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黑王子客户 > 第四章

黑王子客户 第四章

作者 : 喜格格
    【第三章】

    两人站在近两百坪的大空间里,环顾四周。

    白乐沫望着二十三楼落地窗外风雨大作的景色,一种属于都市的荒凉感,悄悄溜进她心底。

    不晓得在医院的叔叔今天过得怎样,她已经好久都没办法过去看他,本来想趁着完成黑欣怡的那个案子后过去一趟,现在又接了这两个案子,看来短期内要去是不可能的,不然也只能匆匆过去又得马上离开……

    “在看什么?”黑曜熙见她望着窗外失神,连他看了她许久都没发现,直到她眉心轻蹙起来,他才突然问。

    “看窗外……”她反射性回答。

    “想什么?”黑曜熙走近她身边,垂眸望着她陷入深思的侧颜,胸口窜起一股想将她揽入怀中疼惜的悸动。

    “想我叔——”意识到自己差点脱口而出家里的事,她连忙止住话,然后转移话题。“在这种高楼看风景果然视野辽阔,不过,玻璃的品质就会变得十分重要,否则很容易发生危险。”

    为什么不继续说下去?他绷着脸,伸出双手扣住她肩膀,将她转向自己。

    “乐沫,你刚刚提到叔什么?”他不喜欢她对自己回避家里的事不谈,彷佛他被她划分在某个圈圈之外。

    光是想,便足以令他心情恶劣透顶!

    “你为什么又叫我乐沫?刚才在餐厅时……”她喉咙干涩,别开视线不看他。她不想在他面前提到关于叔叔的任何事。

    高中时期那段曾让她痛哭的记忆,如今再次跳出来,狠狠戳了她脑门一下,如果不立刻换个话题,她担心自己的情绪会突然爆炸。

    “我就是要这么叫你,不行吗?”他双眼紧盯着她,感觉被自己握在掌心的肩膀既脆弱又惹人怜爱。

    从他们重逢第一秒起,他便想将她紧紧拥入怀里,虽一直隐约能感觉到她的抗拒,但这次他绝不会让她再从自己身边逃开。

    “没有,只是觉得你变得很难捉摸。”见他的注意力被成功转移,她垂下眼,顺着他的话说下去。

    未料,他不但没接话,还另外挑了话题起头,“记得前几天我爽约的事吗?”

    她点点头。“记得,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你就是黑曜熙。”

    “知道为什么吗?”

    她摇摇头。

    “我在找你。”黑曜熙盯着她,想将她脸上所有细微末节的反应通通尽收眼底。

    “找我?”她诧异的微微瞪大双眼。

    前几天黑太太难搞的儿子临时说不来,结果居然是为了——找她?

    “我驾车到楼下,看见身形跟你很像的女人正脱下慢跑鞋丢进后车厢,然后换上一只黑色、一只白色的高跟鞋,想了半天后,她决定不要那么标新立异的去见客户,最后终于选定穿上一双低调的黑色高跟鞋,然后消失在我眼前。”想起她那时的动作,他的嘴角缓缓勾起,那时候他还痛恨自己的迟疑错过良机,殊不知老天其实早另有安排。

    “我不是想标新立异,而是正在考虑要穿那个颜色好。”听见他曲解自己的行为,她没好气的强调。

    “所以那人真的是你?”

    “如果你有看到我的车,就应该知道那是我没错。”

    黑曜熙的眼神突然变得极为认真,伸出一掌,牢牢扣住她下巴,迫她扬眸看向自己。“想知道我当下是什么感觉吗?”

    她被他眸底的认真吓住,屏住呼吸,轻轻转动小脸,企图逃开他过度炙热的幽黑双眸。

    但他不让她逃!

    “你对这间房子的设计有想法吗?”见自己无法从他手中躲开,她只好开始顾左右而言他。

    黑曜熙丝毫不为所动,当他执意要持续某个话题时,不会任人轻意闪避。

    “我担心自己也许因此错过唯一能跟你重逢的机会。”

    听见他的话,白乐沫的心猛然一震!

    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正在说什么,为什么要对她说出这么暧昧的话,把她惊乱的思绪翻搅得更加紊乱?

    她用力别开头,终于成功转开视线,下意识回避他目光灼灼的黑眸。再这样被他看下去,她恐怕浑身都会着火。

    黑曜熙深深望进她眼底想寻找答案,结果只得到令人心寒的闪躲,感觉到她沉默不语的封闭心态,心中顿时涌起怒意。

    “为什么不说话?”他咬牙低吼,随即发现自己正以极大的力道捏住她的肩膀,倏地放开双手,防止自己在不自觉中伤害到她。“乐沫,高三那年,你为什么要躲我?”

    “我有吗?”听着他充满不解的痛苦声音,她的心脏猛然紧缩了一下。

    “你没有吗?”黑曜熙扯唇苦笑一下。“不晓得从哪天开始,你再也没有到过我们之前偶尔碰面聊天的地方。”

    那时候,他几乎天天都会到两人单独碰面的地点等她,动机很单纯,只为了能够跟她好好的说上几句话便心满意足,只是她后来不曾再到那里过。

    一次也没有。

    年轻时的他太傲又太有自信,不肯找她当面问清楚,同时认定光说话便能让自己感到悸动的人,往后一定能再遇见其他的。

    既然她不珍惜,他也不稀罕!

    经过岁月洗礼,他知道自己错了,而且大错特错,那种跟自己能自然而然产生默契的女人可遇不可求。

    她可以不珍惜,他却再也无法潇洒放手,尤其在自己失而复得之后,心里头那股悸动令他更确定,她就是自己这辈子唯一真心想要的女人!

    “我只是想专心准备考试,没有其他的意思。”白乐沫的心轻颤了一下,呼吸加快。

    他会这样说,是不是代表他后来常去那里等她出现?

    “说谎!”他蓦地低吼。

    那嗓音穿透她皮肤、血液、层层防护的心墙,锐利刺进她心窝,但她仍力持镇定地开口保证,“真的。”

    “好,我问你,现在有没有男朋友?”既然她不想面对,他就抛开过去,只跟她谈现在、计画未来。

    “这是私人问题,我没有必要回答你。”她冷冷回绝。

    听见她的回答,他抓起她右手腕猛力一扯,将她拉向自己胸前,拼命压抑怒气的低沉嗓音,伴随着呼出的热气一同扑向她,“你以为我现在是以什么身分问你?业主?”

    感觉到他低哼时胸膛的震动,白乐沫猛然惊觉两人的身子正过分贴近着彼此,她的柔软与他的阳刚相抵,空气顿时陷入一股一触即发的火热。

    她飞快抽回手,退离他身前,双颊变得又热又红,深深看他一眼后,又跳开不安的视线,抛出冷冰冰的一句话。“我只想好好做好这份工作。”

    闻言,黑曜熙抿紧的唇线呈现严苛的一直线。

    “回答老朋友一个简单的问题有这么难吗?”他紧盯着她,没有丝毫放松,他不明白,为何她对自己的防备这么深?

    “我只是觉得你没有问的必要。”

    “当然有必要,我要追你,总得了解一下对手是男友,还是老公?”黑曜熙再次握牢她的手腕,这次是双手。

    他手掌略微施力,轻松便将她重新拉向自己,看着她无助地抵抗着他的力量,属于纯男性的野蛮正在他体内叫嚣着想冲出身体。

    “别、别开玩笑了!”她扭动挣扎,试图抽回自己的双手,只是这一次他不让她逃。

    “我是认真的。”他视线紧紧锁住她。

    “为什么?”她依旧拼命挣扎着想退开来。“就因为我们是高中同学,你在十多年后突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以前的老同学?”

    听见她半嘲讽的话,黑曜熙成功地被她激怒了,他越听脸色越沉,额头开始暴青筋。

    “你、我心里应该都很清楚,高中时我们不单单只是同学!”他的怒火盈上胸口、爆发出来,所有耐性到此为止。“在我们之间的那些互动,早就超出一般同学太多。”

    “不管过去怎么样,现在我跟你只是业主跟室内设计师的关系,顶多加上老同学的身分。”她还在挣扎,努力想从他怀中抽离。“黑曜熙,过去的就让他过去,说不定这样对我们都更好。”

    望着他黑眸中窜升的怒气,她的心正微微颤抖着。

    她从未真正见过他动怒的模样,高中时的他顶多臭着一张脸,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现在他不同了,变得极有男人味又霸气十足!

    黑曜熙深深吸口长气,喝令自己立刻冷静下来,不过硬若钢铁的手指仍紧扣着她的手腕。

    他思绪一转,略显沙哑的嗓音扬起,“这几年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你的态度会突然转变,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闻言,白乐沫狠狠一震,她心里大受震撼,却努力佯装自己不受他的问题影响,泰然自若的开口回答,“不是。”

    严格算起来,那件事发生的时候他人就在现场,心里知道得一清二楚,根本称不上是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但那些话如此伤人,那时候他没有站出来为她说话,现在,又为什么要来问那些陈年老帐?

    把以前不堪的记忆再翻出来,对她来说只有伤害,而他又凭什么装作一脸不知情的模样?

    “乐沫!”见她的态度开始疏远,黑曜熙惊惧地唤她,再看着她被自己捏红的手腕,倏地松开双手,还她自由。

    “如果你不打算谈设计的事,抱歉,我还有事得先离开。”双手一获得自由,她立刻往后退开三大步距离。

    “等等,我有说不谈设计的事吗?”他出声叫住她,苦涩地扯动嘴角。

    “你想谈了?”她眼中仍有浓浓戒备。

    “怎么,你不是设计师,难道还要我自己准备问题吗?”

    “请等我一下,我拿一下笔记本。”她仍站在相距他三步的位置,迅速从包包里拿出笔记本跟笔。“好,OK了,请问你有没有特殊偏好的风格或收藏?”

    “你有吗?”黑曜熙不答反问。

    对比他方才气焰甚嚣的模样,此刻的他彷佛像颗泄了气的皮球,双手环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我个人喜欢木头多一点的居家设计,感觉比较温馨。”她大方跟他分享自己的偏好。

    “那就用这种设计。”

    闻言,她轻蹙眉心,停止书写的动作,倏地扬眸望进他深邃的黑眸里,语带请求,“可以请你认真一点吗?”

    “你从哪一点看出我在胡闹?”黑曜熙脸部线条绷紧,恶声粗气的冷冷回应她软声的请求。

    “每、一、点!”这下换她火大起来,她单手叉腰,试着跟他讲点道理。“这是你将来要住的房子,花点工夫稍微思考一下自己喜欢什么,会大大影响到你未来的生活品质。”

    “刚刚说的那个木头多点的居家设计,你想了多久?”

    “从我国中就开始这样想了。”

    “那不就对了?”他没有错过她小脸瞬闪而过的一丝困惑,原本略带苦涩的嗓音变得清朗、笃定。“从国中想到现在都没变过,代表你真心很想要这样的设计,而我——就是要这样的设计。”

    “但那是我的想法。”她好心提醒。

    “我知道,将来你也会住进来,先尊重一下你的意见也没错。”这几句话,他边说边挑衅地直勾勾盯着她。

    她被他看得心跳加快,呼吸急促,一时之间也分不清是羞是气。“我不会住进来,我只是设计师!”

    “你会,你将会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听她这么说,他心有些痛,嗓音也因情感而微微抽紧。“我刚刚说要追你,不是在开玩笑。”

    “我跟你不可能。”她强调再三。

    “真不幸,看来我们的意见产生分歧喽!”嘴角轻松一撇,只有他知道,因她这句话自己的一颗心顿时沉到谷底。

    “你可不可以认真一点?有些事情一旦过了某个时间点,就永远都回不去了,你懂吗?”她把笔记本丢回包包,她觉得今天肯定没什么好谈了。

    “对你,我一直都很认真。”他的视线锁住她,深邃黑眸布满比窗外更阴沉的阴霾,“我只知道自己这些年特别容易想起你,如果再让你离开我身边,我就是全天下最笨的混帐!”

    她不想再听到这个了,见今天讨论不出个所以然,她仓卒转身,只想离开。“算了,等你想到自己想要的设计风格时再打电话给我,我先走了。”

    她转身走了两步,却听见他喊住自己。

    “乐沫。”

    “想到要什么风格了吗?”没回头,她停下脚步问。

    黑曜熙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像在发誓般沉稳扬声。“乐沫,我要你记住,你可以拒绝我,这是你的权利,但我绝对不会放弃,因为那是我的权利。”

    白乐沫听了,浑身猛然一震,心跳在她胸腔急剧跳动。

    她不发一语,迈开脚步想离开这栋顶级奢华的豪宅,只是刚踏出第一步,又听见沙哑的嗓音在背后沉稳响起。

    “乐沫,我过不去。”

    紧绷的声音滑进她心底,令她心脏猛然一缩。

    “也许你可以忘记过去,可是我却没办法假装失忆……”

    但这一次,她没有停下脚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黑王子客户最新章节 | 黑王子客户全文阅读 | 黑王子客户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