气后才接起——“喂,妈,什么事?”她的另一只手还揪着乐欣乔的耳朵。

    “阿德啊,人过去了没有?”

    过去了?“谁死了?”

    “呸呸呸,不是啦,我是说人到了没有?”

    “谁啊?”京德一头雾水。

    “就我和你外婆都觉得很不错的男孩子啊!要介绍给你的,他体格好,又朴实勇健,虽然长得是比较粗鲁啦。这个男孩子是隔壁阿水婶的远房亲戚,我和你外婆看了相片都觉得不错。”

    体格好,又朴实勇健,虽然长得比较粗鲁?京德忍不住看了一眼乐欣乔,直觉的觉得母亲说的人就是他。暂时放开他的耳朵,她走到数步外,压低声音说话。“妈,这个人……我不喜欢啦!”

    “为什么?”

    “太高,有压迫感。”他身高有一百九吧?

    “男人高才好。”

    “看起来太粗鲁了。”

    “你比较喜欢娘娘腔吗?”

    “他一脸的胡子……看起来很像宾拉登。”

    “呵呵呵……男人这样才好啊,听人家说,男人毛发旺盛,那方面才行,你以后才会幸福。”

    “……妈!”

    “你啊老是东挑西拣的,年纪也老大不小了,不要太挑剔了。你外婆也说,不要太挑,小心挑啊挑会挑到一个卖龙眼的。”

    她哼嗤了声,“那个男人不像卖龙眼的,比较像卖鲁肉饭的。”

    “你怎么这么会猜?还真被你猜中了,他开了一家小陛子,生意很好喔!”

    京德无言的听着。

    “我说你啊,老是不听我们的,老挑一些只想利用你的男人。你就听我们这一次,认真和对方相处看看。你别以为人家一看到你的相片就忙不迭的想攀亲,他还说:『这么漂亮的小姐我配不上,她看起来和穿西装、有祖荫的人比较相配,配我太浪费,也太辛苦了。』”

    “那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场面话谁不会说。

    “被他家里长辈威胁,硬着头皮去找你的。不过人家真的也很有心,总之特别北上一趟,打算住上一个月,好好和你培养培养感情呢。真的不行当朋友也好,这男人听说憨厚老实,有肩膀的。结果真的不行也没关系,各有各的缘份,感情的事也不能勉强……”

    结束通话后,京德臭着一张脸走向乐欣乔,没好气的说:“你,为什么要来?”

    她这问题没头没脑的,他根本不知要怎么回答。

    “这根本是变相的相亲,也亏你真的答应了。”瞪他一眼,嘟嚷道:“你昨晚干啥不说?”

    “说?说什么?昨晚?”他表情变得有些谨慎局促起来。“我只是觉得事情不好解释,所以……”

    也是,这么尴尬的事他要怎么说?说要应征,好像还好一点。这么一想后,京德脸色缓和了些,“我妈把你被逼来相亲的事说了。”叹了口气,她把话说得直接。“老人家不知道怎么想,不过我知道我们不可能来电。算了,就一个月,这一个月中你就待在这里,一个月后你回去交差,我也好给我妈答复。”

    “……好。”

    京德又横了他一眼,“不过,这一屋子的惨状,你是不是也该给我个交代?为什么昨天我走了之后,我的店会像被手榴弹袭击过?”他口袋有一叠美金,是不是该叫他拿出来善后?只是他也很奇怪,从乡下到台北来,又不是出国,带什么美金?

    这时宋警员走过来,插话道:“你把人拉到一边说了一堆到底说完了没有?我说京老板,你不要这么凶啦,人家为了你这家店,可是受了不少伤,刚才从医院回来,去警局做好笔录,你一见面就揪着人家耳朵,像是看到仇人,这样不好啦!”

    “为了我的店受伤?”京德闻言十分讶异,仔细一看,乐欣乔手上还真有一些绷带,脸上也有一些伤,她本以为那是他拒捕造成的。

    “看得到的只是一小部份,背上的伤才多呢!这位先生真的很厉害,一对三,还逮到其中一个歹徒,我们才能循线顺利逮到另外两人。”

    “为什么他的伤和我的店有关系?”

    “你看这样还不知道喔?”他指了指被砸的店。“就几个寻仇却找错对象的黑道混混,好像在另一家咖啡店被得罪了,清晨四五点的时候拿了开山刀、棒球棒来砸店……你怎么好像一副状况外的样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败犬的一夜婚最新章节 | 败犬的一夜婚全文阅读 | 败犬的一夜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