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七年之痒 > 楔子

七年之痒 楔子

作者 : 古灵
    幸福的生活,

    偶尔总要有不同的点缀,

    在美好中加点心疼,

    在快乐中加点心酸,

    喜怒哀乐、酸甜苦辣,

    都是最美的回忆。

    别名“老殖民地”的麻萨诸塞州,是欧洲远来北美第一批拓荒者的落足点,而被称为“自由的摇篮”的波士顿,则是北美殖民地脱离英国统治争取自由独立的发源地。

    至於波士顿内最保有英国传统风味的住宅区则是毕肯山,特别是区内的路易士堡广场,四周俱是两百年以上的老屋,建筑精雅,极富传统意味。想当然耳,能居住在此地的多半是拥有相当地位的高尚人。

    然而此刻,在广场南边最宏伟的一栋维多利亚式古老建筑内,一场并不怎麽高尚的争执正热烈上演中。

    “……所以说,”六十多岁的一家之主蓝道以十足的威严神态一一扫视过全家人。“依据抽签的结果,老大卡斯特到德国、老二契斯特到澳洲、老三雷斯特到台湾,各位还有什麽意见吗?”

    三秒钟的寂静後,几个大人都默然无语,小家伙们却抢著反对。

    “我哪儿也不去!”雷斯特的六岁儿子欧斯卡神情坚决地瞪著祖父和父亲。“我早就跟约翰、汤姆约好要去参加棒球营了。等九月上小学後,还要一起参加棒球队,我已经先答应他们了,我才不去什麽鬼台湾呢!”

    “我也不去!”欧斯卡的双胞胎妹妹蜜妮也大声抗议。“我喜欢现在的芭蕾舞老师,也喜欢现在的钢琴老师,我不要换老师!”

    蓝道和妻子芙兰丝很有默契地互觑一眼,四眸同时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快得除了彼此之外,根本没有人能注意到。随即,芙兰丝以满脸的同情掩饰眼中的狡猾之色,体贴的揽住两个孩子。

    “那就让他们留下来吧!雷斯特,反正你们顶多两年後就会回来,不是吗?他们还小,要他们跟你们一样跑来跑去的很可怜耶!雷斯特。”芙兰丝表面上一派体贴、绝无他意的模样,实则内心底却是乐不可支地笑翻了。

    呵呵呵!她终於可以光明正大的独占两个宝贝孙子了!

    雷斯特和妻子艾咪也互觑一眼,同样相互交换了个奸诈的眼色。

    想耍诈?

    没那麽简单!

    “我们小时候也是这样的吧?”雷斯特立刻反驳回去。“我还记得那时候我和卡斯特、契斯特不也同样抗议,可是你们都说那是绝对有必要的机会教育,不容许反抗,也不容许有任何意见!”

    “是啊!妈。”艾咪也很配合地装出一脸的慈母样。“我也舍不得和他们分开太久啊!”天知道她早八百年前就想把那两个小魔鬼扔到海里去喂鲨鱼了!“或者……我也留下来好了。”嘿嘿,吓到了吧!

    闻言,众人顿时齐翻白眼。

    她会肯放老公一个人到台湾去吃草才怪!

    “拜托!妈咪,你不跟去的话,爹地会寂寞死的啦!”蜜妮首先受不了地叫道。谁不知道妈咪最黏爹地了,不但在家里黏著,上班也要跟着,应酬更要看著,就差没抱住爹地的大腿让他拖著走了。

    “她自己大概会先发疯吧?”欧斯卡则小声地嘟嚷。

    “是啊!艾咪,你最好也跟去,否则,雷斯特单身去赴任,真的会很寂寞哟!而寂寞的男人到底会做些什麽事来排遣孤单的日子可是很难讲的。何况……”芙兰丝若无其事地伸长手指欣赏著修剪整齐的指甲。“别忘了你们结婚七年了,这个……咳咳,很危险的数字喔!”

    艾咪迅速瞟丈夫一眼,随即展开一朵甜得可以挤出蜜来的笑容。“哦!不,妈,就是因为已经结婚七年这麽久了,所以我才对雷斯特更是放心呀!怎麽,妈,难道您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相信吗?或者……”她有意无意地瞄一下蓝道。“是您有过经验了?”

    芙兰丝立刻脱口道:“他敢!”

    眼看她们婆媳俩为了一对小表的“专利权”而勾心斗角、针锋相对,旁人却一点也插不上嘴……不!应该说是不敢插嘴,只敢默默观战。原因无他,因为三兄弟夫妻都是顶客族俱乐部的一员。

    老大卡斯特最有“先见之明”,他在结婚前就先偷偷溜去结扎了,所以,父母的“催孙令”砸再多块到他头上来也没有用。

    老二契斯特则是结婚九年来都“没有空”去研究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尽避父母天天软哄硬劝,夫妻俩还是打定主意再给他悠哉悠哉地过个九年,或两个九年之後再来考虑这个问题值不值得考虑。

    至於老三雷斯特,则是在蜜月时不小心中了大奖,也只好认命地把蛋孵出来了,当然,他们同时也决定就此打住,因为所谓的孝心,早在孵出蛋的那一刹那就用光了,根本没有剩余的孝心去成全父母多子多孙的愿望。

    而蓝道在知道老大居然自己偷偷跑去结扎後,自然是大发雷霆,站严格禁止再有人私自做那种“绝子绝孙”之事,否则立即脱离父子关系,绝不宽赀!若非如此,恐怕大家全争先恐後的跑去“一了百了”了!

    “不敢吗?”艾咪笑得更深了,“同理,妈,雷斯特也不敢的。”说著,她还亲热地挽住雷斯特的手臂,仰起堆满笑容的脸蛋对准了丈夫。“对不对,亲爱的雷斯特?”

    雷斯特立刻领受到妻子那隐藏在甜美笑容中的威吓意味,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忙道:“当然不敢,甜心,你是最了解我的,不是吗?我只要有你就够了,哪还容得下其他女人呢?”

    艾咪满意地向芙兰丝扬起得意的下巴。“看吧!妈,我就说雷斯特不敢嘛!所以,我还是留下来看著这两个小表比较好。”

    “她真的要留下来?”芙兰丝不相信地问。“你真舍得和雷斯特分开那麽久?”

    “当然不舍得,不过……”艾咪的脸上掠过一抹狡诈的笑容。“我更舍不得放弃『照顾』孩子的权利啊!”

    芙兰丝的脸色顿时难看地垮了下去。“你……”

    “没错,”艾咪一脸夸张的幸福美满样。“那是我的孩子呀!当然要由我亲自照顾他俩起床、吃早餐,然後接送他们上幼稚园、练琴、练舞、练球……”虽然平常她啥事也不管,总是把孩子扔到一边去让他们自生自灭,可是在“有必要”时,她还是可以演上一出精采的慈母爱儿对手戏的。

    可恶!

    芙兰丝咬牙切齿地暗暗诅咒不己。这个混蛋媳妇又要闲极无聊地来找她的碴、剥夺她含饴弄孙的乐趣了!

    “……晚上还要陪他们作功课、看电视、玩游乐器,听他们告诉我学校里的趣事,或者倾诉心中的苦闷……”

    又来了!除了芙兰丝之外,其他人全无聊地各自讨论下次的假期要到哪里去玩。

    当年因为芙兰丝坚决反对让艾咪进门,所以,雷斯特和艾咪只好偷偷跑去公证结婚来个先押後奏,害得艾咪连白纱礼服都没得穿。

    这件事艾咪一直记恨在心,这七年来,老是拿孩子当作武器,有事没事就轰几颗核子弹给那个白目婆婆享受享受,让芙兰丝总是头顶冒烟地恨得牙痒痒的。

    几年下来,大家早已经对艾咪心情一不爽就拿婆婆开刀这回事见怪不怪了,反正只要芙兰丝一天不投降,艾咪就肯定不会放过整她的机会就是了。

    “……我也考虑今年暑假带他们到欧洲去玩一趟,当然,就我们母子三人,其他人全不准跟来……”

    天哪,暑假?那不就是……不就是……她会有整整两个月看不到她的宝贝孙子了?搞不好……搞不好艾咪还留带著孩子“顺路”到台湾去看雷斯特,然後就……就……不回来了?!

    上帝耶稣,那怎麽行!

    芙兰丝心头一慌,连忙把凶狠的视线射向丈夫那边。

    我不管!你给我搞定她!

    蓝道不由得直翻白眼。

    哦~~饶了他吧!又推到他这边来了。

    真是的,既有今日,又何必当初呢?两个女人的战争里,一个是老婆、一个是宝贝孙子的母亲,他……他谁也惹不起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七年之痒最新章节 | 七年之痒全文阅读 | 七年之痒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