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杠上火爆皇子 > 第五章

杠上火爆皇子 第五章

作者 : 米璐璐
    花露很忙。

    她忙得得在短时间内筹备祭典大会,还画了一个“舞台”,筑架在起云国最中央的广场之中,两旁仿造日式的风格,挂满五颜六色的灯笼,披着仿西藏祈福的五色布帘,吩附工匠前往起云国在十月前建造而成。

    至于请帖,凤燎也帮她了一个大忙,发给全国各地的王公贵族。

    甚至她听闻东海七岛有烟火的技术,不耻的派人跑去请求支援,当然,祭祖这件事,飞龙半岛的三公主也要有贡献。话说三公主上次轰掉凤燎的商船,这笔帐就算在三公主的身上好了。

    所以东海七岛出技术,三公主就出钱,而朱雀岛有她在管帐,当然是有进不出,能付出的,就只有猛男以及她的脑袋。

    一切都就绪之后,现在剩下的,就是要如何制造一张有模有样的海报,重点还得吸引两个吃重咸的好友前来观赏相认。

    于是,她又花了好几天想破脑袋,终于提笔写出了文案——

    火辣辣的猛男热舞!力与美的青春祭典!这里没有塑化剂喝过头的小蝌蚪,只有您前所未见的丰鸟大观园。

    十月十日,让我们用八块肌筑起长城,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着我们!

    她很满意自己想出来的创意,只要看到“塑化剂”这关键字,相信好友们一定会飞奔至起云国。

    她相信麦小桔不会让她失望,不过有监于朱芫芫这个向来不看卡通、新闻的好色姹女,只对情色片和BL猛男有兴趣的好友,她也刻意放出猛男这块饵,让朱芫芫可以自动上钩。

    很好,猛男歌舞团的成员,她也挑选好了,仿造日本的美少女成员,她还想要打造吓吓叫的猛男歌舞团,简称SSJ(吓吓叫),到时一定会引起很大的回响。

    当然,这些荒谬的事,一定得背着凤燎进行,要不被他知道她只是找借口想一饱私欲,她的皮没被剥掉一层才怪。

    只是她烦恼的事好多,海报文就要送印了,她要如何向凤燎交差呢?

    花露几乎要把手上的纸给揉成一团,出了凤雏宫之后,她在凤燎的书房外徘徊犹豫。

    直到凤燎的侍奴宣她进去,她只深呼吸了几次,心想,反正缩头是一刀,伸头也是一刀。

    唬烂都成性了,若是好好跟凤燎商量,搞不好还会被杏绝,不如就直接唬烂到她不会呼吸为止。

    谁教她出口一战成名,马老师都没有她这么会唬烂。

    当然,唬烂手册第一步就是——微笑,是国际语言,伸手也不会先打笑脸人。

    而她也渐渐抓到凤燎的性子,纸老虎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加上女人在朱雀岛是个宝,除非她杀人放火恶性重大,但想必凤燎最多也只是软禁她,罚她三天不准踏出宫门。

    也没差啦!反正关在大鸟笼跟小鸟笼也没啥差别,没有他的允准,她哪里也飞不出去啊!

    绽放如芙蓉般的笑颜,梅花露全身上下的优点就是——脸长得很可爱,耍赖时,只要放下身段说个几句,凤燎的怒火就消了一半,另一半就要靠天时地利人和的运气了。

    “殿下。”一踏进去,如花般的秀颜把笑容漾得好开,花露像只小兔子般蹦跳在他面前,“日安,关于举国欢腾的海报……”

    她想了想,这时代应该没有所谓“海报”二字,于是又改了口,“我是说有关公告内容,这几天,我几乎想破脑袋,终于把内容想好了,这一定可以吸引全国百姓前来参加,现在只差送印发送至全国各地。”

    凤燎此时坐在案桌前,看着她一副战战兢兢又带着讨好的笑容,心底早有准备以及防备。

    这些时日的相处,这女人的笑容藏了太多的心思,他永远猜不透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但该死的是,他愈来愈无法抗拒她那张爱笑的脸庞。见她小心翼翼的将告示呈了上来,他不语的看着里头的内容,但每看一字,他眉宇的褶痕就愈多。

    “猛男?塑化剂?小蝌蚪?”什么八块肌?什么长城?“这是什么狗屁不通的告示?”

    他看完之后,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还有,什么是丰鸟大观园?”

    他怎觉得这一张纸上包含了很多令人感到暧昧的文字?

    “殿下先别生气。”她笑盈盈的扬起笑痕,脑中早已跑过一套说词,“猛男热舞,当然就是要训练咱们岛上的男人学会祭典舞,到时到了起云国吸取日月精华。可月属阴,殿下属阳,但又天地为大,怕月阴之华压过殿下的皇气,才需要阳气在一旁为殿下加持,所以需要猛男的祭祀之舞,以化解月阴之气。至于塑化剂是我们女娲后裔链金后的毒药,喝下去,猛男会变成小弱鸡。丰鸟大观园更是简单,朱雀是鸟中之王,殿下名字又有个凤字,当然就是王者之首。”

    她想,马总统都没有她这么会瞎掰。她有考虑,若有机会回到现代,应该可以出来选总统了。

    他欲言又止,想要质问她,可她字字句句之中又充满几分道理,几乎可以说服他。

    但是这张告示短短几行,都是他不懂的文字组合,但听完她的解释,这内容看起来又是毫无疑问。

    “为什么我老觉得你说得头头是道,却让我有一种你在唬弄我的感觉呢?”凤燎直视着她一双澄澈的大眸。

    靠夭,凤皇子被唬烂到会怀疑了吗?她脸上出现干笑,可还是不动声色,毕竟头都洗下去了,不可能半途而废!

    “殿下,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啊!”她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眸,表现得十分镇定,“我可是尽我所有神力在帮你消灾解厄,除去身上煞阴之气。”

    他离开椅子,来到她的面前,“消灾解厄?这些日子以来,我却见你过得逍遥自在,你真的有在为我工作吗?”

    “话不是这么说。”好啦!她承认除了赚钱之外的事,她确实是显得兴趣缺缺,“为了殿下的百年霸业,我布这个局布很久了,就差个天时地利人和嘛!”

    “天时,你找了,地利,你也找到了,就剩下一个‘人和’,这你要怎么向我解释?”他一步步的逼向她,像是要把她的真心话逼出来。

    她一时之间愕然无语。难道凤燎是在暗示她吗?她抬眸看了看凤燎全身上下。

    严格说起来,他长得人模人样,是个身强体壮、高大魁梧的八块肌猛男,长相又俊美无俦,除了坏脾气以及自视甚高的骄傲,其实他还满有魅力的。

    所以……他那一句“人和”是在暗示她,随时都可以……嘿嘿!吃了他吗?她不禁打着坏主意的睨着他瞧。

    如果是他,她愿意!

    有钱、有身份地位,还有好几座任她挖不完的金山银矿。是嘛!她怎没想到直接吃了大皇子还比较干脆省事好控制呢?

    她是神棍,神棍不就应该骗财骗色嘛!

    “等到殿下答应让我将告示送去印发,自然时机就成熟了。”她表现镇定,一副毫无破绽的摸样,“有因,必有果,若少了因,果就结不成了。”

    他挑眉,一副“你再唬弄”的表情,“好。反正祭典大会也决定进行,多这张告示也没什么差别了。”

    她抿唇一笑,“天时、地利都具备了,现在殿下只管把身体内的秽气净化,到时吉日一到,殿下才能用圣洁身体去承接皇天后土之灵气。”

    “如何做?”他像一头猛兽,渐渐的逼向她,似乎不愿意让她再一次口说无凭。

    “嗯……”她面有难色的看了他一眼,“殿下真想知道?”

    “当然。”他毫不犹豫的点头。

    “那殿下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斋戎沐浴,把身体洗得干干净净,记得再加一些玫瑰花瓣。”因为她喜欢玫瑰的香氛气味。

    他微微皱眉,“这么麻烦?”

    “还有更麻烦的。”她只要一想到要如何一步步把他吃掉,她又要回去闭关想一套流程了。

    唉!神棍真的很忙的,每件事都需要面面俱到。

    “是什么?”他见她一张小脸面有苦色,难道真难倒她了?

    但难倒她对他而言却不是一件坏事,毕竟她如神祇般高高在上,让他与她之间似乎有一道隔阂,令他进退两难。

    “殿下想知道接下来的事情,那就今晚斋戎沐浴之后来我宫内,我会‘慢慢’告诉你。”她笑中带着柔美,却也笑得邪恶,“殿下,别忘了我等你。”

    她说完之后便福身退下,高高兴兴的拿着告示离开书房,直奔文书院而去。

    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当神棍真威,只出一张嘴,就能把单纯的大皇子治得服服贴贴的!

    夜,深沉。

    凤燎自认自己不是笨蛋,他就是要亲自走这么一趟,看看那女人的葫芦到底是在卖什么药。

    近日她做事虽光明正大,但他老是见到她一脸诡谲的样子,就算他派人暗中监视,还是捉不到她的小辫子,这也是他为何准许她放手去做的原因之一。

    毕竟他没有理由拒绝女娲后裔的帮助,为他未来的霸业奠下基础。

    他依循她所言斋戎,然后泡了足足半个时刻的花瓣澡,再直接前往凤雏宫。

    来到她的寝宫,她早已遣退所有的侍奴,他也命侍卫在宫外提灯守候。此时,她的寝宫散发着一股檀香的香气,角落有着摇曳的火影。

    “我来了,你就拿出本事,为我消灾解厄吧!”凤燎大剌剌的坐在一旁的贵妃椅上,锐利的眸瞳直盯着她瞧。

    今晚,花露穿着轻便,卸去了一身金银玛瑙,她虽然很想微露酥胸,但贫乳美少女没胸可以露,她只好露出一双细白的茭白笋的双腿。这是国师养在深闺的优点,白泡泡、幼绵绵的皮肤至少看起来诱人可口。

    她先倒一杯茶端到他的面前,见他仰头喝完之后才开口。

    “殿下,朱雀岛阳盛阴衰,加上殿下阳刚气太重,所以也需要喂进一些阴柔,才能彻底帮助你改运。”

    凤燎喝下她倒的茶水,将杯子搁在一旁,眼眸微微一眯,“怎么改?”

    他就要用他这双眼睛,看她还有什么法宝可以祭出。

    “接下来不管我做什么,殿下千万都不要问为什么。”她一脸慎重的模样。

    他不耐烦的皱着眉宇,“问了会怎样?”

    “你会害我破功。”废话,继续问下去的话,她神棍的身份就会被拆穿啊!“轻者,功力尽失;重者,我吐血身亡。”

    这么严重?见她咬着唇瓣、皱着眉尖的模样,他的胸口竟莫名开始狂跳,甚至还不断吞咽着口沫。

    见他的额头微微冒出薄汗,她上前轻声问道:“殿下,你是不是觉得身体燥热难耐,口干舌燥?”

    “有点。”他双手渐渐紧握,身体的下腹开始有抹骚动,正慢慢窜至他的四肢百骸。

    看到他的脸开始微红,她没想到自己偷偷弄到的春药,才三分之一的剂量,就让他的身体如此快速变化。

    唉!她再也不会唾弃好友朱莞莞每次书中都用春药这招,这招才是最省时、最简单、最不露痕迹的高招!

    “请殿下的嘴巴张开,我现在要渡一些我体内的神气给你。”她来到他的面前,大方的坐在他的腿上。

    他的脑袋开始有些浑沌,竟然听话的把嘴巴打开,让她的粉舌轻舔他的双唇。

    她虽然下是什么接吻高手,不过**和朱芫芫的小说看多了,亲吻这回事,就是舌头要碰在一起“喇舌”。

    于是她将舌尖探进他的口内,他的舌根也钻进她的檀口,任由她轻轻的吸吮舔弄。

    他的舌触及到她柔滑的口内之后,便贪婪的不断舔弄她的唇,撷取口中的美好与甜美。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杠上火爆皇子最新章节 | 杠上火爆皇子全文阅读 | 杠上火爆皇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