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为你疯魔 > 归燕

为你疯魔 归燕

作者 : 雷恩那
    南蛮。

    “刁氏一族”所居的凤鸟神地。

    身为新一任凤主的丑颜小少年,甫结束在山腹锥穴内的修炼功课,他徐步踏出洞外,待扬睫,布满红痕的面庞陡地一怔。

    “太婆在山外又捡了什么回来?”问这话时,听着都像叹气,妖冶目色极快刷过一丝无奈,望着坐在四轮小板车上的瘦小老婆婆。

    板车朴实无华,但结实耐用,是老婆婆心爱之物,每每到山外的东南西北几个小村遛达,或赶着每月一回的市集,老人家都得推它出门。

    此时老人坐在上头,车上不见平时常会带回的鲜果蔬菜,而是搁着一个小铁笼,尽避门开开,蹲踞在笼内的一抹小身影似乎没意愿出来。

    或者,是长久被关在笼中生活,过惯了,便也不懂得逃出……少年凤主瞥了眼那锁住孩子双脚的粗长锁炼,再瞧瞧对方异变的小身躯,眉峰淡轩。

    这“玩意儿”被囚、被锁,分明是有主的。

    “今日有南洋杂戏团进村了?”也只有那些人才会四处搜罗古怪之物,养着供人观看,用以挣钱。

    老人家咧嘴笑。“阿锦啊,就说人有七窍,你有八、九、十窍呢!来来,再猜猜,太婆是花多少银两把他弄到手的?”

    凤锦双目瞇了瞇,尚未答话,老人已自行揭了底,洋洋得意道——

    “呵呵,就三颗『龙血竭』的药丸子哩!瞧,三颗不起眼的药丸子换一个小家伙,连铁笼都相送了,半毛钱也没花上,真划算、真划算!”

    “龙血竭”是历代凤主得耗费大把心血才能炼制出的珍药,能补血祛瘀、增进内力,如今被太婆拿出门“挥霍”——凤锦暗作一个深长吐纳……算了!老人家痛快便好。

    “太婆买他何用?”

    “什么买?是带他回来。”

    再一次深缓吐纳。“是。那太婆带他回来何用?”

    “阿锦啊,咱带他回来跟你作伴哩!”老人家眉开眼笑。“嘿,看仔细喽,你强,他可也不弱啊!你也知晓的,咱们南蛮这儿,远古时候虽由凤鸟守护,却也是百鸟聚来之地。”欣慰一叹。“……而飞出去的终归要飞回来,『燕族』的这一点精血,今日得以再见,你说有趣不有趣?”

    闻言,凤锦面色先是一凛,忽而快步过去,半身探进铁笼中。

    他一把扳起那张藏在膝间的小脸。

    男孩约七、八岁,眉睫黑墨墨,五官生得甚好,两鬓与颊面却诡异地布满淡褐色细毛,不仅如此,褐毛还漫过他的颈、他的四肢,如雏鸟身上半透明的毛泽,幼嫩柔软,彷佛等着哪一日脱毛成羽,而羽翼一丰,便能遨游天际。

    适才未见男孩容貌,原以为仅是个四肢长毛的小家伙,此刻近近对上孩子的眼,凤锦漂亮的秀眉不禁一挑。

    小家伙眼神戒备,眨动两下后,死死注视他。

    膜。

    那双不善又带茫然的眼,眨动时,眼皮下有薄薄的瞬膜。

    鸟高飞时,瞬膜可防强风伤眼,亦不妨碍目力——

    男孩体内有鸟族精血!

    “你和我……嗯,有几分像。”凤锦盯着孩子微颤的瞳仁,徐声道。“你有满身尚未换羽的雏毛,我是周身布满红痕。”

    孩子的脚趾异常,微勾如爪,感觉相当有力。

    他摸上囚住男孩双脚的铁链,稍一施力,有细碎流光闪过,刚硬的铁锁和链子随即离开那双瘦削脚踝。

    男孩一惊,浑身厉颤,小手猛地压住松脱的铁锁,极怕它不见似的。他惊急,心绪大动,十指间竟也溢出流光,然后明光大盛,瞬兴瞬消,只听“逤逤”两声,抓在小掌中的铁锁瞬间成灰,碎得都兜不拢了。

    “小家伙!”太婆嘿嘿直笑,枯瘦的手探进笼内抓了抓男孩乱糟糟的发。“拿捏不好能耐,锁弄没了,看你还想拿什么锁住自个儿?”

    顿失囚锁之具,男孩眼睛瞠得圆大,眨也不眨,惊惶神气布在眉宇之间,不知所措也只能僵住不动。

    有本事挣脱,偏偏不逃;被锁囚,被沈甸甸的重量拖住,如此才觉安全。

    不去看宽阔的天,宁可蜷缩在小小角落,困于笼中,这样心才能定。

    心定,意不动,只要不受波动,体内异能不出,便觉还能当个人,普通的、平凡的人……是这样吗?

    以为这么做,就能摆脱与生俱来的“诅咒”吗?

    凤锦看着、想着,淡淡勾唇。“你说,是你生得怪异,还是我长得较丑些?”

    男孩抿着嘴角,目光略移,望住那张被深浅不一的红痕所占据的少年面庞。

    对视好半晌,男孩终于蠕动薄薄略干的唇,像许久、许久没开口说话,试了好几回才从齿间磨出声音。“……你、你和我……像吗?”

    “是有那么点相像。”凤锦颔首。

    男孩又定定看他,戒备姿态略弛,但身子仍蜷踞笼中角落。

    “出来吧。”凤锦上半身退出铁笼,一袖拂过素衫,立在笼外朝孩子又抛了句,道:“真厌恶自个儿体内那股玩意儿的话,就出来吧,或者我可帮你。”带邪凤目再次迎向男孩,后者眼皮底下的瞬膜诡谲眨动,像内心又大纵不定,得费劲按捺住,那让一双瞳仁显得极黑、极大,目中几不见白。

    “帮……帮我?”童声干涩,他没察觉肤上雏毛正随过促的呼息舒张、收伏。

    “是。”凤锦也跟着眨眨眼,慢悠悠笑。“我帮你,你也得回报我。我要的东西很简单,你就把你不想要的东西,借我用用。如何?”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为你疯魔最新章节 | 为你疯魔全文阅读 | 为你疯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