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大熊爱吃鱼 > 第八章

大熊爱吃鱼 第八章

作者 : 贞子
    【第五章】

    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是吗?

    看着杨小萸肿得跟核桃一样的双眼,围坐在餐桌上的人个个面有难色。

    “小鱼。”一黑开口叫了一声。

    “小鱼姊。”二黄三花四白也跟着叫。

    “你们先吃,派个人上去叫你们老大起床吧,我想回房间再睡一下。”杨小萸把一锅粥放在桌上之后这么说。

    一看就知道她在说谎!

    四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之间也没了头绪,只好由着她离开。

    杨小萸低着头出了餐厅,走过客厅,就在她快要走到房门口的时候,熊燱之竟然自己起床下楼了,还扣住她的手腕,不让她回房间。

    “放开我!”他又想教训她了吗?

    “跟我来!”他的声音只有刚睡醒的沙哑,没有恶声恶气,可是施加在她手腕上的力道却不容挣脱。

    不管杨小萸愿不愿意,都只能被他拖着走,走到后院的露天浴池附近才停下来。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核桃眼始终对着遍地鹅卵石。

    “你坐着。”他哑着嗓子说,说完就走开了,然后不远处的水槽传来阵阵的水声。

    坐在浴池边的矮凳上,杨小萸没有叛逆地立刻逃走。

    二仪没睡好,又哭了很久,她只觉得头昏脑胀,哪里还有精力跟他斗?

    她也不知道自己昨天是哪根筋不对,竟然把长久以来压抑在心底的不平一古脑儿地对他发了出来。

    好奇怪,又不是第一次受到差别待遇,为什么他就让她特别受不了呢?

    “脸抬起来。”

    视线里忽然出现一双脚丫子,她知道他又走回她面前了。

    他想做什么?

    “嗯?”她不解地抬头。

    忽然,一块毛巾迎头盖了下来,盖在她眼睛上,冰凉刺骨的触感让她第一时间就想抓起来扔掉,但是一只大手不让她这么做。

    “你干嘛?”他竟然还这样对她?

    被蒙住眼睛的杨小萸气得直想揍人,没想到下一秒,她的一肚子火就被天外飞来一句对不起给灭得无影无踪。

    他说什么?

    “对不起。”熊燱之不介意再重复一次。

    他知道他对她并不公平。

    他不是第一次遇到像她这样个性浮躁、说话不经大脑的人,可是他从来不会像对待她这样,特别刁难,特别吹毛求疵。

    这仅仅只是因为他自己过去的不愉快,她何其无辜?

    而且,打从第一天见面,他就一再提醒自己不能重蹈覆辙,反而更忍不住在意她的一举一动。

    越是这样,他就越能发现她跟“她”是那么的不一样,可是他一直不愿承认这个事实。

    他自己知道他正在努力抗拒她的吸引,逼自己不要把她当回事,不过显然成效不彰,不然不会一见到她哭红眼,他就心慌意乱自责得不得了。

    “要说对不起干嘛不在屋里说?带我来这干嘛!还给我『盖布袋』?”

    “你的眼睛肿了。”

    “我知道啊!”也不想想是谁害的!

    “像金鱼……不对……是像牛蛙。”

    “你想吵架?”他道完歉就想气死她?

    看着她张牙舞爪的模样,他竟然感到放心。

    “不想。这里有山泉又有温泉,冷热交替敷着,消肿得快一点。”他的声音听起来带着笑。

    不过当杨小萸眼睛重见光明的时候,她没看到他的笑,只看到他蹲在温泉池边拧毛巾的侧脸。

    忽然之间,原本沉重的心就变得轻飘飘的,有种说不出的愉快。

    她不晓得熊燱之也有一样的心情。

    他早该知道这心直口快的丫头不会有隔夜仇,却到刚刚之前都还是战战兢兢。

    原来,他这么在意她的感觉,不想被她讨厌。

    “欸!”眼睛又被蒙上了,这一次是热呼呼的,她舒服得连口气都软了。

    “嗯?”

    “你对陶子姊……”不晓得为什么,她就是很好奇这件事。

    他天天去工厂,该不会就是为了看看她、照顾她?

    “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然是怎样?我看大家也满乐观其成的啊,不然照你这样约她到家里吃饭,工厂那边怎么可能没人说闲话?”

    “在这里,在这个山头,谁都会对陶莘跟小元好的。”

    “为什么?”就因为陶莘长得特别美?不可能吧?

    熊燱之叹口气,只好把陶莘的来历背景全说给杨小萸听。

    说完,杨小萸总算相信他们之间的清白,却又哭了。

    “陶子姊好可怜喔……呜呜……”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原来陶莘有这么一段坎坷的过去,还要带着小孩躲躲藏藏过日子,难怪她的神情看上去总是忧郁,美丽面容上的那丝病气还是那几年的辛劳落下的病谤。

    “好了,你再哭下去,就要敷到天荒地老了。”他苦笑。

    看她为别人的事也能哭成一张大花脸,熊燱之的心就忍不住变得柔软,连带着他的目光也泛起不自知的温柔。

    “那个天杀的富二代!”哭到告一段落的人儿咬牙切齿。

    “你不是说女人都喜欢富二代?”他把冷掉的毛巾拿来擦她泪痕斑驳的脸。

    她的脸又小又嫩,擦两下就红了,让他不得不放轻力道。

    “小说都这样写的嘛!”她的大眼睛骨碌碌地打着转。

    “小说多半能够剖析人性,你难道不喜欢?”他的大眼睛却是沉得吓人。

    “哼!盎二代也得看人爱啊!我哪有那么肤——浅!”杨小萸瞪他一眼,他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再加一句对不起才把她安抚下来。

    她带着一脸得意,比出八根手指头说:“不是我乱盖!我可是一连拒绝了八个富二代呢!”

    她相亲的对象个个都是有钱少爷,虽然人家对她没意思啦,不过她对那几个人的万贯家财也没心动过。

    要真说到心动,不知道心跳加速算不算吼?

    核桃眼迅速扫了下眼前的男人,本来还有点苍白的脸颊立刻变得粉扑扑的。

    “真的?”他看起来不只惊讶,还很惊喜。

    “你这么高兴干什么?想追我啊?其实你条件不差,胡子剃一剃,头发整理一下,赢面还是很大的。对我好一点,我会考虑考虑收了你!”她眨眨核桃眼,没有娇俏,只有搞笑。

    她是故意的,这样才能缓解她过快的心跳,可是他怎么没有笑,还那样看着她。

    咚!咚!咚!咚!咚!

    她的心脏好像被人当作一个鼓,鼓棒在上面敲呀敲的,怪异极了。

    他真可怕!用一双眼睛就能把她瞧得呼吸紊乱,脑袋一片空白。

    最重要的是,他这一次怎么没吐槽她啊?

    不过她敢问吗?当然不敢!

    “别咬嘴!”他出声制止她自虐的行为。

    “噢。”她乖乖的松开牙齿,乖乖的任他的指头摩挲她的嘴唇。

    这样好奇怪,她是不是应该踢他?就像对付相亲对象的咸猪手一样。

    唔……可是,这算骚扰吗?她怎么不觉得恶心?只觉得心跳得好快好快,就像坐云霄飞车一样,恐惧有一点,更多的是期待。

    她要期待什么?期待他的吻吗?

    如果他真的吻她,那她会……她会……

    “闭上眼睛。”他哑着嗓子下命令,而她迷迷糊糊地就同意了他的靠近。

    当她的眼睛还没完全闭上的时候,一把刺人的胡须迫不及待扎上她的脸,她的嘴一下子就被不属于自己的气味占据了去。

    天旋地转之间,杨小萸终于知道,原来当他真的吻住她的时候,她什么都不会了。

    三天后的凌晨四点钟,熊燱之坐在自己的床上。

    他刚刚洗好澡,头发却乱得像稻草一样被他抓的。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像个通缉犯一样在山里躲躲藏藏,不敢回自己家。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吻!

    “唉!我怎么就这样亲下去了呢?”他重重叹口气。

    “是啊!”

    “喝!”他猛一抬头,睁着一双虎目四处张望。

    虽然他是无神论者,可是在这种时间点、还有这样虚无飘渺的声音……

    “砰!”

    “喝!”他的衣橱里有人?

    “砰!砰!”

    “喝!喝!”他的衣橱里真的有人!

    他一直没怕过鬼,可是现在却有点怕,难道是因为做了亏心事的关系?

    不过他也只是亲了一个女人,又不是杀了一个女人,他怕什么?

    “给我出来!”他对着衣橱大喝一声。

    “熊燱之!你想吓死我喔!”

    这鬼竟然还知道他的名字?

    可这声音听着怎么有点耳熟?

    没等他想清楚,衣橱砰的一声被人从里面往外推开,里面哪里有鬼?被人拨到两旁的衣物中间跪坐着的不正是杨小萸!

    她身上的连身睡衣布满了可爱小熊,让她看起来更像个儿童。

    可是现在对熊燱之来说,这个儿童比鬼还恐怖!

    脚尖一转,他要跑路了。

    “你给我站住!我——啊啊啊!”她的命令一下子变成惨叫。

    只消瞥去一眼,他的脚步立刻奔向衣橱。

    “咚!”她摔在他身上。

    “怎么,你还会怕我摔死啊?我还以为你巴不得我人间蒸发呢!”杨小萸强忍着双腿的麻痹,把自己调整到一个最好的状态——坐他肚子,揪他领子。

    自从他“肇事逃逸”,害她天天都要嗑掉一包口香糖才能保持冷静,结果她嚼到快要变成国字脸了,他还不赶快出来自首认罪!

    看他现在洗完澡竟然又换上衬衫长裤,还想继续躲她是不是?

    “我……”

    她吼:“你怎么样?没想到你个子长这么大,胆子却这么小,亲完人就跑?臭俗辣!”

    “你……”

    她又吼:“我怎么样?我不这样见得到你吗?一黑他们个个吃里扒外,枉费我天天煮饭给他们吃,竟然通风报信,等我睡了才叫你回来,哼!”

    “你装睡?”

    “是又怎么样?总比你装死好!”她一脸凶恶欺近他,然后眉头扭得更紧,质问道:“你喝醉了?”

    洗过澡,酒味还这么重,他是喝了多少?

    “我没醉,只是有件事想要……庆祝。”他神色有些苦涩。

    这家伙!别以为他买醉装颓废,她就会心软,她还没跟他算完帐呢!

    “庆祝?是庆祝亲我不用负责任吗?”

    “当然不是……”他的气场是前所未有的薄弱。

    “那就是庆祝前女友离婚罗?”

    “你怎么知道?”他两只眼睛都盛满惊诧。

    “当记者就有这好处,想查哪个人的底细都能查得清清楚楚,更何况是我男人!”这三天她也不是无所事事等着堵人而已。

    她火远联络上神通广大的社长大人,这才知道,这头熊原来也有过一段风花雪月?啧啧,女主角今天还上了水果日报的头条呢!

    这件事她晚点再来了解。

    “我是你男人?”他嘴角忍不住上扬几度。

    “不然你以为谁都可以亲我?还是你只是一时冲动,现在后悔了?”她像只被踩到尾巴的猫咪。

    她看起来虽然不像大家闺秀,可是绝对不会任人轻薄,他如果也抱着这种心态对她,她现在就踢爆他!

    “我没这样说,也没有这样想过。”熊燱之从她眼底瞧出了受伤,心尖立刻发痛。

    他是冲动没错,但是这三天来,他什么情绪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过。

    他承认他的心已经不受控制地被她吸引,躲她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她的怒火。

    他以为,她不会喜欢他。可是她又说,他是她男人?

    一眨眼,熊脸上的眉目弯弯,胡须中的嘴角往耳际咧去。

    “你笑什么?说!你为什么亲我?”呼,冷静!她正在审问犯人,绝对不能脸红。

    “我亲你,你不讨厌?不生气?”他的眼睛里星光熠熠,看得她心跳又是一阵不稳。

    杨小萸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喜欢这头别扭的熊了?

    说他别扭,他还真的是很别扭!

    明明她是他的菜,他硬是对她特别坏;明明怕她被人看光,他偏偏搞得自己被当成**狂!相处下来,她只觉得他对她凶得没道理,被他气得泪眼汪汪。

    没想到,他一帮她敷眼睛、对她笑,她就弃械投降了,还随便他不负责任亲到爽!

    难道她有被虐狂啊?不行!她要扳回一城才解气!

    “我怎么可能不讨厌不生气?”看他立刻委靡下来,她有种说不出的得意。

    “我知道了……”一双虎目再无慑人光芒。

    “你知道什么啊?我话还没说完呢!”她给他一记白眼,终于放开他的领子,改用手指使劲戳着他的胸膛。

    “我万万没想到,我长这么大,难得愿意被某个人亲,结果那个人亲完我就闹失踪!再重逢还要我坐到脚酸腿麻才肯过来抱我一下!你说!这个人是不是很可恶、很讨厌、很令人生气呀?”

    在他惊喜的眸色里,她动不停的小嘴越凑越近,最后竟然贴在他的嘴巴上,就像那天他对她做的一样。

    “唔……”她模仿得不够像,他还得再教一次才行。

    “唔……嗯……好奸诈……”她低骂了句,不过大手压在她的背上不让她挣脱。

    挣脱不了,那就享受呗!

    她迷迷糊糊地想着,继续任他的胡须扎着她的脸皮。

    她只觉得头晕晕的,身体轻飘飘的,原本准备好的拷问招数全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一吻方休,两个人都气喘吁吁。

    杨小萸有点懊恼,不过反正她也不想怎么拷问他,只要他承认他也喜欢她就好了!

    “大熊,你还不赶快说?”

    “静香,我要说什么?”

    “你搞笑喔?好啊!看来我应该学你躲个三天让你找不到人才对!”她意犹未尽又不怀好意地舔他的嘴。

    她没接过吻,可是她喜欢他这样吻她,喜欢极了,不过她可不会让他太得意。

    他连句告白都还生不出来呢!

    亲够了,她放过他的嘴作势起身,不过熊燱之哪能在这时候放她走?

    “我喜欢你!”他没想到自己还有勇气对一个女人告白。

    可是爱情就是这么奇妙!

    他抗拒过,无视过,却偏偏还是抵挡不了她的诱惑!

    “很好!那……收工啦!本奈!”杨小萸先是对他笑得甜蜜蜜,然后又跟他挥手说晚安。

    这时候,他应该要放她走才对,可是他放在她腰际的手却是越收越紧。

    “不放我走?那你是还想怎么样?”

    “你在玩火。”他没想到她会对“她男人”这么热情奔放。

    “对啊!而且还是『熊熊』烈火!嘻嘻!”她笑得俏皮,两颊酡红。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熊爱吃鱼最新章节 | 大熊爱吃鱼全文阅读 | 大熊爱吃鱼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