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少爷的甜心 > 第七章

少爷的甜心 第七章

作者 : 倪净
    几天下来,虽然他们之间不再有种种的不愉快,而辛初怜也尽力满足上官见扬、取悦他,他也不再蛮横地强迫她,可是他的索求常令她有些负荷不了。

    男人可以一个晚上要那么多次吗?

    还是他故意要折磨她,见她乞求时才放过她的身子。

    每次都在她以为结束了,要进人梦乡之际时,他强壮的躯体马上又挨近她,强迫她的结合。

    上官见阳的霸道及予取予求没人动摇得了,她只能小心地取悦他,尽量不惹他生气。

    从小就看惯人脸色的辛初怜,很明白若是她想要上官见阳每天都好心情的话,最好不要违逆他。

    而她担心的怀孕一事也不再存在,因为少爷那么说过,而魅森又给了她一些药,并且还仔细地教她该怎么服用。

    这些天来她的精神好很多,上官见阳过多的需求,她可以在白天趁他上班时补眠回来,况且她现在不再需要工作,体力也恢复得很快。

    这天晚上,她被上官见阳强押到一家服饰店里挑选衣服。

    李初怜从来没去过这种高级服饰店,紧张的她不敢随手碰触店里的任何一样东西,她怕自己的笨手笨脚会碰坏了东西。

    店内随便一件东西都不是她能力所负担得起的。

    不明白少爷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她身上穿的衣服是那种很平常很平常的连身裙,一件还不到一千元,跟这里动辙上万元的服饰一比较,真是很寒酸。

    店员认出上官见阳,一见到他马上亲切地上前打招呼。

    “上官少爷,好久不见了。”上官家的人都是这家服饰店的老顾客,虽然上官见阳人没回来,不过店里的人还是一眼即能认出他。

    其实若要见过上官见阳而忘记他的人真的太少了,他那特殊不凡的气质及魅力十足的外在,令人难以忘怀。

    辛初怜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声,店员也不大理会她。当她听到店员询问上官见阳是否来选焙衣服时,她这才明白原来他是来买衣服的。

    奇怪的是,她为什么要来,他让魅森留在车上,她却无故被带下车。

    “不是选我的,是她。”当上官见阳把手指向她时,她以为她的心跳就要停止帮她买衣服?

    “不是的,少爷,我不需要……”辛初怜摇着头,连手也一并用上了,她口吃地告诉上官见阳她不需要。

    “不要回嘴!”他已命令她别再喊他少爷,但她怎么都改不了口,在她的思想里,他就是上官家的上官少爷。

    辛初怜察觉他的不悦,因为上官见阳要她喊他的名字,但她只在两人独处时才那么喊他,这一点他虽然没有特别强迫她,不过他通常会很恼怒地警告她。

    反倒他从那次之后就开始叫她名字,当地口中吐出怜儿时,她发现她的心好满好满,就像被情人呵护般愉悦。

    上官见阳的眼中再次闪过一抹令她不敢反抗的眼神,使她不再多说“她?哎呀,我怎么忘了还有一个小客人呢?”店员用一种令人听来不太舒服的取笑语气说道。

    辛初怜的小脸微皱,她知道自己看起来没什么女人味,就算她早已成为真正的女人,她身上还是散发着清新、单纯的天真,而且她才十八岁,还只是个没真正成熟的女孩,难怪店员会这么说。

    “你帮我选几套衣服给她。”上官见阳随意地坐在附近的一张沙发椅上。

    “好的。

    店员不是很亲切地带她一件一件地挑选衣服。

    好不容易挑了几件衣服后,上官见阳要她马上换穿给她看。

    她只得听命地走进换衣间,并且小心地换穿那些衣服。

    当她一件一件地换上新衣,站在上官见阳面前时,他的眼中出现赞赏的目光,连那位店员也忍不住夸赞她身材好,一身白皙的肌肤穿什么都好看。

    尽避赞美目光多,但她是第一次在人前让人这么评头论足,所以显得很不自在。

    尤其是她穿在身上的衣料一件比一件少,除了凸显她的身材外,也将她的细腻肌肤展示在他人眼前。

    像现在,她身上穿的这一件衣服根本就是为取悦男人而设计的,它将她的身材完美地显露无遗,而它也吸引住上官见阳的全部目光,他的双眸直直地盯在她凹凸有致的身上,眼中似带有一团火,热得像要烧透她的每一寸肌肤。

    而她则只是无助且担忧地想要逃离他的视线,好不容易等他满足地收回目光,她才得以逃回换衣间。

    当她冲进换衣间,正准备将身上这件昂贵的衣裳脱下时,背后突然被人给抱住。

    “啊!”她吓得尖叫出声。

    她发现那双拥着她的臂膀是她所熟悉的人所拥有,她才安心,“我马上就换好了。”她想挣出他的钳制,不过没能如愿。

    上官见阳的脑海里,早已占满她迷人风姿绰约的身影,因此不由自己地随她进到换衣间。

    “没关系,你换。”他的唇落在她的耳边,轻轻地磨蹭着。

    “少爷……请你……放手!”外面还有人,他怎敢如此大胆地对她?

    外面的人会怎么想?

    她抖着一双手,想要褪下衣裳时,却被他给阻止了。

    “不换了,等会儿你陪我出席一场宴会。”

    他帮她扣好衣服,并领她走出换衣间,吩咐店员将其它衣服送到上官家,他就这么带着她离开。

    他们的身影让其它客人的眼光为之一亮,每个人莫不将目光落在他们身上,而辛初怜却不明白别人的眼光代表着什么意思。

    但看着上官见阳眼里散发出的微笑,让她明白此刻他很高兴,她的心也不觉的快乐起来。

    +++

    从没参加过什么宴会的辛初怜,连同学、朋友聚会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是这种政商交流大场面的宴会了。

    来的全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她只在电视及报纸上见过他们。

    而每个人见到上官见阳时,无不给他一个最亲切的笑容,她一向很明白上官家在台湾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是个很受人瞩目的企业家族,不过她没想到会这般受人注目。

    就连她站在他身边,都显得特别引人注意。

    “好久不见了,上官先生。”像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这一位中年男于,她虽不认识,不过她在电视上看过他,他叫丁丰正,是国家的重要官员。

    他的身边还带着一位貌美如花的小姐,那位小姐一见到上官见阳,眼睛就没有离开过他,像是被吸盘吸住般。

    辛初怜很清楚又是一位迷恋他的人,其实就连她自己有时睡到半夜醒过来,虽然看到少爷时,她也会像那位小姐一样痴痴地望着他。一位事业有成、呼风唤雨日相貌出众的男人,竟然会看上她这般不起眼的人……

    不过,她的理智还是会适时地出现警告她,他是上官家的少爷,而她只不过呈个佣人;等他哪天厌倦了,她就得离开。

    这一点她很明白,同时也有心理准备,所以她连一丝丝的醋意也不敢有,连一丝丝的妄想也不敢想。虽然她不知不觉地让自己的心被少爷所占据,他的一切对她而言都是那么重要,但她只能将这份感情埋在心中。她明白,她爱上了少爷,不过她更知道少爷绝不会看上她这么卑下的佣人,所以她从不敢让她的眼神表现出对他的喜爱。

    他们两人身分之不同,不是她所能改变的,而且少爷要娶的人一定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她一点都不配、也不敢奢想。

    “这位小姐是……”丁丰正从很早就发现到她了,只不过碍于上官见阳在一旁,所以没有行动。

    “辛初怜。”没有其它的介绍,只是让人知道她的名字。

    她逼自己笑,她不能给少爷丢脸,就算她现在很紧张。

    “哦,是李小姐。”

    辛初怜不晓得自己这时有多么美丽、漂亮,她的美很脱俗,一点也没有过多的粉饰及华丽点缀,像块璞玉般闪着光亮,而在场这么多男士,大部分的人也都有注意到她,只不过她的身边是上官见阳,大家只能远观而不敢靠近她。

    上官见阳也不是没发现这个情形,正因为这原因造成他一进入宴会心情即反常地差,并且将这股气发泄在辛初怜身上。

    “对了,上官先生。这位是我的女儿丁秀娴,你们之前见过面。”丁丰正很客气地将女儿推到身前,介绍给上官见阳。

    上官见阳本不想理会,不过他注意到辛初怜脸上并没有露出一丝不满,只是沉默地仁立在他身边。连别的女人想来抢他她还是安静不说话,连个嫉妒的反应都没有,让他不高兴的故意邀约那个他早忘了的女人。

    “丁小姐,不知道能不能请你跳支舞?”

    丁秀娴一惊,立刻心喜地接受。她害羞地将手伸出去,上官见阳没再多看她一眼就带她滑进舞地里。

    辛初怜诧异地站在原地,少爷是在生气吗?

    为什么?难道他喜欢那位小姐?看得出来那位千金小姐很喜爱少爷。

    这时,身畔突然传来一道声响打断她的思绪:“辛小姐,不知是否能赏个脸?”

    辛初怜犹豫着,丁丰正一脸贪婪的表情让她生厌,她想要离开,可是她又不敢私自走人。她眼光瞄着全场期望能看到魅森的人影,她记得他明明也有跟上来,可是为什么找不到他呢?

    “辛小姐?”丁丰正再次唤她。

    “我不太会跳舞。”

    “没关系,只要轻轻地摇动就好。”

    辛初怜怕惹对方生气,于是只好无奈地让对方拥着,陪他跳场慢舞。

    舞池中,不难听到上官见阳不时传来的笑声,及那位丁小姐的娇笑,看得出来他们玩得很开心。

    不过,她可就难受了,她的身子被丁丰正给紧搂住,几乎贴上他的啤酒肚。他的手更是不老实地在她背后四处抚摸;让她觉得很恶心,她想找机会挣开,却苦无机会。

    丁丰正一直说话,即使只有他一个人在唱独脚戏,他也不在意。

    “辛小姐,请问你和上官先生是什么关系?”上官见阳甚少在大宴会场上携女伴参加,这次却带着一位如此出色的小姐,很难令人不多加联想。

    辛初怜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们不是朋友,不是情人,她只是他的女人。

    “我们没什么关系。”她艰涩地说出这句话,耳边又传来那两人的笑语声。

    她很难过,为什么少爷带她来这里,又将她丢给别人?

    好像她是个累赘,这让她很自卑,所以她的脸总是低低的。

    “哦,没关系啊,那真是太好了。”丁丰正的手又再次暖昧地抚着她的背,而且更大胆地滑到她的臀上。

    辛初怜心中一惊,轻语道:“先生,对不起,我有点累了。”她想要脱身,不过对方却不答应。

    “再一会儿就结束了,更何况上官先生还没结束啊!”他在她耳边吹气,让她很不舒服。

    最后,她再也受不了了——

    当她想要推开了丰正时,有个熟悉的声音让她抬起头、“抱歉,借一下舞伴。”是魅森。

    在这陌生场所、陌生的人群中见到他,让她顿时好感动,她知道魅森是特意来解救她逃离这个老色鬼的,否则他不会这么突然的出现。

    但他怎么知道她需要人帮忙,难道他一直都在注意她吗?

    “你说那什么话,我们这支舞还没结束。”丁丰正不予理会,想当作没看到魅森。

    “丁先生,我想你不会想惹得上官先生不高兴吧,这位小姐对上官先生而言可是十分珍贵。”魅森以着冷冷的语句恫吓对方。

    丁车正衡量一下,看了她一眼后,才无趣地放开手,最后还想在她手腕上给个吻。

    “请你放尊重一点!”魅森适时抓住他的手将之移开,脸上表情很明显地看出被惹怒了,他压得很低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冰冷。

    “你是上官先生的什么人?这么了解他。”

    “我是他的保镖,同时也保护辛小姐的安全。”

    知道他的身分,了丰正才悻悻然地走开,魅森这才扶着她来到一处比较没有人的地方。

    “谢谢你,魅森。”她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他,他总是会保护她的安全,而且她看得出他很关心她。

    “没什么。”魅森不明白少爷为什么将辛初怜丢给那个老色鬼,他几乎要吃了她,而少爷竟还能故作开心地跳他的舞。

    不过,也只有他才看出少爷的不开心,少爷跳得越开心显示他正在极度压抑怒气,而他担心这股怒火就是来自于辛初怜了。

    “你还好吧?”他看出她的脸色很苍白,像是不舒服。

    其实她知道少爷很担心她,他的眼光不时往她的方向望去,在见到那个老色鬼如此贴近她时,他只差没用眼神杀伤对方。

    少爷不准任何人碰辛初怜,魅森很清楚的感觉到,刚才那个老色鬼还不知死活地想要一亲芳泽,若不是他动作快,恐怕不用他出手,少爷也会马上一拳挥过去。

    少爷的自尊心太强了,强到他不能低下身段去亲近人群,也不懂得保护人。

    “嗯,我休息一下就好。”其实她一点都不好,她好想躺在床上休息,她的头好痛,又很想吐,这几天一直这样,让她非常不舒服,不过她在上官见阳面前掩饰得很好,他并没有起疑。

    辛初怜想了一下,问:“魅森,还要多久才能回去?”她已经很累了,虽然现在没有她平时工作繁忙,不过这种小心翼翼的生活更让她吃不消。

    “看少爷。”看情形少爷似乎还不打算离去。

    辛初怜眼色一黯,她知道魅森是少爷的保镖,可是她真的很想回去了。

    “我可以先离开吗?”她大胆地问魅森。

    魅森摇摇头,“最好不要,少爷会不高兴。”就算他是少爷信任的保镖,也没有把握少爷发怒起来会怎样。

    是啊,他如果不高兴,一定又会让她难受;一想到这里,她全身不住地惊惊微抖。

    一整个晚上,她就这么待在角落,看着少爷一个接一个的陪女人跳舞、哄她们开心。

    在这期间,不乏有人向她邀舞,不过都被魅森代为婉拒。

    好不容易等到上官见阳打算回去时,已经是半夜一点多。

    +++

    坐在车子里,一整晚没吃什么东西的辛初怜,在宴会时又被上官见阳强迫喝了一杯酒。此时她的精神状况不是很好,脸色也越来越沉重难看,加上她原来的不舒服,更让她头晕目眩得厉害。

    上官见阳也发现她的不对劲,不过见她不愿意说出,他也懒得问,一切都是她自找罪受。

    一路上,车内的气氛不是很好,沉默得吓人,最后她的头实在是太难受了,而且强压下去的呕吐感一再翻涌,让她急迫地想要呼吸些新鲜空气。

    “魅森,可以摇下车窗吗?”她透过后视镜告诉魅森,她虚弱的笑容及睑色让魅森毫不迟疑地将车窗摇下。

    “关上!”

    上官见阳低沉又突来的声音让她不明所以。

    “我想吹一下风,少爷。”低垂着头的她,不想让他看出她的不舒服。

    “我不想吹风,关上。”

    还来不及享受风的轻拂,窗户缓缓上升,辛初怜不再说话。

    见她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让上官见阳的火气升上极点。

    “说!你哪里不高兴了?”上官见阳扯着她手臂的大掌毫不留情地使力摇晃着。

    “少爷,你先不要生气。”她快吐了。

    “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过是个陪我上床的女人罢了!”好狠的一句话,够绝情够冷残。

    她被他直摇晃得再也忍不住了,一我要吐了……”她的话才说完,就开始干呕。

    魅森一发现不对劲,马上让车子停下。

    “搞什么你!”上官见阳止不住的怒火直往上窜。

    “对不起。”她好想求少爷不要生气,可是她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匆匆地打开车门,她怕自己会吐在车子里面弄脏车子,她赶紧逃到外头去。

    一到车外,她蹲在地上将一整个晚上捉弄她的秽物吐出,就在她吐得眼晕目眩、以为自己快要昏过去时,一双大手轻轻地在她背后拍着。

    以为是魅森,她马上转头想要谢谢他,哪知——

    是少爷!

    “为什么不说你不舒服?”上官见阳一见她下车,人也马上跟下车,她是什么时候不舒服的,是在宴会中吗?还是更早?“这么不懂得爱惜自己。”

    辛初怜只是摇摇头,还是不停干呕。

    上官见阳扶着她,拿出面纸帮她擦拭着脸,发现她苍白的脸上有泪水。

    “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快告诉我啊!”她的脸色那么难看,一定还有哪里不舒服。

    他很着急,脸上明显写着担心,他自己也不明白那份焦急从何而来,只是莫名地窜升他心头。

    “我……没事……真的没事。”她难过不是因为她的身体,而是她的心。

    他刚刚的话刺伤了她原来就不够坚强的心灵,让她一整个晚上的自卑升到最高点。

    刚才在宴会里,那么多迷人的年轻女孩,她们是多么幸福啊,有父母呵护着她们,而她呢?她只是一个人独坐在那里,寂寞地看着那样的情景,羡慕的想象被人呵护是何种心情,是如何的幸福。

    她没有父母,五岁的时候到上官家时,婆婆对她不算宠爱,只能说是尽义务带大她,所以她等于是一个人摸索着走到现在,那种孤单感及恐惧,是没有人可以想象的。

    婆婆离开她后,她因为债务关系只得留在上官家当佣人,还常常动不动就挨江管家打骂或是遭其它佣人的嘲笑,日子虽然过得很辛昔,但她心中一直想着,有一天她要离开这个地方,她要去找个老实、温和的男人嫁了,然后生几个孩子,平平凡凡,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

    没想到少爷一回来,她所有的梦想都被打碎。

    这一切的一切,是促使她流下泪的原因。

    上官见阳瞧她根本不愿告诉他,他越是生气。

    “是吗?那随你要不要上车!”他的温柔不见了,那双宽大的手也离开了她的身子,他无情地坐上车。

    辛初怜白着一张脸,站起身随后也上车。

    她的头还是很痛,仿佛有一万只蚂蚁在钻动般的疼,眼也不想睁开,因为眼前的东西都不停地转动,让她更昏眩。

    一旁的上官见阳当作没看到,闭上眼养神。

    一回到上官家,他马上要她下车。

    “你先下车。魅森,你开车送我去了家。”他打算不辜负了小姐的盛情邀约,准备好好地跟她享乐一番。

    辛初怜没说话,缓缓地步下车。

    等她一下车,都还来不及转头去看,车子便已开走。

    同时,也将她的心给带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少爷的甜心最新章节 | 少爷的甜心全文阅读 | 少爷的甜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