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黑王子客户 > 第六章

黑王子客户 第六章

作者 : 喜格格
    【第四章】

    白乐沫把笔电、公文包、设计图通通丢到后座,迅速钻进驾驶座,熟练地发动车子,放下手煞车,漂亮滑出办公大楼的地下室停车场。

    今天一早她就忙得团团转,冲进办公室,确认好黑氏夫妇要的设计图、打印、输出、制作粗略的3D立体视觉呈现效果。

    为了这个案子,她总共画了十几个设计,最后挑出五个,准备下午带去“皇宝”跟黑氏夫妇碰面。

    上午她在办公室里忙得昏天暗地时,奥斯汀也没闲着,帮忙赶往黑昌铭姊姊黑欣怡完工的屋子做最后确认。

    中午她随便吃了点东西,大概是饼干,或是便利商店买来的凉面,她没时间跟心力注意那么多。

    自从作过那个梦后,她不再吃方便的三明治,一吃就会想起那鲜明的梦境,或者应该说是那段过往记忆,然后心就会发酸发痛,令人感觉很窒息。

    手机响起,她用蓝芽耳机接听电话。

    “乐沫,我这边确认完成,有两个地方有小问题,下午我不进办公室,会在这里盯着师父把东西做到好。”奥斯汀飞快报告工作进度。

    “谢了,奥斯汀。”她真心诚意地感谢。身分特殊的奥斯汀虽然平常有些漫不经心,真正遇到事情时却很可靠。

    “如果你真的很感激我对你这么尽心尽力,就陪我一起挑家具。”奥斯汀精明的马上提出要求。

    “什么家具?”她打了方向灯,转进“皇宝”前车辆不多的大马路。

    来到这里,她忍不住会连带想起那个台风日,黑曜熙体贴的举动,还有钻进她车子里时那种炙热又凝滞的气氛,几乎快让人喘不过气。

    事情已经过了那么多年,她还是很在意他,同样的,她也很在意那件事情、那些话……

    “你忘了对不对?之前跟你提过,我在公司附近买了一间房,已经装潢完毕,挑完家具后就可以入住。”

    “我没忘。”她眼尖的发现一个停车位,立刻抢先一步停进停车格里,在她**后面的车子只能慢慢从她身边滑过。

    “真的?”

    “好啦,我承认有点小忘记。”她深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人生大道理,没两、三下就自己招了。“最近忙到老觉得快胃出血了,就放我一马吧?反正我会陪你去挑家具,直到挑到你喜欢的为止,OK?”

    “当然好!还要请我吃饭?”

    他高兴的嗓音感染了她,她笑笑地警告,“太得寸进尺了喔。”

    “那我委屈一点,折衷好了。”奥斯汀在电话那头朗声大笑。“你陪我挑家具,我请你吃饭?”

    像是感染了他的快乐,她也跟着轻笑出声。这又不是什么大事,看他高兴成这样!

    “成交。”她没多想,立刻答应。

    结束通话,她照例到后车厢挑高跟鞋,才刚选好这次要穿白色的高跟鞋,电话又来了。

    以为是奥斯汀打来补充吃饭细节的,她接起电话,张嘴就说,嗓音里充满笑意。“奥斯汀,餐厅你选就好,我没意见。”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静默。

    白乐沫眉心微蹙,把手机拿到眼前看着萤幕,越看越困惑,没有姓名,只有一组电话号码。

    不是奥斯汀?

    当她把手机重新贴回耳边,还来不及问,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低沉、极富磁性的冷冷嗓音。

    “谁是奥斯汀?”

    她浑身一颤,轻而易举认出这是他的声音,贝齿不自觉紧咬着粉唇,艰难地吞咽了一下。

    “乐沫。”黑曜熙轻唤她的名字。

    她的呼吸瞬间急促起来,明知道自己没道理这么紧张,但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深受他影响这点。

    “有事吗?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风格的设计了?”她不答反问,结果得到一阵比先前更长的沉默。

    就在她以为他会直接挂断电话时,电话那头再度传来他好听的嗓音。

    “你正打算跟那个叫奥斯汀的男人出去约会吗?”

    她偷偷深吸口气,“这跟工作无关。”

    “你以为我不知道这点?乐沫,我说过我要追你。”

    他浑厚的嗓音里多了一股她所陌生的嘲弄,顿时,她的心不由得又是一震。“我也说过,我们之间不可能。”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如果你非得到一个答案不可,我会告诉你时间点已经过了。”她透过警卫通报后,快速走向电梯。

    “我不接受这个借口。”他冷硬地挤出这几个字。

    “这不是借口。”她在心里无声叹口气。

    “在我听来就是!”

    “反正我们……我是说……我跟你不可能!”

    黑曜熙怒极反笑,心头那只野蛮的雄兽接下战帖,轻松抛出一句,“何不让我们拭目以待?”

    “你现在没别的事可做吗?”自从那个台风天过后,他一直没主动联络她,原本她还以为他已经放弃这个念头,现在看来他压根就没考虑过放弃这件事。

    我要你记住,你可以拒绝我,这是你的权利,但我绝对不会放弃,因为那是我的权利。

    想起他先前撂下的狠话,她胸口不免又是一揪。

    “有。”他懒懒回应。

    “很好,那你应该……”她才正要洋洋洒洒给他建议,就被他硬生生打断。

    “追你。”黑曜熙嗓音如雷。

    她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用力克制音量,只是低吼带着警告。“黑曜熙!”

    他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像他这种拥有金童身分的男人,不是应该碰了一鼻子灰就会把她抛诸脑后吗?明明他要什么女人都有,干么要自讨苦吃?再说,她又不是什么国色天香的大美人,他值得吗!

    “这是我现在唯一想做的事。”他不闪也不躲,直接道出心中所想。

    白乐沫冷下音调,直接送他一颗软钉子。“我要工作了。”

    现在她只想冲出一番事业,让生活多点保障,能够支付生活所有开销,实在没有多余的精神和他周旋。

    黑曜熙的表情僵凝,她冷淡的语气传进他耳中宛如寒冰瞬间急冻他整颗心。

    她一定要这样对他吗?

    “乐沫,我还会再打给你。”低沉嗓音带着坚定。

    听见他斩钉截铁的直述句,她的心陡然一震,但即便心绪混乱,她也能察觉自己在生气背后竟闪过一丝喜悦,甚至还暗自期待着?

    不对,这不是她要的!

    她从高中就下定决心要离他越远越好,高中时候的自己做得还不错,为什么到了现在反而屡屡快要把持不住?

    “当然,我们还有工作要谈。”她故意扭曲他话里的意思,不想让一咪咪暧昧趁机溜进他们之间。

    黑曜熙静了一下,沉稳开口,“不是工作,乐沫。”

    他只丢出几个字,她便彻底完败!

    结束通话,她走进电梯,飞快整理好思绪。

    等电梯门打开,在黑氏夫妇为她敞开的大门那一秒起,他们只会看见她笑容满面、耐心满格的那一面。

    一进门,黑昌铭率先过来招呼她。“不好意思,我太太正在跟儿子讲电话,想拉儿子一起出席我姊乔迁之喜的酒会。”

    黑太太正在跟黑曜熙讲电话?

    白乐沫礼貌性地笑了笑,回了一句,“原来如此。”便低头忙着打开笔电电源、展开设计图,耳边偶尔传来王瑞惠苦苦哀求的声音。

    “去嘛!家族聚会你都不参加,这样会跟大家越来越生疏的,尤其你表哥,说高中毕业后见你没有超过五次面,就算勉强碰了面,你也老是来去匆匆又不太愿意搭理他,他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得罪过你……”

    一听到他表哥,白乐沫的脸色下意识一沉。

    “儿子,给老妈一个面子嘛!好不好——咦?乐沫,你来啦?等黑妈妈一下喔,我马上就好,马上就好,我正在努力拉儿子出席我大姑的入厝酒会。”王瑞惠见她来,脸上满是笑意。

    “……什么?要我问问乐沫那天会不会去?她当然会去啊,她是负责的设计师耶!当天有多少朋友会过去啊,这里头有无限的商机,这可是最棒的活广告,乐沫为什么不去——什么?要我问?好,好,等我一下喔!”

    王瑞惠转过头,看着从头到尾、一字不漏通通把话听进耳里的白乐沫,开门见山地问:“你会去对吧?你没道理不去啊。”

    白乐沫缓缓扯开笑脸,点点头,“对啊,我没道理不去,那可是我精心完成的作品。”

    虽然听到他表哥时,她心中的确怯懦地缩了一下,高中时期的晦暗记忆紧紧抓住她的心,但她相信现在的自己绝对可以把事情处理得非常妥善,没必要让以前的伤害断了现在的财路,否则她不成了世纪最大傻瓜?

    王瑞惠看着她满意地点点头,欢天喜地跟儿子报告她要出席的事。

    不晓得黑曜熙说了什么,向来优雅的黑太太突然开心地大笑出声,直说:“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不可以临时反悔说不来喔。”

    还来不及挂上电话,王瑞惠便转向老公笑咪咪地宣布。“儿子说他要来喔,好难得,老公,我就说一定要问问,有问有希望,你看,这次我成功了。”

    白乐沫看着她开心的模样,嘴角也跟着微微向上弯起,这就是家人,总是无条件的关心、分享、同乐。

    思及此,喉咙突然紧缩,她连忙深呼吸口气,阻止猛然翻腾上眼的一阵热气。

    她好羡慕他……好羡慕他们……

    她好想去看看叔叔,好想快点买到房子,也看着自己的妈妈这样欢天喜地的笑一笑。

    陷在各自情绪里头的两个女人,没有察觉黑昌铭正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们。

    他那个傻老婆,竟然以为是自己说动了儿子,还在那边开心得快要翻过去,殊不知最大功臣其实是他们的设计师。

    看着老婆乐不可支的模样,他决定不把这件事情点破,不过向来难搞的儿子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改口答应出席他最厌恶的家族聚会,令他有些感到意外。

    也许……这名设计师很快会成为他媳妇也说不定,如果明年这个时候能成功抱到孙子,老婆大概会一整年都笑得阖不拢嘴吧?

    未来,真是叫人期待呐。

    “这么高的楼层通通用落地玻璃,会不会有问题啊?”王瑞惠一发问,在场所有人的视线立刻转向白乐沫。

    白乐沫一身深色套装、黑色高跟鞋,套装是衣柜里最贵的香奈儿,鞋子也是,她把自己衣柜鞋柜里最贵的衣鞋通通穿上身,说不受高中时代记忆影响,完全是在骗人。

    她还在意,而且在意极了!

    “绝对没问题,用来当作落地窗的玻璃都做过特殊处理,比一般玻璃来得安全、可靠。”白乐沫肯定的语气轻易说服在场所有人。

    众人听得频频点头,一伙人又跟着主人翁黑欣怡到处转,人人手中一杯红酒,年轻一点的就抓着香槟杯。

    主人翁不放过任何一个小角落仔细讲解,好几次白乐沫想偷偷溜去稍微喘口气,无奈黑妈妈……王瑞惠坚持她只能叫这样叫她,老实说她真的很不喜欢这样称呼她,听起来跟业主太亲近了。

    这就是黑曜熙赶来时看到的画面,老妈紧紧抓着乐沫,好像乐沫是她媳妇一样。

    媳妇?他喜欢这个想法。

    黑曜熙不急着加入她们,他双手抱环胸,嘴边挂着浅笑,看着她被母亲挽着手的模样,前所未有的满足盈满心头。

    “你设计得好有品味,我跟我老公打算在淡水买间渡假屋,你可以来帮我设计吗?”一位全身挂满钻石的女人突然对白乐沫提出要求。

    “当然可……”白乐沫彷佛听到收银机传来清脆响亮的“当当”声,一时心花怒放起来。

    哟呼~奖金!

    “当然不行。”黑曜熙半途杀出,成了最大的程咬金。看见乐沫立刻朝他射来愤恨眼光,害他差点当场笑出声,他轻咳两声掩饰,转头看向刚刚说话的官夫人。“陈阿姨,这位设计师接下来要全心设计我的房子,请别跟我抢,好吗?”

    “咦?这不是黑太太的儿子吗?难得见你出入社交场合,我好久没看到你了,最近过得好不好啊?”官夫人惊喜的轻呼起来。

    “托陈阿姨的福。”黑曜熙淡漠但有礼地回应,两潭深邃黑眸仍紧紧盯着白乐沫不放。

    “你真的找她帮你设计房子?”官夫人又确认一次。这房子老实说设计得还真不错,如果连挑剔的黑曜熙都看得上眼,就更代表这位小姐的设计品味绝对一流。

    黑曜熙没说话,仅以微笑点头表示。

    这么平淡如水的回应,引来的后果可是非常恐怖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黑王子客户最新章节 | 黑王子客户全文阅读 | 黑王子客户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