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相爷的假嫡妻 > 楔子

相爷的假嫡妻 楔子

作者 : 心宠
    周秋霁曾经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新娘。

    所谓“幸福”,不仅因为她的夫君江映城是新科状元,才华出众、英俊雅逸,极受睦帝赵阕宇重用,初入朝堂便破格任为“右相”,更因为他在她娘家最危难的时刻,不顾祸及自身,将她风光迎娶进门。

    人们都说,江映城对她一见钟情,情深义重,这定是一桩亘古至今少有的美满姻缘,她也曾经一度这样以为。

    但这样的幻想,在新婚之夜便破灭了。

    周秋霁记得,成亲当晚,夜空一轮满月,夜色呈现一种明亮的湛蓝,新房内红烛高照,她一身凤冠霞帔,满怀喜悦地等待夫君的到来,交杯酒在盏中,散发浓浓的花香,闻之欲醉,一切都是这样美好。

    然而,他面色沉凝地走进来,轻轻揭开她的大红盖头,她看到了一双跟记忆中不太一样的眼睛。

    从前,那眼里满是温柔的笑意,但此刻,却似乎有深藏的恨意。

    她有些发怔,心想自己一定看错了。她的如意郎君,至今也只见过三次面,她从没得罪过他,为何会产生这样的幻觉?

    “你们都下去吧。”江映城对喜婆与婢女吩咐道。

    “丞相,交杯酒还没喝呢,算不得礼成。”喜婆在一旁提醒。

    “一会儿再喝,我有话要对夫人说。”

    喜婆这才发现他神色不对,连忙与婢女们退下。本来,婢女的篮中装满了撒帐的吉祥物品,这会儿似乎都用不上了。

    周秋霁迷惑地看着他,弄不清他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二小姐……”江映城开口道,一如从前对她的称呼,她近在咫尺,却彷佛一个陌生人。

    “夫君有何话要对妾身说?”她的心紧张得扑通乱跳,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桩婚事,本非我所愿。”他索性答道。

    什么?他……到底在说什么?

    周秋霁只觉得耳际嗡鸣,完全听不真切。

    这桩婚事,非他所愿?当初,若不是他执意求亲,她早已随家人离京前往昭平了,如今他何出此言呢?

    难道有人逼迫他吗?谁会逼他娶一个罪臣之女?以他如今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地位……

    她一头雾水,僵坐在床缘,大红蜡烛照得她有些恍惚。

    “不过,既然将妳迎进了门,我自然要与妳以夫妻相称。”江映城表示,“妳亦可掌管府中上下的事务,吃穿用度我也不会亏待于妳。”

    他的意思是要跟她……做一对假夫妻吗?

    “但妳我除了婚姻之名,便再无瓜葛。”他继续道,“我不会假惺惺体恤妳,也望妳不要自以为是我的妻子,就对我诸多干涉。”

    周秋霁瞪着眼睛,双手紧握,待回过神来,才发现嫁裙被她揉得皱成一团。

    说完,江映城没喝交杯酒,就这样转身而去,他推门的时候,夜风穿堂而过,让她觉得瑟瑟寒意。

    “为什么”周秋霁忍不住站起来,大声问道。

    他驻足,回过头来,森森地盯着她。“问妳自己吧,妳生平可有做过什么让妳觉得内疚之事?”

    “我?”她越加感到莫名其妙,“我做过什么内疚之事?”

    “妳忘了?”他忽然冷笑,语气满是嘲讽,“原来我竟错了,妳非但没有一点儿愧疚之意,反而全忘了……”

    他究竟在说什么?为什么她完全听不懂?

    江映城面无表情道:“既然忘了,就好好想想吧,反正关在这府里,妳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好好去想。”

    关在这府里?这就是他娶她的目的?

    她不敢相信,之前憧憬的美好姻缘,瞬息化为了泡影,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她心中一片迷茫……

    俗话说,死也要死个明白。这一刻,她就算死,恐怕也死不瞑目。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相爷的假嫡妻最新章节 | 相爷的假嫡妻全文阅读 | 相爷的假嫡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