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为你疯魔 > 第一章

为你疯魔 第一章

作者 : 雷恩那
    倘若真能生翅,我就能带妳飞过万水千山,逃得远远的了……

    逃。

    离开北冥的“白泉飞瀑”,紫鸢记得是在初春时候。

    当时春寒料峭,风中犹飘北冥飞霜,白峰上的雪层正慢慢消融,百千道的雪水汇聚,落下陡峻峰壁,那时的白泉飞瀑水势算不上最大,却已如万马纵蹄般激烈奔腾,再加上万丈峰壁,若往底下一跃,无疑是自寻短路。

    立在飞瀑上,冽风和水气狂打身躯,带她出逃的男子问她怕不怕?

    她没有怕。

    她也没去握男子伸出的大手,咬牙,就这么纵身跳下,清楚知道男人跟随她一跃而落,他狂喊她的名,但震耳欲聋的飞瀑水声削弱一切,她被不可抗拒的力道压入很深、很深的冷冽里,浑身发痛、湿透,单薄身躯在漩涡中搅转,水,肆无忌惮地从七窍灌进,占据她的肺腑。

    或许会死,她并不害怕。

    玄翼,我没有怕……

    那只她没去亲近、去握住的手,在她几要灭顶之际揪紧了她。

    男人拽住她,在暗潮汹涌的水底奋斗,一股气劲将她往上狠推,她小脑袋随即冲出水面,本能地,她仰高小脸,张嘴大口、大口吸气,又咳又呛。

    随波逐流,她被冲得好远,白泉飞瀑下是一条南向的江流,她忘记自己如何爬上岸,醒来时,人伏在湿润草地上,下半身犹浸在水中。

    男人不见了。那个带她逃出的人,他去了哪里?

    ……是水流太急,被冲散了?还是他并未上岸?他……仍活着吗?

    倘若活着,他会在何方?

    她在原处守了三日,然后在第四日清晨,她沿江南下,模糊想着,或者他被冲到下游去了,只要她走到南边,离北冥很远很远,一直走、一直走,不回头,也许就能与那人会合。

    玄翼,我没有怕,只是不想一个人,这样孤单……

    她走了很久了,是吗?差不多……有两个季节吧,从初春来到夏末,而南边的夏,雨季刚过,河川蓄着巨量的水,其势汹汹,遇地形崎岖起伏之段,水势更见凶猛,能吞噬一切。

    那是个年纪尚小的男孩子,比十五岁的她还小上许多。她先是听见呼救,循声看去,才在奔腾混浊的湍流中找到那抹身影。

    除了孩子,还有一头大水牛被水冲着走,哞叫声甚是凄厉。

    “牛!牛啊!救……救牛啊……噗……”男童急要攀住牛背,猛一波水势打来,打得他两手陡松,小身子再次被冲离牛只。

    救?不救?

    若是常人,人有恻隐之心,既有能耐,都该伸出援手,而她……她想救人吗?

    下一瞬,她起脚窜出,自小勤练武艺的薄秀身躯窜向滔滔江面,练得小有火候的轻身功夫让她能施展燕子抄水的妙姿。

    宛如大鸢扑食,她揪紧男童衣领提将起来。

    “牛!牛!”

    孩子惊惶哭叫,扭着身子,在半空中硬是从她手里脱出,扑到牛只背上。

    她丹田之气陡泄,随即坠进江中。攀住牛角,她腾出一手抓住孩子背心,两人一畜在江里载浮载沈,凌厉的水势让她一时间没了主意。

    结果,还是死路一条吗?

    他们撞上突立在江心的岩石,孩子被她用力推到牛背上,堪堪避开石头锐角的刮磨,她颈侧却是一阵刺麻,然滚滚江水冲刷,也不觉如何疼痛。

    倘若……生翅……就能飞过万水千山,逃得远远的……

    生、生翅……

    肯定是力竭眼花,肯定是啊!

    她……她竟看到一只巨大玄鸟,如成年男子般高大的飞禽?!

    玄鸟展翅,黑羽遮蔽她头顶上的天光,巨身扑落,她见到一张脸。

    人的脸,眉目口鼻如此清楚!

    人面。鸟身。神子。倘若真能生翅……原来“白泉飞瀑”的主人所执迷之事,并非空穴来风,这世间……真有人面鸟!

    她双眸直勾勾瞪着,傻透澈似的,只见巨鸟以猛爪牢牢攫住牛只,两翅驾风,一提,轻松将大水牛抓起,也连带将攀在牛背上的小童和她带离江心。

    飞过万水千山……逃得远远的……

    在大鸟爪子下,她一口气堵得胸中发痛也不敢用力喘息。

    圆碌碌的眸子俯看底下湍流,她看得出神,终于啊终于,有些明白了,明白飞过万水千山,是何滋味……

    男童无事,不过是浑身湿淋淋,再加上有些惊吓过度,待回过神,便也无碍。

    至于那头健壮的大水牛,瞧起来较牠的小主人好上许多,甫从他的爪中落地,四蹄已然站稳,牛头晃呀晃,牛尾巴甩啊甩,便在岸边草地上觅食。

    在这儿,多数村民务农维生,牛只对当地居民而言极其重要,犹若性命,正因如此,孩子才会追着落水的牛,连命都不顾似的。

    燕影瞪住依然发怔的稚龄孩子,张嘴想念个几句,然思及自己此时模样,薄唇不由得闭上。

    来到南蛮,进入火凤所守护的神地,当年那个长他七、八岁的少年凤主确实帮了他。他修习“刁氏一族”的古老心法,那让他在凤主强大的结界中能稳心自持,曾听太婆说起,不是谁都能懂得那些刻成图纹的心法,但他体内蕴有“燕族”精血,神秘的图纹与他心志相通,能助他驭气,而今十年度过,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其实已甚少发作,体内常随心绪起伏而左突右冲的气,在结界中彷佛被安抚了,不再嚣张。

    但今日……是月圆之日。

    他奉为主子的那颗南蛮魔星,每遇月圆时候,灵能大减,结界几乎完全丧失作用,没有对等的异能与他体内的东西相抗衡,他又尚未学透自我围堵之法,一没留神就让那股气占了上风。

    那是纯然且朴拙的血气,很是野蛮,一放纵,便在外貌上强悍地显现出来。

    凤主弱时,他强。

    结界弱时,他五感与七窍自然尽张。

    他当年虽奉少年为主,实则各取所需——他厌恶自个儿的变态,向“刁氏一族”习得驭气、驭灵能的心法,凤主恰可借用他这份异能,好在月圆时候,替气虚的自己看守整座南蛮莽林。

    男童突然倒抽一口气,差不多该回神了。

    他低头撇开,避过孩子发白的脸蛋,却直直对上一双深幽的眼眸。

    那小泵娘跌坐在草地上,瞅着他,静静瞅着,她不像被吓懵,深幽瞳心窜着某种激切的光,诡异、热烈、既惊且喜,恨不得……扑到他身上似的。

    她凝望他的那双眸,让他浑身不自在,没来由想发火。

    冷冷一瞥,他旋身、展翅,不及高飞,异变成爪的脚竟被抓住!

    “带我走——”小泵娘惊急喊出,当真扑向他。

    燕影吓得不轻!

    心脏急遽跳动,怦怦、怦怦、怦怦——从未被谁这般“无礼”对待,没人碰过他这副诡异身躯,即便是凤主和太婆,在他气血大纵不静、外貌全然改变时,也不会无顾他的心思,大剌剌碰触他。

    小泵娘扑倒在地,抓到的是他强而有力的踝骨。

    他震惊之余,利爪陡挥,不意间在她臂上划开深长见骨的血痕,那薄瘦身子亦被甩飞,在草地上滚了几圈才止。

    “带我走……若能生翅,若能……生翅……带我走……”

    他听着伏地不起的她胡乱呢喃,见她臂膀血流不止,不禁趋近几步。

    她侧着脸,湿润青丝散开,垂掩的长睫颤颤然,面色如灰,彷佛适才那一扑,已把仅余的力劲用光,此时气衰力竭,连要吸进一口气都艰难。

    他留意到了,她的颈侧不知被什么割过,出血甚是严重。

    “带我……带我走……”

    她的呓语透出点儿绝望气味,像一条无形的诡丝,扯动他幼时记忆……铁笼、锁炼、看戏之人惊骇又好奇的目光、自以为安全的小小角落,然后是迢迢长途的跋涉,杂戏团居无定所,直到他踏上南蛮之地……

    或者因为内疚吧,他瞧见她护住孩子,她救了人,他却让她伤上加伤了。

    为了消弭弄伤她的罪恶感,于是他振翅飞起,劲爪攫住她的腰身,带她高飞。

    紫鸢神识昏昏茫茫,却知自己在飞。

    不是梦。

    人面鸟没将她抛下,他能懂她的话。他当真带她走了。

    努力掀着眼皮,她一直想再去看清,大风却吹得她无法张眼。

    她像在那强壮的爪下晕厥过去,意识再次泅回时,人不知何时已安然落地。

    身下不是泥地或绿草,而是铺着一层蒲草软垫。

    听觉先动,有水声入耳,淅沥沥、哗啦啦,轻快如歌,她勉强掀睫,看到一幕薄薄水帘,她在一处偌大的水帘洞中。

    虚弱地眨动眸睫,一道巨大黑影在此时进入眼界,让她看直了眼——

    玄鸟面向水帘洞、背对着她伫立,洞外的天光不知因何格外灿烂,打亮整幕薄瀑,水珠飞溅乱舞,颗颗镶在黑羽上,那羽彷佛自有生命,每一根似在轻微呼吸,缓缓扬起,再徐徐贴伏,强壮庞然的躯体这样沈静神秘,美得教人屏息。

    她嚅唇想出声,又怕惊扰到什么,眼前的鸟身却开始变化。

    蓬松鸟羽一根根缩短,变得伏贴,越变越细,最后不知藏到哪儿去。

    玄鸟的双翅也跟着缩短,黑羽褪去后,显露出一双肌腱分明的劲臂,然后是颈部、背部的改变,最后轮到那双锐利脚爪,直到那具变形的身躯,各筋骨关节处爆出如炒豆般“哔哔啵啵”的响声,紫鸢才悚然一悸,意会到那是一个男人。

    光溜溜、赤luoluo,浑身不着一物的男人!

    庞大美丽的鸟身所化作的人形,那人有着宽阔的肩头、肌理漂亮的臂膀、削瘦精劲的腰身,以及强而有力的大腿。这具身躯啊,轮廓如此凌厉,无半分柔和线条,连沈肩坠肘下轻轻虚握的指,每个微屈的指节都尽透阳刚……凌厉、强硬,却极为美丽。

    一颗心狂跳,失血过多又让她晕得厉害,但她不肯闭眼,不能闭眼,她必须看清楚这一切,她内心的疑惑已生成太久,终于……终于……有谁能为她解答……她要一直看着,将他看得真真切切……

    这一方,燕影在放任外貌异变、恣意遨游天际之后,自觉体内躁动一泄,终于才能再次掌握己心。

    回复人形,他抓来一条平时便放置在洞内的宽裤套上,两下轻易系好裤带,连上衣也不及穿,便快步来到小泵娘身边。

    “妳……”他愣了愣,以为小泵娘家兀自昏迷,没料到人家水眸瞠得既圆又大,定定望着他,半点不害臊。

    又是那股没来由想发火的不自在感!

    该看的,不该看的,全被她看光了吧?!

    他脸皮微热,瞇目瞪人,但见她颈侧的伤仍不住渗血,血濡湿她的发丝,染红她大片肩头,害得他一把火欲发不能发。

    紫鸢试着撑坐起来,但双手无力,右手前臂尚有两道血淋淋的爪痕,她微微挺起的上身忽而一歪,被那双脱羽成手的强健臂膀接个正着。

    她眸底执拗,近近地将他看分明,那是一张极年轻的脸,约莫十八、九岁,介在成熟男子与青涩少年之间的面庞,此时淡布在他颊面与颚下的黑影并非胡渣,而是回复人形后,还没全然敛净的细羽。

    “你的眼……”她细细吐气。

    燕影有些懊恼地撇开脸,收掉目中的瞬膜,那层瞬膜会让眼瞳异变得特别圆大,眼白部分几乎完全消失,整张脸看起来十分诡异。

    “好黑、好亮……”枕着硬邦邦却温热微湿的胸膛,她的低喟似带痴迷。

    然后,紫鸢发现自己又被狠瞪了。

    那双黑黝黝、闪动辉芒的眼,瞠圆瞪人时,狠劲十足。

    他的掌摸上她的颈部,停在那儿不动,掌温不住渗入她肤底。

    她心音骤急、气息窒碍,觉得下一瞬便要死在他指劲中……此时他要想掐死她,大手一收就能了结,易如反掌啊……

    但……这是在做什么?!

    那张发怒的严肃面庞突然俯下,埋在她颈侧。

    窝在他怀里,紫鸢恍恍惚惚望着上方的岩壁,努力扯紧所剩不多的神智,好一会儿,她才恍悟过来,他粗糙的指正压在她颈侧血脉边的穴位点,有效制止出血,而伤口上此刻的温潮,一波波濡染,那轻轻的滑动,是他的舌和唾液。

    他、他竟是在帮她疗伤……

    紫鸢合上双眸,心颤抖抖,单薄身子亦不住颤栗,像整个人从极冻之地被丢进再温暖不过的水域,极寒与极暖间转移,不仅身体,连神魂都禁不住悸颤。

    她唇瓣微启、鼻翼轻歙,终于能在这样的怀抱中暂弃心魂,不再强撑了。

    神识尽褪、投入黑甜梦乡的前一瞬,她嘴角宛然轻翘,只觉映在顶端岩壁上的粼粼水光格外的、格外的美丽……

    他的唾液有愈合伤口之效,关于这项异能,燕影在幼时便已察觉。

    只不过,这是他头一次用来“舔愈”旁人。

    小泵娘那道割伤太靠近颈脉,且已失血过多,不好拖延治疗,除此之外,还有那只被他抓得血肉模糊的前臂亦需要仔细处理。

    原想,这么做就算两清,他图个心安,然后在她醒转前离开。

    岂料舌舔她的伤,血味窜进口鼻,他登时一震!

    这血气很不单纯,不纯粹是常人气味,若说是鸟族的精血,又似乎不太对。

    带我走……

    若能生翅……带我走……

    记起她昏茫时的呢喃,他抬起脸,俯视瘫软在臂弯里的小泵娘。

    她的脸好小,散乱的发丝极长、极黑,将那张无血色的脸蛋衬得更可怜兮兮,眉形清雅,垂睫如扇,至于那双艳丽眸子……他已领教过她的目光,看人时毫不避讳,直勾勾很是野蛮。

    他想起幼时,隔着铁笼好奇打量他的那些人的眼光。

    “可恶——”头一甩,低咒了声。“妳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昏厥的人儿没办法为他解惑。

    事到如今,他也无法在处理好那些伤口后,潇洒就走。

    要走,也得拎她一块儿走。

    这个小泵娘闯进南蛮之地,来路不明,底细可疑,未弄个水落石出,岂能放任她自在来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为你疯魔最新章节 | 为你疯魔全文阅读 | 为你疯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