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少爷的甜心 > 第十章

少爷的甜心 第十章

作者 : 倪净
    这会儿的林香霏一脸的开心,因为她的头号敌人就要除去了,虽然还不知道伤得如何,不过听家里其它佣人说很严重。

    林雨菲则不安地看着妈妈,她不知道她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因为见阳哥哥对她是那么好,而她竟然跟妈妈背着他打算害死他的女人。

    “雨菲,太好了,接下来你自己可要好好加油。”林香霏坐在阳台的椅子上,啜饮着咖啡。

    林雨菲趴在床上,她真的好不安心。“妈,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见阳哥哥从没说过要娶她,从来都是妈妈自己说给她听的。而且见阳哥哥爱她吗?还是他爱的是那个叫辛初怜的女孩?

    “过分?当然不会!那本来就是你的位置,是那贱人不自量力才会造成这种结果,这是她自己的错!”林香霏一点也不会感到不安,现在她就等着江管家传来那贱人的恶耗。

    真是的,怎么不就这么走了,还留一口气在。

    林雨菲知道现在跟妈妈说什么都是白说,索性闭上嘴,将脸埋进棉被里。

    其实从很久以前她就发现,见阳哥哥对她只有兄妹的感情,她以前会喜欢见阳哥哥是因为他对自己好,他总是护着她让她有安全感。

    而那种不成熟的感情到最近她才知道,那只是一时的爱恋,现在她对见阳哥哥的感觉和其它哥哥都一样,不再有什么特别了。

    可是妈妈根本不听她的话,只是一味地想让他们俩在一起,难道她和见阳哥哥在一起,就真的会如妈妈说的那么幸福吗?

    她已不再认为是了。

    +++

    “不可能!”上官见阳的房间传来他的怒吼声,吓得守在门外的仆人个个不敢进去。

    “魅森,你快帮她看看!”怎么可以!

    她怎么可以忘了他,在他才刚要对她付出真心时,她竟然不记得他了。

    而一旁被他的怒吼声吓到的辛初怜则是缩在一旁,吓得缩在床角直发抖。脸上更是苍白得吓人,眼泪也不自禁地扑簌簌而下。

    魅森站在床边,他手上的诊察结果很明显地告诉他,辛初怜的脑部因撞击过大受到伤害,忘了之前的事,连同上官见阳也一并忘了。

    难怪上官见阳要如此不平了。

    “初怜?”魅森尝试叫她的名字,不过辛初怜并没有回应。

    魅森看见少爷以锐利的眼神狠狠地盯着她瞧时,出声安慰他:“少爷,给她一点时间,这可能只是短暂的。”

    有的人患失忆主要是为了遗忘,辛初怜说不定是想遗忘那天所发生的事,才会故意逃避。

    上官见阳闭上眼。老天爷未免也太会捉弄他了!继而一想,这或许是老天爷给他的另一个机会,让她忘了先前的他,要他重新温柔待她。

    是的,他要重新待她,让她重新接受他的人,而他会等待的。

    床上的辛初怜小心地回头瞟上官见阳一眼,被他发现后,又马上转头过去,脸上还委屈地挂着泪水。

    “怜儿?”上官见阳还走其它人,坐到床边将她扳过身来。

    辛初怜用很防备的眼神看着他。“我是谁?”这是她现在最想知道的,而她想他该会知道,因为他好像跟她关系密切。

    “你是辛初怜,我的未婚妻。”这个名词一点也不陌生,但从他口中说出竟让他有种甜蜜的幸福。

    “未婚妻?”她似乎不太明白。

    “对,未婚妻,”上官见阳对她温柔的笑着。

    或许是他眼中的笑意,也或许是他的温柔,辛初怜主动伸出手去抚摸他一脸的疲惫。

    “那你的名字呢?”她羞怯甜美的笑容差点融化他。一抓紧她的小手,上官见阳轻轻地将脸抵在她额际,“上官见阳,也就是你未来的丈夫。”他吻上她的唇,用行动来告诉她他的爱意。

    在他的唇离开后,辛初怜叹息着说:“我以前一定很爱很爱你,并且期盼成为你的妻子,是不是?”虽然她失忆了,不过她对上官见阳的爱并没有减少,反而更加大胆的表露。

    “我也很爱你,我的怜儿。”他要感谢老天爷没让他失去机会告诉她他的爱,否则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虽然她已经醒过来,不过她的身体还十分地虚弱,“见阳,我好累哦!”她虚弱地枕在他的肩上。

    上官见阳宠爱地将她放在床上,并且帮她盖好棉被。

    “见阳,你陪我好吗?”她拉着他的手期待他的答应果然没让她失望,上官见阳和衣躺进棉被里,而她则是主动地窝进他宽厚又温暖的胭膛里,找个最舒服的位置后,没一会儿即沉沉地进入梦乡。

    上官见阳心中因为她的苏醒而开心不己,对于香姨及雨菲的怨恨也减低不少;不过他还是不会原谅她们,而他相信任阳会给他一个最好的答案。

    +++

    “姨夫人,怎么办?她醒过来了。”江管家得知消息,马上禀告林香霏。

    林香霏怎么也没料到她的命会那么大,都已经跌成那样还会醒过来。

    “真的?怎么会呢?”她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跌坐在床上,没了平日的气焰。

    “不过我听说她好像失去记忆,对于以前的事一点印象都没有,连见阳少爷都忘了。”

    “失忆?”也就是说,她忘记她对她做过的事喽?想到这里林香霏不禁暗吁口气,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

    只不过,她没想到上官任阳已通知其它兄弟上官家发生的事,而且他们已在进行讨论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林丽菲因为那件事后,不再缠着哥哥们,她一个人关在房里,一关就是一整天有时连饭也没吃,就连她想去看辛初怜也不敢,她怕看到见阳哥哥。

    她已经知道她错了,而且是错得离谱,她真的不该听妈妈的话,现在把一向疼她的哥哥们都得罪了,她一点好处也没有……

    想到此她的心就酸,眼泪就这么地直落下。

    +++

    经过两个礼拜的调养,辛初怜已好得差不多了。

    “怜儿,要不要去后花园走一走?”上官见阳这阵子不是每天守在她身边,就是忙公事。就算他不在她身边,也一定会要任阳或是魅森守着她,片刻也不要让她落了单。

    他怕相同的事又会再发生一次。

    “可以吗,见阳?”辛初怜向来安静,也很随意地接受上官见阳对她的照顾,她不是没有脾气,只是她好像从以前就很怕他,让她不敢违抗他的话。

    “当然可以。”以前她很少叫他的名字,可是现在她只要有什么事一定会马上喊他,他从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也可以被喊得如此悦耳。

    “那你等一下,我去换衣服。”辛初怜起身拿了件衣服,打算到浴室换穿。

    不过,马上被上官见阳阻止,“在这里换就好了。”他渴望她的身子,但是他不能现在要她,魅森说她的危险期还没过去,胎儿一个不小心就会流掉,所以他宁愿忍耐,冲冲冷水澡度过。

    可是,只要有机会他不会放过好好瞧她细致的身子,那一直是他的最爱。

    辛初怜红着脸想要拒绝,但到口的话又吞了回去。她知道即使开口,他总会有理由赖掉,她只好照他的意思,在他面前换衣服。

    她注意到他眼中的变化,好奇地问:“见阳,你不舒服吗?”她单纯的这么以为,殊不知他正极力控制自己的欲念。

    上官见阳勉强给她一个笑容,就以吻她的唇当作是短暂的补偿吧!

    “没事,走吧!”再不走,他可不保证自己的定力了。

    此刻,在上官见阳的书房里,上官家几个兄弟正聚会协商如何处理这件事。

    对于香姨这次的行为他们无法原谅,也对雨菲寒透了心。见阳是他们最重要的兄弟,相同的,他心爱的人对他们而言也是一样重要,他们不会坐视辛初怜受到伤害而不发一言的。

    “我们的想法你觉得如何?”_上官见阳沉默地坐在沙发里,他不发一语是因为他怕自己太冲动。

    “让香姨永远不能踏进上官家我没意见。”上官见阳不想因为他一个人而让其它兄弟为难。

    “或许干脆要她长年住在瑞士,当家里有一定的聚会时再让她回来。”上官任阳又说。

    “见阳你觉得呢?”

    他们都觉得见阳是最有权利说话的人,真正在维系上官家族事业的人是他,而这次受到伤害的又是他的女人,所以他最该说话。

    “我虽不能原谅她,可是她再怎么说也是我父亲的姨太太”

    “那你觉得该怎么对她?”上官任阳看上官见阳一眼。想要让他作主。

    “见阳,我们会支持你的。”

    “那么送她们回瑞士吧,上官家还是继续供她生活费,不过我不希望她再回来了。”

    “至于雨菲……”上官见阳顿了一下。“她还在念书,等她念完书,若是她想回来,上官家随时欢迎她。”他无法对雨菲太残忍,毕竟那不是她的意思。

    上官任阳思考了一会儿后默点头。

    +++

    不过,当事人可不愿意了,并且闹得上官家满城风雨。

    “我不走,当初老爷子带我进门,我就是上官家的人,你们谁都没有权利赶我走!”林香霏在上官家的客厅里大肆叫吼,样子有点狼狈。

    林雨菲则是沉默地坐在沙发上,她一直都不敢将眼睛调向二位哥哥的脸上,只是安静地听他们的决定及安排,她不认为她和妈妈可以继续待在上官家。

    上官见阳冷着脸不愿表示意见。

    上官任阳以上官家第二代长孙的口气告诉林香霏:“香姨,你自己做了什么事不要以为我们不清楚,今天送你走是因为我们还念在你曾是见阳父亲的姨太太,否则我们大可以将你逐出上官家:永远不再承认你这个人。”

    上官任阳无表情的脸及语气,让林香霏瑟缩了一下。

    她知道情势已经挽不回了,但她还是不放弃要见阳娶雨菲的事。

    “那我要看见阳娶雨菲后才走。”

    她的话让上官见阳当场掐碎手中的杯子,他手上的鲜血直冒。

    “见阳!你干什么!”上官任阳心疼地拉开他紧握的拳头。

    “见阳哥哥!”林雨菲则是不相信他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妈,你不要再说了。”她已经很明白见阳哥哥的意思了,他不说话已经是给她面子,她不要妈妈再继续这么厚颜。

    “本来他就该娶你,而不是娶那个卑贱的女人。”在林香菲的心中,辛初怜是个低等的佣人,她不配上官见阳。

    “她是我的女人,将是我上官见阳的妻子,也是我孩子的母亲。不要让我再听到你说她的不是,永远都不要!”上官见阳的脸都扭曲了。

    “妈,你不要再说了!”林雨菲急得眼泪都流下来。

    “雨菲,别哭,妈会给你作主,不会委屈你的。”林香霏安慰女儿。

    “不要,我没有委屈。我一直很快乐,我很高兴哥哥他们对我好,我只想当他们的妹妹,永远的妹妹,妈,你懂吗?我不要嫁给见阳哥哥,他是雨菲的哥哥,他永远不会娶我的。”林雨菲难过妈妈的不死心,也为自己感到难堪。

    “雨菲。”林香霏没想到女儿内心是这么想,她以为女儿很高兴她的安排。

    “打从妈带我进这个家,虽然我跟这个家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可是哥哥他们那么疼我。呵护我,一点也没让我感到被排挤,我觉得就够了。”林雨菲梨花带泪的看着上官见阳,“因为哥哥对我这么好,我才会活得那么幸福,我也一直以能当他们的妹妹为荣。现在见阳哥哥找到他人生的伴侣我应该为他感到高兴、该祝福他,而不是去破坏他。”说完,她低下头掩面痛哭。

    “雨菲,妈以为……”是她想错了吗?

    林香霏又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最后才无力地坐在椅子上,不再说话。

    “傻雨菲,你还是我们的妹妹,永远都是。”上官任阳很高兴雨菲终于能说中自己的心情,不再是个傀垒娃娃了。

    “哥哥,对不起……”

    上官见阳轻祉开被任阳包扎好的手,走到雨菲身边,将她的手拉开。

    “你永远是我的妹妹,上官家永远欢迎你回来。”

    林雨菲哭得更厉害,并且将头埋进上官见阳的胸前。

    “见阳哥哥,对不起。”

    “我接受你的祝福,同时哥哥也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拥着这个小自己近十岁的妹妹,上官见阳冥心他说着。

    林香霏这时才明白,她犯了多大的错啊,可是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

    +++

    林香霏被送走了,上官任阳还给了她一张字条,相信她看过字条就会明白一切。

    事已至此,林香霏就算再有多大的不满,她也只能选择离去。

    至于林雨菲,她则是哭着感激上官见阳的原谅,她永远不会忘记的,只是当她说想要去看辛初怜时,却被上官见阳拒绝了。

    “见阳哥哥!”林丽菲还想说什么,不过上官见阳决定的事谁也不能更改。

    最后她只能默默地跟着妈妈远离台湾这块土地,但她相信有一天她还是会再回来的。

    至于江管家,这次再也没人给她机会,她被上官见阳逐出上官家。但他还是给她一笔丰握的金钱,他不会忘记江管家曾照顾上官家三十年的时间。

    好不容易所有的事都处理完后,上官见阳却还有一件事困扰着——

    辛初怜还是没有恢复记忆,她还是生活在自己的新生活中。

    “要不要带她去看大医院?”上官任阳这么建议,因为魁森说上官家的仪器不够,无法完善地帮助辛初怜。

    上官见阳摇摇头,“不了,就让她永远这么生活着,我要她忘了以前那段痛苦的生活,从现在开始才是她新的人生。”

    上官见阳看着在后花园里认真地陪园丁种花的辛初怜,他的眼神不自觉地放柔。

    “你确定吗,见阳?若是她有一天突然恢复记忆呢?”

    “那她也会记得我们之间的爱,她不会忘记的。”上官见阳认为那已不重要,只要她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他的人生才有意义。

    上官任阳含笑点头,他优雅地轻抚头发,“那你打算举行婚礼吗?她的肚子会越来越明显。”

    他们一直没有告诉辛初怜她怀孕的事,而她自己也没发觉。

    “当然,下个月吧,等兄弟们都回来,我要给她一个最盛大的婚札,让她当个最幸福的新娘子。”

    这时,辛初怜匆忙地跑过来,她身上沾了不少土、也流了不少汗。

    “怜儿,不要跑那么快!”上官见阳紧张地冲上前抱住她,并且告诫她不准再跑。

    上官任阳在一旁心喜见阳能找到自己的伴侣,他的那一半还在和他抗战,不过他有的是信心,他的女人是跑不掉的。

    +++

    这天,上官家依旧热闹非凡,所有国内的大人物及上官家族的人齐聚一堂,因为今天是上官见阳的结婚典礼。

    这个从来不轻易交心的男人终于结婚了,而他的新娘竟是个才十八岁的小泵娘,一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小新娘,她脸上露出甜蜜幸福的表情。

    虽然她还是不记得过往的事,但上官见阳要给她的是往后的无数个十八岁。

    忙了一天,上官见阳担心辛初怜累坏了,而先行带她回房“见阳?”

    “嗯?”他正在帮她换下一身的礼服。

    “为什么我的肚子愈来愈大了?”李初怜不明白她的肚子为什么像吹气球般地胀大,虽还不明显,但她自己感觉得到。

    她已怀孕三个月了,肚子当然会变大。

    上官见阳宠溺地抱她坐在床上,“那是因为你要当妈妈了。”

    “当妈妈?”辛初怜很是惊喜,轻抚着肚子,“这里住了个小BABY是吗?”她肚子里竟然有个小孩,而她却一直都不清楚。

    “对,是我们的小孩,再六个月他就出生了,到时候你就是妈妈,而我就是爸爸。”上官见阳向她说明。

    他的手很不安分地开始解开她身上的衣服,昨天魅森来找过他,告诉他怜儿的身子已回复得很好,只要他小心行房就不会有问题。

    同时,魅森也表明他的去意。

    魅森因为组织出事必须赶回去,婚礼也不能参加了。说真的,他很舍不得魅森的离去,他已将他当成自己的家人。

    上官见阳虽介意他不能参加但又不能勉强他。“没关系,你多保重。”

    两人之间的情义契约虽已结柬,但他相信他们会再见面的。

    “见阳?”辛初怜看他想事情想得出神,伸手摇了摇他。

    “啊!”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滑落一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半个酥胸,“怜儿,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会有小BABY呢?”

    “想,我想。”辛初怜单纯的点头,而后,上官见阳就不再让她说话了。

    他吻着她,开始教她婴儿是怎么产生的。

    这次,他要用他的爱、他的温柔带她领会男女间融为一体的喜悦,并且要她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少爷的甜心最新章节 | 少爷的甜心全文阅读 | 少爷的甜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