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为你疯魔 > 第三章

为你疯魔 第三章

作者 : 雷恩那
    三年后

    现下,究竟是怎样?!

    “阿影,原来你还没听说吗?”惊讶顿了顿。“……什么?听说什么?欵,欵欵,还能有什么?不就紫鸢的事嘛!”

    山里,“刁氏一族”的二婶婆险些出掌拍他后脑勺,福态老脸皱出小笼包般皱折,很不以为然地睨着他。

    那个姑娘的大小事,为何他非了如指掌不可?

    关于这事,他都纳闷整整三个年头了,不能全因当年是他带她进南蛮,就把男与女凑在一块儿,将她认给他吧?

    但话说回来,那姑娘又干什么去了?

    惹得他今日甫踏进凤鸟神地,男女老少见着他皆围将过来,七嘴加八舌,说东又指西,皆是那个姑娘的事。

    “哎呀,二嫂子,阿影在阿锦那儿做事,难得回山上一趟,紫鸢那丫头的事,他自然还不知情,这也合情合理得很啊!”刁氏的老好人七叔公帮忙缓颊。

    “话不能这样说呀!正因难得回来,更该花心思维系感情,太婆说了,当年是阿影自个儿招桃花进山里的,谁知他对姑娘家这么不上心,要是紫鸢儿哪天开了窍、扑扑扑飞走了,不再瞧他,不朝他开花,他就等着打一辈子光棍吧!”

    这是……说到哪条道上去了?

    燕影额角鼓跳,一阵头疼。

    到底有没有人要告诉他,那姑娘究竟怎么了?

    刁家的叔公婶婆仍兀自闹着,有谁拉扯他衣角,垂下目线,他看到胖胖男童正仰起白里透红的肉肉圆脸,小眼睛黑黝黝的。

    他无言,男童也无言,无声对峙了会儿,他终于蹲下,平视这个“刁氏一族”中才八岁大的十九小爷。

    “你要在阿锦的饭菜里下毒吗?”十九小小声问,很认真。

    燕影同样很认真的地摇摇头。

    这孩子打小便与自家的凤主堂哥不对盘,此刻是来跟他谈条件的吧?意思就是,若他肯帮忙下毒的话,就告诉他想知道之事。

    “那……泻药呢?你下不下?”被胖颊挤得细细的小眼闪动期待的光。

    燕影依旧很护主地郑重摇头。

    他让小家伙失望了,但紧接着,他很郑重地道——

    “我可以在他汤里吐口水。”

    十九微怔,而后小脑袋瓜一点再点,眨眨眼咧嘴笑开。

    既已“谈妥成交”,小家伙做人也痛快,立刻道——

    “紫鸢儿三天前出南蛮,跟鬼叔一块儿,六婶说,紫鸢儿那套『行云流水剑』学全了,轻功也大有进步,所以遣她出去小试身手,鬼叔带她接人去,按理,今早就该有消息,但现在都近午时,人还没出现。”

    三天前有人出南蛮莽林,燕影自是清楚。

    鬼叔身分与他相同,都是暗卫中的一员,平时就如寻常山民般居住在凤鸟神地外的北村,三天前出南蛮,是为了接应中原“素心山庄”前来的一小队人马。

    半年前,“素心山庄”遭逢大劫,恶徒暗夜焚庄,庄主范年华夫妇及全庄上下百余口人若非葬身火场,便是命丧恶人刀下。

    原以为范家灭门,两个月前却从中原传来消息,尚有一位小鲍子被老仆和几名忠心护卫救下。

    中原糟七污八之事,与南蛮这儿实是八竿子打不着,再加上现任凤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处世原则,管他是“素心”还是“花心”,凤主大人理都懒得理,皆因太婆与范家老一辈的人曾有往来,顾念这点旧情,才说动凤主,让人接应范家这根小独苗儿来南蛮避祸。

    接应之事由鬼叔担下,燕影是知道的,却不知那一日紫鸢也跟着出莽林。

    仅是接人而已,还有老手领着,应该……无碍吧?

    轮廓深明的面庞上,两道利落浓眉不自觉纠起,他自个儿都没察觉。

    明明不想与那个姑娘多牵扯,然这三年间,山里的人受了太婆“误导”,把她视作他的责任,到得如今,他也被潜移默化了吗?

    ……竟时不时要为她烦心。

    这一方,见他纠着眉,抿唇不语的十九再次扯扯他的衣。

    燕影定神,目光回到男孩胖脸上。

    那孩子很严肃、很郑重地叮咛道——

    “阿影,我要大口的。”

    他浓眉略挑,一时间没听懂。

    十九再道:“大口的啦!口水要吐大口一点啦!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要记住,不能忘啊!”

    遵凤主之命回山里,与“刁氏一族”的耆老们连系几件要事,办妥后,燕影又返回位于箭泾上游的竹坞复命。

    南蛮盛夏,他走出竹坞时,正是午后蝉鸣彻响之际,震得人耳鼓颤颤。

    待他一脚踏进奇诡莽林内,所有声音皆止,因为静,无边无端的静,具穿透力的、不可思议的静,他心法在体内自行,可以更清楚“触碰”到凤主以意念而成的无形结界。

    落地南蛮,太婆说他“燕族”的“巢”原在此地,只是落地后能不能生根,认此为家?他似乎还没有那样的心。

    在林中越走越深,巨木环绕,叶与枝桠遮天,日阳不易透进,然后当希微的天光也消失时,周遭暗如幽冥,才发觉夜晚已到来。

    入夜了,莽林外仍无人返回吗?

    颊面忽来一阵麻痒,这感觉再熟悉不过,是外貌异变的前兆!

    胸中一窜,他连忙抑下,在一棵树根盘交错节的阔叶大树底下盘坐行气。

    稳心。

    心要稳,气才能定,要稳、要定,就还能是个人。

    十多年习武练气,他武艺进步神速,唯独心绪,要练到完全心如止水之境,实是难事,心不静时,体内异能难抑,年岁愈长后,虽然较以往更能拿捏,终究难以摆脱异变之貌。

    这样可怖,如此变态,那姑娘却说……想跟他一样……

    颊面麻痒感再起,这一次连颈背都有感觉,细羽从肤孔中生出,双臂紧绷拉长、拉长……他低喝一声,陡地瞠开双目,黑发宛若被注入生命般张扬,而后又沉沉贴下,覆颊、散肩、垂于胸前。

    终于,细羽敛回。

    片刻过去,他叹出一口浓灼气息,隐约明白今夜心不定的因由何在——

    该有消息,却仍无消息。

    该返回的,依旧不见人影。

    ……真出事了吗?

    蓦然间,几是静止的幽深林中起了风,那是极细微、极细微的变化,结界波动,波长幽幽掀起,掀起夜中正在发生的事。

    他动作疾如风、快若闪电,倏地拔身飞腾,足踏枝桠,直直跃上巨木最顶端。

    冲破繁密生长的阔叶层,穹苍尽现,一弯眉月高悬,星斗似河淌过天幕。

    目力所及之处静夜无异,他闭上眼,宁神去听。

    于是夜中之声一层层涌来,风动、水流、树音……夜莺、枭鸟、虫蚁……露凝、云卷、月移……然后,找到了!

    他找到那方向,让他听到刀剑相交、锐声凛凛的方向。

    提气于胸,他身影如离弦飞箭,笔直窜出。

    紫鸢左手拉着一名十岁小男孩,右手往腰间暗扣一压,一把薄如蝉翼的软剑随即擎握在手。

    这把蝉翼软剑并无剑鞘,平时便环在她腰绑上,是山里老人们赠予之物,说是给她拿来舞那套“行云流水剑法”再好不过,尽避老人们说软剑是闲来无聊、自个儿开炉冶炼着玩的,然,绝对是上好剑器。

    她持剑,头也没回带着孩子往前奔,软剑舞了几个缠头拂身的守式,接连挡掉朝他们疾射过来的五、六道暗器。

    快了,只要奔进莽林,进到南蛮地界,便安全无虞。

    那片神秘诡谲的茂林,似时时无穷变幻,又彷佛恒年入定,她曾经惊心不已,踏进林中的每一步皆如履薄冰,但此刻,却觉南蛮莽林无比可爱,只要奔入,林中的一切自会掩护她,亦会帮她护住男童,而敌人会被她诱入林中深处,在那幽暗所在,莽林自会决定那些人的命运,甚至不需她出手。

    再一会儿就到了,再一会儿……

    忽而,孩子一个踉跄跌趴在地,拖住了她。

    三道杀气陡然逼近,她挡掉两把对方射出的飞刀,最后一把竟是朝男童掷去,赌她非救不可,意在困她于原地。

    她软剑回划,划出大大一个弧,剑尖方挑开最后那把飞刀,四名蒙面杀手已乘机赶至。

    对方欲杀她夺人,她紧握孩子的手,试图抢出一条生路。

    敌众我寡,混战间,她重伤两人,自个儿肩头、上臂也各中一刀,但最严重的是背后那一剑,直直刺中左背心。

    她朝前趴倒,没让那把剑从背后穿透至胸前,饶是如此,剑尖也已深入肺腑。

    真糟啊……

    这是她沿江走到南蛮后,三年来,头一回踏出南蛮之地,如今出师不利,命快没了,她不如何害怕,只觉这事要传回山里,肯定被老人们笑话,真是糟糕啊……然后,燕影会怎么说?

    唔……不管他说什么,绝对没好话,但话不好听没关系的,至少他愿意跟她说,不要再对她视若无睹或刻意回避,那样便好……

    在南蛮待下的这段日子,除一开始的三个月,太婆和凤主使阴招,迫使他成为“奶娘”关照她、引领她深进南蛮外,之后,他便避她避得明显,即使不意间相遇,他仍表情不苟言笑,沉默寡言。

    然而她对他,仍旧那样好奇,仍然妒愤相交……

    她知道,山里的人都把她和他想作一块儿了,老人们常缠着他说起她的事,见他对老人们莫可奈何的模样,直教她想笑。

    或者正因他待她这般“不友善”,才让她喜欢山里那些人对他们这样一直误解下去,算是她小小的报复心思了……

    知她被杀得狼狈落魄,他会对她说什么呢?

    啊!不对,她命要没了,也就没了,哪还能听他说什么?可惜……可惜“素心山庄”这个小小少主,都逃到这样远了,却还是落进对方手里……

    单膝跪地,她勉强撑住,孩子挨在她身边。

    有人探掌来抓范家小少主的肩头,一直沉默不语的男童发出犹如小兽垂死挣扎般的凄厉叫声。

    紫鸢心颤,蝉翼软剑瞬间一回,刺穿那人掌心。

    对方吃痛怒吼,手中兵器已高扬。

    紫鸢搂住孩子侧翻,欲往一旁避开,一道魅影忽地加入战局。

    来人彷佛是凭空出现,随夜风现形,一来便连下杀招。

    耳中听到刀剑交击,当中夹带闷哼与低咒声,紫鸢觉得似只合睫再张眸,短短一瞬,敌手已然倒下,干净利落。

    她蜷在草地上喘息,鼻间弥漫绿草与泥土的馨香,亦闻到血的气味。

    当那道飘忽却强大的魅影来到身侧,俯视着她时,她同时仰望对方,看到宝蓝穹苍上的灿烂繁星,看到星空下那张男性面庞,他半隐在阴黑中,看起来……很不友善……

    她心里微微苦笑,又有如释重负的欢喜,神情有些恍惚。

    无语了,已无须多说,她安心掩睫,五指下意识松开剑柄,探去轻揪他的劲装裤管……

    紫鸢并未全然晕厥。

    燕影快手点住她左背心几处穴位,暂时为她止血时,她皆知晓,也痛,痛得她眉心拧起,当他扶起她时,她更是禁不住逸出呻吟。

    他动作忽地一顿,像被她吓着似的。

    “没事……没事了……”半迷糊、半清醒地低语,她脑袋瓜一歪,偎进他脉动有力的颈窝。“……范家的小鲍子,带着他,别……别落下了,那孩子……别落下了……快进莽林,要是还有杀手追来,就不好了,快进莽林……”

    结果,“很不友善”的男人没带她和孩子避进南蛮莽林,却是抱起她,拾了她的软剑,还挟带男童,拜访那处她在三年前曾造访过的水帘洞。

    水帘洞位在莽林外的川谷瀑布后,相较下,确实比返回南蛮莽林迅速许多。

    上回前来,她身上带伤,今夜又一次踏进,她也没什么长进,依旧身受重伤,且奄奄一息,思及此,剑伤尽避痛,她心里那抹自嘲苦笑不由得扩大再扩大。

    她被放落,伏在蒲草软垫上。洞中暗得几伸手不见五指,仅稀薄的月光映在一幕水帘上,颗颗水珠泛亮,那样的水光透进洞中,唯此而已。

    她瞧不清楚,却能清楚感受到,他就在身旁,好近好近,因他身躯正莫名地迸发出一波波火气,她的肤孔被烘得细细轻张,有些热,一热,脑子更乱了些,向来少言的她也开始胡乱呢喃,叨絮不止——

    “……鬼叔和我出南蛮莽林,往北又行一日,与『素心山庄』的那几个人在道上相遇,没说上几句话,大批的黑衣蒙面人便攻来了……鬼叔抢出一条路,要我带着范家小鲍子先走,我拉着孩子,一直跑,不回头,一直跑,就像那一年离开北冥,离开『白泉飞瀑』,一直走,不回头——”喃声忽止,她紧闭双眼,却对自己皱眉,隐约觉得说了多余的话。

    燕影正在对付她腰绑的双手微乎其微一顿,隐在暗中的眼湛了湛。

    “为何离开北冥?那里出了什么事?”

    他诱她再说,但她没上钩,只道——

    “……孩子有些古怪,那些人全要抢他,我们快到了……再撑一会儿就能入林,有人追上,你、你来了,身影快像疾风,快得不可思议……你能飞,人面鸟身,生翅……生翅就能飞过万水千山,逃得远远的,要逃……唔……”忽地闷哼,她听到衣布撕裂声,背后随即一凉。

    燕影弄松她腰绑后,利落撕开她外、中两层衣料,方便处理她背心上的重伤。

    若在之前,她提及关于他外貌异变一事,他绝对是火大、怒恨、不自在,然后气恼她直勾勾、毫不收敛的注目,亦厌恶自己受她影响,心绪波动。

    但此时,他心跳加剧并非生怒,而是想弄懂——

    “你说想跟我一样,生翅,异变成鸟,是为了逃走吗?”

    “要逃……”她胡乱点头,发丝半覆面容。

    “逃到哪里?来南蛮吗?”

    “唔……逃得很远,到很远很远,不要被找到……”

    “你想逃离谁?”

    他的目力不受限,暗中依旧能清楚视物,对于他后来的诱问,她蹙眉不答,咬着唇,眼皮下的眸珠不安分地滚颤,强要捺下惊惧似的。

    ……谁让她这样害怕?

    紫鸢不肯说,本能地不想记起。

    她想蜷缩身子,想将自己抱住,至少这样会觉得安全些。

    岂知仅稍稍挪身,牵扯得伤处又痛了,她咻啉喘息,男人粗犷大掌于是按住她肩背,阻她再次妄动。

    “燕影,我伤得很重,是吗……”剑伤及肺,她苦笑问时,喉中血味甚浓。

    燕影没有答话,指腹在她背心伤上来回轻抚,那个血窟窿虽小却深,教人心惊……倘若他没能赶到,没寻到她,她的命就这样终了吗?

    从此不再有她,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三年,乱他思绪、扰得他不自在的眸光,自此绝无……那么,她就如无端端生起的一场波涛,风平之后,浪静,如此而已,如此……是他要的吗?

    心中动念,抚摸她背肤的十指泛出流光,以往他费心压抑的,此际动念召唤,他的异能一向直接野蛮,一催动,外貌跟着起变化,虽未完全变形,但颊面、颈项和臂膀皆冒出根根细羽,羽上亦泛光。

    长指拭去她背上的血,他伏下身,唇舌覆在她伤上。

    紫鸢细细颤栗,喉中血味似又更浓。

    “燕影……”昏昏然,她的背肤先是一阵热、一阵冷,寒毛尽竖之后,灼感无尽延烧,而伤处宛如有把高热火炬直直烧入,钻进肺腑。

    她咬唇忍着,最后仍禁不住呻吟,身躯扭动,还是被稳稳按住,只有脑袋瓜在软垫上蹭挲,挲得雪颊都出红印,青丝更乱。

    “燕……燕影……”

    舔濡她的伤,燕影凝神细舔着,似以此回应她的低唤。

    然而这次口子偏深,他只能先专注她胸内伤况,尽量让舌上那抹生生血气渗进她肌理之下,一层层从里到外为她舔愈。

    被他按住的人儿终于放松心魂,安然睡去。

    他徐徐吐纳,鼻翼轻歙,热唇犹在女子清肌上,舌尖尽染血味,他双目不经意一抬,看到那孩子。

    这位范家小鲍子确实古怪。

    不言不语,清秀小脸蛋毫无表情,男童像个傀儡娃娃。

    他一进水帘洞就急着处理紫鸢的背伤,小鲍子让他搁在一旁,此刻孩子依然维持同样坐姿,动也不动,但眼睛是朝向他的,却不知孩子在幽暗中能见多少?

    被这样静静盯着,突然间,燕影不该脸红竟脸红。

    彷佛……像似……那孩子正等着看,看他会再做出些什么来……

    鼻中除血味外,他忽地清楚意识到有抹女儿家的体香,粗糙指腹碰触之处,更觉女肌的细腻柔滑,他压制她,伏在她背上,两人姿态宛若飞禽的**……心口陡震,他蓦地直起上半身。

    胡思乱想什么!

    脸热得可以,丹田鼓噪,他用力抹了把脸,用力抹掉唇上所沾的血气,彷佛想把女儿家的柔软味道完全抹去。

    “你跟她待在这里。”他沉声对孩子交代。“静静待着,直到我回来,知道吗?”

    范家小鲍子仍旧不语,也不知有无听懂,两眼眨也不眨。

    燕影将孩子抱到角落的另一张软垫上。

    “累,就睡。”他轻轻按下孩子的肩膀,那具小身躯很听话地躺平,但无表情的面容还是对着他。

    暂时安置好一大一小后,燕影起身离开水帘洞,身体仍狼狈发热,女子那股动魄的带血幽香像缠绕在他鼻中、舌尖上,摆脱不去。

    肤上的细羽不褪,反倒越冒越浓。

    心法一破,异能大盛。

    他厉声长啸,奔驰间身形异变,衣裤绷裂,他化作鸟身振翅飞天。

    黑羽蓬松,长翅下的风助他飞翔。

    燕影高飞再高飞,藉着一弯明月与满天灿星的夏夜流光,俯瞰这片溪谷纵贯、野林与山丘交错的大地。

    瞬膜防强风伤眼,他目力能达极远之处,能捕捉极细微之物,片刻过去,他便找到范家那小批人马被打埋伏的所在。

    丘坡上倒着几条人影,多半是黑衣蒙面客,范家的护卫则有六人。

    燕影放低鸟身,在上方盘桓,没嗅闻到任何生气。

    他再度高飞,未找到其他人,亦不见其他黑衣杀手。

    夜下清静,杀戮之气转淡,他想,鬼叔应已领着范家余下的人手,走了他那样的老手才知的密径。

    未再盘旋,他张大双翅奋力疾飞,返回溪谷上的水帘洞。

    他在洞外收翅,敛去墨羽,鸟身恢复成人形。

    赤脚落地无声,他拾起适才离开时,随手脱下后丢于洞外的一件披风,聊胜于无地裹住一身赤luo,屈膝一跃,跃进水帘洞。

    他到角落那儿找一条干净裤子套上,解下披风,跟着手抓一件上衣,他没急着穿衣,却先靠过去察看那睡着的一大一小。

    那只大的静伏着,优美的背弧缓缓起伏,他再次察看她的伤,血早已止住,剑伤略缩,但毕竟重伤胸肺,她的气息吐纳听起来仍虚弱。

    源于某种模糊的心绪,他不自觉探指,撩开散在她脸上那一缕缕青丝,碰都没碰她的颊肤,他长指竟已发颤,幽深瞳心涌开奇异色泽,有什么在体内蠢蠢欲动,突然间脸又红了,突然间丹田又鼓噪了。

    他倏地收手,险些想甩自个儿两巴掌,看能不能清醒些。

    结果让他清醒的是范家小鲍子那双眼。

    原来那孩子竟未睡下,静静躺着,动也不动,只有圆圆眼睛一直张着,在暗中往他这边望来。

    他的异瞳泛亮,孩子的双眼一下子寻到他,与他四目相接了。

    静悄悄对峙了好一会儿,他似听到叹气,从自己心底发出。

    他来到孩子身侧,盘腿坐下,对看的局面依然持续,彼此较上劲似的。

    “眼睛闭上,很晚,该睡了。”压低声嗓,他沙嗄命令。

    孩子不吃他这一套。

    “眼睛闭上。”他再次道,一字字说得缓慢。

    那双眼睛还是看他,看得他只得用指轻按孩子眼皮,要男童快睡。

    结果他两指甫一放,范家小鲍子两眼随即张开,半点不受他招安。

    “我不需睡觉,你也不需要吗?”燕影拧起眉峰回瞪小鲍子。

    紫鸢听到水声,清沥水声安定神魂,亦让她知晓自己身所何在。

    然后……耳中有微沉好听的男子嗓声传入,是她所熟悉的。

    仍相当、相当渴睡,她眉睫略掀,掀开细细眼缝,静伏未动。

    她在幽暗中分辨那道结实刚峻的男性轮廓,他背对她席地而坐,散发乱乱披在宽肩和虎背上,去捕捉那言语,竟是在“哄”孩子睡吗……她嘴角模糊翘起,他似乎颇无奈,最后竟也躺下了。

    “这样可以了吧?现在闭上眼,睡。”

    紫鸢听他的话跟着掩睫,她不知孩子今夜到底有没有被“哄睡”,只知寻常时候避她唯恐不及的男人就在身边。

    他今夜又一次救她,动了异能,她能感觉他唇舌异样的热度,还有他颊面与颚下冒出的细羽,挲在她背肤上所引起的动人微灼……血气腾腾时,他外貌异变,那是他与生俱来又一直试图压制的能耐,她妒嫉他、恼他,此夜心却这样暖热是……因为他……

    因为,有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为你疯魔最新章节 | 为你疯魔全文阅读 | 为你疯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