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东方妻 > 第八章

东方妻 第八章

作者 : 陈毓华
    “你还有脸问我发生什么事?”

    她总不能说因为贪看他的美色,变身为色女的过程,把他太过贴近自己的胸腔推开了些,这样比较容易说话,不过,他铁一样的臂膀可不容许,毋需用力又把她如捞鱼似的捞回眼前。

    “不然呢?”

    她的困惑那么明白,对于他坚持要用这样的方式说话,一时间也拿他没办法了。

    “你要吻太子?”他无明火起。

    在他磅礴的压迫感下她很快面对现实,“我只是想知道我是不是爱上你了。”

    “然后呢?”他的声音陡然转低,居然和颜悦色了。

    “我会给你制造麻烦。”

    “要是确定你爱上我,你就要包袱款款准备潜逃了?”

    “我还没想那么远。”她噗哧笑出声来,这男人气成那样为的就这事?

    “女人,你很欠揍!”

    要感谢上苍还没让她想到那里去吗?他在心里暗地画上了十字架,只要不是爱上别人,那就不是什么天会塌下来的事了。

    “美国有家暴电话吗,我要先记下来。”

    “在你心里我是怎样的人?怕事没担当,还是懦弱没用的男人?我的肩膀不足以让你安心?”敲了她的脑袋一记,不轻也不重,心里的巨石没了。

    “你离题了。”

    他们讨论的不是这种事。

    “总之,你不相信我爱你,你不相信我有能力保护你,你从头到尾都不信任我就对了。”他哼哼两声,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她捏个粉碎,又巴不得捧在手心疼惜。

    “我只是想确认。”确认自己的心意。

    “这种事情我来就好了,记住,就算世界上的男人都死光了,也只有我能碰你!”

    伸手捧住她的脸,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他就封住了她的唇,将那吻纳得更深,舌尖轻挑,灵巧的滑入她嘴里,十指梳进她的发里,唇齿热烈的纠缠着。

    轰地,杜晓算脑袋一片混乱,可在东方孙朗阖上眼的那一刹那,她看见那里面藏着怕被辜负的畏惧。

    他这么英伟的男人,怎会有那种眼神,一定是错觉。

    东方孙朗不想放开她,几乎是万不得已才放开已经脸红如酡的她。

    他喜欢她因为他脸红,把她小小的手心放在自己心脏跳动的地方。“这样……你明白自己的心意了吗?”

    她眼神迷离,温柔的点了点头。

    “跟我去书房,我想,我得让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才会心安。”

    他的表情严肃又认真,眼底闪着令她心悸的东西,就这样,杜晓算第一次走进东方孙朗的书房,很优雅的英国风却不沉重,四角雕着蝙蝠灵芝的桌案上,除了电脑还有一落落的资料公文。

    “要喝点什么?还是吃什么,我让人送上来?”

    “我不饿。”

    “我真不想吓跑你……”他将她一把搂住。

    他的柔情让杜晓算颤怵心软,她知道再也毋需用太子来印证自己对他的感觉,她爱他。

    “别这样,不像你了。”会不会、要不要跑,这该由她来决定。

    “都是你害的,遇上你这小魔女我怎么可能还是我?”

    “你赶快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喔。”说她是魔女,她就表现出魔女的样子来。

    东方孙朗笑得牙白,踱向满是书籍的书架,又行过落地窗外,心里挣扎着要如何破题。

    他从来没这么难以启齿,就算要在成千上万人的面前演讲,还是对自家员工侃侃而谈都是轻而易举,他这回真的栽了,爱惨了这个女人。

    “我相信你听过东方帮这黑社会的名字,很不幸我现在是这个帮会的负责人,这样的我你会讨厌吗?”

    “不论你以前有多坏,我认识的你一直对我很好。”

    其实就算她再迟钝也感觉得出来这个豪门的背后并不单纯,如果她的好奇心够强烈,也许在一开始接受聘雇的时候就察觉了也说不定,而不需要他大费唇舌来替她释疑。

    他确定她的话不带丝毫虚伪,僵硬的身躯不自觉放松了一点。

    “这是家族事业,祖传三代,不是说要抛弃就能抛弃的,不过这样家世也给我跟大哥带来不少麻烦,几乎从懂事开始,我们就不停的被各种势力绑架,最后一次只晓得当我从被监禁的地方出来的第一眼景象是……那片黄土地上血流成河,遍地尸体。”

    黄土地上血流成河,那是怎样一种拼斗后的惨烈,干涸的沙地,别说水浇下去就被吸收个精光,人血,要有多少人的灌溉?

    他喘了口气,像把她当成止痛剂,紧紧将她搂在剧烈跳动的胸前。“一等我们脱险,父亲心痛之余只说这是我们的宿命,也决定把我们兄弟送到中南海去拜师学艺,有一技防身,才不会老是被人当成鱼肉,我大哥另有他的想法,他后来去了德国格斗学校,我则是进了师门。”

    那样怪癖多如牛毛的师父,通常对徒弟也是挑得要命,一不合他的意,就谢谢再见不联络了。

    多少年来,师父前后就收了他们五个师兄弟加上一个师妹。

    神厨、雷纳德、亚瑟、无俦都是前后入门的师兄弟。

    老人家除了精通天文地理,武学医药烹饪,最让人受不了的是酷爱流浪,经常性突发奇想,双手空空就离家出走了,吃过苦头的他们最后也练出一个黏字诀,师父走到哪就跟到哪,那些年,别人他不知道,含着金汤匙出身的他的的确确吃了不少苦。

    神厨的烹饪、格斗,亚瑟的射击、医术,雷纳的解码、风水,无俦的催眠,还有他的跟踪和反跟踪技能,都是由师父教导而来的。

    这些年师父更是把中南海的大半事物都交给师妹打理,他自己游山玩水,享受生活去了,行踪缥缈,想见他一面也要碰运气。

    “几年后我们各自下山因缘际会又碰在一起,大家都懒得找房子,一个两个搬来东方居,后来三个四个,结果又全部齐了。”

    “这么复杂的人物事,这么多的人住在一起,你快乐吗?”她摸摸他的脸,满得疼惜。

    “我们都单身,住在一起图得是方便,大家都是自由的,只要有任何一个人想搬出去,不会有人阻拦。”

    “这样的大家庭真的很叫人羡慕。”她已经久不知家庭温暖的滋味,来到这里虽然吵吵闹闹,她却一点都不觉得烦躁。

    “如果能够拥有你,我的人生就更完整了。”

    “我没什么优点,我很少扶老太太过街,不过垃圾我一定丢垃圾桶,还会做分类,这么平凡的我有什么好让你喜欢的?”

    他亲她的手指头,每一根都不放过。

    “你很好,你煮出来的菜那么温柔美味。”

    “如果我哪天不煮菜了,唯一让你看上眼的优点也不见了,你会去找别人吗?”

    东方孙朗哈哈大笑后脸色一正。“你这傻瓜,我爱的是你的人,不是真的把你当厨娘……当然啦,如果你哪天良心发现偶尔满足我的胃囊,那是最好的。”

    偎进他的怀里,杜晓算满足的闭上眼睛,如果这一刻就叫做幸福,那么她希望可以相拥不分离。

    她不贪心,真的,只要能抓住手里小小的幸福就好了……

    “晓算,这样的我值得你倾心托付吗?”他没忘记把她拖进书房来的目的。

    她送上自己潋滟的唇。“你说呢?”

    什么叫爱杜晓算不清楚,只是接下来她的人、她的心就像踩在云雾里,缥缥缈缈,脚不沾地似的。

    烧菜烧到一半会开始傻笑,然后又红了脸,二十几岁才初尝爱情滋味,一个劲的就栽了下去。

    为了看见东方孙朗吃她料理时灿烂的笑容,她找出食谱、父亲留下来的料理手札,改良菜色,每天变着花样,炒炝煮煎炸滚氽灼刷焖烧烩炖样样都来,只想把他的胃喂饱。

    “不要那么累。”他会舍不得的说。

    虽然那些义式、法式、墨西哥、欧式的料理只要端上桌,都好吃得让人口水泛滥,恨不得全部放进肚子里才过瘾。

    她是料理的全才。

    她的人还有她的料理都对味极了,就连她身上的油烟味都能引起他的欲望。

    “不累,只要看你吃的开心,就够了。”

    “你这样会教我越来越饿,连你的人我都想吃下肚子去。”

    杜晓算轰然脸红。

    “你真可爱,这样也脸红。”他悠然叹息,搂住她的人,将怀里的人细细吻个遍,吻到她娇喘吁吁,无法动弹。

    “不如你陪我去上班?”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有为女人这么疯狂的一天,他是认真的,想随时可以看到她,那种悬在心底的想念,即便知道只要回到家就能看见她,可是那样还不够。

    她槌他,然后开始认真的考虑。

    “我送你到公司门口。”

    “小气。”

    “要不要?”

    “要!”一口含住她晃动的手指,惹来她的惊叫。

    情人真的很甜蜜,就算无所事事的坐在一起,玩指甲,玩头发,甚至替对方拍掉肩膀还是衣服上的灰尘,更多时候靠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积雪,屋里壁炉的火光,聊着读书成长的事情都不觉得乏味。

    杜晓算真的开始一路跟到公司门口,再让泉司机载回来。

    每天每天,东方孙朗被大力嘲笑。

    “搞什么纯情,你到底把她吃了没有?”一臂压上东方孙朗的肚子,神厨气得牙痒痒的。

    整个大宅的人都知道东方孙朗跟那个厨娘是一对,他连下手的机会都没有。

    结论是什么?没人知道,只是那天雷克斯连续几天都带着墨镜办事,就算在室内也不肯拿下来,谁要他拿,他跟谁翻脸。

    尽避这样难分难舍的送来送去,东方孙朗还是深刻的想着她,想她脸上活泼生动的表情,想她顽固的小性子,想她抱在怀里的感觉,他想得脸色明了又暗,暗了又明,把汤特助吓得心脏跟坐大怒神没两样。

    那天晚上杜晓算梳洗过后打算要睡觉了,东方孙朗却跑来敲门。

    他穿着V字领毛衫,居然是赤着脚。

    她慌了手脚,急得跳脚。

    “这种天气,也不撑把伞,穿件厚一点的衣服,存心要着凉啊?”

    她不担心被发现,担心的是他的身体,这让东方孙朗莫名的愉悦。

    “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

    他们半个小时前才在大屋分的手。

    他臂弯里夹了棉被跟枕头,打量她住的地方。“我晚上要睡这里。”

    “这样人家会讲话……”

    “我让太子去远一点的地方守着,没有我的命令不可以过来。”

    杜晓算托着额头,这不是标准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老大您大事精明,这点小事就这么不经心。

    “只要让我抱着就好,两个人的体温不是比一个人要暖和?对不对~~”

    那么高高在上的人,其实跟大孩子没两样。

    “你房间那么大,干么来跟我挤这张小床?”

    “你这里好。”

    “我的床那么小,你掉下去我可不管。”

    等于是允诺了,他喜孜孜的拖着她上床,用自己那冬暖夏凉的被子把她裹得紧紧的,只露出一个头。

    杜晓算不甘示弱的用枕头丢他,这一来一往,没完没了了,两个成人玩起了枕头仗,直到力气耗尽,两人卷成了麻花,东方孙朗一伸长臂把杜晓算卷进了怀里。

    “矣,这样很难睡。”她想擦汗,却动弹不得。

    他一口咬了她不小心露出来的膀子,“就这样睡,不然我肚子饿想吃你。”他一点也不介意用自己被勾起的欲望顶着她,让她知道只要她敢随便妄动,就会被他吃掉。

    “我想把自己留到圣诞夜再给你,你不要坏了我的苦心计划。”他在她的脑后呢喃。

    要知道,就这样贴在一起,那种紧密无间的感觉已经让他快要把持不住,只要她有个反应,她发誓他一定吃掉她,一根骨头都不会剩。

    他是正常的男人,心爱的女人就在唾手可得的地方,他却要一忍再忍,为的就是想给她一份美好的回忆,他不知道自己蠢不蠢,东方孙朗只知道,他爱她,他怕失去她,怕到连自己也无法相信的程度。

    第二天杜晓算发现一早醒来可以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的侧脸,真的没有什么不好,就算一个晚上被他抱得连翻身都不容易。

    她愿意慢慢习惯两个人的体温。

    过两天,他连牙刷、内衣裤都渡了过来。

    日子比蜂蜜还要浓稠,老板每天喜上眉梢,下面的人自然也感觉到了那种氛围,宅子的人都有共识,好事不远了。

    圣诞节前后,一向静寂的宅子开始忙碌了起来。

    有许多传统该做的事,张灯结采,布置圣诞树,采买,寄送圣诞卡片及礼物,大小厨房的厨师更忙得不可开交,据说除了圣诞夜家人团聚的大餐以外,前一天东方集团会依照每年惯例,宴请所有往来的客户厂商还有旗下重要干部。

    全世界的人都来到纽约了吗?每次上采买的杜晓算都有这种感觉。

    她是没有家的人,哪来的传统,往年碰到圣诞节就只是个名词,今年身在东方家,名词变成了动词。

    圣诞节的前一个礼拜她就被东方孙朗带着跑,到无线电城观赏火箭女郎秀,林肯中心看芭蕾舞剧胡桃钳,还有一年一度的大苹果马戏团。

    她不敢说她比较想去红磨坊看脱衣舞。

    这种阖家同乐的大日子说要看那个会招白眼吧。

    不过过了两天,东方孙朗不知道怎么知道了,真的带她去了红磨坊。

    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他只是淡淡的说你的脸上哪藏得住心事。

    也就是说,是她自己泄漏的?

    她摸摸自己的脸,真是深奥的学问~~

    转换身分后,也就是变成东方孙朗的情人后,她第一次跟大厨房的里昂大厨联手,不说其他,单单是作业流程就顺遂很多。

    只是她没想到,圣诞节这天要准备的食物多得像一座小山。

    洗净的圣诞烤鹅跟烤火鸡先以苹果胡椒调味佐料酒腌制,再塞入大量搅碎面包、马铃薯、西洋芹、洋葱、栗子、果仁,另外,干果蛋糕、树干蛋糕、拐杖糖、姜饼屋、圣诞饼干、交换饼干、肉馅饼、墨西哥巧克力酱汁、圣诞布丁、士多伦甜糕糖、果子酒宴蛋酒店……这还是圣诞夜自家人的份量,无关前一天的宴会。

    “那些让大厨们发挥就好,你有别的要忙。”

    东方孙朗把她拖走,结果带着她去了美容院、精品店、服装专柜,替她买了许多金光闪闪的服装饰品。

    “你以为猴子穿新衣就会变成人吗?”她不要。

    “就算是为了我?宴会很好玩的,也许师父也会来。”他用亲情哄拐。

    “你希望我穿这个见人?”很漂亮的双肩缎质小洋装,她可以感觉到穿在身那种舒适跟奢华。

    “我也想看你打扮起来的样子。”

    “如果丢脸了我可不管。”

    东方孙朗温柔的用手指搓着她粉红的脸蛋,情难自抑的重重啄了她的嘴,要不是这是店员虎视眈眈的精品店,这吻,绝对不只是这样。

    不过,宴会那晚到来,东方孙朗才知道自己失算得很严重。

    他根本不应该买那件衣服给她。

    那让他陷入草木皆兵的吃醋狂乱里。

    他拿了一件披风当头杜晓算包得密密麻麻。

    “制我不冷。”好不容易拉下披风的她嚷嚷。

    “作披着。”他不容质疑,揽住也的肩头又随手给她一杯鸡尾酒。“这里全部的男人没有一个比我好,而且很多都已婚了。”

    杜晓算啼笑皆非,这男人真是让人好气又好笑。

    她掐了他一把。

    “我又不是什么大美女,你以为人人都看得上我吗?”

    “我管他们怎么想,你是我的。”说着他低首就要往她今天特别红艳的唇吃下去,谁知道被她用手捣住。

    “别把我变成公众人物。”

    “今天的你好漂亮。”吃不到,很哀怨。

    “你喔……”只能摇头轻叹,说是叹息却包括很多说也说不清的情绪,唯一确切知道的,是她已经陷入一个叫盖文的男人织的情网里。

    把胳臂搭上他的,等这位老大巡礼致意过应该就没她的事,到时候再来落跑吧。

    即便宴会邀请的对象已经过滤再三,来的人还是很令人傻眼。

    什么富可敌国、势力无敌之类的空洞形容词,都抵不过当你亲眼看到媒体上常常可以看见的权贵都来了。

    这根本是十五世纪的宫廷。

    她只负责点头就点到头昏,东方孙朗却一个个的寒暄,还能问候人家老婆小孩子,那种记性是做大人物,干大事的料子。

    他有今天这样的成就,也许小时候的帝王教育多少帮助了他,但是一个人要是没有实力,了不起就只是个平庸的二世祖。

    他是个非凡人物。

    她在旁边引以为傲的看得满意心感动,冷不防有股带笑的阴惊音却穿越吵杂的人群钻了过来。

    “我可爱的东方娃娃,原来你在这里。”

    杜晓算侧过淡淡打扮过的脸,全无心理准备的看见了她这辈子,就算下辈子还是任何一辈子都不想看到的人。

    她被钉住,像被蛇盯上的青蛙。

    一个圣诞老公公,白发白胡子,手拄杖,面貌慈祥的老爷爷正笑眯眯的瞅着她看。

    她退了好几步,全身血液冻结。有没有哪里可以藏起来?

    “刚刚我还以为自己看花眼……怎么你也在这里,叫我好意外又高兴啊。”

    “你……离我远一点!”她挣扎出声音来,却像小猫一样弱。

    “好久不见,学就是你对待义父的态度吗?真叫我失望伤心。”

    一字一句声音不大,却滑溜溜的在杜晓算心上制造出一片凉冷。

    “义父……你不配做我的义父,你害死了我的家人。”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她步步的退,他却优雅的前进,像在玩弄一只动物似的。

    “这是哪里听来的消息,我们父女好久不见,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吧?”

    “不要再靠近我了!”腿撞到餐桌的边缘,她嘶吼。

    “你不告而别我都不计较了,这段日子自由的感觉好吗?”他无动于衷,笑得十分畅快。

    “不……不用你管!”

    她喉咙深处压抑着愤怒。

    葛里多还想要说什么,可瞬间神色一凛,住嘴了。

    杜晓算继续的退,忽地撞进一堵结实又温暖的怀抱,那熟悉的气味,熟悉的大手将她整个圈住,声音却是对着逼迫她的老人。

    “葛里多先生,想不到你对我的未婚妻这么有兴致?只可惜她是我的人了,而且你们年纪差很多,你都半截进棺材了,老牛吃嫩草不太好。”

    “我们是旧识,很久不见,只是叙叙旧。”他收敛方才在杜晓算面前毫不掩饰的狠戾跟残酷,东方孙朗一出现,他又是一个身分高贵无害的老人。

    “哦,那怎么我老婆看起来不是很想跟你聊天的样子?”东方孙朗不喜欢这个葛里多,骚扰杜晓算是其次,那眼神反覆多变,看起来就是很讨人厌。

    “太久不见生疏了吧……”葛里多往后退,他不打算跟东方帮的人正面冲突,今天能见到他的东方娃娃就已经是意外的收获,至于渔网要什么时候收?人已经在美国了,他真的不急……

    “宴会刚开席,希望葛里多先生玩得愉快。”他摸摸杜晓算的头,微笑如天使的把她带开。

    “你很怕他,身体硬得像块木板。”拿了杯红酒给她,看着她一口一口慢慢喝下,气色恢复了后,东方孙朗才说。

    “我这次没有尖叫逃跑。”她很不勇敢,她知道。

    “你很勇敢。”

    “咦?”到这时候才感觉到手脚发颤。

    “我会保护你,相信我。”他把手放在她的膝盖上。

    “你真好。”她投进东方孙朗的胸怀。

    “我是男人,保护我的妻儿是天经地义的事。”

    “他是个不择手段的人,我怕他来阴的,那是防不胜防。”吃过太多苦头,别说她杯弓蛇影。

    “我会去查一下客人名单,看看是谁带他进来的,你不要紧张,我不会让他对你造成任何伤害。”

    “我不怕,我担心的是你的目标这么大,我不想拖累你。”

    东方孙朗亲亲她的耳垂,亲亲她的额头,然后竖起三根手指。

    “不要让他坏了我们的兴致,有我在,安心好吗?”

    她点点头,两人共同面对一件事的确让她心安不少,尤其与她并肩在一起的还是她心爱的人,他的话比什么都要有说服力。

    一直到宴会结束,杜晓算都没有再见到葛里多,她也以为在短时间里起码是不用再见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东方妻最新章节 | 东方妻全文阅读 | 东方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