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败犬的一夜婚 > 第二章

败犬的一夜婚 第二章

作者 : 有容
    正想回饭店房间之际,不远处传来呕吐声,一声比一声令人不忍卒闻。乐欣乔皱着眉头,往声音来源方向看去,是男厕所方向,接着他隐约看到一抹身影,是……女人

    男厕里有女人?那女人想必是走错了吧?能喝到男女厕不分,可见醉得厉害。浓黑的眉拢了拢,打算离开,告诉自己在异乡最好不要多管闲事,然而走了几步,步伐却越来越慢,最后还是忍不住的长吐了口气,转身朝男厕走去。

    一个女孩子醉成这样,在这种犯罪率高居不下的度假胜地,天晓得他袖手不管之后,会不会隔几天在报纸上看到她上了社会新闻!

    走近后,他讶异的发觉,这女的不就是方才在酒吧里,一堆老外和酒客觊觎的目标?她身边没男伴,长相美丽,身材又一流,一进来就成为男人猎艳的首选,一堆男人拼命的赠酒想攀谈,只是她没有收下任何一杯酒,迳自一杯又一杯的喝着自己点的酒。

    会注意到这些,是因为他正好坐在吧台,更刚好的是,和美女比邻而坐。

    两人并没有交谈,各喝各的,也许彼此都有感觉对方不想被打扰。

    想起她多种调酒混着喝的灌酒模样,果然,还是醉了

    距离她还有三、四步的距离,乐欣乔已经嗅到可怕的酒味,女人摇摇晃晃的要往外走,脚底踢到东西,冷不防的往前扑,眼见就要有跌撞见红之虞——

    及时的,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将她揽捞而起。“你还好吧?”天,好重的酒味!一个女人孤身一人敢这么喝,也太掉以轻心了吧!

    京德意识很混沌,分不清是喝得太醉才导致反应迟缓,还是惊吓过度,回不了神。“没……没事!”努力想站直身子,可她的头好晕,有些天旋地转。

    没事?没事为什么还一直把他当支撑物一样倚靠?他暗扶她一把,想让她站好,然而她脚底虚浮得使不上力,又倒了回来。

    看她眼神迷迷蒙蒙,似乎对不了焦,乐欣乔考虑着是不是要直接送她回饭店房间?正考虑要怎么做会比较好时,对方忽然开口——

    “你……你蹲下来。”

    “蹲下?”为什么?

    “太高……太高的东西会令……令我有压迫感。”

    乐欣乔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他还是乖乖的蹲下身子。不意,下一刻一具暖呼呼的身子就趴了下来,他一怔,“喂,你——”

    “我……我住这家饭店0516房,麻烦你了。”

    现在是什么状况?她当搭计程车啊!“太高的东西会令你有压迫感?”

    “是啊,太高会爬……爬不上去,就会有压力,这样好多了。”

    乐欣乔失笑,这女人,都醉成这样还能这样使诈!

    “我好像真的喝……喝太多了,没办法自己走回去。”乐欣乔起身时,她整个身子往后仰,连忙用双手攀环住他的颈子。

    “有这种觉悟,表示你还没完全醉。”

    “就是嘛……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酒量会好……好成这样,想醉也醉不了,好烦喔!”

    乐欣乔笑着摇摇头,给她三分颜色就开起染坊来了。“喝醉有什么好?”

    “醉了,就可以忘掉所有的不愉快,可以忘了好多好多的事……”这是她的酒癖,喝到茫了之后就会很想说话、很爱说话,也许是平常心里放了太多的事,酒精使她松懈心防,根本不管眼前这男人认不认识,一迳说话,一吐为快。

    “真的醉了,我就可以忘……忘了交往两年的男友,最后娶的女人却不是我……”她侧着脸,趴在乐欣乔背上喃喃的说:“我以为,这一次真的有人愿意在我的结婚证书上替我签名了说……”无声息的落泪,低低的啜泣。“我真的好希望,自己能醉到什么也想不起来……”

    是情伤吗?也许是他性子偏冷,也没经历过什么非要不可而不可得的情感挫折,这样感觉他无法了解。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背人,肢体以他不熟悉的方式交缠着,她的手环着他的颈肩,他的大掌扶托着她的腿,她几无空隙的紧压着他坚实的背……两人如此亲密无间,他却连对方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呢!

    送她进房间后,原以为这样算把“送佛送上天”的任务完成了,没想到这醉女人很“鲁”,拉住他,硬是不让他走,要他听她说话。迫于无奈,当完“人肉轮椅”后,他只得继续充当“垃圾桶”了。

    “我告诉你哟,我叫京德,京是北京的京,德是德州的德,可是我是从台湾来的……”

    这女人是平时太过压抑了吗?她说个不停,完全没想打住的迹象,从自我介绍说到她开了一家名叫“收容所”的咖啡馆,还从皮包里掏出一张名片,说了不少她店里的事:她说她有一个能烤出全世界最棒的蛋糕的西点师傅、有一个每天都来捧场,全世界最忠实的客人,还有一个全世界最不可思议的女侍……

    好不容易话题告一段落,他以为自己终于可以离开了,开口告辞道:“时候不早了……”

    “在我京德人生的行事历里……”

    不会吧?还有啊别告诉他,方才她开店的奋斗史只是楔子,还没进入她所谓人生的正文!

    “我啊,原本打算在十八岁那年才谈恋爱的,可你知道的,爱情来了,哪里可以等,简直就像黄河泛滥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天雷勾动地火加上干柴烈火,轰轰烈烈,刻骨铭心……”

    “……”

    “反正,我幼稚园大班那年就恋爱了,那是个好帅好帅的小帅哥哦,呵呵,不过,很不幸的是,还没幼稚园毕业,我就因为男方不贞而失恋了。”

    “不贞?幼稚园欸,这个指控会不会太重了?”

    “你不知道吗?由……由小见大嘛!”

    这句话不是这么用的吧?乐欣乔无奈的想着。

    京德接着说:“恋爱要来挡不住,那结婚总算可以按计划来吧?照我人生的行事历,我打算在二十三岁大学毕业那年结婚,结果……那时我失恋了,交往四年的男朋友劈腿。

    “热得要死的八月天,考生等的是发榜成绩,我等待的却是男友的选择……然后,我落榜了,男友录取了第三者,我出局。”她笑了,含着眼泪苦笑。

    乐欣乔忍不住说:“在发现被劈腿时,你就该甩了他了。”这女人是傻瓜吗?本来想说她这种美人该是众星拱月,被追求者捧在手心,没想倒挺笨的。

    “我很死心眼,只要他回头说几句好听话,我就会原谅他。”将脚缩上沙发,下巴抵在膝盖上,沉默了一会儿她才又继续说道:“八次!我啊,总共谈了八次恋爱,每一次都把那次的恋爱当最后一次,可为什么我的最后一次,老是无限期延长,和我的年纪一样,数字越来越大……”

    因为你是笨蛋!被人哄一哄就心软,男人不劈腿对不起自己。乐欣乔在心中说道。

    “我真的……真的很想把自己嫁出去!为了成功结成婚,我什么都学,我烧得一手好菜、插得一手职业水准的花艺,打毛线、学串珠……我爱干净,房子打扫得纤尘不染,还去学了经脉按摩,希望老公在外头辛苦了一天回来,我能帮他舒压……我开了一家生意不错的咖啡馆,经济上不会成为对方的负担……如果对方喜欢,我甚至可以去学古筝、学琵琶!

    “不是我在自卖自夸,我大概是最适合男人娶回家的女人了,可是……为什么就是没人要娶我?最令我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我老是被劈腿?我努力的付出,却总是被辜负。在男人无法陪伴我时,我总是告诉自己,我要识大体、我要全力支持他,不可以任性、不可以无理取闹,我不要被讨厌,但最后,我每一次都输在任性而胡闹的女人手中,男人说那叫可爱、撒娇,这样的女人让他们有被需要的感觉!”

    她眼圈红了,想起曾经听过的一首流行歌——其实别人的招数我们都懂,没有什么不同,故作软弱,撒娇害羞,只是有一点别扭……傻瓜,我们都一样,被爱情伤了又伤,相信这个他不一样,却又再一次受伤……她就跟外婆骂老妈的一样——“你就是笨。”一次次的笨给不对的人。

    “每个男人都说是他们不够好,配不上我,可是……可是,我却在这些听似赞美的话语中,失去了自信,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天生缺陷、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为什么男人想携手共度一生的人,总是不是我?即使有再多的赞美,被说得再完美的我,还是被舍弃了……”

    京德的话让乐欣乔越听心越沉,“你是个好女人,挑对象要慢慢挑,真命天子总有出现的一天。”

    然而对于爱情,他其实无法理解那种非要不可的感觉。在他看来,感情被骗了一次可以理解,两次、三次也算可以原谅的范围,可八次那就很不可思议了。

    话说回来,会伤心表示她对感情的认真,而是什么样的理由,让她如此执着?爱情的迷人处在哪儿?想想为了遇到真命天子,让对方喜欢上自己,她做了多少努力,学了多少东西,真是让人佩服。

    他向来不会主动把异性放在心上,但听了这个对他来说“特别笨”的女人的故事后,却让他记住她了。

    她有张会让许多男人迷恋的美丽脸庞,偏冷艳的气质,给人精明能干的感觉,谁知在这样的外貌下,其实是个傻瓜,一个努力的想抓住幸福,却老是扑空的傻瓜。

    他很想知道她还能这样傻气而认真为所谓的真爱坚持多久,可莫名的又为她感到心疼……心疼?这种感觉好陌生,他微微闪了神。

    京德喃喃的说:“会出现吗?又是哪一天?好女人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就不叫好女人,而叫老女人了。”她自嘲的一笑。“你知道吗?我已经距离男人眼中的好女人越来越远,离老女人越来越近。我今年二十九岁了。”

    “为什么这么急着把自己嫁出去?”她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何必在意年龄的限制,她的美丽不会随着光阴逝去而褪色。

    “怕『家族遗传』。”她苦笑道。

    “嗄?”

    她的思绪突然被一个灵光乍现的想法攫住,也不管他正等着她的说法,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喂,你要不要和我结婚?”

    乐欣乔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她。

    “你说过,我是个好女人的!”见他沉默,她不满的嘟起了嘴,原本就噙在眼眶里的晶莹泪水,都快掉落下来。“还是你说我是好女人,其实也是像其他男人一样,只是安慰我的谎话?如果是这样,你大可不必如此,我已经慢慢可以接受……接受没有男人会娶我这件事了”一行眼泪滑落她红醺的粉颊,“败犬当久了,也满能接受自己是常常打败仗的狗,被拒绝,好像也很理所当然……”

    “你真的是个好女人,只是结婚这种事……是不是该慎重一点?”奇怪,明明灯光是柔和的黄光,他怎么觉得她的眼泪刺眼得很,叫他的心蓦地一拧?

    “我是很慎重啊!”京德笑了,有些傻呼呼,脸上泪痕未干的模样,让她看起来既狼狈又凄惨。“不要担心,我不是要那种要你面对我一辈子,到了我鸡皮鹤发,还要你对我甜言蜜语的恶心关系。一天,只要今天就好!我只是想知道结婚的感觉,有个男人愿意为我在结婚证书上,一划一划、慎重的签下名字的诚意……”

    “没有证人,这桩婚姻不成立的。”他的目光离不开她的眼泪,他的心催促着他答应为她做这件“举手”之劳的小事,好舒缓那股隐隐抽痛的感觉。

    京德起身,跌跌撞撞的走向窗口,不稳的身姿,看得出来她酒意未消。“天地为证就好……只要这几个小时,你眼里只有我,诚心的在结婚证书上签上名字就行了……结婚证书只是个纪念,我……一直想得到的美梦。一觉醒来,梦醒了,我不会强留。”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败犬的一夜婚最新章节 | 败犬的一夜婚全文阅读 | 败犬的一夜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