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东方家的那口子 > 第一章

东方家的那口子 第一章

作者 : 陈毓华
    五十元铜板在半空中扬起一道不算高的弧度,然后啪地掉在一只张得开开的手心里。

    “反面,又是反面,为什么我老扔不到人头?你欺负我,只是决定左边右边,有这么困难吗?你知道永澜不想往右走,就算真的被天雷打,我也不要去投靠那个人!你翻个身不难,说好了,翻个身我就不为难你了。”好声好气的商量,认真对待一枚平凡无奇的铜板。

    她不是疯子,也不搞笑,扁嘴又嘟嘴的,哄骗又商量,用铜板来掷筊决定她的去处,她很认真。

    再一次。

    说也奇怪,硬币存心跟她作对,几度翻覆,落到她手里的还是数字满天下,国父大人硬是害羞不肯出来见客。

    五指紧缩握拳。

    哼!老娘偏不信邪!双手合十,水嫩的樱唇喃喃细语,铜板再度上到半空中,亮光一晃而逝,叮的一声掉落地面,撞到邮筒的角,翻个身滚啊宾的滚过路灯,简直像是离家出走的小孩,神奇的沿着水沟盖,直奔不远处一双脚趾露出来乘凉的破布鞋边,这才甘心躺平。

    破布鞋的主人跟野人没两样,长及肩的头发盖住了脸,寒流过境的天气,身上穿得却是让人看了更冷的无袖功夫装、破烂磨损的牛仔裤,说是街友吗?修长的骨架,看起来年纪轻轻的,不像好吃懒做的人,可是那虎视眈眈,两眼瞪着超商干净橱窗的模样,让店里的店员心里直发毛,路人见状也绕得远远的,以免遭到不测。

    他看到了那抹银亮。

    弯腰捡起来,毫不迟疑把硬币放进嘴里咬了一口,然后眼露喜色,跨着流星大步,理直气壮的走进那扇会有叮咚叫声响,还有中气充足的“你好,欢迎光临”的便利商店。

    片刻后,他抱着一排养乐多,嘴巴笑到几乎咧到后脑勺的走出便利商店。

    “还来,我的五十元。”一只手,一道黑影,软得像水蜜桃的声音拦住了他的去路。“你捡到的那个硬币是我的。”

    按理说,这样的声音一点说服力也没有,只是人就挡在他面前,他不得不停下来。

    “你的?上面写名字了吗?”口气很差,母鸡向来只会护卫小鸡,他却有誓死要捍卫多多的气势。

    “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我不小心掉的,你应该还给我才是。”就差那么一秒,结果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欢快的进了超商的门,就差那么一秒!

    他看着那双水嫩到会令所有男人都想牵牵看的小手伸到他眼前,然后顺着柔润好看的胳膊爬上她的脸蛋,发现她有双比北极星还要明亮的眼睛。

    这些年所有的文明都离他很远,常常只要抬头,那颗指标性的星就落到他眼底,想不到都市里也有这么明亮澄澈的星星。

    被送去学武是父母的安排,中断学业的他在离家五年后又被叫回来,也是因为他们的遗嘱。

    他们说,他得回来克尽身为长子的义务。

    遗嘱、遗嘱,人都死了,尸骨早寒,去他的义务,去他的长子,他只是顺着台阶回来罢了。

    久违的都市。

    他轻佻的撇了下头。

    “钱我花掉了,你要,找他去。”那个他,是指便利商店穿着制服,正在替客人结账的店员。

    他运气好,平常要五十五元才能买到一整排的养乐多,今天促销价只要四十八元,如果她真的坚持……找回来的两元她要吗?不过他好像把钱丢到了捐款箱。

    “你用我的钱去买这个?你不知道铜板也有失主的吗?!”她气得嚷嚷。

    那五十元,可是攸关她的将来……呃,去处,很重要的。

    “我看过了,一面是国父,一面梅花,两面都没有其他人的名字,所以不可能是你的。”是狡辩,可是对他来说钱是谁的不重要,他想喝养乐多,他喜欢这玩意,而且,很久没喝了。

    至于失主是谁?不关他的事。

    “赔我!”

    他掏出两只空空的裤袋。

    “看得出来我比你手头还拮据,好歹你的穿着还满体面的。”

    他从来不介意在恰当的时候使用小小的心机。

    永澜忽然不知道如何是好。的确耶,他怎么看都不是那种生活宽裕的人,可是为什么她莫名感觉到他有着强大的灵魂力量?

    基本上越是出色,社会上越是举足轻重的人,灵魂重量越是强大,不过她能力低微,看走眼也不是没有的事。

    反正——“你把我的五十元吃掉了,那我晚上要住在哪里?”

    虽然不清楚两者有何关联,他还是耸肩回答。“爱莫能助。如果你真要我的建议,公园、车站都是不错的地方,地下人行道我是不建议,你这模样,大概一进去……很难完整的出来。”

    一皮天下无难事,用理亏换点良心上的建议他还做得到。难得做一次好人,可以抵换她的损失吧。

    永澜不完全懂,不过可以理解这人是不打算还她钱了。

    东方清俊把她的沉默当成默许。

    看得出来,这个女生对外面的世界不是那么熟,就连最简单的人际关系、应对进退都很生疏,不过这是她的问题,不关他的事。他徒步走了很多天的路,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快散了架,当务首要是好好回去睡个长觉。

    至于多多,他嘴角浮起一朵贪到小便宜的笑,就谢喽!

    他举步绕过她往左走。还好、还好,说到睡觉的地方,他倒是有一处可以遮风挡雨。

    永澜跺了跺脚,湿润的眼睛看着他的背影。

    “你真的不能还我吗?”

    他掏掏耳朵假装没听见,喜孜孜的在多多开口戳了个洞,一口气喝完一瓶。

    哈~爽到爆!

    还不过瘾,他索性边走边开封,三两下就把战利品喝了个精光。

    摸摸肚子,算聊胜于无。

    他的听力一向敏锐,步行过一个十字路口后,后头细碎的脚步声跟上来了。

    经过公车站牌,来到下一个街口拐弯处,后面的人还是亦步亦趋跟着。女生这么执着的,他还是头一次遇见。

    这个社区的建物新旧杂陈,附近原来都是同样的三层楼透天厝,不过几年前土地重划后,很多邻居卖地的卖地,也有陆续改成公寓大楼的,像他们家这种独幢又能拥有前庭后院的两层楼斜顶住宅,反而在这区块变成土地价值远远大过于建物本身。

    水泥墙圈起的房子,两片铁门有一片歪倒了,放眼看去,杂草比人还高,房子只隐隐露出个黑色的屋顶。

    他伸手把跟藤蔓纠缠的铁门推开,“叽——”刺耳的刮锈声,顿时在寂静的夜里制造出教人皱眉的恐怖音效。

    东方清俊没被吓跑,倒是很多本来寄居的小生物一阵抱头乱竄,好一会才归于安静。

    他懒洋洋的走了进去。

    真要追究,这洋房是他老爸最发达,喊水会结冻那几年随手买下来给管家养老的住所,想不到老管家没享用几年,最后却变成他的藏身处。

    至于他跟爸妈住的那个房子,他已没有记忆,现在再回头去找,就跟脱裤子放屁一样——多此一举。

    不久,原来应该把走到都盖住的杂草,被他铲出一条可以行走的红砖道来。

    “你还要继续在那里站多久,不进来吗?”

    永澜被吓到,深吸一口气,见他仍看着自己,才确定自己没有耳背。

    好吧,他也很意外自己的“善良”,他应该把她拒于门外,把她当成无关紧要的路人甲,甚至空气都可以,像他这么怕麻烦的人,为什么要把一个陌生女生带进家门?

    “没回应?那当我没问。”

    她的脚才动了那么一动,他又改口。

    “别说我没警告你,我可是个很健康的男人,你一个单身女子要是进了我的门,出了事,是你活该。”

    一盆冷水泼得人头皮发凉,这就是他要的效果。

    也不知道她听懂了没有,只见她神色微慌。

    “到底……我能进去吗?”永澜踌躇开口问,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他心机白费,石头丢进水里了。

    “先说好,你只能住一晚,明天天一亮,你就得走。”

    永澜有点苦恼。她要不要告诉他,如果让她住进去,她就不会走了耶!

    这房子看似杂乱荒芜,可是气场很好,住在这里,她应该可以避得过劫数。

    见她没反应,东方清俊很自以为是的当她同意了。

    “同意的话,就进来吧。”

    屋子有水有电,东方清俊知道这事托谁的福,这么些年还真心把他们兄弟放在心上的,也只有早就离开东方家的老管家。

    不同于外表的脏乱,房子里面出乎意料之外的可以居住。

    所谓的居住,当然称不上豪华奢侈、一应俱全,但是对于一个高龄近七十,住疗养院,靠养老金过日子的老人,能把房子维护成这样已经不简单。

    这年头没有谁还念着旧情、旧情,得看看建筑在什么样的基础上。

    他不偏激,只是多年来的冷眼旁观,心凉了而已。

    “我累了,不招呼你,你自己随便找个空房间睡一晚。”随意交代,他便爬上二楼,打开热水,用力的洗刷累积了好多天的污垢,然后光着身子,也不管头发滴着水,倒头就睡。

    即便家里多了个人,对他一点影响也无。

    ****

    东方清俊早出晚归,每天回来也不开灯,摸黑上二楼,不管身上又添多少伤,一律倒头睡死。

    他运气真是不好,行踪再怎么保密,那些人还是能“赃”到他,死活就是不放过他。

    不从,就只有干架才能脱身。

    那些混蛋下手一次比一次狠,但他这些年也不是白练的,想打赢他,八百年后看有没有一丝机会!

    这一天他提早回来,一边还是得闪过满地垃圾的前院,一面粗暴的问候人家老母,还有祖宗八代。

    这些不长眼睛的路人,没看到这幢房子里已经住人了吗?还拼了命的把垃圾往这院子里扔!一堆理盲!

    暗夜里看不出来是谁惹得他凶性大发,一进了门,打开灯,才发现他几乎体无完肤,一张脸肿得跟猪头没两样。

    “马的!”一个坐下的小动作牵动伤处,痛得他龇牙咧嘴的咒骂。看来,腰肋骨大概断了,指关节也全数瘀青。

    倏地——

    “谁?谁在房子里?给我滚出来!”

    只见一袭月牙白飘进了他的视线。

    “你不是走了,还在我的房子作什么?”以为早就该离开的人,此刻却一脸的睡眼惺忪,手里抱着枕头,一副无辜的、小白兔似的神情面对着变脸的他。

    第一次端详她小小的、白白的脸蛋儿,一头现代人绝对嫌累赘的及腰长发,赤着小脚,站在他这两天制造出来的脏乱地板上。

    “我不能走,没有要走。”呀,他一身的血,一定很痛,痛就会不舒服,不舒服脾气就坏,脾气坏,她只得捱骂。

    “你吃定我,想赖着不走?”

    “永澜不能走,天雷要来了。”坦白从宽,他是好人,应该会让她留下来的。

    “天雷,那是什么碗糕?”

    这两天为了摆脱那批人,他一直在外面混,早就忘了她这个人,根本没注意她离开了没,想不到他在外面拼死拼活的时候,房子居然被趁虚而入了。

    显然她把他的话当成耳边风,瞧她这副居家模样,比他还要像主人翁呢。

    “我们这一族的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要被那个讨厌的雷公劈上一次,要是能安全的避过去,才能真的变成大人。”永澜很好心的解释,希望他能明白她的苦衷。

    屁字差点从东方清俊嘴里吐出来。当他三岁小孩吗?“工三小!天雷?满地都是避雷针的现代,雷公要劈人,几率少得可怜好不好,谁会那么呆,站在外头给祂劈?又不是发神经!”

    马的,她真的把他当白痴。

    他全身痛得像被火车碾过,哪来的心思听她鬼话连篇。“我不管,反正你立刻给我消失……嘶,你在做什么?谁准你碰我的?”

    逐客令才下了一半,一只小手陡地覆上他最大的伤口,轻轻拂过,说也奇怪,那痛马上消失,最教人讶异的是,连坑坑洞洞的口子也不见了,完好如初,一路平坦。

    他把她的手抓过来看。马的!就跟扑通女孩子一样,润润嫩嫩的。

    再看一次自己腹部的伤口,哪来的伤?弹性十足的肌肤,怎么按都一样。

    “你……怎么弄的?”

    东方清俊意会不过来。他眼花吗,还是错觉?如果他没有精神错乱的话……他就是见鬼了。

    “不知道,永澜生下来就会了。”

    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他,神佛不信,要是有传教士敢拦住他传道,他一定给人家一顿白眼,但现在若不是撞邪见鬼……就是他疯了。

    像是知道他的想法,永澜连忙澄清。

    “我不是鬼,你看我有脚。”她拉高裙摆,露出浑圆可爱的脚趾。

    “你要是敢没有脚,我前天就把你轰出去了!”马的,他们家捡东西是弟弟东方孙朗的坏习惯,而他百年难得的善心大发,竟然捡了这么个玩意回来,真够晦气!

    只是,女孩子的脚趾都像她一样的可爱美丽吗?

    他在想什么?!他粗鲁的拉下她的裙子,盖住可爱脚趾。

    “别告诉我你是哪里来的山妖鬼怪,我不想知道。”

    他的人生还不够乱吗?又多她一个来凑热闹。还好他年轻,心脏够强壮。

    “你为什么生气?”

    他一定是失血太多、精神不济,才会产生幻听跟幻想,只要把眠补回来,这些幻觉一定会消失没错。

    怪力乱神,退散!

    不理会她,东方清俊起身往楼上走,却没有重申要赶走永澜的话。

    他别扭的想着,她治好他的伤,就当酬劳,让她多住一晚吧。

    反正多住一晚也不会怎么样……

    ****

    换下跟破布没两样的衣服,luo着身体躺在床上的东方清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安静得只能听见自己心跳声的夜里,楼下什么动静也没有。

    她很听话,没来烦他,不许她上二楼,她就一步也没踏上来,所以也许隔天就会自动消失了吧。心里巴望着她赶紧消失不见,可是这样的夜,为什么知道楼下有个人跟他在一起,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心?

    把双臂枕在头上,他一定是被这几天接踵发生的事情搞昏头了。

    真的是没一件顺心的事!案亲留下来的那些部众如影随形的逼着他,要他回到东方帮,回到枪林弹雨、腥风血雨里讨生活。

    他们可是能言善道得很,说什么一个有百年历史的黑帮要是这样消失了,上对不起祖宗,下对不起帮众。

    那么他们这些人谁又对得起他了?

    说的比唱的好听,真抱歉,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这些脑袋里装着石头的老混蛋,有没有想过时代不同了,街头帮派能有多久的寿命?

    他一点都不在乎东方帮会式微,散了、垮了、倒了都无所谓,反正鸟兽散不就是这么回事。

    他的父母都抛弃他们走了,干么继承他们留下来的残骸,真的没必要。

    本来已经疲惫到无力的身体,经过这一番思索,很好,脑袋越想越清楚,东方清俊这会比白天还要清醒了。

    他气愤的把枕头往墙壁一扔,下了床,下楼去。

    楼下没有任何光线,他一下来就踢到自己制造出来的啤酒罐,捡起来捏在手里,眼睛很快适应了黑暗。

    客房门是开着的,他告诉自己绝对不是存心偷窥。

    只有几坪大小的客房里,一身茸茸白毛的她,像是会微微发亮,趴在温暖的垫子上甜睡着。

    原来她睡着的时候会现出原形,她很小,是一只年幼的小狐狸。

    她真的不是人。

    东方清俊只觉得头上乌云翻涌。

    像是感觉到什么,她忽然转头,高高竖起了两只漂亮的耳朵,当目光对上他的双眼,便摇了摇蓬松的大尾巴,接着看似懊恼的把头埋进两只前爪里。

    她在害羞吗?

    东方清俊轻掐自己的手臂。是真的。

    重新关上门,他头也不回的转身上楼。进房,把自己埋进他的床。

    卡早困卡有眠,明天起床,一切的错觉都会消失无形。

    ****

    头戴安全帽,脖子上挂着擦汗毛巾的东方清俊,扛着细条钢筋在建筑工地里穿梭。

    这工作他做了几天,不必用脑筋,只要有强壮的体力就能胜任,拿的是日薪,一天两千五百元,算高薪。

    再过半小时就下班,领了薪水,要购买的日常用品……钱,暂时应该够用了。

    不管如何,家里多了个人,该准备的少不了。

    他不承认自己脑袋坏了,钱是为他自己花的,他要在这里住下来,总是得把房子打理成一个能住的样子。

    那间屋子是空壳,除了几组简单家具,连个泡面的锅子也找不到,更别说香皂毛巾之类的用品。

    前面一段日子,他忙着跟东方帮的残渣部队玩躲猫猫,哪来的美国时间想这些琐碎事情。

    那天他醒来,那只狐狸没走,甚至干脆不要脸的用她的狐狸样子到处走来走去,一点自觉都没有。

    其实撇开那些怪力乱神不说,她那身白毛还真是漂亮,把她当成宠物养也不是不可以。

    说起来他能这么坦然接受她,是因为他看了不少现代时下流行的玄幻、修仙、穿越、军事、游戏的网路快餐文化。其实这世界要什么没有,差别在于自己要不要信而已。

    相处了几天,他发现她跟人没什么不同,比较让人发噱的是,女生爱干净会收拾的美德她一样也没有,不管屋子有多乱,她都能安之若素。

    她不会开火下厨,不会自己倒杯水来喝,也没看过她出门,套在身上的衣服,好像就那么一百零一件,万年不变,可是也没从她身上散发出什么奇怪的味道来。妖怪不是都会变来变去?还是她已经修炼到可以不用吃东西、不用洗澡清洁的境界?

    当然,前面的这些全都属于猜测。她压根就像他以前想的一样,不懂人情世故,人类的煮食器具她不去碰,也不认为身为寄居在别人家里的她,得要多付出点什么来换取住宿这类的概念。她肚子饿了只会讨吃,吃食还不能太差,看不中意会翻脸绝食,说他看不起她,要她吃馊水。

    瞧瞧,谁见过这么大牌的寄宿狐狸?

    刚开始的客气,一定是假装出来的。

    为了她的伙食,他只好出来打工。

    至于修炼这件事——他确定没见过,了不起有月光的夜里,她会坐在窗口晒晒月光,更多,就没有了。

    其实应该不用对她存有太多想像,一只要吃三餐、宵夜不能省、吃饱睡睡饱吃的狐狸,能对她有多少期待?

    既然只是纯打工性质,只要是工头的命令,他就去做,他年轻力壮,又听话,爬鹰架、绞铁丝、拌水泥,全做得有模有样,不像那几个说是为了学校报告、不得不来混个成绩的大学生,能摸鱼就摸鱼,不到下班时间,已经在讨论下班后要去泡网咖,还是和新把到的妹去是把费(Buffet)。

    东方清俊一点都不羡慕大学生,自中断学业后,他就自修武道,后来因为一连串的事故,在父母的安排下,他最后到了德国格斗学校,在外这些年下来,他眼界更加宽广,心胸远远胜过同侪许多。

    “要约他吗?”

    “不要,根本约不动,你忘记他上次怎么拒绝我们的?”

    几个年轻人的对话,一字不漏的飘进东方清俊的耳里。

    “这次也许不会。”

    “他本来就不合群,再说我们是大学生欸,虽然年纪差不多,但我听说他没读过高中,搞不好大字也不识几个,带出去丢脸啦。”

    “这念头没念过高中的人的确少见。”

    “道不同不相为谋,走啦。”

    “其实,我觉得他还满帅气的……”

    明知自己是那几个人话题里的对象,他却佯装什么都没听见似的,从他们身边大剌剌的走过去。

    毕竟谈论他的人都不尴尬了,他这个被谈论者当然要表现得坦荡荡。的确,道不同不相为谋,他们爱嚼舌根就用力嚼吧!

    他们的话,对他一点杀伤力也没有。

    相较于这些人,家里那只狐狸可爱多了。

    他不禁加快了脚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东方家的那口子最新章节 | 东方家的那口子全文阅读 | 东方家的那口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