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东方家的那口子 > 第七章

东方家的那口子 第七章

作者 : 陈毓华
    东方清俊是东方集团的首脑,精算师也无法估计其身价,他是黄金单身汉里面的王者。

    但永澜可不懂这些。

    她只知道今天要出门,于是就喜孜孜的跟着他来到公司了。

    两人打扮都很随性,T恤、低腰牛仔裤。穿低腰,是因为最近永澜迷上它,也就要求东方清俊苞她一道这么穿。

    他迟疑了下,虽然不是自己的穿衣风格,还是换了,出乎意料的是,低腰裤非常适合他,那瘦劲的腰腿,修长的线条,比起所有的平面男模还要有吸引力,她相信若有哪家有眼光的公司愿意请他去拍牛仔裤广告,搞不好他就是时尚界的明日之星。

    “真讨厌,为什么你怎么穿都好看?”托着腮看着他的好身材,永澜不禁发出感叹。

    “你有时间再这里闲扯淡,不如进去搭一件外套。”赏她一个爆栗。

    她在喟叹什么,没有自觉的人是她吧!贴身的T恤让她曲线毕露,胸是胸、臀是臀,他可不想带她出门的同时,还要不断用眼光“凶杀”许多雄性动物。她的曲线只有他能欣赏。

    说也奇怪,突破男女关系底线后,她就像一朵受到滋润的花朵,一天比一天娇媚,看看现在的她,一双纤细粉白的小脚,抹上了有着珍珠光泽的芋头色蔻丹,小巧的指甲像冬雪里的樱花瓣,眼眉间渐渐生出来的柔媚,一个不自觉的抛眼,就会迷倒一拖拉库的男人。

    小狐狸不懂什么平权,也没有女权观念,这时候也没想到要回嘴。俊说的话就是命令,小兵乖乖去把小外套捞出来,套上,可袖子也才套上一边,就被人从后面抱住。

    他灼热的气息喷在她敏感的颈子上。

    “我真不想让你出门。”那种费洛蒙,还有独处时空气中充斥着的张力,一直在两人间弥漫散发,他只想把她拖上床相亲相爱,不想出门。

    这男人心里绕着的九拐十八弯,她从来没弄明白过。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没事,我发神经!”亲了她的颈子,他暗自腹诽自己是禽兽。

    这种霸占欲太离谱了,是不对的!

    他退开,把永澜的朱色锦绣短外套穿好,出门喽。

    东方清俊无人能及的商业敏锐度,一直是无迹可寻的,同行从来猜不出来他下一步要往哪走,就像人民币在发生剧烈变化之前,他就像知道春暖的江鸭,把不少投资额挹注中国大陆,先机占尽后,譬如企业的收购、改造、营运管理,就交由别的团队接手。

    他深识权责下放的道理。

    两人把骑来的单车停在公司大楼守卫室门口,简单向守卫表明来意。

    守卫很尽责,看着两个眼生的男女,打了通电话往上去请示。

    这也难怪,长居美国的他,别说大楼的守卫不知道有他这号人物,应该说就连位居七十五楼高层的台湾部负责人,也不晓得天高皇帝远的当家主子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出现了。

    三分钟不到,台湾部负责人带着一脸怀疑从专用电梯出来,没看到簇拥的保镖,也没有媒体的SNG车,只看到一对男女衣着简单的坐在守卫室的小会客室里。

    女的,脸蛋身材都不错。再看一眼,是错觉吗?说不上什么倾国倾城的化妆打扮,嘴巴就只上了一抹芋色口红,这样就让他心痒难耐。

    慢着,他从季会议里跑掉,不是为了下来看女人的。五十好几,人生历练算丰富的负责人抹掉猪哥口水后,终于把眼光对上了东方清俊。

    东方首脑一向深居简出,与世隔绝,他曾经有幸见过那么一次。

    那是一场壁盖云集的宴会,在纽约曼哈顿上流豪宅里,与会的全是政商名流、商业大老,还有精锐的商业明日之星,甚至足球明星、美丽的名模,就连英国的宫廷贵族都来了,然而,他们这位以孤僻闻名的大老板就出来露了一下脸,站在露台上简短的发表了言论,他还记得当时轰动的程度,大老板极度不耐烦的照片翌日就登上了美国各大报的头条,让他想忘都忘不了。

    至于小人物的他,为什么能挤进这样风云际会的筵席?他不以为自己身为一家公司负责人的地位,却沦为跑腿有失身份,在那种场面,不管以任何身分出席,就是一种史无前例的荣耀了。

    “东方先生,属下不知道您大驾光临,实在是太失礼了。”牙齿轻叩,弯腰鞠躬,手帕手帕呢?

    东方清俊一眼看了过来,优雅的起身,顺手把对着警卫问东问西的永澜带了过来。

    就这么简单到不行的动作,负责人也看到了一种高贵的韵味,和不怒自威的气势。

    “不碍事,别声张,先进去再说。”一连串指令,清楚明白,简单扼要。

    “是、是。”在上位的人最是低调,他懂。

    有了顶头的人来领人,守卫二话不说,放人,恭送。

    负责人虽然不清楚能跟在大总裁身边的女人是哪号人物,既不像秘书,也不是什么美艳女星,但基于刚才的失态,他不敢胡乱揣测,赶紧眼观鼻,鼻观心。

    可是,电梯里的空间实在有限,电梯门一打开,还是看见她不耐烦让顶头上司牵着。反而反过来抓他,把他带着走。老天,这女人好大的胆子!

    这位矜贵的老板一向是绯闻绝缘体,传说他是同志的小道消息从没停过,原来他爱好的是这一款的。

    永澜可不管站在电梯里为他们按楼层、开电梯门,表现得比百货公司电梯小姐还要专业的大肚鱼心里在想什么。这里的一切她都感到新鲜,尤其走出电梯以后,办公室里快速流动的气息,只见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工作上专心一意的拼搏向前,此起彼落的电话铃声,专业的高标准,好可怕的工作压力。

    活了好几千年,她没上过班,没挤过公车,的的确确不知道“上班”是怎么回事,也不曾为自己赚上一口饭。而家里的哥哥们,像永夜也在上班,可是他的上班就是白天提个公事包出门,晚上又提回来,真正在做些什么,那时候一直忙着在草地上打滚抓蝴蝶玩金龟子的她哪管这些,即使现在亲眼目睹了,要她说,她还是觉得晒肚皮抓鱼的活儿比较适合她。

    “唷,我说我好久不见的大哥,你不是没时间接见我们这些小人物,现在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饱含戏谑的声音,手提工具箱的男人从另一道门出来,只见他满手油渍,就往高级的西装裤上擦,在标明禁烟的走道上,偏生叼着一根烟。

    这人很反骨。

    “我和人有约。”相较于东方孙朗的嘲讽,东方清俊的态度,就像每天都会看到这个弟弟似的淡然。

    “喔,南天星金控的胡半夏总裁正在参观公司最新开发监控设备的具体成效,你约的人是他?”

    保全业是东方集团的一环,东方孙朗则是它的负责人,这几年日新月异的保全系统,都是这个团队研发出来的,在同业里一枝独秀。

    东方集团比较没有涉及金控那一块,偏偏这位南天星总指挥官却对东方集团兴趣浓厚,在美国时就曾频频示好,表示了合作的意愿,想不到因为东方清俊的滞留不归,竟追到台湾来了。

    “你倒是大方,新开发出来的商业机密,也不怕人家偷了去。”

    “这就要看他有没有那个能耐了。”东方孙朗笑得很自信。

    “既然这样,那就改天见吧。”他向来不等人,就连请属下去把人请过来的那一点点时间都不肯给,难相处果然其来有自。

    他接到胡半夏的电话,电话里约他一定要见上一面,洽谈久久没有谈定的合作案。现在他来了,胡半夏既然没诚意等他,大家的时间也都很难乔,几次错过,那真的表示双方没有合作的缘分。

    就……无限期往后延吧。

    “改天见?老大,你不会跟我说,除了进公司见胡半夏,你就想拍拍**走人了吧?”美国每天的急电、比堆高机还要高的公文,他瞎了吗?装死装得这么彻底?

    “不然呢?”

    东方孙朗差点晕倒。“Arthur说你要退休,真的假的?”Arthur是风静起的英文名字。

    虽然在和弟弟对话,但东方清俊的眼光,始终没有离开因为觉得他们的对话无聊而转去别的地方探险的永澜身上。

    他把到处探头探脑的人儿拉回来,“别去打扰别人工作。”

    “电脑很有趣。”

    因为知道她是顶头上司带来的人,没有哪个人胆敢叫她走开。

    “之前我有教过你。”她不是好学生,教来教去只会玩接龙。

    东方孙朗一整个被忽视,心里很不是味道。“介绍一下吧,哥?”

    “叫嫂子。”他瞪了弟弟一眼,颇不喜欢被人打断和永澜的讲话。

    “嘎?”

    “谁说要嫁给你啦?我叫永澜。”阻止了东方清俊惊吓别人的指数,随便踢他一脚,她没想到,自己惊吓别人的指数才是破百。

    东方孙朗看着被踢还一脸甜蜜的大哥,惨了,那张傻乎乎的脸,根本是坠入爱河的标准脸谱,风静起那死家伙说得没错,大哥这次是因为临老入花丛,才萌生退休的念头。

    一个男人应该在所有生理器官成熟以后,就用力的谈恋爱,不管有没有在床上滚来滚去,还是纯纯的牵牵小手,绝对不要等到高龄二十八,才一脸沦陷爱河的蠢样子。

    但是,换个角度想,大哥能够走出当年的阴霾,也算功德一件。

    “你好,我是——”

    “我知道,俊的弟弟。”

    看着两张雷同又有那么一点不同的脸庞,一个阴柔俊美,一个刚毅有型,各有各的风采。永澜很大方的凑上前,主动握住东方孙朗油腻腻的大手,真心示好。

    东方清俊立刻把她往回拉,继续视自己的弟弟为无物,掏出干净的手帕,把永澜的手指一根根擦干净。

    有一个花美男弟弟他无所谓,反正是个人风格,可是,不许对他的人孔雀开屏,乱放电,小心他把整排羽毛给剪掉!

    “我让秘书大姊带你去吃甜筒好吗?你爱吃的,有蛋卷花杯的那种,冰淇凌上面撒满杏仁榛果核桃果粒,饼皮是兰姆酒酿葡萄口味。”事实上,他把那个品牌的店面弄进公司,美其名是公司福利,只有他内心知道,他是为了谁做这些。

    “甜筒,永澜爱吃的那一种?”

    “对。”

    “俊的公司有?”

    这是在哄骗哪家的小孩?东方孙朗傻眼。那么好记性,记得人家爱吃的口味,他这个没心少肺的大哥,曾几何时对谁这么细心过?

    亲眼看着稳重的秘书把人带走,负责人也识相的退下,兄弟两人并肩往另外一幢建筑物走去。

    “不让我去你家,说有人住一起不方便,就她?”

    “嗯。”

    “千年古木终于开窍了,不然我都觉得以后去爸妈坟头上香,可能只剩下我的儿子们。”

    “无聊!”

    “别怪我说话不中听,连我这个弟弟都在想,你是不是要一辈子打光棍了?”

    “不会,她回来了。”

    她回来了?东方孙朗停下脚步,瞪大眼看着大哥,然后鬼吼鬼叫,“谁、谁、谁回来了?”

    那气势好像要是他大哥敢接口,他就要当场发飙似的。

    “这次如果你不让我叫家庭医生来,我就算把你打昏也要把你绑去!那只……”要他开口说都还难以置信,“都多少年了,你还在作梦……”想起往事,东方孙朗几乎要气绝。

    他怎么会忘了兵荒马乱的那一年——

    不过先说好,他是压根不信的!

    那年他溜下山,想说来投奔大哥,不寄望别的,捞顿吃跟有地方住,亲兄弟嘛,一定没问题。谁知道,什么盛大的欢迎温馨都不见,倒是收拾了个烂摊子。

    只见大哥躺在破了个大洞的房子,那画面太惊悚,当下他立刻把人送进医院,阮囊羞涩的他,只能硬着头皮打电话回去给所有的师弟们借钱,接着度日如年的在急诊室外面踱步,他一辈子没有经历这么漫长的夜晚。

    他极度需要心灵鸡汤弥补他一个晚上流失的精神体力,而所谓的心灵鸡汤,就是不需要逼供,大哥得一五一十交代这一团乱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在大哥好不容易醒来后,他拿着小刀削苹果,顺便在他脸上乱挥舞逼供的这种事就直接省略过去吧……

    结果他听到了一个打死他都不会信的故事。

    那时他拍上老大的肩膀,“大哥,我知道你压力大,常常被那些老不死的骚扰,不怕啦,现在我回来了,东方帮就交给我。不过,你说的这些光怪陆离,我知道你爱我,知道我从小没母爱,是在努力编床边故事给我听对吧?”

    不是他自恋,他的长相绝美,随便一笑,便如同一夜春风拂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大哥这时候才想表现出他的手足情,他不反对啦。

    但结局是,东方清俊赏了他一粒大枕头。

    九年前的陈年往事,都发霉了,这年头一个男人哈一个女人九年还迟迟不忘,实在太落伍,浪费青春又不切实际。

    东方清俊反应冷淡,声音如丝轻柔,“你失态了。”

    他从来没要他弟弟相信他跟永澜的故事。

    “大哥,别走……公司一年一度的员工健康检查过两天要举行,你来的刚好,给员工一个示范,以身作则很重要的!”东方孙朗仍作垂死挣扎。

    “她是存在的,就算你不相信也不可以否定她。”语气很坚定,眼神很坚定,而他的语气跟眼神可以摧毁任何一切。

    东方孙朗俊俏的脸缩得像失水的小汤包。“不然,作一下脑部的断层扫描……”

    “我亲爱的弟弟,你相不相信我的拳头很硬?你从小到大,应该没有尝过家暴的滋味吧?”

    东方孙朗马上掩住嘴巴。

    好吧……东方家,长兄如父,事情都由哥哥说了算。

    有狐狸就有狐狸,反正东方帮里的怪咖还会少吗?

    一个拥有十世记忆、曾经君临天下的无俦,一个有流浪癖的风静起,一个男生女相的他,再加上一个爱上狐狸妖怪的老大,就……见怪不怪了啦。

    ****

    在永澜不太肯用脑筋的认知里,她的俊很平凡,会穿夹脚脱鞋去倒垃圾,到了足球赛的时候,就跟全世界的男人一样抱着电视不放,看见自己死忠的队伍赢球,还要跳上沙发吆喝叫嚣一番。还有他很好用,遇到那种来推销的业务员,一站出去,就很有吓阻力。

    可是他对她温柔无比,会下厨做饭给她吃,会帮她整理老是打结的长发,还有、还有,他的腿毛很性感,他的床上功夫超赞。

    总之,他的好不是一下说得完的。

    可是,这么大的一间公司居然归他管……

    这么居家的男人,又一次跌破她的眼镜。

    带着她闲逛的尽责秘书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路从集团的发展史——咳,公司每个新进员工都必须熟读公司发展史——到公司员工性向调查,甚至连头头们的八卦都说上了。

    永澜听得津津有味,嘿嘿,中间太过艰涩的过程,她那无用的脑袋很自动的跳过过。

    她看见公司里丰厚的福利,桌球、撞球室、按摩室、亲子室、投篮机、游泳池、咖啡吧,还有冰淇凌,她最爱的那个牌子居然在他们大楼里开了分店!哇,诱惑得她这局外人都想来这里上班了。

    一间大公司看不到随时督促的干部,人人自动自发,工作效率一等一,只能说身为老板的那个人,非常懂得人性。

    每个人都有专长才干,只是,发展成东方集团这种规模,得竭尽多少人的智慧结晶?而他只花了九年。

    他是很少很少的人类中,很优秀的一个,世间少有。

    “这不是永澜?你怎么会在这里?!”惊诧的声音自快速往她这里移动的人群中响起,胡半夏看到了他久未谋面的未婚妻。

    他们有一年半不见了吧?

    印象中,她就是只傻乎乎的狐狸,没错,他也不是人,但是在外,他可是南天星的掌舵者,南天星的分量并不亚于东方集团,但是,论知名度、论规模、论每年青年学子们找工作的排行榜,他永远输给东方集团。

    公司不及人家,他无话可说。可论容貌,他自认超越东方清俊太多,可是那个男人爱搞神秘,又搞到每个月上杂志、周刊、报纸,甚至花边新闻的比例都胜过他许多……

    听到声音,确定是她不喜欢的那个人,永澜很孬的躲到秘书大姊身后。

    胡半夏很想把自己未婚妻的态度解释为害羞,可惜,他很早以前就知道这只小白狐对他印象不佳。

    也不是什么大事,狐狸嘛,不就花心了一点,床伴多了一点,老实说,他也不介意两人婚后各玩各的,像他这么开通的未婚夫,可是打着灯笼都没地方找,她何必那么死脑筋呢?

    “离我远一点!”永澜对着他龇牙,不介意流露出野兽本性。

    被当成挡箭牌的秘书大姊,顿时陷入两难的境地。

    两位贵客都是公司重要的人,看起来又都认识,这样很难排解欸,她可不可以不要蹚这浑水?

    其实胡半夏是个很称头的男人,典型的精英,有能力呼风唤雨的那种。可是人跟人在一起真的要缘分,她从见第一次见面就讨厌他,就算雷劫有他可以当遮蔽伞,她也宁可把铜板丢到烂,就是不要去敲他家的门。

    她才不要欠这种很难还的人情呢!

    “听说你渡过了劫,我正想找个时间上门,把我们的婚事了一了。”听到东方清俊已经来到公司的消息,他匆忙结束参观行程,却没想到会见到了因为事业忙碌而一直无心分神照顾的未婚妻。

    唉!要见上东方清俊一面,真是不容易。

    “我们都可以当作没这回事,我讨厌你!”爱劈腿的骚狐狸,最好哪天劈断你的腿!

    “被人讨厌了呢,不过没关系,只要我不讨厌你就好了。”他风度一流,被骂了仍是笑嘻嘻。

    狐族自从妲己以后,就像遭到诅咒似的,每个家族尽出公狐狸,母狐几千年难得一见,为了延续纯净的血缘,狐族通婚,约定俗成,他也无意在人的世界里找伴侣,所以这只小狐狸就成了他唯一的选择。

    奇怪的是,以前这只小狐狸好看归好看,却缺少了一股会电人的狐媚神韵,这会儿怎么多出了一股箝住人目光不放的美丽?越瞧,眼睛越离不开她。

    “什么讨厌喜欢的,胡总裁怎么对属于东方的东西都想染指呢?”东方清俊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利眸瞅着名为谈合作,却带着一堆属下来他地盘上,当他这里是直销工厂的男人。

    “东方老板误会了,永澜是我的未来老婆,不算东方所有物。至于我们商谈的合作案,是互蒙其利对不对?我们不合作,是双方的损失。”

    永澜是这家伙未来的老婆?!哼!

    “有意跟东方合作的厂商很多,一点也不差你这一家。”陡地,东方清俊目光如霜。

    “我知道,但请看在我的诚意上,和南天星合作,这对东方总裁前进阿联酋一事,一定有帮助。”这合作案他谈了几乎快半年,利润之高,让他说什么都不能放弃。

    “你真想跟我谈?那就进来吧。”他冷哼,改变心意。

    胡半夏欣喜若狂,转身想和永澜约一下见面时间,哪知道东方清俊的声音如追魂索直套住他的脖子——

    “我不喜欢拖拖拉拉的人,你觉得未婚妻重要,还是案子重要?”这已是他身为男人最大的容忍。在他的眼皮下勾引他的女人?哼!找死。

    胡半夏怔愣了下。

    “我马上来!”

    他是商人,当然事业是首要,未婚妻嘛,就差一张纸的手续,相较之下,她可以等一下。

    “永澜,你回家跟伯父说,我下个星期会找时间去拜访的。”匆匆交代一声,他随着东方清俊进了会议室。

    “喂,你有话不会自己去跟我爸说?我又不是你们的传声筒!”这男人使唤人使唤得真习惯,真是太自以为是了!

    她决定忽视胡半夏的交代。哼,谁鸟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东方家的那口子最新章节 | 东方家的那口子全文阅读 | 东方家的那口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