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不敢说我爱你 > 第九章

不敢说我爱你 第九章

作者 : 子澄
    游武美绝对不是一个安分的伤患,等不及身上的伤变好,隔天她就下床忙东忙西,主要的工作自然还是陪伴钟老太爷。

    诡异的是,前一晚大少爷不仅让她睡他的床,更睡在她身侧陪她入眠,虽然两人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却让她别扭极了,隔天一早便赶紧落跑,当晚也极自然的回到自己房间。

    但她以为如此天经地义的事,在某人眼里却成了不可原谅的罪行一一

    “谁准你回到这个房间来的?”就在她洗过澡换上睡衣准备就寝时,大少爷闯进了她的房间,神色危险的对她说道。

    “……这里本来就是我的房间啊!”这间房换别人住了吗?怎么没有人通知她?她一脸的茫然。

    “不再是了。”

    就像前一天被救回来时的情景一样,他直接将她拦腰抱起,不由分说的将她抱回他的房间,由不得她抗议的执行前一晚的“体罚”一一睡他的床、和他共寝,害她清晨起床后全身酸痛,因她整夜不敢或动,像个木头人一样在大少爷床上“躺”一整晚。

    开什么玩笑,这样下去别说是照顾老太爷了,她自己恐怕会先行嗝屁!

    不行,她己经在他房里睡了两晚,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得想个方法才行,不然迟早会出问题。

    于是受伤后的第三夭,她对钟克允的决定提出抗议。

    “你是伤患,需要有人照顾。”抗议驳回。

    “我没有那么柔弱!”她甚至开始工作了。

    “这个家你作主还是我作主?”他危险的眯起眼。

    只是一记凌厉且危险的眼神,就吓得她立即缩回自己的龟壳,继续扮演那无辜又没胆的小乌龟,乖乖的回到大少爷房间就寝。

    可恶!难道她就这样无计可施,只能乖乖的听从他的决定,无限制的与他同床共枕吗?

    虽然只是一个床位,一个睡觉的地方,可是他和自己却因此将距离缩短至几近于零的危险境界。

    她可以把自己想成木头人,可以假装身边根本没有人,可是光他动也不动的睡在自己身边,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和脑袋,浑身燥热的胡思乱想,根本没办法好好睡觉。

    每天晚上,她都试图与钟克允谈判,但或许是慑于他的尊贵气度,抑或是她根本抗拒不了心爱的他,因而接连数日连连溃败,从没得过半个胜绩。

    教她想不透的是,整个钟家上下好像没有任何一人察觉到大少爷这不寻常的“恶行”,搞得好像只有她一个人在闹别扭,教她气恼得差点没中风。

    她不过外出一趟,回来后就变成这等怪异的模式,其间甚至连切换都没有一一

    连游戏切换模式时都要按按键的吧?到底谁该死的按了那个莫名其妙的按趣,又有谁能好心的将它变回来?

    其实她完全不知道,钟克允己在救她回来的那天晚上,清清楚楚的向爷爷和钟克强表明非她不可的决心,而老太爷跟钟克强毫无异议的全盘接受,并约定好在钟克允擒获芳心之前,会配合的装作什么事都不知道。

    因为感情的事没有人能帮得上忙,全得靠钟克允自己努力方能成事。

    可惜武美完全被蒙在鼓里,却又不敢让其他同事知道自己被大少爷“绑架”,天天睡在大少爷房里。

    她怕同事们误认她以此炫耀,更怕被误会是她自己“卖身求荣”,所以她只能苦苦压抑,整个人变得沉郁,连笑起来都不快乐。

    该继续跟大少爷抗争下去吗?算算从她受伤至今,约莫过了一个星期,她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这下生活总该回归正常了吧?

    趁着老太爷休息的傍晚时分,她躲到前院花圃,解开贴在伤口上的OK绷,满意的瞧见自己近乎回复原状的皮肤表层。

    虽然颜色有些暗沉,但己经感觉不到丝毫痛感,复原情况良好一一多亏大少爷的细心照料,定时帮她换药,可是这么一来,她欠他的人情又添一笔,教她既感动又无力。

    把OK绷扔进垃圾桶的同时,她不经意回想起令她极度混乱的这个星期,除了大少爷的专制之外,她倒是听见一些有关汪凯博的小道消息。

    他早就被二少爷炒了鱿鱼,而或许是模特儿的圈子不很大吧,他欺负女人的事传遍了整个服装界及广告界,没有人愿意再请他走秀及拍广告,等同被彻底封杀。

    她怀疑二少爷正是封杀汪凯博的主谋,但是……

    “武美,武美喔!”拿筷子敲碗,钟克强的肚子咕噜叫了。“我肚子饿了,煮东西给我吃。”

    “马上要吃晚饭了,你忍着点!”

    头上飞过乌鸦两、三只,她在自己的怀疑上画了个大又;这么幼稚的二少爷,哪来那么大的杀伤力?不可能是二少爷的啦!

    那,难道是大少爷?

    不对啊!大少爷的事业跟模特儿圈并没有什么关联呀!

    “在想什么那么专心?”

    头顶突地传来熟悉的男音,她一抬头,就看见钟克允似笑非笑的俊颜。

    “大少爷,你回来得正好,我有事跟你说。”她拍拍**站起,刻意忽略乍见他时的悸动,提振起勇气,准备向他展示自己痊愈的伤口,好夺回自己原本房间的使用权。

    没想到钟克允自顾自地走进客厅,害她跟在他**后面跑。

    “大少爷!”

    “到房里说。”

    “喔。”她应声,像只听话的小苞屁虫,乖乖随他上了二楼。

    “把门关上。”他一进门就先交代了声,然后背对着她慢慢脱西装外套,待她关好门后才问:“想说什么?”

    “大少爷你看,我的伤都好了喔。”她献宝似地将手臂举到他面前,让他看清自己撕掉OK绷后的伤口。

    “很好啊,也差不多该好了。”扯下领带后,他开始解开衬衫钮扣。

    乖乖,大少爷干么一直脱衣服?现在他身上除了半解的衬衫,就只剩汗衫了,难不成他想脱光?

    隐约意识到不太对的危机感,她赶忙将视线移到天花板,没敢乱看的发问:“啊……那我从今天开始,可以回去睡原本的房间了吧?”

    “跟我睡不好吗?”解开衬衫的袖扣,原先盯着自己腕间的眼波流动,突然转身看她。

    “那不是好不好的问题,是……”听见这个敏感的问题,她不禁瑟缩了下,脑中霎时一片空白。

    “是什么?”他脱下整件衬衫,朝她跨近一大步,瞬间拉近彼此间的距离,眼睛不曾稍顺地锁住她的瞳眸。“嗯?”

    “那个……”察觉他似乎有再靠近的意思,她忙伸直自己的手臂,不让他再贴靠过来。“你别再过来了,这样我没办法思考!”

    “为什么?”他的眼迸出一丝精光,轻易地抓住她伸直的小手。

    “吓!”她惊喘了声,反射性的倒退一大步,后背正好贴抵着门板,她己无路可退了。“大大大……”

    “叫我的名字。”微微勾起嘴角,他喜欢她的反应,那清楚的昭示她对他的在乎,不论是他的贴近或碰触,她就是在乎。

    “大、大少爷?”不对,怎么现在的场景和她深埋的记忆相互重叠?她心绪慌乱,见他不断朝自己逼近,她紧张得舌头打结。

    “武美,你是我的女人,本来就该叫我的名字、睡在我的床上。”举起她的手靠近自己的唇,他漂亮的眼依旧锁着她的,在她惊恐的瞪视下,邪恶的将她的指含入唇间一一

    “不!”她挣扎着想缩回自己的手,却反而将两人的距离缩得更短,不过一转眼的听间,她己落入他温暖的怀饱。

    “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大少爷,你放开我!”

    “我不要。”利用双臂将她禁箍在门板和自己的双臂之间,他凑近她的脸,近到几乎碰触到她颤抖的唇。“是你先来招惹我的,胆敢招惹我就要付出相对的代价,休想要我放开你。”

    “不,不要。”不该是这样的,她不懂事情怎会失控成这样?当汪凯博要追她的时候,大少爷不是还冷眼旁观、一点都不在意的吗?

    距今不过才短短一个月左右,为什么现在他态度能转变得那么快?难道是见不得她被汪凯博欺负,男人血液里莫名其妙的保护欲作祟,让他一时冲动的想保护弱者?

    该死!又惹哭她了!钟克允暗暗低咒,用力将她拥入怀中。

    “跟我在一起,让你那么痛苦吗?”痛苦的用哭来发泄?左胸泛起日渐熟悉的痛楚,他不晓得该怎么做才能讨她欢心,要怎么做自己的心才不会再这么痛?

    “不是,不是的。”她想跟他在一起,但那只是她的奢望,怎能要求他无条件配合?

    “那是怎样?”捧起她的脸,注视着她的泪,那点点泪花几乎滚烫得将他灼伤。

    “你说过你喜欢我的,还是你……不再喜欢我了吗?”

    她用力摇头,咬着唇不敢泄漏心底半丝情意。

    大少爷太温柔了,如果她承认自己的心意,大少爷就算再勉强也会接受吧?她己经欠他太多太多,怎能再卑鄙的利用他的温柔满足自己的私欲?

    不可以!就算她再爱他、再想与他厮守都不能说出来!

    “是吗?”颓然的放开双臂,她的自我抗拒成了他最大的误会。“原来人心真的会变,你真的不再喜欢我了。”

    好不容易才发现自己还有爱人的能力,没想到结局竟是他察觉得太晚,迟至她改变了心意,才惊觉自己的迟钝己让他与幸福失之交臂。

    这是老天爷对他开的玩笑呜?

    如果真是如此,这玩笑未免恶劣至极!

    倘若得知自己还有爱人的能力,却必须以失去所爱作为代价,那他宁可从来不曾发现这个事实一一至少,至少他的心还能完整,不会像现在千疮百孔!

    不是!她想否认,又害怕自己的假设才是事实,她挣扎着不敢开口,所有的解释全卡在喉间,变成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

    沉浸在懊悔和痛楚间的钟克允,粗心的漏看她的挣扎,他恍惚的转过身,拒绝再看那张令他心痛的娇颜。

    “我妈生我的时候难产,她用她的生命换来我的诞生。”不是试图傅取她的同清,他只是想宣泄心头长期的压抑,不带一丝勉强,他低哑的开口叙述。

    游武美猛然一惊,虽然不是很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提起童年往事,但她敏感的意识到自己似乎即将探触到他不为人知的童年。

    “很讽刺吧?喜事跟丧事一起来,都不晓得要开心还是伤心了。”他自嘲的苦笑,那笑声听来像在哭泣。

    母亲的难产换来他的生命,让他毫不意外的成了父亲的箭靶,他成了被父亲刻意忽略的孩子,而在后妈进门后,将他生命的悲剧带上最高潮。

    游武美安静倾听他的叙述,间杂着不敢置信的抽气声,她简直无法想像那悲惨的孩子如何熬过凄惨童年岁月,继而成长成眼前伟岸温柔的男子?

    随着他叙述的故事,主角与她孩童时的记忆诡异的重叠,隔壁家与她有一面之缘的男孩,印象里始终看不清五官的脸庞,神奇的在他的叙述间逐渐变得清晰,那漂亮的眼、挺直的鼻和略薄的唇,竟是缩小按刻版的钟克允!

    她狠抽口气,难以置信地捂住自己的唇,就怕自己诧异的放声尖叫。

    原来他们早就相遇了,在两人还懵懂未知的时候,他们竟然己经相遇,这是怎样难解的牵连?

    “我天真的以为只要跟人保持距离,就可以确保自己的安全,所以距离成了我的保护膜,却也让我不懂得如何去爱。”爱,对他来说只是个名词,他以为它不会变成动词,直到命运的绳索将他们牵系在一起。

    “明明很在乎爷爷和克强,我却不知道该如何跟他们亲近,就算住在同一间屋子里,我都没办法对他们任性、耍赖,生疏得跟外人没有两样—”

    对她更是如此,明明在乎得要命,他却没有勇气说出口,反而表现得更为冷淡,以为这样就可以不让自己受伤,没想到到头来却落得完全失去她……

    只是现在才说这些有什么用?她己经不再喜欢他了,说出来不过造成更大的遗憾,就让他亲手将这一切掩埋,直至他生命消失的那一天……

    “大少爷?”为什么不说了?他甚至一句都没有提到她。

    “对不起,我不该勉强你做你不喜欢的事。”闭上眼,他好累,累得连呼吸都感到吃力。“谢谢你曾经喜欢过我,还有,这个礼拜……我很幸福。”

    因为有她相陪,即使只是静静地躺在他身边,安静的同床共枕,光是趁着她熟睡时偷看她沉静的睡颜,他都无法否认那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一个星期。

    游武美霍然明白这个男人的压抑和矛盾心态其来有自,即使只有最后那短短的几个字她似乎能明白这个男人想传达的感情,关于她和他的未来,最重要的关趣字。

    她擦了擦自己的脸上的泪,鼓起勇气上前抱住他,立即察觉他的背脊变得僵直。

    “你这个礼拜的幸福,我能自大的认为是因为我的关系吗?”因为她,所以让他觉得幸福,他是这个意思吗?

    “武美……”他心痛的低喊她的名,僵直的手臂甚至不敢触碰她环住自己腰间的手,他好怕这不过是场梦,是他太过心痛,痛至昏厥后所产生的幻梦。

    “可以吗?”不再逃避自己的爱,她放大胆子绕到他面前,路起脚尖,举臂环住他的颈项。“我可以那么想吗?”

    他没办法开口,困窘的闭上眼,艰难的点头认了。

    一直都是她,因为有她,他第一次感谢母亲生下他,第一次享受到生命的美好,那是与爷爷和克强截然不同的存在,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存在。

    “克允……”她泪中带笑,头一回不需要他的命令,她主动直呼他的名。

    他僵了僵,不敢置信的张开眼,映入他眼底的是她脸上那抹绝美的浅笑。

    “你叫我什么?”

    这次是幻听吗?为什么真实得像她亲口叫唤他的名?

    “克允,克允,克允一一”她不厌其烦地叫着,仿佛担心他听不见似的一再重复。

    他终于扯开笑纹,略带苦味的笑纹。“你真善良,谢谢你愿意这样叫我。”

    很愚蠢不是吗?只是听她叫着自己的名,他都要爱上这个自己用了三十年,却不曾认真认是该属于自己的名字。

    安慰他也好,故意逗他开心也罢,他更期待的是她还没说出口的真实心意。

    “你喜欢的话,我以后就这样叫你喽?”她微羞再问,说话间极自然牵引呼吸吐纳,宛如浅浅的微风吹拂到他脸上。

    “我喜欢,很喜欢。”那极细微的吐纳带来她的味道,吹起他心中的链漪,也吹乱了他几近不想再跳动的心;像是害怕她改变心意似的,他忙不迭的表明。

    “那……”她害羞的低下头,折磨人似的欲语还休。

    “嗯?”她的指在做什么?勾绕着他的汗衫,将之扭绞成卷,然后放开再卷起,如此反覆;他的心脏鼓动叫嚣,快得几乎要跃出喉咙。

    她还想说什么?为什么主动向他靠近?

    她的贴靠让他头脑混沌,却隐约有种有预感,预感她想说的话将会改写他的未来。

    “那,我可以厚脸皮的要求……”她咬着唇,不让自己太过欢愉而笑出声来。

    “武美?”天啊!她这样不是折磨他吗?他几近哀求的低喊。

    “你到底想说什么?快说啊l’,

    她轻笑,指尖改而戳了下他的胸膛。“你很急喔。”

    “我……”是,他很急,急得有如热锅上的蚂蚁。

    他浅叹一口,放纵自己贪婪地环上她的腰肢,稍加施力让她紧贴着自己的身躯。“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再也不舍有女人像她这样,只消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就能轻易牵动他全身的神经,他贪恋这样的亲昵,却又担心它的魔咒随时会消散于无形,搞得他都要心脏衰竭了。

    她绝对是上帝派来要毁灭他的小魔女!

    “不怎么办啊!”她放松身躯,坏心的将全身的重量全往他身上靠去,害羞的将脸埋进他的胸膛。

    “如果我要求继续分享你的床,你会不会嫌我太厚脸皮?”

    她不晓得自己也能流利的说出这么不害臊的话来,爱情,真的会让人性情大变呢!

    “分享我的床?”他清楚的听见她说的每一个字,脑袋却像得了痴呆症般失去运作能力。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跟他想的一样吗?很邪恶的那种?

    “只是睡在一起吗?还是我可以……”他贪心的想要更多,不,他要她的全部,全部都只能属于他!

    “嘘!”她伸手抵住他的唇。他嘴不甜没关系,甜腻到恶心巴拉的话就由她来说吧!“我爱你,好爱你。”

    “武美一一武美!”他松开紧蹙的眉心,爆炸般的喜悦在心头漾开,他激动的将她高高举起,兴奋的绕了一个大圈,重新让她落入自己怀里。

    “再说一次、再说一次!”

    他真的等到她了吗?这一切完美得不像真的,他贪心的要求她再说一次。

    “你想听多少次,我就说多少次。”她笑着,因应他的要求再次说道:“克允,我爱你,好爱……”

    钟克允等不及她说完,低头吞噬她娇嫩的红唇,将数月来的渴望、思念全倾注在这火辣辣的一吻,吻得她晕头转向、双腿发软,他却仍不满足,大掌饥渴地钻进她的上衣下摆,急躁地**她的肌肤。

    游武美娇喘的承接他越来越大胆的**,他们互相拉扯着彼此身上的衣服,迫不及待的想汲取对方的温暖和热情。

    被扯开的衣物由房门口一路散落到床前,直到双双跌入房间柔软的大床,战火持续蔓延……

    当他再难忍耐的拉开她的腿,用力挺进她腿间的紧窒,两人不约而同地发出满足的叹息。

    “克允!”她媚眼如丝,轻喘的以指描绘他脸上满布**的线条。

    “嗯?”他低头亲吻她的唇,爱死了她叫唤自己的声音。

    “一直维持这样的关系就好,我不会再要求更多了,啊……”更激烈的撞击填满她的空虚,她娇吟不断的承接他的热情。

    “休想!”像是惩罚她的失言似的,他将她的双手高举过头,又咬又舔的顺着她的手部曲线滑向她的腋窝,最后吞噬她胸前娇艳绽放的红花。

    “这辈子除了你,我谁都不要,我说过的,休想我会放开你!”

    若是她心意己变,他断不可能勉强她与自己绑在一起,因为那会让她痛苦,而她的痛苦会让他心碎而死。

    但是她说了,她说她爱他,所以说什么他都要将她紧紧绑住,不给她任何反悔的机会。

    “还有,等我们结婚后,我们就把你爸妈跟弟弟接过来住,好吗?”亲人是斩不断的血缘及切不断的牵挂,爱屋及乌这点他绝对做得到。

    “克允……”她眼角泛着泪光,分不出是因为感动还是因为他强悍不休的占有。

    “除了说爱我,什么都别说一一”

    不敢说我爱你?那有什么关系。

    细微的体贴、关爱的行动,远比口头上的承诺还重要喔!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不敢说我爱你最新章节 | 不敢说我爱你全文阅读 | 不敢说我爱你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