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七年之痒 > 第二章

七年之痒 第二章

作者 : 古灵
    是与不是,

    没有准确的答案,

    除非加入游戏的行列,

    亲自参与神秘莫测的紧张快感,

    否则,

    无法看见游戏的结局。

    七十多个天翻地覆,昏天黑地的日子过后,一切总算慢慢进入轨道了,这一点从总经理雷斯特身上就可以清楚地察觉到。

    他的表情不再那么严厉冷酷,低沉的怒吼声也逐渐减少,初上任时那种卓然挺拔的翩翩风采终于重现江湖,所以,一些一向自视甚高的花痴级女人,也放下身段开始积极的展开追求攻势。

    没错,是时候了!

    放下笔,芊芊偷眼瞄向总经理办公桌後的雷斯特这麽想着。於是,略一思索後,她拢了拢头发,再拉拉衣裳,而後抓起行程表往雷斯特的办公桌前一站,脸上还加挂了一朵妩媚的微笑。

    “请问总经理,通任公司总经理的生日宴会——”

    还没有报告完毕,雷斯特便头也不抬地低哼道:“交给副总经理。”

    “那泰洋电缆总经理夫人的晚宴……”

    “回绝!”

    “山田会社社长女儿的订婚典礼……”

    “交给副总经理。”

    “九欣建设姚茉莉副总……”

    “回绝!”

    “瑞亨集团业务经理何欣欣……”

    “回绝!”

    “青山电子高柳娟总经理……”

    “向小姐,”雷斯特终於不耐烦地抬起头来打断她的话。“以后任何和业务无关的邀约,一律回绝,必要性的交际就交给副总经理,这样明白了吗?”

    “明白了,总经理。”芊芊点点头。

    “很好。”说完,他又垂下眼去审查文件了。

    芊芊脸上的微笑骤然消失,继而皱眉往自己的身上打量了一下……难道她今天穿的衣服太保守,不够性感吗?

    眼珠子一转,她又开口了。

    “对不起,总经理,我想请问一下……”

    “什么事?”

    “除非有必要,否则,应该不会再加班了吧?”

    “怎么?你老公有怨言了吗?”

    “不是、不是,我老公比我还忙呢!”芊芊连忙摇头否认。“我是想说,总经理对台北不熟,要不要我带总经理到处去逛逛呢?即使是晚上也没关系,我相信还是能找到很多可以排遣寂寞的娱乐的。”

    有片刻的时间,雷斯特似乎没听到她的话,所以没有作任何反应;芊芊不死心地又重复一次,这回他才慢条斯理地把翠绿色的眸子升起来盯在她的脸上。

    芊芊见状忙扯出她最迷人的笑容,甚至连站姿都刻意微倾出最诱人的性感角度来。

    “排遣寂寞?”

    芊芊暧昧地眨了眨眼。“没错,总经理。”

    “原来我并没有听错。”雷斯特点点头。“那么,请问你是以什么身分跟我这么提议呢?秘书?或者是……女人?”

    废话!

    芊芊依然笑容满面。“下班后的建议,当然是女人提出来的。”

    “哦!是女人喔!那么……”雷斯特半垂下眸子。“你怎么知道什么娱乐一定能让我得到快乐呢?”

    芊芊愉快的笑了。“拜托!总经理,你也是男人吧?男人能得到快乐的乐趣不就是那些吗?”她己经很露骨的暗示了,如果他再不懂,她准备偷偷在他的背上贴上一报“宇宙无敌超级大笨蛋”的纸条。

    雷斯特当然不是笨蛋,只见他的眸中忽地掠过一抹笑意。

    “替别的男人找快乐,你不怕你老公生气吗?”

    “生气?这有什么好气的?”芊芊淡淡地朝他一抛眼。“我只不过是带上司去认识一下台北,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何况……”她垂眸。“我刚刚不都说了,我老公比我还忙呢!每天不是比我还晚回家,就是拿了一大堆公事回家看,我连跟他多说两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只要一忙完,他就马上睡得跟死猪一样,哪有空闲理会到我呀!”

    雷斯特慢吞吞地把身躯往后靠,眼神高深莫测。

    “你……不会是厌倦他了吧?”

    芊芊从睫毛下偷觑著办公桌后的男人。

    “如果我说我只是有点寂寞,需要找个伴呢?”

    雷斯特又看了她好一会儿,透著诡异光芒的视线徐徐往下移到她裹在优雅套装下的丰满的胸脯,纤细的腰肢、微翘的臀部,到修长的双腿后,再往上拉回到她的脸上。

    “你是个很美、很有魅力的女人,可是……”翠绿眸子倏地转为墨绿,他声音粗嘎地说:“我很爱我的妻子,我绝对不可能和她分开的!”

    芊芊娇媚动人地笑了。“那正好,我也很爱我的老公,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要离开他。我刚刚才说过了吗?我只是有点儿寂寞,因为他太忙了,忙得没时间顾虑到我的心情,我不希望因此和他吵架,最好的办法就是我自己设法排遣这种令人不快的寂寞-!”

    雷斯特紧盯著她。“我在台湾顶多待两年。”

    “很好,”芊芊毫不犹豫地点头。“我也希望该断的时候能够断得干净点。”

    雷斯特双眉一挑,而后慵懒地以手支着下颔。“你为什么会挑上我?因为我的身分?还是因为我是你的上司?”

    “NO、NO、NO!”芊芊猛摇食指否认。“因为你是有妇之夫,所以不会有纠缠不休的情况发生,而且,你和我老公一样出色,不会让我丢脸。”

    “不会让你丢脸是吗?”雷斯特微一挑眉。“那么,你又如何能确定我会答应你?”

    芊芊很有自信地扬起下巴。“因为我是有夫之妇,所以不会有纠缠不休的情况发生,而且,我也很出色,绝不会让你丢脸的!”

    “不会让我丢脸?”雷斯特不觉笑了。“你好像在玩游戏是吧?”

    芊芊很老实地点点头。“没错,谁教生活太平淡了,我才不过二十七岁,但我已经开始觉得自己的活力好像有些生锈的样子了,所以,我想试试请种刺激性的游戏,看看能不能让自己重新振奋起来。”

    “很奇怪的原因。”雷斯特慢条斯理地说。“可是,你又怎么能确定我会想陪你玩这种游戏呢?”

    “很简单,”芊芊胸有成竹地挺了挺胸脯。“第一,就算你昭告全天下的人说你是已婚的身分,那些别有用心的女人还是会来缠著你,可只要有我在你身边,多少会有点阻挡的作用。”

    雷斯特不置可否地垂眸望著手上的结婚戒指。

    “而且,就因为你很爱你太太,所以,当她不在你身边时,你会倍觉寂寞,因此,就算你现在不希罕,可我保证再过一段日子后,你还是会觉得需要有个人倾听你诉说你跟你太太之间的感情,否则,你肯定会承受不住那种思念的煎熬与寂寞的折磨和摧残的!”

    雷斯特若有所思地抬眼睇视著芊芊。

    “你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

    “没错,我老公曾经出差两个礼拜,那是他不在我身边最长的一次纪录。”芊芊坦承。“头几天还好,我只是觉得不太习惯而已,可是接下来的日子,我就有点给他混乱了。晚上不抱着他的枕头我会睡不著,而且,他的枕头一定要穿上他的睡袍。”芊芊很严肃地说。

    “白天更精采,我老是随手抓到人就叽哩咕噜地说个不停,也不管我抓到的是阿猫或阿狗,反正只要有一对耳朵能听就行了。而我所叨絮的内容不外乎是我老公曾经跟我怎么样、怎么样,或者猜测我老公现在正在怎么样、怎么样……天哪!现在想起来……”她颇为困扰地低喃。“我好像什么丢脸的事都说出去了耶!”

    懊恼地呆愣了片刻后,她蓦地甩甩头。

    “算了,说出去就说出去了。”而后又正起脸色继续述说。“还有啊!当时最糟糕的是,我一边说,还一边大吃大喝,好像不那样吃喝的话,我就会疯掉似的,而且,如果吃得太多,我就会去洗手间吐个一干二净,然后出来再继续吃……”她轻叹一口气。“反正,那时候真的是有够给他很惨!”

    雷斯特仍然凝视着她,双眸却温柔得似欲滴出水来。

    “可是啊……”芊芊突然不满地噘高了嘴。“当我老公回来发现我在两个星期内就胖了五公斤时,他居然敢埋怨我根本不想念他,甚至还说我开心得很,所以才能在两个星期之内就重了那么多。”

    她咬牙切齿地哼了哼。“当时我真的很想把我那两个礼拜所吃的东西,同样准备一份给他塞下去,看他是享受,还是痛苦!”

    雷斯特注视着她好半晌,“你当时为什么不跟他解释清楚呢?”他轻声问。

    “为什么啊?我想……”芊芊拿笔搔了搔脑袋。“可能是因为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想他比他想我还多吧!”

    雷斯特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女人哪!真是……”

    “难道你太太就不会这样?”芊芊不服气地说。

    “这个嘛……”雷斯特沉吟着。“艾咪的个性是相当倔强好胜没错,但我认为她应该不会倔到这种事上来才对吧?这样不是很可笑吗?不过现在想起来……也许她也是吧!”

    “看吧、看吧!”芊芊双眼立刻亮出两个胜利的标志。“并不是只我一个人这样吧!”

    雷斯特眼神怪异地凝睇她片刻。

    “你……跟艾咪很像。”

    “是吗?”芊芊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她有我这么漂亮吗?”

    雷斯特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凝住她半晌后,才低哑著嗓音问:“你确定你要玩这种游戏?”

    “确定!”芊芊毫不犹豫地说。

    “不后悔?”

    “不后悔!”

    “你不怕走火入魔,脱不了身吗?”

    “绝不会!”芊芊坚定异常地猛然摇了摇脑袋。“我非常非常的爱我老公,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让我改变我对他的心意!”

    “是吗?”雷斯特突然扬起一抹邪魅的微笑,“真的没有吗?”他似蛊惑,又似挑战地问。

    “绝对没有!”芊芊斩钉截铁地断然道。这时候若有人拿榔头去敲她的脑袋,说不定还会敲出“锵、锵”的声音来呢!

    雷斯特点点头,也不知道他是点什么意思,不过,他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轻轻地问:“那么,你打算如何玩这个游戏呢?”

    一听雷斯特同意了,芊芊立刻眉开眼笑地拉过一张椅子来坐下。

    “规则很简单,首先,公事和私事绝对不能掺杂在一起。”

    “嗯!有道理。”雷斯特赞同地颔首。

    “当你有需要的时候,你可以找我陪陪你,而当我心情不爽的时候,你也要尽责的乖乖听我吐槽;你不需要送我任何礼物,但我们出去时的任何花费都必须由你负责。”

    “好像很简单。”

    “越简单就越不会出问题,不是吗?”

    “那倒是。”

    “哦!还有,”芊芊突然很严肃地拿笔指著雷斯特。“无论如何,绝不过夜,OK?”

    “不过夜吗?”雷斯特慢吞吞地眯起眼,“那么你是想……”他瞥向右边的那道门。“就地解决?”

    “卡!卡!卡!”芊芊立刻伸手挡住他的视线。“喂!你是白痴啊你,不过夜的意思就是不上床,听不懂吗?”

    “不懂!”雷斯特很干脆地承认他的驽钝。“你既无意感情出轨,又不打算和我上床,这样能算是外遇吗?如果你只是想纯交谊的话,公司里的同事那么多,任何人都可以,不一定要找我吧?”

    “咦?纯交谊?”芊芊皱眉沉吟。“唔……也对喔!那样真的不太像是外遇哩!顶多就像是好朋友一起出去吃顿饭、聊聊天轻松一下,别说是外遇了,连男女交往都称不上,就算我跟人家说你是我的情夫,恐怕人家还会先取笑我,更别提要有什么刺激感了……”她自言自语地喃喃道。“这样根本就不好玩嘛!”

    雷斯特没说话,只是以不可思议的眼光凝视著她。

    “那……好吧!清仓大拍卖,我们可以再亲热一点,譬如散步时,你可以搂著我走啦!或者是偶尔我也会给你亲亲,不过,顶多到A喔!”

    “A?这算什么?安慰奖吗?”雷斯特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我已经三十多岁了,没有兴趣陪你玩这种小孩子的游戏。”

    芊芊窒了窒。“那……那你想怎么样嘛?”

    雷斯特又露出那种蛊惑般的邪魅笑容。“要玩就玩真的。”

    芊芊倏地瞪大了眼。“玩真的?”

    “没错,玩真的,真枪实弹,你不是白痴,所以,你应该懂吧?”雷斯特嘲讽道。

    怒意倏地闪过芊芊的双眸,“你……”随即又顿住,继而眼珠子骨陆碌一转。“OK!没问题,玩真的就玩真的,不过嘛……”她狡猾地一笑。“也要你有本事把我带上床才行吧?”一句话丢下了战书。

    雷斯特的目光蓦地亮起又收敛,旋即展开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可以!”他接下了挑战书。“我陪你玩这个游戏,但你能保证你不会中途反悔落跑吗?”

    “喂、喂!你这样说很看不起人喔!”芊芊不满地抱怨。“要是我是男人的话,你就不会这么说了吧?”

    雷斯特双眉一挑。“你要是男人,我就不会跟你玩这个游戏了!”

    “唔!说的也是。”芊芊耸耸肩,勇于承认自己用错比喻。“不过,反正我是个会反悔的啦!在你回美国之前,我发誓绝对不会随意终止这个游戏,如果这样你还不信的话,那我也没办法-!”

    雷斯特点点头。“好吧!我信你,那么,今天晚上你要带我到哪里去逛逛呢?”

    “你想去哪种地方?”

    雷斯特笑得更醉人了。“当然是男人最爱去的地方-!”

    芊芊眯了眯眼,随即咧出一抹虚伪的笑容。

    “行!男人最爱去的地方是吧?没问题,看我的了!”

    于是,一场外遇游戏……呃!或者该说是比赛,就这样开场了。

    七年之痒还真是痒!痒!痒啊~~

    ☆☆☆☆☆

    男人最爱去的地方是哪里呢?

    老实说,这实在没有个定论,不过呢!因为大部分的男人都很“正常”,所以,他们最有兴趣的地方当然是那种能满足他们生理需求的场所。

    然而,男人最爱去的地方,通常也是女人禁止通行的所在,所以,芊芊只好把雷斯特带去一个能放松心情的高级夜总会,这对白天紧张忙碌的大总经理来讲,应该也是属于相当适合的场所之一吧?

    轻松地来一顿爽口的晚餐,随意聊聊天、看看表演,兴致来了,两位舞林高手也忍不住下场去踩踩地板。

    这晚,两人虽然是首次“约会”,倒也能抛开上司、属下间的隔阂,尽情享受一个美好的夜晚。直到十点多,雷斯特才送芊芊回公司的停车场让她开自己的车子回家。

    当她回到家时,卓之枫恰好从浴室里出来,正忙着用浴巾擦拭著湿淋淋的头发,修长有力的身躯上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健康的肤色显示出他是个喜爱户外运动的男人,他的五官外貌更是俊逸突出,目光温暖风趣,神情愉快开朗,是属于那种女人看了就会忍不住双眼发直的类型。

    “回来啦?”

    “嗯!”芊芊边脱外衣、边踢掉鞋子的应道。“你今天比我早喔!”

    卓之枫扔开浴巾,拿起吹风机。“我也不过早你十五分钟而已。”

    在浴室前,芊芊停住了脚步。“我刚刚回来的时候,顺便到顶好卖了一些芒果,你要不要吃?”

    “好啊!”

    “OK!那等我洗完澡后再弄给你吃。”

    当芊芊洗完澡出来时,卓之枫己经吹干头发靠在床头上,聚精会神地审视著从公司里带回来的文件了。她迳自坐在化妆台前擦干头发,又轰隆隆地吹干了它们,然后对著镜子小心翼翼地梳开打结的地方。突然,她停了下来。

    “枫……”

    “嗯?”

    “我漂亮吗?”

    “漂亮啊!”

    “迷人吗?”

    “迷人啊!”

    “性感吗?”

    “性感啊!”

    “有魅力吗?”

    “一大箩筐。”

    “男人看了会惊叹不已吗?”

    “那还用说。”

    问到这里,芊芊才转眼过去一看,发现那个回了她一大堆问题的男人根本连看也没看她一眼,兀自埋头在文件上。她不觉翻了翻白眼,又把视线拉回到镜子上,有点不高兴地噘高了嘴。

    “那为什么你连看我一眼也不愿意?”

    卓之枫还是头也不抬的说:“因为这种问题我几百年前就知道答案了。”

    “是吗?”芊芊斜睨着床上的男人片刻。“枫……”

    “嗯?”

    “如果……如果我有外遇的话,你会怎么样?”

    面对如此敏感的问题,卓之枫却依然吝于瞧她一眼。

    “杀了你,然后自杀。”

    闻言,芊芊这才满意地笑了,她继续对著镜子梳理头发。

    “枫……”

    “嗯?”

    “你还记得我们刚认识那时候的事吗?”

    “当然记得,想要忘掉一个看著我喷鼻血的女孩还真不容易呢!”声音中带着隐隐的笑意。

    “讨厌啦!人家又不是说那个。”芊芊尴尬地笑骂道。

    “哦!那是说你故意让我看见性感小裤裤的事吗?”

    “哪是啊!”芊芊立刻停下梳发的动作,转头恶狠狠地瞪著那个仍旧专注于文件上的男人大声抗议。“人家是不小心跌倒的,才不是故意的咧!”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到底是……哦~~哦~~我想起来了,是说你喝醉酒,硬要拉我上床替你破功……”

    还没说完,向家的母老虎就已经挥舞著天蓬元帅的猪耙,攻向那个狼狈地扔开满天文件跌下床的男人。

    “喂、喂!小姐、小姐,那个……”卓之枫边笑著、边仓皇地抱头鼠窜。“那个打了会头破血流的耶!”

    张牙舞爪的母老虎的冲势依然不停,“就是要打扁你这个……”话声突然顿住,她蓦地停下脚步,愣愣地看了看勾在发梳上的浴巾,再看向那个逃往客厅去的男人——**光溜溜的男人。她眨了眨眼,随即失声大笑了起来。

    “先生、先生,你……你是不是……是不是忘了什么……啊?”

    在她忘形的大笑声当中,那个一丝不挂的男人突然像闪电般的又冲了回来,先是一把扯下她身上的浴巾扔开,继而紧紧地抱住她,让两条炽热的胴体毫无缝隙地密密贴合著。

    “不,我永远不会忘了我最爱的女人。”他在她的唇边吐着诱惑的热气。“一个即使我的生命消失了,灵魂依然不会忘记的女人。”

    她的笑声消失了,痴痴地凝望着他片刻,而后叹息著轻叹。

    “枫……”

    “噢?”

    “我好爱你喔!”

    “我也是,芊芊,我也是。”

    他呢喃著拦腰抱起她,跨了几步来到床边将她放下,并用自己强健的身躯覆盖上去。

    “现在,我要用事实证明,在我的眼里,你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最迷人、最性感、最有魅力,也最令人赞叹的女人了!”

    ☆☆☆☆☆

    当雷斯特终于完全掌握住鲍司的状况后,他头一个作的重大决定是——裁员。

    不过,他的裁员并非缩减公司编制的裁员,而是裁去那些靠关系走后门进入公司,又毫无能力、毫无建树,平日只会作威作福的垃圾员工。说实话,这种员工还真不少,几乎占去所有员工的三分之一还多。所以,那些垃圾一丢给少女去祈祷后,公司差点就唱起空城计来。

    幸好公司预先征请的新人也陆续来报到了,虽然刚开始的两个月只是训练期,也是试用期,然而,正因为如此,新员工使特别勤奋,免得试用期一满后,还是得回家吃自己。

    而在这些新员工里,当然也有几位是从其他公司里挖角来的空降部队,其中就属那个新任公关经理江美琪最让芊芊看不顺眼了。

    原因无他,只因江美琪拥有不输于她的美貌、不下于她的魅力、不次于她的性感、不弱于她的能力。最令人厌恶的是,江美琪不但比她年轻,而且毫无顾忌地把她对雷斯特的野心亮出来摆在银盘子上,甚至比她更嚣张。

    “总经理,我知道你有妻子了,但是没关系,我愿意做你的情妇,请你慎重考虑一下。”江美琪把公公企划书交给雷斯特,再“撂”下这几句话后就离去了,完全无视于一旁的芊芊,简直像是在示威似的。

    哇你咧~~有没有搞错啊这女人,太嚣张了吧她!

    芊芊很不爽地瞪著江美琪的背影,直到门反弹关上后,她才悻悻然地转回去瞪著若无其事的雷斯特。

    “我猜你常碰到这种事吧?”她知道自己的口气里有点酸酸的味道,很可笑,但是很符合“情妇”该有的反应。

    雷斯特淡淡的瞟她一眼。“好像是吧!”

    芊芊眯着眼。“以前你或许不会理睬这种自动上门的猎物,但是现在……”既然有她开先例打出先锋第一炮了,就很难保证没有第二炮,甚至是第三炮吧?“你会吗?”

    雷斯特转动椅子面对右边的电脑,“你认为呢?”他快速地敲打着键盘找出资料。

    芊芊瞪着眼没有回答。

    她认为?

    不!她不必认为,她会保证江美琪不会有任何机会的。开玩笑,他可是已经被她贴上私人标签的“私有物”了,怎能再让别人抢去?那太没面子了吧?

    略一思索后,她立刻决定必须先下手为强,抢先把雷斯特的空闲时间全填满了,看那个嚣张的女人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啊!对了,总经理,今晚……”

    似乎早就料到她在想什么了,所以,她才刚开个头,雷斯特就喀嚓一下切断她的“订货单”。

    “向小姐,请别忘了现在是上班时间。”

    喀嚓一声,芊芊恨恨地阖上嘴,气得差点咬碎自己的牙齿。

    这个家伙明明就是在吊她嘛!

    自从他们开始这场“外遇游戏”之后,两个月来,好像都是她一厢情愿地在邀约他到那儿走走、这儿逛逛的,他从来没有主动开过口。刚开始时,她还以为是她邀约的太急了,所以曾经试图展现一下“礼让”的风度,让他有机会先开口表现一下。

    却没想到,忍耐了一个多星期,也看了他一个多星期似笑非笑的挪揄眼光后,她才明白,他根本不会主动开口,除非……

    按照他的规则来玩!

    真是有够奸诈的家伙!

    一般人若碰到这种情况,都是会拼命倒追过来,或使尽诱惑之能事地把她拐上床一次,之后自然就能按照他的规则来玩了吧?可他偏偏不是,他狡猾到要她自动去求他,因为这样才符合他的个人游戏规则。

    好!既然如此,那她更要跟他卯到底,看最后这场游戏到底是按照谁的规则来玩!

    一场镑部门主管月会议从早上开到下午三点,散场之后十分钟,芊芊才跟著雷斯特最后走出会议室,却没想到江美琪仍在外面等候着,一看见雷斯特就立刻迎上前来,而且一脸诱惑的笑容。

    “总经理,今天是我的生日,不晓得晚上……”

    “卡!”芊芊立刻插了进去。“对不起,江经理,总经理的规矩是,上班时间不谈论私人事务,麻烦你守规矩。”

    江美琪轻蔑地瞥她一眼。“我不过是说两句话而已,总经理应该……”

    “抱歉,一个字也不行!”芊芊面无表情地说。“对吧!总经理?”

    翠绿眸中隐约闪烁著笑意,雷斯特附和的点了点头。

    “没错,我是个公私分明的人,不喜欢在上班时间谈私事。”

    既然连雷斯特郡这么说了,江美琪当然只好无奈地退一步。“好吧,那我下班后再来。”

    她一走,芊芊立刻在她背后猛装鬼脸吐舌头,雷斯特则好笑地摇摇头。

    “走吧!向小姐,回办公室了,下班前还有很多事要办呢!”

    下班前三分钟,雷斯特还在交代隔天要办的事,芊芊边仔细记录下来,边忙著看手表。

    “……另外,叫会计部计算一下去年度的……”

    “卡!”芊芊突然大喊了一声。

    雷斯特顿时愣住了。“呃?”

    芊芊把手表伸到雷斯特的眼前去。“下班时间到了,总经理。”

    “可是我还没……”

    “下班时间请先把私事谈完再谈公事。”芊芊的神情很坚决。

    雷斯特眨了眨眼,而后笑了。“什么事?”

    “很重要的事,”芊芊相当严肃地说。“我的心情很不爽。”

    “哦?”

    她用力的点头,并加强语气。“没错!所以,今天晚上你要陪我去散心。”

    雷斯特立时了然于心,碧眸不觉闪出戏谑的光彩。“是吗?”

    “什么是吗?这是我们先前说好的规则,不是吗?”芊芊很不高兴地斜睨著他。“难道你想反悔?”

    “当然不是-!”雷斯特的笑意更深了。“好吧!晚上陪你。”

    一听他应允了,芊芊立刻满意地点点头,而且还……“还有明晚。”得寸进尺。

    “明晚?”

    “对,还有明晚,事实上,这一整个星期都是。”

    “一整个星期?”

    “嗯!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通常都会延续一整个星期。”芊芊一脸“就是如此”的认真表情。“所以,这整个星期的晚上你都要陪我……呃!我想,中午时你最好也陪著我,让我吐吐槽,这样我下午的工作效率才会比较好。”

    雷斯特注视她片刻后问:“不怕你老公怀疑吗?”

    芊芊耸耸肩。“这个你不必替我担心,他也是才刚接手新职务,所以,可能有好一阵子都要加班到很晚。”

    雷斯特笑得很诡异。“难怪你心情不好。”

    “知道就好。”说著,她把注意力又拉回到记事本上。“OK!继续说你的吧!”

    可是,他们说不到几句话,江美琪就出现了。

    “总经理,今天是我的生日,所以,我想请总经理今天晚上……”

    “卡!”芊芊又插进来了。

    江美琪的神情在刹那间变得很难看。“向小姐,现在已经下班了吧?”

    “没错。”

    “那你还卡什么卡?”

    “因为啊……”芊芊得意地指指雷斯特,再指著自己。“总经理已经和我有约了。”

    江美琪的脸顿时黑了。“和你?”

    “没错,”芊芊猛点头。“和本人我。”

    江美琪咬牙切齿老半天后,才忿忿地道:“你……”

    “如何?”芊芊得意洋洋的说。

    “好卑鄙!”她气得咬牙切齿。

    “谢谢夸奖,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免费收你为徒喔!”

    “不必!”江美琪一个字一个字的从齿缝间挤出来。“好,既然今晚被你抢先一步了,那就明天晚上或后天晚上,我……”

    “卡!”

    “你又在卡什么?”江美琪再也忍不住地尖叫了起来。真想把那个字拆开来塞进她的嘴巴里去卡死她自己。

    “抱歉得很,我好像比你想像中的还要卑鄙,”芊芊的眼神里的确带了点不明意味,不过不是歉意,而是恶意。“因为不只今天,事实上,这个星期的每个晚上我都和总经理约好了。”

    她笑得很得意。“老实说,只要我随便一开口,总经理不OK都不行,所以,看你这么辛苦,我还满同情你呢!”

    江美琪轻蔑地哼了哼。“算了吧!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过是总经理秘书而已,凭什么你一开口,总经理就得答应你?这样未免太嚣张了吧?”说着,她还朝雷斯特那边望过去,看似寻求雷斯特的支持似的。

    谁知道雷斯特始终低垂著眼审视手中的文件,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她们在说什么。她正感失望之际,芊芊又兴致勃勃的来火上加油了。

    “那你就错啦!江大经理,”她讽刺地称呼道。“虽然我不过是个小小的秘书,但在你还没有到本公司来报到以前,总经理就已经先答应过我了,只要是我的要求,他就不会拒绝我,这样你总该明了吧?”

    一听,江美琪瞬即变了脸色。“骗人!”

    “是啊!骗你好玩嘛!”芊芊嘲讽道,继而大拇指往雷斯特那边一比。“主角就在那儿,你不会自己去问问,看我是不是骗人的。”

    不用芊芊说,她也会问。江美琪立刻转向雷斯特,“总经理……”她的口气甚至还有点央求的味道。“你不是真的……”

    “是真的,”雷斯特懒懒地抬眸瞟了她一下,随即又垂下。“我的确是这么答应过向小姐。”

    江美琪顿时愕然。

    而芊芊却似乎越玩越兴奋了。“嘿嘿!这下子该死心了吧!江大经理,此路不通哟!总经理已经是我的了,你还是找别的男人去卖骚吧!”

    江美琪闻言一愣。“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真是IQ零蛋,这样你还不懂!”芊芊故作无奈地摇摇头,随即朝雷斯特飞去妩媚的一眼。“好吧!我再说白一点好了,这个以上的意思就是说呢!我不但是总经理大人的秘书,还是专门陪伴他度过寂寞时刻的女人,Doyouunderstand?”

    江美琪简直不敢相信。“你……你不是己经结婚了吗?”

    “那又怎么样?”芊芊无所谓地笑笑。“我能婚七年了,『照惯例』痒一痒有什么关系?男人都嘛可以,女人为什么不可以?”

    “你……”江美琪陡地沉下脸来。“你不怕我去告诉你丈夫吗?”

    “去啊!”芊芊老神在在地摆了个“请便”的姿势。“如果你不怕让总经理难堪的话。”

    闻言,江美琪不由得瞄了一下雷斯特,随即心凉了半截。是啊!她是可以去揭发“小人的阴谋”,可是这样一来,一定会牵扯到雷斯特,届时,雷斯特对她的观感大概就不会好到哪里去了,更别提要让她钓了!

    然而话又说回来,既然芊芊是有夫之妇,那么,她也不是那么自由的吧?她不可能时时刻刻守著雷斯特的吧?所以……

    “当然,你要是不死心的话也无所谓,尽避放马过来没关系,”芊芊又说了。“只不过,你最好要有点心理准备,往后只要总经理一有空闲时间,我都会先你一步和总经理约定下来。你知道的,我是总经理的执行秘书,总经理的行程都是我在安排的,所以——嘿嘿!这点对我很有利,对吧?”

    差点晕倒!

    据说人在气到极点的时候,有些人会有眼前发黑的现象,江美琪现在就有那种感觉。

    “你……你……你……”

    “超级卑鄙?”

    “不……不……”

    “宇宙超级无敌卑鄙?”

    “不……不中……”

    “宇宙超级霹雳无敌卑鄙?”

    “不……不……不只……”

    “还不只?”芊芊想了想,继而猛弹了一下响指。“我知道了,宇宙超级霹雳无敌卑鄙龌龊下流无耻?”

    刚说完,办公桌后的雷斯特已然狂肆的大笑起来,江美琪不甘心地瞟他一眼,随即又瞪回芊芊脸上。

    “下贱!”她咕哝。

    “那也没差,”芊芊满不在乎地耸耸肩。“人家都嘛说情妇是下贱的,所以,你说我下贱也是很符台我的身分,不是吗?”还说什么这样不像外遇,看吧、看吧!人家都说她下贱了,这样还不够资格叫做外遇吗?

    一听,江美琪顿时张口结舌。

    居然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凭著出众的美貌、凭著过人的才干,一向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她,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吃鳖过,但这次可真是摔到谷底了!都是这个“老女人”,都已经有张长期饭票了,干嘛还来跟人家抢“外快”?除非……

    她老公是个长得很抱歉的家伙?甚至是个半死不活的老爷爷?

    唔……那就难怪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人是不应该太贪心的,像她,她就一点也不贪,只要能得到雷斯特的人和他所能提供的一切,名分她就不在乎了,哪像这个老女人……好吧!既然她慢了一步,就只好另外想办法了,总而言之,她是……

    “我绝对不会放弃的!”

    发出誓言的同时,江美琪也向雷斯特投去哀怨的一眼,接收到这一眼的雷斯特顿觉莫名其妙。

    他有何怨给她哀?

    接着,江美琪就跑出办公室了,而芊芊犹幸灾乐祸的在一旁“恭送启程”。

    “对不起,今日客满,下次请早光临!”

    办公桌那边再次传来失笑声,芊芊转身过去,正好对上笑盈盈的绿眸。然而很快的,笑声消失不见了,绿眸中的笑意逐渐转为奇特的异采,一种似乎要穿透灵魂的蛊惑眼神,头一次毫无防备的芊芊不由自主地被他看进心底去了。

    那种炽熟的光芒,似乎要融化她的心了!

    良久,雷斯特才语音暗哑地开口了。“你到什么时候才肯依照我的游戏规则来玩呢?”

    芊芊一震回神,顿时惊慌地转脸避开他的目光。

    老天,她怎么了?

    不,不行!她不能被他迷惑了!就算他多有魅力、吸引力多么致命,她还是必须谨记自己是个有夫之妇,而对方是个有妇之夫,最重要的是,她现在是在玩一场不能输的游戏,所以,绝对绝对不能被对方迷惑了!

    “你……你这样很奇怪喔!你明明说你很爱你老婆的,不是吗?只要我能在你需要的时候陪伴著你,逗你开心,让你忘了『寂寞』这两个字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玩真的呢?难道……难道你变心了不成?”

    闻言,雷斯特突然起身,慢吞吞地绕过办公桌来到她面前,抬手顶起她的下巴对上她的眼。

    “不,我依然深爱我的妻子,但是……你跟她很像,真的很像,让我不由自主地想从你身上得到慰藉……”

    哇噻!这什么鬼话嘛!她又不是**。

    芊芊立刻甩开他的手退开一步,“喂、喂!有没有搞错啊?难道你想拿我当你老婆的代用品不成?”她大声抗议。

    “或许是,也或许不是,我也不太确定,我想……”雷斯特说著,又把她抓了回来靠在自己胸前。“我已经给你够多的时间准备了,所以现在我们应该可以来试试看了吧?”

    不晓得为什么,一贴上他结实强壮的胸口,芊芊的呼吸便突发性的急喘了起来。她将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推拒著,却觉得他的体温透过衬衫灼痛了她的手掌,那双翠眸仿佛有磁性般牢牢地吸引住她的视线,让她不由自主地吞了口唾沫,心跳更是急遽如擂鼓了。

    那A按呢咧?

    她跟他跳过不晓得多少次贴面舞了,都不曾这样啊!这次怎么会这么不对劲?在这一刻,她的感觉居然很像是十六岁情窦初开,把初吻献给初恋男孩子时的那种又渴望又害怕的心慌意乱。

    那段青涩的感情早已不晓得丢到哪个垃圾山里去掩埋了,唯一记得的只是这种令人难以忘怀的甜蜜羞赧滋味。

    “我……我不懂,什么……什么准备,什么试……试试看?呃!我……我不懂你是……是什么……呃!意思?”

    我咧~~她居然在结巴?

    真是令人不敢相信,除了她老公特意放出超高瓦特的电流来电她,她才会结巴之外,这还是她第一个碰到有足够功力令她结巴的人呢!

    或者,这就是伴随着“外遇”名词而来的刺激紧张,外加心虚罪恶感所导致的影响吗?若真是的话……

    哇噻!“外遇”这种游戏似乎比她想像中的更具有震撼性耶!

    而当她正专注地品味那种临场刺激感时,却没料到雷斯特倏地一笑,“这个意思。”随着最后一个字的尾音消失,他完全没有任何预警的就俯下脑袋攫住了她的唇。

    “啊!你……”猝不及防的芊芊反射性地脱口发出一声惊呼,却让雷斯特乘机钻入了她口内。

    连挣扎的念头都来不及浮上来,她便被他那炽热性感的气息弄糊了脑袋,随即,他熟练的挑情技巧更在她娇躯上挑起了阵阵战栗;那灵活的舌、那扶在她臀部到处游动的手,那隔着衣裳揉搓她胸部的修长五指,那贴在他紧绷欲望上的触感不但启动了她全身所有的性感细胞,也让她的意识逐渐远离,教她渐渐臣服于无力的虚软,淹没在一种崭新,却邪恶的激情里。

    她脑海中的最后一个意念是……

    这个人是个该死的情场斑手,就算对手是个死人,甚至是具骷髅,他都有本事让对手达到高潮!而她既不是死人,也不是骷髅,所以……

    真的糟糕透了!

    也许她今天就这么阵亡了也说不定,如果没有那通美国打来的长途电话震醒了她的神志的话。

    好加在,就在他们濒临欲罢不能的临界点时,那尖锐的铃声仿佛万年寒冰水一样兜头淋了下来,瞬间浇熄两根即将起火燃烧的木柴。于是,当雷斯特转身去接电话时,芊芊便踉踉跄跄地逃出办公室去了。

    皇天阿嬷啊!她怎么这么快就弃械投降了?

    她一路冲进盥洗室内,往脸上喷了许多冷水之后,才看向镜子里那个双颊嫣红的女人,眼底的激情仍未退尽、呼吸仍然急促不稳,服装依旧散乱不整。一看就是个标准的偷腥女人,而且还是刚刚才拉起内裤,又忘了擦嘴巴的那种!

    好……好刺激啊!

    不过,她以后得更小心点了,那个男人比她想像中的还要厉害,一个不小心就会被那个男人占去上风,然后就……不行、不行!这个游戏是她提议的,一开始也说了要按照她的规则来玩,她怎能让他牵著鼻子走呢?

    无论如何,这个游戏是她的,一切都得按照她的意思来玩才行,否则……否则……否则她就不玩了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七年之痒最新章节 | 七年之痒全文阅读 | 七年之痒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