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少爷的甜心 > 第九章

少爷的甜心 第九章

作者 : 倪净
    隔天一大早,当他们都出去时,上官任阳马上出现在上官见阳的房门口。

    叩!叩!他轻敲房门。

    辛初怜没一会儿马上开门,她不知道谁会找她,因为少爷已经出去了。

    不过,当她见到上官任阳时,吓了一跳。“任阳少爷?”

    上官任阳虽不常在上官家出现,但她还是认得出他。因为任阳少爷是上官家几个兄弟中最最出色俊美的一个,他的举手投足问皆有着绅士该有的行止礼貌,并且总是笑脸迎人,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

    “想找你谈谈。”上官任阳在她开门的瞬间愣住!难怪见阳要私藏她。之前见她还是小女孩模样,怎知经过装扮后,她身上所散发出的女人味及美丽神采简直难令人抗拒。

    她才十八岁,相信再过二年她绝对是个活脱脱的美人,一个今男人移不开目光的美人。

    “嘎?”她虽然担心,可是上官任阳脸上亲切的笑容多少减缓了她的紧张。

    不一会儿,两人来到上官家的后花园,这片花园是上官家老夫人最爱的地方,当年上官老爷为了博得她的欢心,命人赶工设计的。

    到现在已经过了半个多世纪,他们后代子孙还是将这片花园保持得很好。

    “你不要担心,我不是要你离开见阳。”上官任阳看出她一脸的烦愁,马上安抚她。

    “任阳少爷,我……”辛初怜想告诉任阳少爷,她不会巴着上官见阳,而且她已有离开的打算了。

    “不要喊什么少爷,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任阳,我也喊你初怜。”

    “这怎么可以!”上官见阳的名字她都不太敢喊了,更何况是任阳少爷。

    “我说可以就可以!还是你讨厌我,连喊我的名字都不愿意?”上官任阳故意这么说。

    “不是,我怎么会讨厌任阳少爷呢!”她急忙解释,心里却不知任阳少爷为什么要这么吓她。

    “那就是了,喊我任阳就好。”他看得出见阳绝不会放她走的。

    两个人又走了一阵子后,来到一座以花围成的拱门。放眼看过去,埋头盛开数十种花,其中尤以纯白的百合花为多,扑鼻而来的花香令人忍不住多吸几口,而百合花的纯净更令人赏心悦目。

    “这里很美,而且有好多花哦!”辛初怜眼睛闪着亮光,她在上官家这么久,从没到过这里。除了园丁之外,其它佣人是不允许进人的。

    “确实很美。”上官任阳也十分喜爱这片花海,它代表上官家的历史,每一位女主人可以在后花园里种植自己喜欢的花种,将来他的妻子,甚至见阳或是其它兄弟的妻子都可以。

    赏完了各种不同的花,辛初怜蹲在一旁仔细地观看百合花。

    上官任阳观察她,越看越发现这名女孩的好,她因而更相信见阳的眼光,虽然见阳是用强迫的手段逼辛初怜成为他的人,不过不难看出他自己也正陷人进退两难的情况中。

    “初怜,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已经爱上见阳了?”

    “啊?”辛初怜放掉手中的花,吓得站起身。“我没有……我不会……”她不敢承认,她的身分不配。

    “你爱上他了对不对?”她瞒不过他,他这辈子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女人堆中度过,对女人的想法他能很细腻地捕捉。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既然任阳少爷已经看出来,那她也不用辛苦地隐瞒,不过她不会这么不识大体的。

    “没关系,感情这种东西本来就很奥妙,爱上一个人是件很幸福的事,我为你感到高兴。”

    “我会离开的。”

    “离开?”她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上官任阳摸不着头绪。

    “我知道我不配,而且见阳少爷似乎也不想再看到我,所以我应该离开。”她忘不了他的人,可是她没有资格强留在他身边。

    “是吗?”

    她点点头,眼眶已有些泛红,她努力的不让眼泪落下。

    原来她已经有离开的打算了,“他知道你要离开的事吗?”

    辛初怜摇摇头,“我没机会告诉他。”这阵子他躲她躲得凶,连要看他一眼都很难,怎么可能有机会说。

    “我建议你告诉他你的想法。”

    辛初怜只是笑笑没有答话。

    两个人就这样一边欣赏花园美景,一边东聊西扯地聊了一个早上。

    等上官任阳送她回房里,已经中午了。

    他邀她一起用餐,不过被她婉拒,她说人不太舒服,吃不下东西。

    上官任阳离开后,她关上房门,细细地回想今天任阳少爷跟她说过的话,他似乎想要告诉她什么,却又没开口。

    没一会儿,她的思绪又转回上官见阳身上,他现在是不是正陪着雨菲小姐?一定是的。

    +++

    连着几天上官见阳都陪林丽菲外出,不然就是去公司处理公事,辛初怜少有时间看到他。

    就算有,也只有在晚上睡觉时他才出现,连一句话也没说就在她身上寻求慰藉,占有她的身子。

    每次辛初怜都想开口跟他说话,但往往她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上官见阳的唇给堵住,他没给她机会说出她的心事。

    有时候他是个温柔多情的情人,给她无比的欢愉及满心的喜悦;有时候他是个狂暴的情人,强索求她的身子,让她无法拒绝。

    不管如何,完事后她总是累得马上睡去,连开口说话的力气也没有,更难说出她的心事了。

    每天早上他都比她早起床,当她起床时,他早就出门了。

    +++

    林香霏并没有找上官见阳问清楚辛初怜的事,不过江管家私下帮她安排机会见辛初怜,并且要她避开魅森的注意。

    很顺利的,机会采了。

    到了第四天,趁上官家两个男人及保镖陪雨菲外出时,林香霏利用时间要江管家找辛初怜来。

    当辛初怜出现时,林香霏不敢相信才两三年没见,她竟出落得这么标致。不管怎样,她不能抢走雨菲的位置。

    “姨夫人。”

    不知怎么地,辛初怜对姨夫人的叫唤很害怕,以前根本不曾有过这样的事。姨夫人对她而言该算是救命恩人,是她让自己不用为了还债而出卖身子,虽然最后还是落得同样的下场,但这毕竟不是她的意思。

    所以,她一直很感激姨夫人。

    “初怜,你长大了,也变漂亮了。”林香霏言不由衷地赞美。

    单纯的辛初怜听不出林香霏话中的讽刺,只是微红了脸。

    “我听说你跟见阳在一起,这是不是真的?”林香霏眼神冰冷无情,话又问得直接,丝毫不避讳。

    辛初怜的脸当场刷白,她讶异地看着姨夫人,江管家已经出去,她知道瞒不了姨夫人,所以她点头承认。

    在她点头的同时,她没看到林香霏想要置她于死地的阴狠目光。

    “初怜,你忘了我之前说的话吗?你只要尽本分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几年后就可以离开了。”

    “对不起,夫人。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不该跟少爷在一起,不过夫人你相信我,我绝对没有任何意图。”她说的是实话,可是姨夫人未必相信。

    “你不要把说得这么好听。”

    “我没有。”辛初怜急忙否认。

    “好,那我要你马上离开上官家,一步都不要再踏入。”

    想到她巳住在见阳的房里,林香霏就更不安。

    见阳不可能随便安排一个女人住在他房里,她不会不了解他们上官家每个男人玩弄女人的本事及原则。他们绝不带女人回上官家,更不会让女人在上官家过夜。

    这是他们说的,“只要风流不下流”的原则。

    如今他连房间都给她住了,那是不是摆明要让她做上官家的夫人?就算没有,辛初怜的存在对雨菲也是一大威胁。

    她不得不除去她!

    “离开?”她还没跟少爷说,也没跟魅森道过谢,她能这么仓促的离开吗?任阳少爷要她一定得跟少爷说的。

    “你舍不得?”

    “我会离开。”她真的舍不得,爱上一个人说要忘实在很难,若要她离开那人更要有很大的勇气,不过她非走不可。

    林香霏没想到辛初怜会这么简单就答应。“你不会反侮吧?”

    “姨夫人,请你相信我。”

    “那就离开他,你多说什么都没有用,不管怎么样,见阳一定会娶雨菲。”林香霏又下了一帖重药,要她知难而退。

    “少爷要娶小姐?”辛初怜前南自语。

    “那当然了,难不成见阳会娶你不成?你也不想想你只是个佣人,若是他真娶你只会惹来人家的笑话,而且你也高攀不上。”林香霏冷嘲热讽,语气尽是不屑。

    “我知道。”那一字一句都刺伤她的心,此刻她的心早已流血不止。

    “管家给你的避孕药你有吃吗?”林香霏这才想到最重要的问题,若是辛初怜怀了上官家的孩子,说什么也要打掉,她不能允许有人扯雨菲的后腿。

    就连一个无辜的小生命她也不会放过!

    闻言,辛初怜想起魅森的话,可是她不敢欺瞒姨夫人,所以她照实说出:“没有。”

    “没有?没有是什么意思?”林香霏差点没跳起来。

    “我没吃过那种药,管家没教我怎么吃。”不过那都不重要,反正她不会怀有少爷的孩子。

    林香霏不敢置信地瞪着她,她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你怀孕了?”从她得知上官见阳要她到现在,已经几个月过去了,恐怕早已有了身孕。

    辛初怜摇摇头,“我不知道,我没找医生。”

    魅森是医生,他都说她很健康,只要多吃些有营养的东西就好。

    “是吗?那我们现在马上去找医生检查,若是有马上拿掉。”她的狠话狠狠地沉痛辛初怜的心。

    拿掉?拿掉一个小生命?

    “不,姨夫人我没有怀少爷的孩子,真的。你要相信我!”

    但不管她怎么保证,林香霏也不相信。

    “你想我会相信吗?”

    “少爷说他不会让我怀上官家的孩子,所以姨夫人请你相信我,是少爷亲口说的。”她不停地向林香霏保证,可惜林香霏非要看到医生的诊断书才肯罢休。

    “什么话都不必多说,马上跟我去医院一趟。”她有朋友认识妇产科的医生,她会私下找人,这事不能给上官家的家庭医师知道,否则就会闹大了。

    辛初怜不想跟姨夫人一起去妇产科,明明就没有孩子,为什么要强迫她?

    “姨夫人,我会马上离开,我马上走,你不要逼我去妇产科!”她伤心的流泪,一双泪汪汪的大眼恳求地望着林香菲。

    “不行,我不放心。

    说着,林香罪就要按铃叫江管家帮她准备时,辛初怜不知哪来的勇气及胆量她一步一步地向后退,趁林香霏一个不注意,夺门而出。

    “初怜!回来。”林香霏气怒地大吼她生气地找来江管家,“江管家,她跑出去了,赶快捉她回来!”她不能让初怜跑走,若是她真的怀了孕,就糟了!

    +++

    辛初怜跑出林香霏的房间后,她毫不迟疑地往门口的方向而去。

    只是。当她跑到楼梯转角处时,江管家已在那里等她了_“江管家……”她一惊,因为恐惧慌张而回头看时,却因一个不留神被自己的脚绊住,就这样连滚带爬地跌落——

    “啊!”

    好痛!辛初怜知道她跑不掉了,她身上好痛…勉强睁开眼睛,江管家就在她的上方,脸上还布满狰狞的笑接着她就陷入一片黑暗中…

    在迷蒙中她仿佛听见一道声音,那声音好熟悉,似乎是少爷的声音,不过她知道那都只是幻觉,是她自己的妄想罢了……

    +++

    在辛初怜跌下楼时,确实有一道凄厉的声音响遍上官家。

    “怜儿!”是上官见阳回来了,不知怎么搞的,他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眼皮又直跳,让他很敏感地感觉有事要发生,所以他要魅森及任阳陪雨菲,自己先开车回来。

    没想到他才一打开门,映人眼帘的就是这副情景——辛初怜正好从楼梯跌下来——他想要去接她的身子,衡到她身边时,她已像个没生命的娃娃般躺在地上动也不动。

    “怜儿!你醒醒!”上官见阳抱起她的身子,想要叫她醒过来,可是她就像死去般,她的脸色灰白,身上好几处伤口不停地流着血。见状,他愤怒至极的眸光射向随后而至的江管家。

    “少爷……你回来了……”江管家的笑容在见到少爷的那一刻僵住了。

    “快叫医生!去啊。”上官见阳大吼道。

    他自己则迅速抱起她,爬上楼梯,而楼梯的阶梯上还有她的血……老天。

    一进房间,他小心地将她安放在床上,心中充满恐惧,她不会就这么离开他吧?

    随后赶回来的魅森,马上替她诊断。

    “魅森,她怎么了?”上官见阳紧张的问:“除了身上的伤口外,头部的撞击是很致命的伤。”

    “会不会有生命危险?”这才是他真正关心的,他要她活着。

    “今天最好能醒过来,否则就比较麻烦了。”魅森面有难色地宣布。

    “什么意思?”上官见阳不要魅森有所隐瞒,他要魅森把辛初怜的病情全部说出。

    “她的头撞击力太大,我担心会有后遗症。”魅森再看了眼床上的人,“她怀孕了,已经一个多月。”他当初的猜测没错,少爷确实有那个打算让辛初怜怀孕。

    “我只要她平安,其它的都不重要。”是啊,若是她没办法好起来,就算是她真给了他一个孩子,也换不回她!

    此刻上官见阳的脸上平静无波,猜不透他此时是担忧还是哀伤,或是他根本没有感觉。

    “我知道了,谢谢你,魅森。”等魅森走后,他再次走到她身边,轻轻用手抚着她险些毁容的脸。

    “为什么这么不小心?”是什么事让她连走楼梯都会失神跌下来?

    是他的失误吗?

    今天该让魅森留在家里的,他为什么硬要魅森出门?还记得魅森出门前还一再提醒他,要他多注意她的身体,当时他没有多思考,没想到魅森的话中还有另一层意思。

    眼睛飘到她尚平的小肮上,他不敢去碰触,担心虚弱的她根本承受不了他的力气。

    没想到她真的怀孕了,这原本只是他的一个念头。那天和任阳谈过后,他忽然有个想法,想让香姨打消将雨菲嫁给他的念头,那么让辛初怜怀孕则是最好的方法,没想到事情却弄到这个地步。

    两天过去了,辛初怜还是没有清醒。她的脸色己不再灰白,但久未进食的她。体重不断下滑,令人担忧。

    她就像个沉睡的睡美人,似乎不打算清醒过来。

    “见阳,你先休息一下,让魅森照顾她。”上官任阳不想看见李初怜都还没有清醒,见阳就倒下了,他已经整整两天没有睡觉,憔悴得很。

    “不行,我一定要她醒来时第一个见到我。”上官见阳不理会上官任阳的劝说,说什么都不愿意离开辛初怜身边。

    “那你好歹也要吃个饭,不然她还没醒你就先垮了。”上官任阳第一次见到见阳这么在意一个女人,若不是亲眼看见,他怎么都不会相信。

    上官见阳深情地注视着辛初怜,细心地照顾她,这早已说明了一切。

    “既然爱她,就好好的待她,别再这么忽视她了。”上官任阳语重心长他说出他的看法。

    上官见阳坐在床前,没有回话。

    一会儿,魅森进来了。

    “查到了吗?”他要知道为什么她会跌下楼,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他不知道。

    “嗯。”魅森脸色不佳的说。

    魅森脸上难得的怒气很让上官任阳吃惊,原来魅森也是有感情的。

    等魅森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完后,上官见阳差点冲出去杀人。

    “可恶!”没想到香姨这么恶毒。

    “原来这几天要我们陪雨菲的人就是香姨,难怪……”

    而雨菲也太今他们失望了,从小他们那么疼她,没想到她会帮她妈妈做出这么过分的事。

    这时,不只是上官见阳的脸上青筋浮跳,就连上官任阳也是。

    “任阳,你是大哥,你说该怎么办?”上官见阳不想自己作决定,否则他一定要她好看。

    上官任阳沉默了一会儿,“我会给你一个最好的答复。”

    说完,他就走出房间,他需要一些时间来理清思绪,因为接下来的事需要他作出最合适的决定。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少爷的甜心最新章节 | 少爷的甜心全文阅读 | 少爷的甜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