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为你疯魔 > 第二章

为你疯魔 第二章

作者 : 雷恩那
    为何不愿握住我的手?

    ……你觉得我脏,是吗?

    “她体内血气确实古怪,即便有鸟族精血,也早被弄浑、弄脏了。”男子幽幽慢慢道,有些气虚,嗓声倒十分好听,但所说的话……

    紫鸢蓦然睁开双眸,脑海中犹浮现当日逃出“白泉飞瀑”的景象——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玄翼与她双双立在万丈高的飞瀑上,他朝她伸出手,她没有握住,他于是惨然一笑,问她是否觉得他脏?

    玄翼错了,脏的是她,她的血这样污秽,早已走上歧路外的歧路,是人是妖、是魑是魅,她都弄不明白了,能有什么资格去嫌恶谁?

    “阿影、阿影啊,快来瞧,你拎回来的小美人儿张眼啦!”

    这声叫嚷轻快中带苍劲,紫鸢收缩双瞳定睛,映进眼中的是一名瘦小精干的老老老太婆,褐脸布满皱纹,面颊却红通通,配上白花花的发,笑弯弯的眼睛像两潭深渊,一时间推敲不出年岁,只知对方不容小觑,那感觉让她想起白泉飞瀑边,那几株不知历经过多少寒暑的苍松。

    “哟,真醒了吧?瞧见咱没有?”

    老人家在她眼前挥动五指,挥得她双眸有些犯迷。

    她眨眼再眨眼,眸线遂从老人脸上移开,看向倚坐窗下的一道修长身影,那男人一身素白夏衫,坐姿轻松慵懒,布满乱七八糟红痕的面庞尽透诡谲,她怔了怔,没花多少心神端详,眸线下意识再调,直直落在离她好几步外、沉默伫立的另一抹年轻男子身上。

    甫醒来,她谁也不瞧,又直率看他,那样的凝注满是探究,很执拗,不探个水落石出不罢眼似的,燕影左胸不禁绷紧,喉头堵着。

    一时间,他竟不争气地想闪避她的眼。

    彷佛回到幼时,只管把头埋进自个儿屈起的膝间,躲在自认为安全的所在,不触碰旁人或怜悯、或惊骇、或好奇的心思。

    “小泵娘,你叫什么名字啊?”老人家整张脸凑到她面前,一直笑咪咪。

    “紫……紫鸢……”

    老人家眼珠子溜了溜,猜道:“是紫色的鸢鸟,可不是纸糊的大鸢,是吗?”

    紫鸢有些僵硬地点点头。

    “好、好……不是纸糊的,那很好。”枯褐的手摸摸她的头。“太婆真欢喜,以前这儿多热闹,后来大伙儿都散了,只剩咱们一族独守南蛮,后来阿影飞回来,被太婆带回家,现下是一个拉一个,阿影把你也给拉来喽!”

    阿影?

    ……是亲友对他的昵称吗?

    紫鸢再次看向立定不动的那人。

    忽而——

    “紫鸢姑娘从何而来?”清泉般的男嗓缓缓问出。

    她心头一凛,认出这声音了,声音的主人适才说道——她的血,早被弄浑、弄脏。

    她循声朝窗下望去,那白衫男人似笑非笑,漫满红痕的丑颜宛若带魔。

    她气息促了促,不由得渗出一背的薄汗。

    “我不记得了……”答得有点心虚,她淡淡垂下眉睫,再扬起时,双眸又惯然地瞥向那道相较之下最为熟悉的身影。

    “那么,往何处去,可有打算?”白衫男子再问。

    她微怔,然后摇了摇头。

    老人家见状似乎颇开怀,拉着她的手拍拍摇摇。“打哪儿来,往哪儿去,也不是啥要紧事,忘了就忘了,凡事随心随情,咱想啊,你干脆就留下吧?嘿嘿,嘿嘿嘿,老婆子瞧你这身骨,是个练武的好材料,跟阿锦他六婶母学那一套『行云流水剑』恰好可以,阿锦,你说这主意妙不妙?”

    被突如其来一问,凤锦淡笑,很恭敬地答话。“太婆说妙,那自是妙到巅峰。”

    岂料,竟有人吃了熊心跟豹胆了——

    “不好!”

    反对的话一出,简直大逆不道啊大逆不道,燕影被太婆的眼刀割得黝肤生疼。

    凤锦决定先悠着点儿,毕竟今夜十五月圆,他在神地的锥形灵洞中修养半天才出洞,不好随意动气,当然,若到非插手不可地、的地步,那也是当太婆的人马,不开罪老人家,才有好日子过。

    “哟,哪儿不好?你给说说!”太婆依旧笑咪咪,眼底刷过两道光。

    拔背挺立,燕影深吸一口气,硬声挤出话——

    “她来路不明,留下她,不好。”

    “嘿,你还好意思说人家来路不明!咱们南蛮莽林内,东南西北村,来路不明的人多了去!你说,太婆说错没有?”

    老人家当然没说错,燕影张嘴又闭口,掀着双唇偏偏辩无可辩,真要说,他也来路不明,当初怎么进南洋杂戏团?双亲是谁?根本记不得。

    这一方,紫鸢半声不吭,双眸仍一瞬也不瞬地锁住燕影铁青的面庞。

    说真格的,她此际根本难以挤出半点声音,微瞠的丽瞳闪过无数神色,迷惑、惊愕、不敢置信,然后又是深深探究,因为啊,直到太婆刚刚拉了她的手,欢欣摇动,她才察觉被利爪划破的右手前臂,那两道深可见骨的伤已然愈合!

    疤痕虽清晰,但感觉肤下的肌筋完好无伤……啊!不仅是手臂上的伤,还有颈侧!那时,她颈子似乎,直出血不止啊,不是吗?

    一手迅速摸向喉颈,摸啊摸,摸不出个所以然,颈子好好的,摸不出丁点儿伤。

    她定定然与他对视,突然间,记起他埋首在她颈窝的情景。

    所有的伤,皆自动愈合……

    她眉眸怔忡,看着如此神秘的他,几要看痴。

    “瞧瞧、瞧瞧,二十岁都还不满,就在外头招了一朵桃花回来,让人家小泵娘眸子一开,眼光就紧追你,眼界里都是你,太婆为你好,替你留人呢,你倒好,想赶人家走吗?”

    老人家此话一出,小泵娘家脸儿没红,燕影黝黑的脸庞倒先红了。

    “我没有……她看我是因为……”因为两人甫照面,她就看尽他的底细,她觉得他古怪好玩,她想玩,但他没打算奉陪。

    咬咬牙,硬把话咽进肚里,不能对太婆无礼,只好怒瞪始作俑者出气。

    “阿锦,你怎么说?”

    被太婆点了名,想置身事外是不能了,凤锦端出身为凤主大人该有的架势,慢悠悠道:“咱们的暗卫缺人手缺得凶,紫鸢姑娘倘是愿意加入,那是再好不过,在这儿可习武、可读书,供吃供喝供住,往后还有几层田地可分,按月也有银钱可领。”

    略顿,他朝半卧在榻上、仍有些发怔的小泵娘抛去一笑。“若担心人生地不熟,我安排一个人好好带你,不出三个月,准能让你摸清这片南蛮莽林以及各座山头和村落,不知你意下如何?”

    安排一个人……能是谁?

    榻上的小泵娘还没答话,燕影脚底已升起一阵恶寒。

    这一任的南蛮凤主“残暴不仁”,灵能前所未有的强悍,绝对是魔星中最闪亮的那颗魔星所转世,关于此残酷情事,十年经过,边习武、边当凤主近身影卫的燕影早已诸多体会。

    凤主的命令,最好乖乖遵从,若不愿遵从,凤主自会让人乖乖低头——

    “我不要。”虽知希望渺茫,仍想奋力一搏。

    “不要什么?”

    “不要带那个小泵娘。”他悄握双拳,压抑气血生涛。

    “为什么?怕她吃了你?还是怕她在你身上真看出两个透明窟窿?”魔星主子慢条斯理地勾起嘴角。

    沉默半晌,他还是唯一那么一句。“我不要。”

    “真不要?”

    “不要。”

    “确实不要?”

    “不要。”

    “果真不要?”

    “不要。”

    魔星沉吟了会儿,敛睫模样瞧起来很是奸险,最后却很大度地道:“唔……好吧,既不愿带她,不勉强了,那你搬回山里吧,跟大伙儿住一块儿,彼此照应,你别老窝在水帘洞里不回去,如何?”

    住一块儿……这……就是逼他二择一了,是吧?

    紧握成拳的指节颗颗突起,死命忍着,忍啊忍,他十指握得极紧,最后,最后的最后,当真是最后的最后的最后,他很难难、很闷地道——

    “……我带她。”

    总之,他不能回山里久住,连偶尔回去都足以让他坐立难安了。

    那处“刁氏一族”所居住的神地,每每返回,总要受到刁氏几代人数也数不清的关注,世居在那里的人太好太好,对他的好,让他实不知该如何回应。

    他已习惯单独往来,偶尔被太婆过度的关怀“折腾”个几下,却没谁真能管住他,这样的日子他过惯了,不想改变。

    所以,只好对凤主妥协,只好跟那小泵娘暂时绑在一块儿。

    既作承诺,他定当尽责,会将太婆和凤主所托付的人好好带妥。

    “这条笔直箭泾往上再往上就是凤主的竹墙,他十八岁时离开山里,独居箭泾上游的竹坞,偶尔才回山中灵洞修养,凤主在此已住下七年多,竹坞分东南西北翼,有一小片黄竹林,有占地不小的菜圃和药圃,这四方皆下结界,外人甫接近,凤主立马便能察觉。”一张毫无表情的面庞,配上微沉的声调,说话时,燕影有意无意回开视线,不与身边少女四目相接。

    他的神情和举止,在在显露出他有多么不愿与她打交道。紫鸢心里明白的,但,要她不去看他、留意他、推敲他,着实太难。

    “白泉飞瀑”的主人用尽一切方法,如何修炼也不可得的能耐,眼前这个高大少年郎轻易就能使出……这般天赋,他却费劲想掩饰吗?

    他这种做法,让她实在是……有些生恨了。

    “有谁靠近结界,你也能立即察觉到,不是吗?”她沉静问,瞅着他年轻刚硬的侧颜,心口那团火噗噗烧着,那种既妒且恨的心思似又混进一些什么。

    燕影脚步略滞,没理会她的话,仍兀自前行。

    他带她回山里,主要是因她不若常人的血气,他无法辨明,以为太婆或凤主能瞧出些许端倪,结果他们并不急着弄清楚,反倒大大方方将人留下了。

    小泵娘在此地已待过半个月。

    这一小段时候,她的作息倒也简单,午前跟着“刁氏一族”的长辈习剑,午后则成他的责任。

    这些天,他领着她跑了几座山头和大小村落,她脚程颇快,看得出练过轻身功夫,然呼吸吐纳的心法不太正统,偏邪取巧得很,只是基础已然打下,就是一辈子的事,现如今,她算是带艺拜师,有好有坏,好处是习武能突飞猛进,坏的是内劲运行有异,再如何努力皆难达到巅峰。

    武艺能否大进,她像不甚在意,只是有一事让他感到古怪——

    她似乎对所谓的“结界”、“幻术”、“咒写”、“神地”等事,极轻易便接收了,并未流露出迷茫或惊惧的神情,害他不由得猜测,许是初见面,他对她就下“重手”,让她觑见他的人面鸟身,至于结界什么的,反正看不见、摸不着,在她眼里也就普普通通不成气候了……会是这样吗?

    箭泾的水声该是流音清畅,此刻去听,不知怎地竟扰得他有些心浮气躁,于是离开箭泾,他走进林中,走啊走,踏进南蛮这一片最广阔亦最险恶的莽林内。

    小泵娘轻且稳的脚步声一直跟在他身后。

    “这片树林绵延好几里,林中暗布沼泽,瘴气蒸腾,但也有不少绝佳的藏身处,要全数摸清需要一些时候,穿过南蛮莽林,沿着无数道的纵谷或溪川北上,皆可通达中原富庶之地——”

    “你就是在莽林外的某道溪川纵谷中,救我上岸的吗?”

    幽静的低问打断他的平铺直叙,燕影顿了顿,宽肩微乎其微一绷。

    他不语,周遭静默了会儿,跟在他身后的人再次启声——

    “我颈部与臂上的伤,是你给治好的……”不是问句,倒像叹息,觉得所遇之事奇异、不可思议。

    然而燕影头也没回,重新拾话,道:“……出南端莽林,继续往南边走的话,能通出海口,接往南洋一带,正因地利之便,再加上隐密性高,常有不少山贼、河寇溜进来,若只是寻个藏匿处,凤主也不多管,可若是欺了当地山民,事情就没那么简单——”

    “太婆说,『燕影』这个名字,是她替你起的。”再次截断他的话,紫鸢并非故意与他作对,仅是内心有诸多疑问,仅是……想在他身上探索答案。

    跟在他身后转了好多天,此时踏进这座茂林,树高叶阔,无数道光束顽强从叶缝间穿落,他的背影有时被树荫全然吞没,雾化般隐晦,下一刻又浸浴在点点金光中,灿烂如神只,她只是……很想、很想问他,很想……

    “……要怎么做,才能生翅?一定要纯粹的鸟族精血才能办到吗?若靠术法修炼,不可以吗?”

    她呢喃般吐出字句,彷佛自问。

    突地,走在前头的那道高大身影骤然转身,朝她扑杀!

    她听到一声凌悍的长啸,似鸟类唳鸣,刺得她耳鼓颤痛,欲掩耳,双腕已被人用单掌锁扣,那力道之大,生生要掐碎她的腕骨一般。

    她本能反击,抬脚出招,刚硬如石的黑影不退反进,瞬间逼压过来。

    她仅知对方五指一抓,扯高她襟口,而且扯破了。

    她听到衣料撕裂声,待定下眼,才知整个人被提高,足尖碰不着草地,而背部正抵在一棵巨木树干上。

    他的脸逼得好近,光洁颊面竟又现出细羽,一小谤、一小谤,随着他浓灼的气息起伏,很张牙舞爪,恨不得将她撕吞入腹似的。

    “你究竟想做什么?!”咬牙切齿。

    紫鸢忍着他加诸在肉体上的疼痛,忍得一张脸蛋惨白沁汗。

    她细细喘息,眸线直直投进他狠厉的瞳底,那双眼瞳亦起了变化,圆亮深邃。

    她一颗心狂跳,擂鼓般的心音震得胸骨发疼,她嗅到他的气息,原始、粗砺,而且野蛮,如同他此时模样,未经修饰,毫不掩藏,充满力量。

    “我想……”她嚅唇,浅浅抽气,挤出话。“……想跟你一样。”

    燕影怔住。

    完全傻掉了,他顿时僵化,两眼仍旧圆瞠,但阵中狠劲已因小泵娘家短短一句,灭掉了泰半的威势。

    她在说什么浑话?!

    “我想跟你一样……”这一次重申,嗓音更细、更轻,让他听更明白。

    指力不由一弛,他缓缓放开她的腕,手劲陡松,再缓缓放开她的前襟。

    他放她落地,锁住她苍白小脸的目光一瞬也不瞬,然后他后退一步、两步,步伐僵硬,略顿了顿,又再退两步,似怒极,又不知该拿她怎么办。

    最后,他转身走开。

    混蛋!她是个混蛋!不折不扣!走出莽林,越走越快,体内血气乱窜,足下开始生风,险些又化鸟身。

    一口气奔回箭泾,他跪在泾边,捧水冲脸,连泼好几下,将异变时肤上所生的热度降下,于是满头、满脸的水珠,劲装前襟尽湿,很是狼狈。

    好半晌过去,他终于吁出一口灼气,两脚开閧坐倒在地,胸中鼓伏仍剧,但已能掌握。

    我想跟你一样……

    湿漉漉的双手陡握成拳。

    他不走开不成,若继续跟她面对面,都不知自己要干出什么来!

    那颗小脑袋瓜到底打什么主意?

    ……想跟他一样?

    她、她胡闹什么!

    只是……她的语气太认真、神情太严肃,像当真为某事困扰许久,只能向他求解,只有他能为她解谜——这一点,惹得他加倍心烦啊!

    闭目,徐缓调息,他守住心法,一片寂静中烦恼现出,是小泵娘的脸。

    自两人相遇以来,她总是在他的异变上打转……生翅、羽化成鸟、想跟他一样……

    她体内血气确实古怪,即便有鸟族精血,也早被弄浑、弄脏了……

    他记起凤主当日所说的。

    所以,真是鸟族之后吗?因血气已淡,便成了如今的寻常人身,才会如此认真,认真到近乎执拗,急迫地想从他身上挖掘到一点什么?

    她不仅混蛋,还傻得可以!

    蓦地,他面色微变,想到自己将她独自留在莽林里,那片林子诡谲莫测,对她而言全然陌生,他也没事先叮嘱她备妥薄荷草或驱虫香药包,若她胡走乱闯,误入布满瘴气的低地或沼泽带,那就糟了。

    未再多想,他倏地起身,再次奔入莽林。

    紫鸢跌坐在巨大板根上咳了一阵。

    顺过气后,她两手互揉着双腕,饶是她自小习武,筋骨强健,被那高大少年郎发火一掐,腕骨痛彻心腑,肤上早已现出明显瘀痕。

    很痛。是她自作自受。

    说到底,她确实太急切,急着想弄懂太多事。

    他的异能直接且强大,似乎成了他内心的疙瘩,她不管不顾地碰触那块逆鳞,当然要被恼恨。

    玄翼,没有你,我连点小事都做不好,怎么说话才不得罪人,也没学会……

    她垂颈,似有若无地叹了口气,忽瞥见脚边草地开着不少小花,白的、紫的、黄的,每朵仅指甲般大小,但如此点缀在绿草地间,显得格外可爱。

    瞅着花,她不禁扬唇,偏冷的脸容柔和了些,终于有点小泵娘家的娇模样。

    燕影奔回原处时,瞧见的就是如此景象。

    一察觉他出现,紫鸢被吓着似弹跳立起,她眸光依然直接,定定打量他。

    燕影在离她约三步之距,停下步伐。

    “你说这片莽林奇谁,我没敢乱走。”她率先打破沉默,眉阵间隐有惶惑神气,像不知该如何与他说话,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说话。“……我就在原处等着,等你回头寻我,你……那个……你回来了。”

    眼前小泵娘状若沉静,姿态却透局促,强撑的模样竟莫名地有些可怜。

    她让他想起一个人——他自己。

    在人前,许多时候会不知该以何种面貌觑世,所以命中交往的人少之又少,所以害怕回山里那块凤鸟神地居住,所以习惯独来独往。

    他胸臆间有些绷紧,抿唇无语,然后留意到她破碎的襟口……唔,那是他方才下的手。

    她前襟衣料撕裂到无法拉拢,此时轻敞着,露出锁骨底下一小部分的肌肤,隐约能见少女微微贲起的胸脯。

    呼吸渐促,他赶紧撇开脸,身体却持续热烫,陡又记起当日为救她,脸埋在她颈窝时,鼻中嗅到的气味,除血气外,犹有一抹少女独拥的清馨,静甜柔软,是他从未接触过的……双手收握成拳,握紧,再紧,他深深呼吸吐纳,试图吐出胸内与腹中过烫的气。

    紫鸢是见他眼神飘忽,颧骨肤色古怪加深,才意会到自己不小心露了春光。

    她抬手压住胸前破碎的衣布,模样平静,被青丝微覆的双颊却见红暖。

    脚步声响起,那道迫人的黑影再次向她而来,她抬头,屏息,下意识绷紧身躯,一块物事落在她肩头,掩覆她半身。

    是件短披风,他从肩上解下的,改而披在她身上。

    少了披风遮掩,他上半身仅着背心,胸前略敞,肌理光滑,两条臂膀精实有力。

    紫鸢有点吸不到气的感觉,眉睫往上一调,瞧见那线条好看的下巴,她忙再抬睫,头仰得高高的,终于望进他的眼,登时间,彻底体悟到两人身形高矮上的差距,他长她不过几岁,自己往他跟前一站,如何挺胸拔背也只跟他的肩齐高,燕影被她迷蒙的眼看得又心浮气躁。

    道歉的话难以出口,他后退两步,硬声硬气道:“披好。”

    “……谢谢。”她轻拢披风,无话了,就沉默站在那儿,好似之前那场冲突,她险些被掐断双腕的冲突,不曾发生过。

    燕影知道自己肯定在她身上留伤了。

    内疚感顿生,又不晓得如何表达,他盯着她的发心直看,片刻才吐出话——

    “没地方去,就留下来。”

    闻言,紫鸢脸容陡抬,覆额的发丝飘荡,有些受宠若惊。

    虽因缘际会间救了她,但一开始,他便不赞同太婆和凤主收留她,然而现下,他却对她这么说——

    “留下来,跟着山里的长辈们学艺,居住在凤鸟神地里的那些人,各有各的本事,你跟他们学,会学得很好。”略顿,他目色变深。“所以,别学我,也别像我……跟我一样,很吓人的。”最后一句很有自嘲的味儿。

    这是他深觉被冒犯,冲她发火过后,静下心来所得的想法吗?

    无数话语在内心翻转,想说不能说,也不好说,紫鸢怔望着,清冷眉宇是一种细致的神态,想把什么深深切切印进脑海中那般。

    她是妒嫉他啊,又妒又愤又……渴望。

    这样深沉急迫的渴望,他哪里能懂?

    而什么是“吓人”?如她这般,才真真吓人……

    喉头略堵,心口漫开古怪的疼,为何心疼?无以名状,为谁心疼?底蕴难明,她真无法言语,只懂得看他。

    “该回去了。”燕影再道,头一甩,已转身往出林的方向走去。

    他刻意放慢脚步,一直到那小泵娘跟上了,踩过湿厚草地的轻稳足音落进耳中,他微绷的心弦终才松下。

    放松,不再对她张牙舞爪,与她既已摊开说清,便不再萦怀。

    尽避她留下不走,他仍独自来去,待领着她熟悉整片南蛮莽林与山势地形之后,他责任完了,两人要再碰到一起,本也不易了,若加上他刻意回避,想碰上应是难上加难。

    所以,不萦怀,不多想,就这样……

    没错,就这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为你疯魔最新章节 | 为你疯魔全文阅读 | 为你疯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