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转经纶 > 第八章

转经纶 第八章

作者 : 煓梓
    她漫无目的地奔跑,对她来说哪里都一样,始终都是在麒麟山庄内打转。

    大槐树粗壮的树干赫然出现在她眼前,仿佛在对她说:不一样,麒麟山庄内有许多美好的事物等待她发掘,并不是只有忧伤的记忆。

    申经纶在到达树顶的凹洞后,将她放下来,柴忆贝的双脚不期然跃在树干上,几乎无法踏稳。

    “小心!”申经纶眼捷手快的捞住她,尽力帮她站稳,柴忆贝尽避已经尽最大努力,身体依旧还是摇摇晃晃,申经纶只好另想办法。

    “我真是自找麻烦。”他轻轻诅咒一声,右手圈住柴忆贝的纤腰让她靠在他身上,在树干与树枝之间的凹洞躺下来,如此一来就不怕她会掉下去。

    柴忆贝冷不防趴在申经纶身上,除了惊讶以外还是惊讶,男女授受不亲,他们、他们可以这样吗?这不是夫妻间才能做的事?

    她抬头看申经纶,只见他一脸悠闲,仿佛在他眼里她只是一只小猫,他没有任何感觉,也不会特别尴尬。

    是呀!在他眼里只有书本,根本不把她当成女人看待,况且申家又是武林世家不拘小节,她若表现得太在意,只会让他看笑话,说不定又会指责她找麻烦,她干脆也不当一回事好了。

    申经纶无所谓的表情挑起柴忆贝的好胜心,为了强装镇定她只好随便乱瞄,却在左上方的枝叶上瞄到好东西。

    “是槐花!”她不由得轻呼。

    “什么?”申经纶闻言脸往后仰,果然在他头顶上方看见乳白色的小花,眉毛都挑起来。

    “今年的花开得真早。”往年都是七月才开花,今年六月就开了,大概是因为今年天气比较暖和的关系,花期跟着往前移。

    “好美哦!”她羡慕的看着槐花,虽然只开了一小片,但已经十分迷人。

    “想要吗?”他问。

    她还在犹豫,他已经伸手折断树枝,将槐花交到她手里。

    柴忆贝的心跳顿时加快,心脏扑通扑通地跳,脸颊迅速发烫。他、他竟然送花给她,这是否代表……

    她抬起头偷偷瞄他,以为他至少会流露出一点尴尬的表情,谁知道他还是神情自若。

    看来她真的只是一只猫,她手上的花也只是一条鱼,拿鱼给猫吃是天经地义的事,他完全没放在心上。

    ……很好,那她也不要放在心上,省得闹笑话。

    “喂,你不看风景吗?”申经纶提醒她别只顾着看他,他辛苦带她上来是为了圆她的心愿,不然他才不会多管闲事。

    “看、看啊!”她赶紧把头转过去看风景,不看还好,看了以后吓一跳。

    好高!

    她两手不自觉地圈住他的脖子,好怕掉下去。

    原来登高望远是这种感觉,没有想象中美好,只觉得晕眩。

    这小妮子原来怕高啊,还敢说想上树呢!

    看着紧紧巴住他的玉人儿,申经纶其实不若她想象中那样毫无感觉,还是有些想法的。虽然他只对书本感兴趣,但并非如外传完全不碰女人,事实是他十七岁就开荤,真要风流起来也不输任何人,只是他觉得没有那个必要。

    一直以来,他就不关心他人想法,但他真的想知道她那颗小脑袋到底都装了些什么东西。

    “你为什么哭?”这是他的第一个疑问。

    “啊?”她抬起脸看他,大眼拼命眨。

    “我不过是要你拿起书本读书而已,你却哭得好像我欺负你似的,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原因?”有话就直说,他不喜欢猜谜,更讨厌耍心机的女孩。

    柴忆贝咬着下唇,考虑该不该跟他说明原因,这很丢脸,连她自己都觉得好笑,况且是他?

    “因为你。”但她已经不想忍了,这件事他本来就有责任,他多多少少也该负责。

    “因为我?”

    “嗯。”她头点得好用力。“小时候我不小心弄湿你的书,你那时候的表情就好像鬼一样可怕。自从那次以后我每一次拿起书本,脑中就会不自觉浮现你的脸,就会立刻吓得丢掉书本,久而久之就变得不敢碰书。”

    ……

    搞了半天,原来他是始作俑者;她不敢碰书的罪魁祸首。

    “可是你识字。”他想起她几乎每一个字都认得。“如果你无法碰书,为什么还会读写?”

    “我爹请了私塾的师傅到家里教我读书写字。”她回道。“师傅人很好,并不勉强我碰书,而是把要教给我的字都写在纸上,让我照着描写,还把意思解释给我听,所以我虽然无法碰,却懂得不少字,也会写。”

    这解释了她为什么识字却念不好书,因为光把书本的句子腾到纸上就要花不少功夫,何况还得解释。私塾的师傅都是拿银子办事,谁会认真逼她念书,而且她看起来也不像喜欢读书的人,师傅更不会认真教她。

    “这是我听过最奇特的答案。”难怪她有口难言,说出去真的会闹笑话。

    “我也这么认为。”她尴尬回道。

    “你也太容易受惊吓了。”他叹气,竟然只因为他一时情绪失控就吓到碰不了书。

    柴忆贝无话可说,只得把脸埋在他的胸膛当作她不在人间,免得丢脸。

    “我知道了。”他支起她的下巴,不能当作视而不见。“既然原因出在我身上,我一定会负责到底。”

    申经纶果然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他父母没白教他。

    “你要怎么负责……”

    “我现在正在对你笑吧?”他露出一个连他父母都没见过的灿烂笑容,闪亮到她的眼睛都快瞎了。

    “你是在对我笑……”他的笑容好美,美到令人心跳加速,让人迷醉。

    “以后只要你一碰到书本,就回想我现在的笑容,代替过去不好的记忆。”这是唯一可以解套的方法,他不晓得管不管用,但总要试试看。

    “嗯。”柴忆贝也觉得这个方法不错,希望能管用,她再也不想闹笑话。

    “我们下去吧!”既然达成共识,就该立即尝试,毕竟时间宝贵,浪费不得。

    “可以再待一会儿吗?”她拜托他。“这也许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爬上这棵树,我想把眼前的美景记在脑海,永远不忘记。”

    如果事情顺利,那她就会嫁给高允寒,从此住在京城。万一事情不顺利,她也找不到借口再回到麒麟山庄和他朝夕相处,所以她想好好把握这一刻,当作一辈子的回忆。

    “你又想偷懒——好吧!反正要嫁的人是你又不是我,我乐得轻松。”说这话时,申经纶总觉得心里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来哪里怪,只得耸肩。

    “谢谢你。”柴忆贝趴在他的胸口,侧着脸看底下的风景,虽然居高临下,但也许因为有他在身边,她竟然完全不害怕,反而觉得十分安心。

    “呿!”申经纶冷哼,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哼什么。

    微风徐徐,吹过枝头,轻拂他们的脸。

    也许是因为申经纶的拥抱太过温暖,柴忆贝竟然在他的怀里睡着,他送给她的槐花也因此自然掉落。

    喂喂,他们现在可是在树上啊!这样她也能呼呼大睡,根本是只大懒猪。

    发现她睡着,申经纶当下就想摇醒柴忆贝,但兴许是她的睡相太可爱,他伸出去的手,竟然悄悄地爬上她的嘴唇,指尖轻抚她的唇瓣。

    她的嘴唇可真柔软,唇色嫣红粉透好似樱花,让人舍不得放手。

    申经纶的视线,就这么停留在柴忆贝的脸上,久久无法移开。

    啊,开花了。

    树下,尹荷香捡起柴忆贝掉落的树枝,一边闻花香一边微笑。

    看这树枝的切口,明显是被人从树上强行摘折,恐怕有人在树顶做了浪漫的举动,不会是她那个笨儿子吧!

    花季,正要开始。

    一如爱情,在心的蠢动中绽放,直至灿烂。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转经纶最新章节 | 转经纶全文阅读 | 转经纶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