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转经纶 > 第三章

转经纶 第三章

作者 : 煓梓
    “教就教!”申经纶非常不情愿,但母命难违,他也没有办法。

    “贝儿乖,你留在这里跟着经纶哥哥读书写字,等会儿大娘得空,再带你去找你娘,好不好?”尹荷香跟儿子用拳头,跟朋友的女儿就轻声细语,看在申经纶的眼里,真的是很吃味儿,又不敢抗议,怕惹来更多拳头。

    “是,荷香阿姨。”柴忆贝嘴甜,管尹荷香阿姨阿姨的叫,乐死尹荷香。

    她自己都说是大娘了,干嘛硬要改称呼,阿谀奉承……

    申经纶在心里犯嘀咕,不期然接触到他娘冰冷的视线,赶紧转头假装看别的地方。

    “呿!”既不懂得阿谀奉承,又不会看脸色,难怪不受疼。

    尹荷香再三交代儿子要好好照顾柴忆贝之后,便迫不及待去找柴王棋的老婆闲话家常,增进两家感情。

    尹荷香走后,申经纶总算能松一口气,老是被莫名其妙敲头,迟早有一天会变成白痴……

    他摸摸头上的肿包,才发现柴忆贝的目光没离开过他,不禁有点生气。

    “看什么看?”他最讨厌别人盯着他看,可很奇怪,无论大人小孩男人女人都喜欢盯着他,好像他是什么珍禽异兽,教他浑身不舒服。

    柴忆贝摇摇头,总觉得好神奇,常有人夸赞她多长得“很漂亮”,白白净净好似一疋白布,但她觉得申家父子长得才真是好看,飞凤似的眼睛,眼珠子湿湿润润,让她不由得想起湖水。

    而且他的唇好有血色,比她的还要红,也比铺子卖的脂膏更有光泽。

    柴忆贝踮高脚尖,伸出手想摸申经纶的嘴唇,还没碰到他的下巴就被他一手打掉。

    “干什么?”他怒视她,受够了这个不请自来的小客人,忒没礼貌。

    小手不期然被打疼,柴忆贝委屈地咬着下唇,但并没有因此打退堂鼓。

    “你会写字吗?”看到她红着眼眶,申经纶有些慌张,因为司徒云心若挨他骂,一定加倍奉还,从来没露出这么委屈的表情。

    “会。”她点点头,眨掉眼泪回道。

    “那你写几个字给我看看。”申经纶读书不喜欢找伴,但既然被委予重任也没有办法,只好尽力而为。

    “好。”柴忆贝对读书不是特别感兴趣,但她想讨好申经纶,希望他喜欢她。

    “跟我来。”申经纶领柴忆贝进偏房,柴忆贝乖乖跟在后头,被书架上的书吓到。

    “好多书哦!”她张大眼睛看着那成叠的书册,还伸出小指头数数。

    “一点儿都不多,也不过百来本,书架都填不满。”申经纶还嫌少,考虑跟他爹央求多买几座书架给他,他也好再搜书。

    她连一本《三字经》都背不完,他竟然已经拥有一百本书,柴忆贝对申经纶的仰慕之情瞬间又往上提升不少。

    四岁的柴忆贝,最希望能有个像申经纶一样厉害的大哥,听说他什么都会,书念得好,武功又棒,最重要的是长得比他爹还要漂亮。

    眼见柴忆贝的眼睛都快贴到他的脸上,申经纶赶紧拉开椅子,神气下令:“坐上来。”

    柴忆贝费力地爬上椅子坐好,申经纶到后面的柜子拿纸,照理说练字用毛边纸就够了,问题是他的柜子里只剩下玉版宣,这可是非常名贵的纸,一卷就要价十两,而且还没几张。

    他很想拿张用过的废纸打发柴忆贝算了,但凭他娘的个性,一定会跟他要柴忆贝写的字,万一让娘知道他连张纸都舍不得给她用,又得挨一顿打。

    申经纶叹口气,抽出其中的一张宣纸,摊开在桌案上。

    “你真的会写字吗?”他不放心再问一次,柴忆贝点点头,坚决回道。

    “我会写。”

    “那就好。”他松一口气,不希望好好的一张玉版宣被平白糟蹋,天知道他都舍不得用,只有画画的时候才会拿出来。

    申经纶接下来痛苦地发现到,他不只得拿出心爱的宣纸,还得一并奉上紫毫笔和端砚,还有程君房做的徽墨,这些都是梦意叔叔买来送给他的,他平常就有在使用,如果现在收起来显得小器,而且他也怕柴忆贝会去跟他娘告状。

    “你保证你会写字?”他同一个问题要问三次,柴忆贝点了三次头,一次比一次坚定。

    “好吧!”申经纶躲不掉,只好卯起来磨墨。

    “经纶哥哥,我该写什么呢?”柴忆贝接过他递给她的紫毫笔,小心翼翼的握住笔杆,不敢跟他说这枝笔对她来说太粗,很难抓牢。

    “写一字。”他挑了个最简单的字。

    “好。”一字她会,她爹说她的字写得不错。“其实,我还会写更难的字。”她补充。

    “是吗?”申经纶小心的磨墨,就怕知名的君房墨有所损伤。

    “嗯。”柴忆贝希望能留给申经纶好印象,但申经纶根本没在看她,柴忆贝失望之余只好把目光转往他处,意外发现一本很旧很旧的书就放在她的右手边,于是好奇伸长脖子。

    “这本书好旧……”

    “别碰我的书!”她刚伸出手,申经纶就厉声警告,吓得她又把手缩回去。

    柴忆贝被他这么一吼又红了眼眶,申经纶不懂她怎么这么爱哭,还是云心好些,从来不哭。

    “你都背了哪些书?”抱怨归抱怨,申经纶隐约感到自己确实对她凶了一点,于是随便找话题,顺便了解她的程度,才知道怎么教她。

    “《三字经》。”

    “还有呢?”《三字经》啊!真令人怀念,他三岁就背得滚瓜烂熟,还能倒着念。

    “没有了。”

    “没、没有了?”申经纶听了以后差点没摔倒,她都四岁了,竟然只背完《三字经》?会不会太扯了些。

    “墨磨好了,你先写字,等你写完字,我再教你念《千字文》。”申经纶决定一样一样慢慢来,反正他娘只要话匣子一打开,没说上两个时辰是不会停的,短时间之内他别想脱身。

    柴忆贝点点头,只要他不再生气,他说什么她都照办。

    她怎么点头点得那么用力,脖子不酸不累吗?看她每次点头都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害他就算想再说点什么,都不好意思说了。

    “这纸很贵,你下笔的时候要小心。”才说不好意思罗嗦,她才开始蘸墨,他就在一旁忙着交代,害她也跟着紧张起来。

    本来申经纶的笔对柴忆贝的小手来说已经太大,加上他又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都给柴忆贝很大压力。

    她用力握住笔杆,在洁白的玉版宣上写下最简单,却也最难写得好的“一”字。

    “好了!”柴忆贝自认为够努力,但这纸好奇怪,把墨汁都吃掉了,她只好使劲儿写,写到最后笔都开花了呢!

    无论如何,她总算达成申经纶的要求。她兴冲冲地把写好的字拿给申经纶过目,申经纶看了以后眼珠子都快掉下来,这、这哪像个字,就是一条毛毛虫,就差没长眼睛,他几乎都能听见它喊救命,竟然有人可以把字写成这样!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申经纶视读书为天下第一要事,无法忍受任何这方面的侮蔑,她这一手破字对学问来说是大不敬,难怪他生气。

    “经纶哥哥。”柴忆贝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他要大发雷霆。

    “你不是说你会写字?”申经纶指着桌上的白纸黑字,怀疑它真的会蠕动。

    “我、我会啊!”她满脸委屈的看着桌上的“一”字,虽然不是很好看,但她真的已经尽力,他为什么要凶她?

    “你会才奇怪——”

    “啊!”

    申经纶由于过于激动,手部的动作大了些,柴忆贝以为他要打她,小手吓得乱挥,不小心翻倒放在书案边缘的洗笔水。

    碰!

    “我的《复位千家诗》!”

    接着是一连串悲剧,洗笔水浸湿了书本,申经纶抢救不及只得怒吼,柴忆贝被他吼得连忙丢掉手中的紫毫笔,他为了捞紫毫笔不小心撞落砚台,昂贵的端砚顿时龟裂,他珍爱的君房墨更是重重摔到地上断成三截,至此文房四宝俱毁,再加上梦意叔叔送给他的宋版书,眼下的状况只有一个“惨”字可以形容,申经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不起,经纶哥哥。”柴忆贝也知道自己闯祸了,虽然她不是故意。

    “……”申经纶已濒临发火边缘。

    “经纶哥哥……”

    “……滚!你立刻给我滚出去,这辈子不准再踏进我的房间!”他怒吼,柴忆贝吓得爬下椅子,哭着冲出他的房间。

    结果,他又得教她,真是孽缘。

    收起悲惨的回忆,申经纶考虑到庙里找庙公帮忙,既然都能斩桃花了,没有理由斩不了孽缘,就怕她是冤亲债主,没把他整死不放过他,这就难办了。

    这么说起来,他有几年没见过柴忆贝了?算了,懒得数了。他不关心她是否出落得亭亭玉立,柴忆贝现在就算长得再美都不关他的事,他只盼望她别像小时候一样找他麻烦,他就阿弥陀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转经纶最新章节 | 转经纶全文阅读 | 转经纶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