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转经纶 > 第二章

转经纶 第二章

作者 : 煓梓
    “娘,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麒麟山庄一向热闹,原因就是出在尹荷香身上,只要她一心血来潮,整座山庄就跟着喧哗,她的长子尤其倒霉。

    “我说,你的书太多了,得清掉一些。”尹荷香边嗑瓜子边掏耳朵,一边还不忘喝茶,悠闲的模样令人生妒。

    “娘,你说过不动我的书的,这会儿怎么又把主意打到我的书上头?”这其中有鬼。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尹荷香皱眉。“我只答应过你不用火烧,可没说过不撕、不揉、不践踏你那些书,你可别搞错我的意思。”

    尹荷香别的本事没有,威胁人的功夫一把罩,尤其喜欢拿自己的大儿子开刀。

    “娘,你明明知道那些书对我有多重要,其中还有许多书是玲珑婶妇送我的,你不能将这些书清掉。”申经纶搬出尤玲珑救命,尹荷香点点头回道。

    “所以那些书要还给人家,我已经跟你玲珑婶婶打过招呼,她也能够谅解。”尹荷香早料到他一定会出这招,也早就想好因应对策。

    “玲珑婶婶能够谅解?”申经纶的脸扭成一团,俊美的五官都快搅成一块儿。

    “她不但能够谅解,还委托我帮她处理那些书。”尹荷香又喝了一口茶,总觉得今年的茶好香。“听说那些书中还有两、三本宋版,如果拿出去卖,应该可以卖个好价钱吧?”

    尹荷香眨巴着一双大眼睛,虽然年纪一大把仍然很可爱,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是个四十岁的女人。

    申经纶的牙齿磨得吱吱作响,别人看他母亲像尊可爱的瓷偶,他看她像女魔头,只是隐藏在无害的外表下,其实比谁都邪恶。

    “你说,这次你又要我做什么?”申经纶十分了解他这个亲娘,每当她对他有什么要求,一定拿他心爱的书当人质,无一例外。

    “干嘛摆出这副嘴脸呀?”忒不甘愿。“我只是为了你的生命安全着想,怕哪一天屋顶崩了,满屋子的书掉下来,就算不把你砸死,也要把你砸成傻瓜,万一发生这种事,你教娘下半辈子怎么活下去?呜……”

    “娘!”能不能不要再演了,他都看腻了。

    “好吧!”不演就不演。“其实娘也没要你做什么,就是当当夫子、教教书,这对你来说应该很容易,三两下就能搞定……”

    “等一下!”容不容易他会自己判断,别替他作决定。“我不想当夫子,更讨厌教书,你别想要我点头同意。”

    “是吗?”很好,很有志气。“那我就随便处理你那满屋子的书了……”

    “等一下!”申经纶伸出手阻止尹荷香起身,怕她立刻去烧书。

    “后悔了吗?”很好,懂得见风转舵,有前途。“我这就去告诉废柴……”

    “再等一下!”他真的很不喜欢教书,真的真的很不喜欢。

    “我已经等两下了,你还要我等多久?”尹荷香的眉挑得高高的,等着看他还能怎么拗。

    “无三不成礼,总要等我想清楚才能答应。”申经纶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就是不想顺他母亲的意。

    “在你喊第三次等一下的期间,我已经命人去打扫你的书斋,这会儿应该已经到门口。”尹荷香凉凉的提醒他时间宝贵,别做无谓的挣扎,赶快认了吧!

    不是申经纶想拖延,而是他打从心底不愿教人读书,因为他有不好的回忆。

    “你让我教谁读书?”说不定这次会好一点,申经纶安慰自己。

    “柴叔叔的女儿,你小时候见过,是个美人呢!”提起柴忆贝,尹荷香的脸都亮起来,她这一生最羡慕手巧的人,偏偏柴忆贝的手就是这么灵巧,编织绣花都难不倒她,还会调配妆粉,比梦心还厉害。

    “……你说谁?”申经纶怕自己听错再问一次,免得待会儿呼天抢地时找错对象。

    “咦,我没说清楚吗?”她明明说是废柴的女儿,她的朋友中也就他一个人姓柴,没第二个人。

    “不,你说得很清楚,但我希望我没听清楚,更希望你说得不清不楚,我好顺理成章推说你没说清楚,然后这件事就可以不清不楚的算了。”申经纶学尹荷香玩绕口令,但他怎么可能玩得赢她?她可是始祖。

    “问题是我说得够清楚,没法子不清不楚的算了,你清清楚楚知道这事儿你逃不掉,你如果不想你那一屋子的宝贝书本被一把火烧掉,最好马上点头,知道吗?”

    “知道了。”

    “很好。”

    母子大战的结果是尹荷香大获全胜,申经纶一点都不意外,反正他本来就没指望自己会赢。

    “我现在就派人叫你柴叔叔快点把人送来,我已经有好一阵子没见到贝儿,等不及要跟她见面呢!”尹荷香不知道是少一根筋还是故意视而不见,申经纶难看的脸色一点都没影响到她的好心情,一心巴望会见好友的女儿。

    看着尹荷香蹦蹦跳跳的背影,申经论重重叹一口气,好想连夜离家出走。他母亲都已经四十岁了还是那么天真,总喜欢把别人家的女儿当成自己的看待,先前云心好歹还是自个儿的表妹,母亲对她好勉强还说得过去,但柴忆贝算什么?她不过是母亲朋友的女儿,还忒会惹麻烦,他之所以不愿意教人读书,就是因为柴忆贝。

    申经纶自认为是个心胸宽广的男人,但他真的无法忘记儿时的惨痛教训。那年,他七岁,已背完《复位千家诗》和王相的《五言千家诗》,正要开始背《论语》,他母亲带着一个小女孩走进他的屋内……

    “纶儿,你在干嘛?”

    打从申经纶开始摸书,最忌讳别人在他读书的时候探头,可他娘不但喜欢探头,还喜欢明知故问,真齿是很讨厌。

    “我在读书。”他摆出一副不欢迎的态度,结果被打得满头包。

    欠揍——砰砰!

    “读书很好啊!纶儿这么用功,为娘的也很高兴。”尹荷香的笑容有如春花,嘴角上方的小梨涡若隐若现,可爱得不得了。

    呜……他娘是魔鬼,难怪他爹都想跟西洋僧人买那个叫做“十字架”的东西,他也好想要一支。

    申经纶揉揉被打疼的脑袋,才发现有另一颗小脑袋躲在他娘身后偷偷看他。

    “贝儿,不要害羞,快出来跟哥哥打声招呼。”尹荷香感觉到背后的小脑袋钻来钻去,似乎对申经纶很好奇,于是柔声喊她。

    柴忆贝手抓着尹荷香的裙子,慢慢的从她背后走出来,仰头看着申经纶。

    “这是柴叔叔的女儿,叫忆贝,第一次来家里玩。”尹荷香伸手摸柴忆贝的小脸,好希望自己也能生个女儿,帮她好好打扮。

    柴忆贝对申经纶露出一个羞怯的笑容,圆嘟嘟的脸蛋上泛着两抹红晕,好像苹果,配上她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唇,乍看之下竟和尹荷香有几分神似,难怪讨她欢心。

    申经纶对小女生没什么好感,原因不外乎他有个嚣张跋扈的表妹。他表妹司徒云心小他两岁,说起话来却像大他二十岁一样神气,还喜欢指挥东、指挥西,看了就讨厌。偏偏他爹和他娘把她当成宝,说也说不得、骂也骂不得,他纵使有满腹委屈也只能往肚子里吞,就算去跟他爹哭诉,也只能挨一顿打回来,根本没有用。

    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小女生,想当然他不会高兴,更何况这个小女生从头到尾只会张大眼睛傻傻的看他,好像他是什么没见过的动物似的,教人全身不舒服。

    “贝儿,叫经纶哥哥。”尹荷香见柴忆贝只会一直盯着申经纶,干脆蹲下来摸她的头鼓励她开口。

    “经纶哥哥。”柴忆贝很乖,大人叫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更加惹人疼爱。

    “好乖哦,贝儿!”尹荷香兴奋地抱着柴忆贝,用脸摩擦她的小嫩脸大叫,这一瞬间她就是她的女儿,谁都不能欺负她。

    “哼!”又来了,自己没生女儿,就谁的女儿都好……

    砰!

    尹荷香再赏申经纶一个拳头,又把他的头打出了包。

    好痛!爹也要打他,娘也要揍他,他一定不是他们亲生的,呜……

    “总而言之,我把贝儿交给你了。”尹荷香带柴忆贝找他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什么?”申经纶瞪大眼睛看着一脸天真的柴忆贝,她一对漆黑的眼珠子仍跟着他打转,丝毫没有松懈的迹象。

    “我要跟贝儿的娘聊天,没有时间照顾贝儿,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教贝儿读书写字,也好排遣无聊。”尹荷香话说得好听,但申经纶知道这只是借口,她根本只是想尽情聊天,有孩子在身边不方便才把她推给他,他可不会上当。

    “我不觉得无聊……”

    “嗯?”尹荷香用眼神警告儿子最好别做无谓的抵抗,除非他的头顶想再添一个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转经纶最新章节 | 转经纶全文阅读 | 转经纶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