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为你疯魔 > 第十章

为你疯魔 第十章

作者 : 雷恩那
    紫鸢被人面鸟抓回她暂且落脚的小山涧,毕竟这个所在颇为隐密,要“算帐”的话比较不易被路过的山民打揽。

    鸟爪虽不是很轻地放她落地,倒也没让她摔疼,紫鸢仅踉跄两步便站稳,甫回身,那头玄鸟已收翅,细羽敛下,黑鸦鸦身躯渐现肤色,鸟身转回人形。

    “你……你……”让紫鸢惊得说话结巴的原因,并非眼前男人赤身**,而是他大刺刺地袒露,天光照进窄长山涧,水光亦盈盈,然后他在那些可人光点中笔直朝她走来,黑羽般的发散肩披背,躯干修长精实,全身上下尽是粗犷之美,只是他的眼……那双眼又对她“很不友善”。

    燕影一逼近,见她后退两小步,火气顿时狂烧。

    他突然抓住她的手,拉着就往山涧后的天然洞穴大步而去。

    适才“追捕”她时,见她先往这儿冲,她若没往洞穴方向逃,他一时间还真不知这山涧竟有近似水帘洞的所在。

    洞中自然不像他的水帘洞那样有简单摆设,但收拾得甚为干净,他目光迅速扫过,有一大叠乌拉草铺出的“窝”,有两套衣物折好搁在一方大青巾上,衣物边有几颗梨子和青桃,像拉来青巾的对角一系再系,打个结,拎着个小包袱就可浪迹天涯。

    “就这样?”他劈头便问,转头盯人。意思是,仅有这点行头也想一人过活?

    紫鸢未料到会有这么一问,唇嚅了嚅,竟不太服气道:“我还有一把小柴刀。”

    “哼!”

    那轻蔑哼声入耳,紫鸢双颊蓦地一红,又想,明明精光赤luo的是他,他都不脸红了,为什么她该脸红?

    “你这样……”她咽咽唾沫,略困难地挤出声音。“飞来飞去,变来变去,衣不蔽体,就不怕吓着谁?”

    她说话还是轻巧了,什么“衣不蔽体”?根本……根本连片布都没有啊!

    燕影冷笑,手仍以适当之力扣住她。

    “你不是说,要我放开长久执念,遂心而行,顺意去走?要我不压抑,放任体内精血掌握所有?你还说,这样会让我自由自在,变得更强,不是吗?我飞来飞去,变来变去,衣不蔽体,全因为听了你的话,你莫非不知?”他未对她说的是,当他豁出去,自除内心封印,而非一味以心法压制后,对于异能与外貌异变的掌控反倒更收发自如。

    原来那时她那些话,他到底听进去了,尽避当时怒恨她,最后还是想过,紫鸢心里有喜,但未显露,努力稳声道:“那……那你也不能这样。”

    “我怎样?”燕影一把将她拉至身前,巨掌改而按住她双臂。他学会了一点,只要没脸没皮,就自由自在,这还是她给磨出来的。

    紫鸢没对付过耍无赖的他,见他**得如此理直气壮,话说得这样正大光明,登时小口微张,满面通红。

    “那青巾上的衣物和桃梨还要不要?”他问得突然,等了等,见她怔然不语,他擅自决定。“不要了吧?那就走吧。”

    紫鸢被拉动了一步才清醒。“你走你的,干什么要我走?”手腕扭动,但没能挣开他的掌握。这男人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跟她卯上了!

    “你想走去哪里?”咬牙切齿。

    她抿着唇,胸口鼓伏明显,倔着性子不答话。

    “说啊!你还能去哪里?”燕影沉恨再问。

    突然——

    “你到底要什么?我不跟你走,我不回南蛮,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你追来干什么!”他非得逼她说出伤人话语吗?

    燕影流金乱窜的双目状若喷火,胸脯起伏亦加剧。

    他死瞪住她,她同样一瞬也不瞬地迎视,看到最后,她艳唇微勾,竟笑了。

    “你追来,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眼眸轻佻地眨了眨。“不要我走,硬揪着我回南蛮,其实是舍不得我这身子,是吗?”

    她突地主动贴近,胸房轻贴他精实luo胸,仰起玉容望他。

    “你要,我随时能给,在哪里都无所谓,你想怎么来,我都奉陪,别忘了我出身『白泉飞瀑』,那里的男女很能玩的,燕影……咱们也来玩吧,玩过,畅快淋漓了,就各自分道扬镳吧,如何?”

    她未被箝握的一手大胆探向他腿间,抚挲那健长阳物,她的手微颤,不住圈套,感觉他浑身绷凛、鼻息深浓,然后她踮高双脚,吻上他的唇。

    燕影一下子被拽进欲火中,焚身之苦之乐之痛之悸,让他脑中一片浑沌。

    他陡地搂紧怀中女子,将那柔软娇身用力压在自己躯干上。

    他张嘴热烈回吻,完全受她引诱,腿间的男火在她抚触下胀痛傲挺。

    但,心这样痛,闷痛得让他颊面刺痒,濒临异变边缘,彷佛又要大纵大动。

    这样算什么?

    他追她来此,这些天所受的苦、生成的恨,究竟算什么?!

    下一瞬,欲火下的心破茧而出,他头晕目眩,身体热烫难忍,手劲却坚定,将怀里女子从自己身上推开。

    他抓住她的肩臂,力道有些过猛了,掐得紫鸢双肩微耸,僵在他掌握中。

    他用力再用力喘气,面庞通红如血,直勾勾的目瞳仍窜火,张唇欲说什么,但就是表情恨极、恼极,半句也没能道出。

    他突然放开她,转身冲出洞外。

    紫鸢一口气险些提不上来。

    她一样玉颊火热,一样气息不稳,心原是存着恶意,要惹火他,故意要他发怒,故意将两人之间的事说得不堪,最好能惹得他拂袖而去,再不理她。

    结果……被他愤恨推开了呢。

    这是她要的结果,不是吗?

    存恶的心忽然又痛,她苦笑,按了按漫开无形疼痛的胸脯,傻傻站在原处,也不晓得是否该追出查看他的踪影,抑或该趁此际赶紧再逃。

    有些头重脚轻,有些茫茫然不着边际,她不知站了多久,举步才挪动毫厘,那道高大身影竟去而复返,再次冲回洞内。

    她瞠圆眸子,被点了穴似动也难动,怔怔看他大步走到她面前。

    双耳隆隆,因他真对她大喷火气,认真又火大道——

    “追来这儿,你问我要什么?没错!你说得没错!对得没边了!我就是舍不得你这身子!但我贪的绝对不仅如此,我要你的人,更要你的心!我要你吻我、抱我时,是因心里喜爱我,而非单纯的渴欲,又或是故意让我难堪,只为惹我发火!你连走也懒得知会,到底把我当成什么?那晚回牛大娘那里见不到你,你知道我有多怒、多恨、多急吗?你对我,想要就逗弄,觉得厌烦了就弃之如敝屉,这样耍着我玩,很痛快是吗?”

    拳头握紧紧,骂到最后,全身肌肉绷得不能再绷,他目底隐约有碎光。

    紫鸢看着这样的他,心鼓急促,尽避强忍,温潮仍在眸底溢开,倔强眼中终是滑下两行泪。

    “我不是……耍着你玩,我若不走,只会拖着你,我……我很不好,从里到外都不好,自己想着都觉得……觉得脏、觉得混乱,不知自己算什么东西,你该去找更好的姑娘,别跟我在一起。”

    “什么好不好、脏不脏的?我在乎吗?嗯?我该死的该去在乎吗?!”咆哮再咆哮,目底碎光烁了烁,似威胁着要坠落。

    他简直咄咄逼人。

    紫鸢被他问得心尖直颤,无法答话,泪涌过一波还有一波。

    她记起对他说出一切的那一日,她曾问他在乎什么,他眼神那样深,并未答话,最后只倾身过来吻她,吻得她意乱神迷。

    原来啊,他在意的,是她。

    就她这个人,就这样而已。

    想通他的心意,她双眼和小鼻头都哭红了,撇开脸,抓起袖子胡乱擦拭。

    男人在此时静静走近,搂她入怀。

    他布着髭须的面颊抵着她发心,健臂密密拥抱她,让她听他心音。

    “你不告而别,不是因为不在意我……是吗?”他嗓声沙哑,问着、等着怀中落泪的人儿没有回应。于是他又问——

    “你不告而别,是因为太在意我,是吧?”

    她仍旧无语,仅泄出细细抽泣声,但手已悄悄环上他的腰,回抱他。

    这样,或者就够了。

    燕影合起眼,叹出长长一口气。

    “跟我回去,待在我身边。”

    他的语调似命令,实是乞求,求她跟着他,别走。

    紫鸢见到男人再次异变成人面鸟,身背在她面前伏得低低的,静候。

    他在等她,等她乖乖攀上他的背。

    她既不能生翅,就由他带她翱翔。

    她最后妥协了,让心主宰一切,攀上他毛茸茸的羽背,由他带着她飞过万水千山,从北冥往南边而去,一直、一直飞翔,似将过往那些不堪全抛诸身后。

    十几二十天的路程被他缩成短短三日。

    这三天他几是完全维持鸟身的状态,驱策体内异能至淋漓尽致之境,紫鸢伏在他背上,鸦黑鸟羽暖她身躯,有时她会睡去,感觉他刻意飞缓,有时她惊奇张望天地,他会有些卖弄般伸展长翅,在云雾间疾飞穿梭。

    回归鸟身的他一直是无语的,但心音一直是那样好听,她欢快时,似也感受到他畅然心境,她怅惘时,他心脉像也滞闷沉郁。

    这万水千山啊,原来是他带她飞过。

    进南蛮莽林前,他先回溪谷那儿的水帘洞,成为人身之后,他穿上时常搁置洞内的鸠装劲衣,套上黑靴,然后才与她一块儿入莽林。

    紫鸢其实仍抓不太牢自己的想法。

    应他所求,随他返回,一切似乎仅凭本能,因不愿再伤他、让他失望,所以遵循了他的意思行事,但两人之间……实在是抽刀断水水更流,已都乱了套。

    往后会走到哪一步,她全然无主。

    然后……燕影病了!

    事情来得突然,经凤主解说,其实并非生病,而是体内真气虚尽,形成后继无力之状——换言之,就是他一下子耗用太多异能,异变成人面鸟的时候过久,一口血气没接继上,导致恢复人身后,气弱体虚。

    而“病了”的燕影自是被挪回凤鸟神地,受众人们看顾。

    只是山里的老人们又十足默契地将看顾之责托到紫鸢手中。

    踏进燕影位在山里的竹屋,紫鸢对此地早是熟门熟路,她穿过小前院,跨过厅前门槛,走进那间朴素得尽是灰蓝色的寝房。

    竹榻上横卧一具高大颀长的男性身躯,静静躺卧,连她进寝房弄出细微声响,他亦无觉。

    这样虚弱的燕影对她而言很是陌生。

    怕搅了他安眠,紫鸢蹑手蹑脚趋近,在榻边坐下,然后伸手探了探他的额温。

    都已过三日,他体热虽降,但似乎一直不能清醒,这一点实让她揪心不已。

    大概又是她惹起的祸端啊……她私自逃开,他执意追来,异变鸟身寻她许多日,尔后又带她飞过层层叠叠的高山流水,一路往南,正因如此才会虚耗真气,累得他现下深眠不醒。

    “快快转好啊……求你了……”心这样痛,有时都觉自己动情太深,实不是件好事,低声祈求过后,她取来干净的脸盆水,打湿巾子,开始了每日为他净洗之务。紫鸢有些明白的,山里的老人们将照顾他之事交给她,有些要她坦承的意味,坦承她与他其实好在一块儿,是一对儿的,而对老人们做出这般承诺,那便是一辈子的事,除非不想在南蛮过活了,若想在此处落地生根,那她和燕影注定是分不开、拆不散了。

    一开始,她确实有些抗拒,有些踌躇不前,但一听太婆说燕影孤单一个、没谁看顾时,她的心到底偏依过去,怎么也狠不下。

    净过他的脸、颈之后,解开他衣带欲替他拭身,有人选在此刻踏进竹屋。

    紫鸢回眸,双颊悄地染红,不由得停下手边之事。

    “凤主……”凤锦施施然走进,徐声道:“今日打算出一趟莽林,你随我去,为我护卫。”

    紫鸢微怔,手中还抓着巾子。“……是,只是……可否等我替——”

    “现下就走。”语调虽缓,却不容质疑。

    她觑了竹榻上的男人一眼,没察觉凤锦目光亦瞥将过去,瞧榻上之人时,妖野凤目微挑,薄俊唇瓣似有若无的翘弧,隐着些险恶气味。

    最后紫鸢乖乖颔首,听命离去。

    燕影的“一口血气没接继上”所引发的“气弱体虚症”,该是沉沉睡过一觉,第二天清早就已恢复七、八成。

    但当时人已被送回凤鸟神地,他醒在自己位在山里的竹屋,看顾他的则是被他半命令、半胁迫带回南蛮的姑娘,突然之间,他有些明白那颗魔星为何喜欢自我折腾,因为狠狠折腾过,自有姑娘来疼……

    不过——

    硬闯进来将姑娘带走,未免太不顾江湖道义!

    “你要在阿锦的衣裤上撒毒粉吗?”

    合睫静卧,思绪浮动,燕影正祷躇下一步该如何走,耳力轻易辨明走近竹榻的脚步声,他干脆掀开眼皮,十九的红润圆脸凑在榻侧。

    一见他张眼,十九将脸凑得更近,认真询问。

    唔,看来又有小道消息要与他交换。

    尽避魔星不太仁义,他还是朝十九摇了摇头。

    “那……那在阿锦袖里放毒蛇?”继续有商有量。

    他仍旧摇头,毫无意外见到那张胖圆脸陡地一垂、双肩一垮,很沮丧的模样。

    屋中静了静,燕影略沙哑道:“我可以在他里裤上抹辣椒。”

    “真的?!”十九小爷全面复活,脸蛋发光绽亮。

    燕影郑重颔首。

    成交!

    十九小爷接着爽快道:“今儿个有南洋的船泊进咱们南边莽林外的出海口,是迷雾海域『连环十二岛』的船,阿锦明明有其他暗卫跟着,却还拉着紫鸢儿当『明卫』。”浓黑双眉忽地小纠结。

    “阿影你想想,『连环十二岛』那是干什么买卖的?紫鸢儿一个大姑娘家就要被阿锦无情地推入火坑、送进虎口,卖给那些黑黑粗壮的海盗,你都不心疼吗?”

    燕影双目微瞠。

    浮动的思绪翻转得更快,一道道刷过他脑海——

    南边出海口,那处天然地形易守难攻,是南洋海贼必争之地,近年来出海口则为迷雾海域的“连环十二岛”所用,至于“连环十二岛”所干的,自然是不需本钱的买卖。

    迷雾海域的那些人尽避是强龙,但既踏上南蛮之地,多少得按规矩来,而魔星行事风格反正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兼“人敬我『三丈』、我敬人『七分』”,结果几年下来,双方竟相处得意外平和。

    姑且不论凤主此行目的,魔星再如何入魔,也不会真把紫鸢儿卖掉,能教他心绪不宁的是,泊进的船只是否待凤主与对方谈过事后,停留片刻便走?

    倘使船只离开出海口,离开南蛮之地,那……那姑娘会不会、会不会……

    毕竟是他强求她回来,从她嘴中问不出一句笃定之话。

    她不辞而别,被他逮住,或者是她心知脱逃不了,只好暂且顺从他,有没有可能寻到机会,真就一走了之?她不会是卖给那群迷雾海域的南洋海盗。

    她会是自愿跟随他们,逃得远远,不回头!

    紫鸢知有其他暗卫追随,且还不止一人,这让她着实纳闷,不明白凤主专程来唤她同行,因由何在?

    “唤你出来,主要是想与你说聊几句。”凤锦坐在纸仆所扛的轻便轿椅上,正慢悠悠准备出南边莽林。

    紫鸢跨坐马背上,随行护卫,马蹄亦慢吞吞踩踏。

    闻言,她握缰绳的手紧了紧,眉色不动,只轻缓问:“凤主欲谈何事?”

    凤锦状若悠闲直视前方,嘴角一勾,彷佛真很有闲聊兴致。

    “你可知,我头一回见燕影时,他被关养在铁笼里,除一张小脸外,浑身皆是雏鸟儿细毛?”

    突如其来的开头,成功抓紧听者心志,他笑笑又道:“对了,还有他那双脚,异变的脚踩上套紧铁锁,用链子绞紧。”

    紫鸢微抿双唇,脸色略白,胯下大马走得慢些了。

    这事之前虽听燕影提过,然此时再听旁人述说,心痛心怜之情委实销魂。

    凤锦再说:“他被关、被锁,小身子蜷缩在铁笼一角,脸埋进屈高的膝头,谁也不理,还得我钻进铁笼内,硬扳起他的脸……我弄开他脚踝上的铁锁铁链,他吓得不轻,空洞的眼神突然有了生气,尽避是惊慌失措,那也是心绪波动,呵呵,他还紧拽住离身的锁链不肯放哩,结果你猜怎么了?”

    “他……怎么了?”紫鸢禁不住问。

    “他一惊,心绪大动,异能随即流泻,把牢牢抓在手里的铁锁与链子瞬间全捏碎,碎成粉末,他自个儿都傻了,小脸吓得惨白,嘴角差不多发紫。”顿了顿。“你说,他明明可以轻易逃走,因何不走?”

    同样的话,她曾想问燕影,但想通因由也就没问出口。

    深吸一口气,她静声答道:“走的话也要有个方向,漫无目的漂流,对一个孩子而言或者更可怖。”何况那孩子当时模样,能走到哪儿去?世间险恶,他不伤人,偏有人要伤他、欺他……

    凤锦闻言一笑。“然而现下,这孩子都已长大成人,又高又壮,既强且悍,还是想被囚困,渴望被牢牢绑缚,最好有个姑娘能困住他,让他蜷缩窝在姑娘家臂弯里,动弹不得亦不愿被松绑,你再说说,这究竟什么心态?”

    “啊?”紫鸢有些傻住。

    “要我说嘛,你就好好当那座铁笼、那套铁锁铁链,好好囚困他、锁紧他,你放他逃路,他反而无所适从,你不给他一些明确承诺,他整个人就飘飘的,心魂不附体。”凤锦轻挲美颚,忽地凤目陡亮,想到一个确切说法。“是了,正是如此啊,他喜欢被缚住,你绑了他,囚他在身边,他便开心、安心,如此一来才觉快活,你不囚他,他就忧心犯病,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唔……燕影啊燕影,原来你这小子有如此癖好……”最后一句是魔星恍然大悟之后的喃喃自语。

    紫鸢的思绪有瞬间凝结,凝结后,有什么在底层冲突,忽地破冰而出。

    她再次深吸口气,背脊微凛,方寸间热流漫溢。

    蓦然间,风的流动兴起变化,两侧高树的枝叶刷刷乱响!

    凤锦柳眉略挑,美目瞟向身后天际,喃了声。“来得颇快嘛……”

    紫鸢循凤主目光回头仰望,一只巨大玄鸟此时竟冲入她眼界!

    “燕……燕影!啊——”

    人面鸟疾悍俯冲,逼近时,还豁出去般与魔星妖野目光短兵相接,电光石火间已攫住马背上“猎物”,抓起高飞。

    被留在原处的魔星望着飞远的黑影哼笑,暗黑内心自有想法——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若我不能留住你,总得留住能留住你的姑娘,姑娘为你留下,你又为她不走,就让你一辈子困在南蛮,即便飞出,还得乖乖飞回来。

    在劲爪之下,紫鸢原以为自己将被带到北边莽林外的溪谷水帘洞。

    结果并不是。

    人面鸟就顺风直直往南飞,飞过南边莽林,飞过出海口,飞在海面之上。

    他放落她的地方,似是一座海上小小甭岛。

    草地温暖,泥土清香,她尚不及从草地上爬起,一具坚硬发热的男性身躯已从身后抱住她,在她耳畔嗄语——

    “你想去哪里?”

    “你何时醒?醒转多久了?怎又异变成鸟身?你没事……啊——”紫鸢急问,边转过身想看清他,岂知甫旋身,男人精硕身躯朝她压下,她忙要扶持,结果是双双倒卧在地。

    燕影听到她的连问,未及细思,身体已立即动作,干脆“虚弱力竭”地朝她倒下。

    他躯体好得很,有事的是心。

    抓不牢她,总让他纠结郁闷,而此时,他赤luo身躯侧卧泥香草地上,半掩双目,浓眉之间正自纠结。

    紫鸢与他面对面侧卧,探手抚他似在忍痛的眉心。

    男人墨睫徐掀,两丸乌瞳如浸在水中的奇石,一瞬也不瞬地看她。

    “你又想不告而别吗?”燕影嗓声沙哑质问,面容苍白凌厉,让人心悸心怜。

    紫鸢忽而明白了。

    “你醒来没见到我,以为我……我……”内心悄叹,觉得自己很糟,又坏又糟啊!一开始只为满足私心,于是故意逗他、惹他、要他,不自觉间爱上了,又要将他舍弃,口口声声说是为他好,其实是自个儿胆小怯懦,害得他陷在这局中,而她早也无法自拔,想将己身放逐漂流,却不知那亦让他顿失依附,如断翼之鸟,徒留地面苦苦挣扎。

    他的肤温既热又凉,似是血气催动、外貌异变所引起。

    她心下微惊,挪近环搂他的腰身,整个人贴进他怀里,同时感觉他双手移到她腰背,回抱了她,缓缓、缓缓加重力量,抱住她。

    “燕影……”他有力的手劲让她安心些了,不禁微微一笑。“我当时被你的人面鸟拎回凤鸟神地,太震惊、太好奇,那时只要你在,我一双眼根本瞧不进旁人,盯住你的眸光有满满的羡慕和嫉妒。”

    重重搂她腰背的手劲又有些放松,男人被她所说的话吸引,专注听着,而她能听到他胸中评评响动的心音。

    “……后来我得到你,反倒在旁人面前一直避开与你目光相交。”她笑声低幽。“不再盯着你看,是因为心虚,怕被谁瞧出端倪,因为……因为太喜欢你,光瞧着就要面红耳赤,喜欢到心尖颤抖。”

    她臂弯里的男性躯体绷得好紧,感觉他相当紧张,而且肤温突然异常窜高,颈背冒出墨羽,与发缠卷,好一会儿才自制稳下。

    燕影哑得不能再哑地挤出话。“结果你还要逃?”

    “我已逃得好远好远,虽无法生翅,却也飞过万水千山,逃到这里。”

    他将她上身推开一小段距离,侧卧相对的两张脸,女的丽颜生晕,眸底盈春,男的褐肤泛红,目色如金。

    “你所谓的『这里』,指的是南蛮?”所以她愿停歇下来,不再逃?

    紫鸢端详他微绷的峻庞,心发软,再次扑进他怀里。

    “是『这里』啊!”她逃到有他的地方,与他相遇、痴缠,内心终于有安歇之所。“燕影,我给过你机会脱身的,是你自个儿不要,往后,我要拖住你、绑住你、束缚你、纠缠你、囚困你……你、你要是悔了,怕也没有转圜余地,你只能乖乖认命!”吐出这一番话,她红潮淹没全身,热得快冒烟,心意却整个明朗起来,知道自己再难放手。

    “是你要乖乖认命!”

    燕影搂她翻过半圈,将她困于身下,宽额抵着她的,眼神这样深亮,气息如此浓灼,低低喷气。

    “你要困我、囚我,就放手来吧,你若想悔,那是绝无转圜之地,我必化作鸟身,天涯海角追踪,你还能逃去哪里?”

    紫鸢无语,暖泪含在眸眶中,她上身略起,含吮他的嘴。

    “我想跟着你,跟你在一起,但是……孩子……我、我不想怀胎……”她内心仍有些结,非一时能解。

    “那就不要孩子。”吻得如此深,吻过再吻,捧着她热烫玉颊,燕影沙嗄吐语,他所求只她一个,要紧的是她,只要她安生了,那就足矣。

    “但……可是……万一……真怀上了,怎么办?”

    薄唇暂且离开她边吻边呶呶不休的小嘴,两人额头又一次相抵,他精目锁住她泛泪的眼眸,徐慢地、低柔地道:“既是我俩的孩儿,该也没什么不好?”

    我俩的孩儿……

    吸吸鼻子,紫鸢眼眶中的清泪仍溢涌而出,心中顾虑被他简单温柔的一句话悄悄抚慰了,尽避疑虑未尽拔除,却已心定心稳。

    过往不堪已作烟云,而往后……往后若真有孩子……他俩的孩儿……——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为你疯魔最新章节 | 为你疯魔全文阅读 | 为你疯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