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我的爱情国王 第六章

作者 : 唐浣纱

这天,用过晚餐后,恩彤到厨房切了一盘非常丰盛的水果拼盘,准备招待恺杰的父亲原昭弘。

这是结婚后,她第二次看到公公。

恺杰的父母亲虽然没有办离婚手续,不过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关系就非常恶劣,从天天争吵到无言以对、相敬如冰,到最后连看都不看对方一眼。

由于双方都是有头有脸的望族,这对怨偶不想引来各界关切,便协议好以后各玩各的,互不干涉。

恺杰和弟弟从小就很少得到父母的关怀,两兄弟是保姆带大的。

结婚时,他父母有出席,不过夫妻俩从头到尾都没有交谈,连看也不看对方一眼。

原昭弘还好,至少坐到喜宴结束,还笑咪咪地跟宾客寒暄;而恺杰的母亲就非常离谱了,打扮得艳光四射,席间一直讲电话,才出第二道菜,她就一脸不耐烦地里去了,搞不好连媳妇长怎样都不知道。

恺杰曾对恩彤说过——

人没有选择自己父母的权利,他早就不再怨怼了,怨天尤人无法改变任何事,只是浪费时间罢了,倒不如拿那些力气好好充实自己。

所以,他从小就成绩优异,都念第一志愿,上大学后更认真,每年都是全系第一名,教授赞誉有加,还没毕业前,就已经有多家公司想网罗他了。

在恺杰的成长过程中,看到父亲的次数比见到母亲多很多,两个儿子毕业时,原昭弘至少会去参加毕业典礼;儿子有病痛时,他也会回家照顾。

恺杰知道……就算他不是一个好爸爸,但或许已经“尽力”了。

原昭弘的事业重心早就移往大陆,最近听说儿媳妇怀孕了,便开心地说要来台北看看他们。

站在流理台前,恩彤轻揉肿胀的小腿,她已经怀孕九个月了,跟很多孕妇一样,越到怀孕后期就越不适。

包括小腿常常水肿、关节疼痛、睡眠品质变差,就算白天补眠,一样会脚抽筋到痛醒,很不舒服。

医生有开一些温和的安眠药让她吃,强调这个配方很安全,孕妇可以放心服用,但恩彤还是不敢吃,深怕有个万一会伤害到肚子里的宝贝。

她偶尔也会害喜呕吐,把好不容易吃进去的食物吐光光,更莫名其妙的是她常常全身发痒,尤其是肚皮和小腿处特别痒,医生说有些孕妇的确会有这些症状,便开了些药给恩彤。

但那些药膏的止痒效果很有限,她常常痒到差点把小腿的皮肤给抓破了。

唉,反正所有孕妇会遇到的疑难杂症,她几乎无一幸免。

她切着水果,小宝贝好像又在她肚子里快乐地翻来翻去、滚来滚去了,左脚神勇一踢,右脚威风一踹,碰碰碰——

恩彤只能苦笑地轻抚肚子。

“宝贝,拜托你今天乖一点嘛!爷爷来了呢,让妈咪快点把水果切完好不好?”

原恺杰走进厨房,看到她轻按肚子的动作就知道宝贝又在调皮了。

“怎么了?宝宝又踢你啊?他喔,真是不乖,还没生出来就这么皮!”

恩彤展开笑颜。

“他才不是皮咧,我说过了,他是活泼好动,这样才健康啊!”

他望着恩彤眼下的黑眼圈,一脸心疼。

“昨晚又睡不好了?这个小家伙一出来,我一定要用力打他的屁屁,怎么可以让妈咪这么辛苦呢?水果我来切,你先去客厅坐着,真的不舒服的话就上楼休息吧,爸知道你现在身怀六甲,有很多不适,可以体谅的。”

“不用啦。”

恩彤笑着摇头。“都快切好了,你快点出去陪爸聊聊,我看得出来爸很想多接近你……”

“可是……”

“快出去啦,我马上就好。”

恺杰瘪瘪嘴,不死心地道:“这边的水果已经够多了,不要再切了,跟我一起来客厅吧。”

“好啦!”

恩彤停下手边的动作,洗洗手,和他一起走回客厅。

原昭弘见到恩彤,笑眯眯地说:“已经第九个月了啊,那很快就会生了,真是太好了!刚听恺杰说你怀孕时害喜得很严重,现在还好吗?”

“恩,已经好很多了。”

其实她还是常常孕吐,但就是不想让长辈操心。

“爸,多吃点水果。”

“好!好!”

原昭弘拿着叉子,欣慰地望着儿子和媳妇。

坦白说,他知道自己是个非常失职的父亲,每次看到恺杰和小儿子,心里都非常愧疚,幸好大儿子现在也有了一个温馨美满的家,令他真的好高兴。

原昭弘兴致高昂地道:“对了,宝宝是男生还是女生啊?”

恺杰为大家倒茶。“我们刻意请医生不要说,想等出生那一刻再揭晓,这样才有惊喜嘛!”

“对对对!”

原昭弘笑呵呵。“这样的确很有趣!不过啊,恺杰,说真的,你比较希望是男的还是女的?”

“这个嘛……坦白说,我比较想要女儿。”

语毕,他一脸幸福地握住恩彤的手。

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听到他直接表明希望是女儿了,恩彤脸上虽然维持恬静的笑容,但程诗萍的话又窜入脑中——

前世的情人。

她一直告诫自己不准再胡思乱想了,可诗雅那绝美的脸庞却和恺杰的俊颜重叠在一起……

够了!她的头好痛。

原昭弘哈哈大笑。

“女儿好啊,乖巧又贴心,恩彤这么漂亮,替我们原家生下的小孩一定是美女!对了,关于宝宝的名字,你们想好了吗?”

原恺杰答道:“我知道我们原家历代都是按照族谱排行取宝宝姓名中的第二个字,请爸决定吧。”

“呵呵,没错,我已经查过族谱了,宝宝这一代排到的字是亚洲的亚,这个字很好啊,不管男生、女生都适用。”

亚?!

好像又有一道闷雷在恩彤脑中响起,她深吸了口气,想遏止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可却有股寒意从脚底窜起。

亚?雅?

她知道自己不该胡思乱想,也知道自己真的好幼稚、好小气,但她辛辛苦苦孕育的宝宝,真的必须用亚来命名吗?

原昭弘愉快地继续聊天,完全没注意到恩彤眼底闪过的异样。

闲话家常后,原昭弘看看时间不早了便起身告辞,原本恩彤也想跟恺杰送公公到楼下,但两个男人都看得出她脸色有些发白,便要她在家里好好休息。

过了一会,恺杰回到家中,先帮恩彤泡了杯热牛奶。

“怎么了?你的气色还是很不好欸,是不是今天真的太累了?都是我不好,我应该请爸到餐厅吃的,那样你就不会这么辛苦……”

“没事。”

恩彤轻啜了口热牛奶,希望自己的脸色可以红润一点。

“爸难得来,我们应该要好好招待他啊,况且晚餐都是钟点管家做的,我根本没忙到什么。”

“可是,你的气色真的……”

他忧心忡忡地望着恩彤,刹那间,父亲的话突然和妻子苍白的脸连结在一起——

这下子他全懂了!

该死,他怎么会这么粗心大意?一再表示希望她肚子里的宝宝是女生,父亲还说族谱排名是亚这个字,任谁都会联想到那方面啊!

他以大掌包住妻子的手,歉疚地道:“都怪我粗枝大叶,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一代是排到亚字,对不起,我知道你可能会联想到……”

“不不!你没有错,族谱排名是祖先早就决定好的事。”

嘴角怎么这么僵?她努力、再努力,终于挤出一丝微笑。

“何况亚这个字就像爸说的,很好啊,不管男孩或女孩都非常适合。”

“彤……”

她的善解人意让他更加愧疚,她总是这样,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拼命替他着想,倘若今天立场对调,他根本没有把握自己能做到像恩彤这种地步!

她的心底不可能没有任何情绪,但她每次都这样,总是在他面前笑得云淡风轻,不要他有任何负担。

这小女人真是……傻得令人心疼。

原恺杰将她拥入怀中,抱得好紧好紧。

越是与她朝夕相处,越惊觉这个小女人有多迷人,她的婉约气息犹如泉水般,一点一滴沁入他的肺腑、他的心、他的血脉中,他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失去她,

绝对不能!

还有,恩彤很喜欢拍照,老是拿着相机乱拍一通,去餐厅吃饭要拍、出门散步要拍、电影院门口要拍、吃到美味的小吃要拍,就连他们躺在公园草地上看云也要拍。

前几天他在看相片时,赫然发现自己居然每一张都开怀大笑,这真的很不容易,他从小就是一个冷酷内敛的人,长辈鲜少给予他关爱,他也不知该如何表达爱、表达开心。

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当然还是有拍一些生活照,可那些照片连他自己都没有兴趣再度翻看。

每一张的脸都无比严肃,浓眉紧揪,好像不知道世界上有微笑这件事。

和诗雅热恋时,的确是很快乐。不过,诗雅是属于公主型的女生,毕竟她长得太出色了,从小到大都是众星拱月,只有别人哄她开心,她压根儿无须耗费力气讨好任何人,他们是爱得很疯狂,可很多时候诗雅也会一直使性子跟他吵架。

只要一吵架,诗雅可以连续好几天都冷战不理他,完全不接他的电话,而他必须耗费很大的精神和时间,一而再、再而三地把闭门羹当甜点享用,挖空心思来逗她开心。

他无意把诗雅和恩彤这两个女孩放在天平上做比较,爱情本来就不能比较。

诗雅是比较娇,但那是她的个性,当初爱她时,原恺杰就决定要全盘接受诗雅的一切。

只是,看着自己在照片中灿烂无比的笑容,原恺杰突然慨叹,他好像很少很少笑得这么真心开怀了,像个无忧无虑的大男孩,还会跟恩彤抢同一支热狗吃,甚至是为了一部其实也没多爆笑的喜剧片笑得前俯后仰。

一切只因为身边有她——黎恩彤。

她是个好单纯的女孩,一点点小事就可以开心好久,陪她去产检时,她一路都在笑,问她在开心什么,她也不说,只是常常转头看他,眼角眉梢全是醉人笑意,让他也觉得心窝甜甜的。

透过她的眼睛,原恺杰觉得这个世界好像真的不一样了,每个角落都充满优美风景,很多人、很多事都很有趣,他不再跟人保持冷冰冰的距离。

他开怀大笑的次数越来越多,连他老板也说,自从他结婚后,整个人简直是脱胎换骨,没那么严肃、难以亲近了,毕竟以前的他就像一座千年冰山,寒意冻人啊!

拥抱许久,原恺杰才松开自己的双臂,爱怜地捧起她的脸蛋。

“彤,为什么你会爱上满身缺点的我?”

跟她比起来,他觉得自己真是乏善可陈,不懂情趣,也不懂得享受人生。

唉,能娶到她,真是他莫大的福气。

浅浅嫣红在她的脸上渲染。

“你在胡说什么啊?”

喜欢就是喜欢、爱就是爱,她也不知道啊!也许,打从第一眼见到他,她就悄悄在心田深处种起一片波斯菊花海了,波斯菊的花语是什么她不知道,可她黎恩彤有自己的花语字典。

波斯菊的花语是等待。

她等待,期盼有一天,他可以回头看到她;期盼有一天,她可以陪在他身边照顾他,给他很多笑容和温暖,让他不再孤单。

他温柔地抚着她额间的发丝,望着她的盈盈水眸,如果自己真的是千年冰山,那已经被这个拥有阳光笑容的女孩给融化了。

他知道自己已经爱上她了,不只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而是深刻地爱上她的笑、她的蕙质兰心、她的绵绵柔情,她的一切。

认真思索着父亲方才的话,原恺杰正色道:“关于族谱排名的事,其实我可以跟爸商量一下……”

“不要!”

他还没说完,恩彤就急忙道:“别这样,族谱排名可是家族大事,哪能说变就变?绝不可以!其实,是我想太多了,小孩不管叫什么都没关系,亚这个字真的很棒啊,真的,你不要担心我!”

“彤……”

“没事的。”

恩彤笑着揉揉他紧皱的眉头。

“真的没事啦,明天我们一起陪爸出去玩,他好久没来台北了,一定要让他玩得很开心,带他去吃最好吃的餐厅,再帮他多挑一些伴手礼带回大陆去!”

她总是一直替别人着想,替他想、替公公想……

“好。”

原恺杰深深凝视着她的眼,握住她的手送到唇边亲吻。

“彤,谢谢你,你总是这么体谅我。”

她最常对他讲的两句话就是“没事的”和“别担心”,都快变成口头禅了,直至这一刻,他深深体认到——

他发誓自己这辈子绝对会好好疼爱彤!他要更加努力地体贴她、爱她,当一个配得上她的好男人。

一个小动作又让恩彤双颊绯红,她羞窘地嘟起嘴。

“我哪有那么好,你不要再夸我喽,不然我会太骄傲,宝宝一出生就是个自大狂!呵呵,我先去洗澡喽。”

恩彤去洗澡后,他的思绪还是非常紊乱,恺杰走到书房打开电脑,原本想处理一些共事,但族谱排名的事仍然是一直萦绕在心头,他无法专心,眼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一个抽屉上……

洗了个香喷喷的澡后,恩彤换上睡衣,打算到厨房替自己泡杯热牛奶,这是她睡前的习惯。

经过书房时,看到里面透出的晕黄灯光,恺杰在书房吗?她想提醒他早点睡,不要常常处理公事到这么晚。

原本想敲门再进去,不过,前几次她敲门时,刚好恺杰都在讲电话,反而造成他的困扰,恩彤决定先推开一丝门缝看看状况。

她轻推开门,万万没想到映入眼帘的画面却是——

原恺杰站在落地窗前,若有所思地望着夜空,手上拿着一张相片。

那相片是……

诗雅?

诗雅的相片?!

顿时,整间房子的氧气好像被抽光了,她呼吸艰困,感觉有鱼刺鲠在喉间。

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像雕像般站在原地,任酸楚的热泪凝聚在眼眶,然后坠落。

许久之后,她轻轻把门关上,转身离开。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亲亲,我的爱情国王最新章节 | 亲亲,我的爱情国王全文阅读 | 亲亲,我的爱情国王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