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告白,插拨中 > 第八章

告白,插拨中 第八章

作者 : 唐浣纱
    去找木材时很幸运,遇到一个族里的耆老,平时他就特别喜欢这两个认真的年轻人,把他们叫入屋里送了两块小檀木,那可是耆老珍藏的台湾顶级檀木,拿在手里立刻闻到好清雅的木头香味。

    耆老还笑说,等他们做好坠子后,他会帮两人在坠子上各雕一个祈福图案,这位耆老可是部落里最有名的雕刻高手呢,族里很多艺术品都出自他的巧手。

    如果是选择串珠或钮扣当炼坠,很快就可以完成了。选择木头就得花时间雕琢,齐邦杰和她都是利用晚上闲暇时躲在寝室里继续奋斗。

    要开工时两人都互耍神秘,不肯告诉对方自己想雕成什么形状,没想到还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居然都刻成弯月。

    他们不但拥有对方制作的礼物,甚至连炼坠都一模一样,啊……想起来就好甜蜜!

    雨棠喜孜孜地看着两枚弯月,好奇问着。“为什么你想刻成这个形状?”

    “因为……”齐邦杰神秘一笑,黑眸炫亮。“举办营火舞会时,我注意到当天晚上正高挂一弯弦月,弯弯的,皎洁明亮。没想到一低头,却看到有个女孩只要一笑,那漂亮的眼睛更像弯月,好美好美,而且只属于我一个人!”

    雨棠微愣,当然听得懂他的弦外之音,红晕顿时在嫩白的脸上漾开,娇羞可人。

    真的是心有灵犀吗?不然为何选的坠子形状一样,连他此刻所说的话也是她内心所想的?

    那晚跟他跳舞时,她慌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频频祈祷不要踏错舞步。视线落得左瞄右瞄就是不敢看他,她偷偷地看了天际一眼,啊……弦月明亮澄澈,他们居然在这么美的月色下共舞,猛一回神,却落入一双晶灿炯亮的黑眸里。

    她永远不会忘记他的双眸好黑好亮,用着比弯月更暖的光芒将她紧紧包围。所以,她才选择弯月造型。

    齐邦杰笑意盎然地逗她。“又脸红?你啊,真是我看过最容易脸红的女孩。”她的小脸这么白皙,一脸红就像是红苹果,让他真想咬一——不,咬痛了他会心疼,应该是好想亲一口。

    “你少无聊,不讲话又没人说你是哑巴。”

    齐邦杰笑着拉住她的手,将她用力一拽,和她一起往后仰,双双躺在草地上。

    雨棠惊叫。“你干么?”

    “放心,我不会乱来,草地好软好舒服,不躺太可惜了。”他还是按着雨棠,不肯让她坐起来,手把项链举高,充满自信地欣赏。“来,好好看看我们的杰作。”

    阳光透过重重树叶温柔地洒落下来,两个傻子就这样高举项链,手心并拢在一起,看着一对弯月互相依偎,左看右看怎么都看不腻,心都甜了……

    齐邦杰志得意满道:“我觉得自己真的太猛了,超有艺术天分!第一次雕刻就刻得这么赞,栩栩如生。我想以后可以利用课余时间去西门町摆摊,帮人雕刻客制化商品。哈哈哈,以我的实力和潜力,一定可以当名满天下的艺术大师!”

    “噗哧!”雨棠嫣然一笑,原本的紧张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跟他并肩躺在草地上欣赏自己的创作。“齐先生,你想太多了,自我感觉未免太良好,这几天都没有睡好呴?我劝你卡早困卡有眠。”

    嘴里损他,其实雨棠真的觉得他刻得挺不错,刀工虽然略微粗糙,却自有浑然天成的古朴大器,非常适合檀木本身的气质。那枚月,像是北国冰雪边城的月亮,凛冽月色中俯瞰了千年人事,朝代更迭、千年的爱与愁……

    齐邦杰兴致勃勃地建议。“大学毕业后,我们就一起出国当背包客,用最少的钱环游世界一年,你说好不好?我们可以边打工边玩,每到一个国家就摆摊赚生活费,顺便在街上观察各式各样的行人,吃吃最当地的小吃,睡最便宜的青年旅馆,或是以工换宿,去帮哪个农场打打工、剪羊毛都很好。这一年都不要去什么有名的博物馆或风景名胜,只要像当地人一样过最简单平实的生活,真实体会每个城市独一无二的脉动与生命力。”

    雨棠听得悠然神往,他所诉说的画面好美好美,两个人带着最简单的行囊,手牵手走过遥远的古城小镇,看遍世界各地的潮汐日出,他们一定会遇到很多很有趣的人。

    最重要的是,他提到未来——他常常跟她提起两人的未来,代表他真的很看重这份感情。是不是他也跟她一样,如此珍惜这段夏日之恋……

    她轻轻闭上眼,好喜欢这一刻的幸福,虽然上山之后她白嫩的脸蛋被晒黑了,纤纤素手也略微粗糙了,但她却觉得每天都好快乐,跟着孩子在山里赤足奔跑、在溪里抓鱼,那种快乐真是言语无法形容。

    当然,她知道这份甜,是因为在这个阳光国度遇到他。每当她回眸时,总可以看到他深情的眼,她希望这份幸福可以一直延续下去……

    可以吗?

    齐邦杰越讲越兴奋。“嘿,我真的觉得这计划可行耶!我本来就很希望在完成学业后壮游一年,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到世界各地好好吃苦磨练一番。为了这个计划,我从国中就开始乖乖存下压岁钱和零用钱,就是希望可以不要依赖家人。除了木雕,我听迎曦说你会长笛,还常常得奖呢,那么我就带着心爱的相机和一把雕刻刀,你带着长笛一起出发吧!

    “我有个表哥就是利用素描和口琴两项才艺,完成一年的壮游,他还在部落格上贴了好多相片,记录这一年的心情杂记,最近一张是他在布达佩斯的古桥上为人素描的相片,我觉得他酷毙了!以后我就负责木雕艺品,你在一旁吹长笛,我们两个前面各摆个碗让人丢小费,比比看谁获得的打赏比较多!”

    雨棠灿然笑着。“没问题!到时齐大师就会听到隔壁碗里满是叮叮咚咚、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银币声,还有钞票!当我收摊后得意洋洋地数着钞票进牛排馆大快朵颐时,你却只能可怜兮兮地杵在餐厅外面直流口水!”

    齐邦杰哈哈大笑。“这么狠啊?都还没拜堂就想虐待亲夫!再怎么说你都应该分我一杯羹嘛,咱们可是浪迹天涯的情侣呢!”

    “什么拜堂?什么亲夫?”雨棠听得更羞,臊红了脸娇叱。“你少胡说,起来啦!”虽然他们毫不踰矩,但还是不太适合,就怕好事者看到会加油添醋,胡说八道。

    齐邦杰很配合地坐起身来,提议着。“下午篮球比赛结束后,就去找老爷爷帮我们刻祈福图案。”

    “好。”雨棠一听也很开心,刻上图案后那感觉更加珍贵,这条两人才有的情侣项链,不仅是只属于两人的秘密,而且还是他亲手制作的,无比珍贵。

    齐邦杰拿走她手心上的项链,也把自己的交给她,爱不释手地端详着,笑得好开心,好像拥有了全世界。

    他低沉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答应我,你要每天都配戴着,永远不要把它拿下来,好不好?”

    “好。”雨棠已感动到眼眸泛起水雾,用力地点头。“我会一辈子都珍惜它。”怎么可能不珍惜?她会保护它如保护生命一般。

    两人眸光纠缠,无须言语,已是一生的承诺。

    他墨黑的瞳眸更加暖了。“现在,帮我戴上。”

    啊?雨棠慌得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你……你自己戴就好了。”

    “不行,我手笨,非要你戴不可。”那炯亮的眼逼得她更是颊漫晕红。

    噢,怎么办?

    雨棠只觉心脏越来越急遽地撞击胸口,可他的眼、他的声音都充满了奇妙的魔力,让她乖乖踮起脚尖为他戴上。

    她踮起脚尖挨向他时,齐邦杰心中一震,只觉那幽香铺天盖地包围住他,是丝丝缕缕的甜,细微但绵密……令浑身的血液加速沸腾!

    他爱煞她这含羞带怯的模样,白白净净的脸庞漾满绯红,宛如初绽的睡莲,那两排长长的睫毛轻颤着,撩动他的心……

    他以指尖点住她的下巴,深深地凝视她,一直看到那盈盈流粲的晶眸底,低沉的嗓音因紧张而有些粗嘎。“现在,我帮你戴。”

    雨棠更是紧张到膝盖发软,心脏真的要跳出喉头了,下意识想逃走,却又舍不得……还厘不清紊乱的思绪,双手却像自有意识般将长发绾起。

    他屏住气息凑近她,赞叹她不只脸颊,连后颈都这么细致,还散发淡淡香味,是宜人又清雅的香,悠悠荡荡地渗入他体内。他胸臆一阵沸腾,清楚地知道——此生是忘不了这个女孩了!”

    替她戴好项链后,他却不肯离开,捧起她的脸颊吻了她。

    这是一个好温柔的吻,青涩却纯真,宛如浅蝶探花,轻轻撞击两颗青春飞扬的心,在唇与唇之间,诉说属于仲夏的秘密。

    风乍起,落红如雨,无数的绯红花瓣翩翩坠落,在半空中优雅地回旋、翻转……无声无息地落在两人的发间、脸上、身上、像是被最华丽的花海包围着。

    从此以后,夏天在他们的记忆中,都是绯红色的,还带着醉人的甜……

    她还知道——接吻的时候,世界真的会一直旋转、一直旋转……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告白,插拨中最新章节 | 告白,插拨中全文阅读 | 告白,插拨中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