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公主冤家 > 第六章

公主冤家 第六章

作者 : 煓梓
    “全都给我端走,我一口饭都不要吃!”

    黄宗世一回到府里,还没踏进房间,就听见房里传出咆哮声,不由得苦笑。

    “不行呀,公主。”女仆苦口婆心的劝道。“您今儿个一整天都没吃任何东西,会饿出毛病来的,您好歹也吃几口。”

    “我说不吃就是不吃,拿走!”

    之后又传出女仆尖叫的声音,黄宗世连忙推门进去,怕朝露会拿女仆出气。

    “公主!”

    结果事情并非如此,是女仆踩到一只停在脚边的蝴蝶,自己吓了一跳下意识做出的反应。

    “大人,您总算回来了!”女仆的情况说危急也危急,她手上的托盘因此而摇得厉害,上头的饭菜眼看着就要掉落。

    “危险!”黄宗世眼捷手快接过女仆手上的托盘,于是原本摇摇晃晃的饭菜又回归原位。

    “哼!”朝露鼓着腮帮子,把头转向另一边不看他,黄宗世叹一口气,用下巴点点门的方向,要女仆们全出去。

    女仆们鱼贯走出房间,最后一个离开的女仆还不忘带上门。

    “哼!”朝露怕黄宗世不知道她在发脾气,第二声哼得特别响亮,黄宗世听了不禁莞尔,她每次发脾气总能让他不怒反笑,心情突然好起来。

    “公主,不吃饭是会生病的哦!”黄宗世把托盘轻轻放在桌上,朝露由眼角余光瞄到他在她身旁坐下,但还是故意不理他。

    “我病了更好,你就更有借口不理我,日子过得更痛快!”朝露赤luoluo的控诉,让他无言以对,过去那十天,他确实一直逃避她,逼得她不得不以绝食的方式逼他出来见面。

    “都是我不好。”他认错。“我刚刚在门外听女仆说你一整天都没进食,你还是吃几口吧!”

    “不要!”朝露哪有这么好安抚?“除非你喂我,我才要吃。”

    朝露把耍赖的本事全都用上,黄宗世无奈地拿起筷子挟起了一口白饭,送到她的嘴边。

    原本还在生闷气的朝露,看到他居然真的动手喂她,马上转头把饭吃掉,还用手指着烤鸭,撒娇说要吃那个。

    黄宗世只得挟起一块烤鸭,送进她的嘴里,她大口大口嚼着鲜嫩多汁的鸭肉,满足的模样好像一只刚喝完奶的小猫,他几乎能听见她喵喵叫。

    都说要绝食抗议,结果食欲这么好,还会自己挑菜吃。

    黄宗世顿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不晓得该拿朝露怎么办?同时又有一股愧疚感,说起来今日她会演出这场闹剧,也是因为他刻意忽略她的缘故。

    你只要告诉公主,你答应皇上,在她十八岁之前不跟她洞房,这个责任自然而然就会转移到皇上的身上,你也不必头痛。

    李英豪不久前说过的话在他耳边回荡,黄宗世犹豫了一下,心想李英豪的建议并非毫无道理,他若不想一直被朝露纠缠进洞房,一定得找个她能接受的理由。

    “干贝,我还要吃凉拌干贝。”朝露只要有黄宗世陪在身边就满足,压根儿忘了她正在绝食抗议中,竟吃得比谁都痛快。

    黄宗世无意识地挟起干贝放进她的嘴里,思考该怎么开口。

    “公主……”

    “嗯?”这干贝的嚼劲真好,很新鲜。

    “有关圆房的事,我看就算了吧!”

    他的话让朝露惊讶到险些被干贝噎到,朝露连续用力吞了好几下,才把干贝吞下肚。

    “为什么?”她可是盼望了好久,怎么能说算了就算了。

    “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说。”他困难的解释。“在迎娶公主之前,皇上要求我在公主满十八岁之前,不能与公主行夫妻之礼,我已经答应皇上,在公主满十八岁之前,不会与公主圆房,还望公主体谅。”

    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朝露惊讶到下巴都快掉下来,脑子糊成一片。

    “……你答应皇兄,在我满十八岁之前,不会跟我行房?”他是这么说的吧!她没有听错?

    “正是。”黄宗世点头。

    “太过分了!”回神之后她哭闹。“你为什么要答应皇兄?还有,皇兄为什么要提出这么离谱的条件?”为什么?

    “皇上也是为了公主好。”黄宗世帮皇上说话。“皇上一心想要保护公主,希望等公主成熟一点儿,再经历人事。”

    “皇兄也管太多了吧!”连她该不该行房都要设限,下一步该管到她要不要生孩子上,真的有够夸张。

    “皇上只是想保护公主。”黄宗世不能把事情的真相全盘托出,只得说出部分事实,希望能借此蒙混过去。

    “我不需要他保护!”朝露的不满全写在脸上。“我都出嫁了,皇兄到底在想什么?”莫名其妙。“不行!我得进宫去找皇兄理论,请他收回成命——”

    “你不能这么做,公主!”黄宗世阻止朝露过于冲动坏了他的大事。“我向皇上保证过,绝不会跟你提起这件事,你若进宫去找皇上,皇上就会知道是我泄密,到时候我就成了无法遵守承诺的小人,如此一来,我还有何颜面待在皇上身边?”

    虽说黄宗世平日不擅长言语,必要时倒也能说得天花乱坠,至少朝露就被他骗得一愣一愣,半天无法反应。

    “可是……”

    “请你体谅,公主。”黄宗世又挟了一片凉拌干贝放进朝露的嘴里,连同她的抗议一并塞住。

    “你一定要把盘子里的菜全部吃完,绝不能饿着,懂吗?”接着他又挟了一小块卤鲍鱼等着喂朝露,俨然就是最体贴的丈夫。

    “嗯。”黄宗世换什么菜给朝露吃,朝露照单全收,乖得很。

    一桩轰动黄、李两府的绝食抗议事件看似和平落幕,但是天晓得后续还会不会有更精彩的事发生?

    “我不管,珍珠姊姊,你一定要帮我拿个主意!”

    距离黄府不过三条街之遥的李府,先是来了驸马爷,现在连公主都大驾光临,给足了李氏夫妇面子。

    而且很巧这对新婚夫妇都是来求救的,黄宗世跟李英豪求救,朝露跟海珍珠求救,一人分一个,相当公平。

    “有什么话慢慢说,不要着急。”海珍珠嫁作人妇不过半年,比起未出嫁时却已经成熟许多,不再那么毛躁。

    “事关重大,不能不急。”朝露双手握拳,一副想和天地争到底的模样,让海珍珠想起以前的自己。

    啊!真怀念当夜盗的日子,生活紧张刺激,比现在有趣多了。

    “咳咳!”要记住自己已经嫁人,嫁的还是朝廷的大官,不可以给她的丈夫丢面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如此坐立难安?”看她没坐一会儿就站起来回踱步,一定是发生了大事。

    “皇兄不许我们圆房!”朝露大声回道。

    “什么?”海珍珠闻言一阵错愕。

    “皇兄命令驸马,必须等到我满十八岁,才能跟我圆房,在此之前,驸马不能碰我。”朝露沮丧解释。“你说,是不是很糟?”

    “……是很糟。”海珍珠太惊讶了,以至于说不出话,过了很久才有办法回答朝露。

    “珍珠姊姊,你说该怎么办?”朝露都快哭了。“我满心期待能为驸马生儿育女,可皇兄却下了这道莫名其妙的命令,这不是故意为难我吗?”

    皇兄他一定是在报复她不小心烧了他的秘密小屋!但她也不是故意纵火,而是不小心才引起火灾,他又何必那么小气,亏他还是一国之君,她再也不尊敬他了!

    “宗世——驸马爷他有向你解释,皇上为什么下这道命令吗?”海珍珠追问。

    “怎么没有?”朝露气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他解释了半天,我只听懂皇兄是为了保护我,才不许我们现在圆房……”

    她越想越气。

    “啊——我不管啦!”朝露一会儿用手遮耳朵,一会儿跺脚,真的很孩子气。“难怪驸马一直不肯跟我回房,不过说也奇怪,每次我一有比较激烈的举动,就会突然间莫名其妙的昏倒,我问驸马,他也说不知道什么原因,真的很奇怪。”

    朝露想不通,海珍珠倒非常清楚,黄宗世恐怕是点了朝露的昏穴,事后再来装无辜。

    “嗯,真的很奇怪。”海珍珠点头。“驸马爷比我想象中更知道变通,我原本还以为他是根木头呢!”原来她弄错了。

    “他就是根木头。”不要怀疑。“他打算遵守对皇兄的承诺,我可不!”朝露冷哼。“我们既然已经成亲,他就别妄想我会独守空闺,我一定要想办法把他拐上床不可!”

    朝露有的是决心和毅力,这点海珍珠非常认同,说到底她们两个人基本上有些相像,否则不会一见如故,朝露贵为一国公主,还管她姊姊长、姊姊短的叫,完全没把她当外人看待。

    不过……皇上这要求,未免太不合理。

    海珍珠无论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他既然急着把朝露嫁出去,照理说应该会希望她早点儿怀孕,为皇室增添喜气,没道理要求他们不能圆房,尤其他又不是不清楚黄宗世的个性,答应了一定做到,皇上这算盘,到底是怎么拨的?实在想不透。

    海珍珠看着朝露清丽的小脸,心想多亏黄宗世忍得住,放着这么一个绝色佳人不要,情愿当柳下惠,果然是怪人一个。

    “你要怎么把他拐上床?”海珍珠怀疑地看着朝露,怀疑她能做到。“驸马——宗世他非常固执,又对皇上忠心耿耿,恐怕不会轻易改变心意。”

    “所以我才来找你商量啊!”朝露说道。

    “我?”海珍珠瞪大眼睛,不知道自己能帮得上什么忙。

    “嗯。”朝露点头。“你毕竟已经出嫁半年,这方面你一定比我有经验,能不能教我几招,我好回去对付我家那根木头?”

    换句话说就是勾引黄宗世,朝露这小妮子为了爱情,连自尊都不要了,让人不得不佩服她的决心。

    “这方面的事还真不好说……”海珍珠难得脸红。“这样子好了,我有些书你带回去参考一下,也许对你有帮助。”

    海珍珠说完,随即消失在偏房,等她再次回到房间,手里多出了十本书。

    “这些书全借给你了。”海珍珠砰一声,把书放在桌上,扬起阵阵灰尘。

    “这都是些什么书?”朝露好奇地看着书的封面,除了书名比较特殊以外,外表平凡无奇。

    “嘘。”海珍珠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要她别张扬。“你自己翻翻看,就知道精彩在什么地方,我不多加解释。”

    朝露原来是不抱任何希望的,毕竟她从小读书都读到腻了、那些四五经在吸引不了她,她也没有任何复习的欲望。

    “好,那我就看看。”海珍珠盛情难却,朝露只得拿起最上头的那本《西厢欲海》勉强翻了一下。

    “这、这是?”看了开头的插图和内文,朝露首先眼珠子突出,一脸无法置信地看着海珍珠。

    这两个字海珍珠说来脸不红、气不喘,看得出她时常拜读这些大作,对书中的内容相当熟悉。

    “你上哪儿弄来这些书?”朝露相当兴奋,这是她头一次看见,感觉格外刺激。

    “我以前行走江湖的时候,光顾一些奸商家,不小心带了几本出来,先说好,我可没花钱买。”再怎么说她都是海家的大小姐,总不能明目张胆的走进书肆跟店家说她要买,肯定吓坏一堆人。

    “哇,这些书都是宝啊!”朝露一边偷看,一边小脸胀红,和海珍珠最初的反应一模一样。

    “可不是?”海珍珠得意洋洋。“我打听过了,这几本小说,都是书肆里卖得最好的,这就证明我的眼光好,就算免费也能挑到好书。”

    “珍珠姊姊,我来找你商量果然是对的,你总能适时提供意见。”原本朝路还在烦恼,万一海珍珠提供不了意见,下一个能向谁求助?现在可好了,海珍珠轻轻松松就解决她的问题,也不枉她第一个找她。

    “话是这么说,但能不能成功还是在于你的决心。”海珍珠告诚朝露。“书只能做为参考,一旦真的付诸行动,还得看宗世买不买帐。”没那么容易。

    “起码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不会再像只无头苍蝇飞来飞去,毫无头绪。”朝露可没想过偷懒,毕竟人助自助,凡事都得靠自己。

    “祝你成功。”海珍珠握住朝露的双手为她打气,希望她能一举擒获黄宗世,顺利圆房。

    “谢谢珍珠姊姊。”朝露用力点头,眼里蓄满决心。

    无论背后有什么原因,要朝露守两年活寡未免太过残忍。

    海珍珠衷心希望朝露能够得到幸福,以及爱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公主冤家最新章节 | 公主冤家全文阅读 | 公主冤家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