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腐家有女初动心 > 第九章

腐家有女初动心 第九章

作者 : 乔宁
    嘟嘟……嘟嘟……嘟嘟嘟……

    看着眼前这幢奢华欧风的花园洋房,一看就是刚落成没多久,附近是地价高得咋舌的精华地段,能住在这一带的人非富即贵。

    常乐颇是意外,按在耳朵上的手机已经响了很久,那头就是没人接听,再加上眼前这栋外观装修得幽静雅致的洋房看上来似乎还没人进驻,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魔鬼绅士摆了一道。

    郁闷啊!她不该轻易相信网友的话,大老远拖着行李躲到这里,该不会最后成了一场笑话?

    滑上手机盖,常乐闷闷不乐地坐在门阶上,一手撑颊,一手抚土消化不良的腹部,懊恼着刚才离家之前应该顺手拿罐啤酒解解气。

    呆坐了半个钟头,忽然有道车灯打在她脸上,她惊跳起来,那辆小车停在前方,从驾驶座上下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头发整齐往后梳,白衬衫黑裤子,看上去就像是管家的打扮。

    不会吧?眼前这位貌似管家的大叔就是魔鬼绅士?

    常乐紧张得上下排牙齿都磕在一起,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抖着嗓子问:“你就是魔鬼绅士?”

    那大叔眼色怪异地瞟她两眼,“我是负责管理这间房子的人,你是腐小姐?”

    听见腐小姐这个称谓,常乐彻底的固了,却也无可否认的点点头。

    “少爷要我过来帮你开门,他等会儿就过来。”

    “大叔怎么称呼?”初来乍到,还是多拢络着点好。常乐笑得很狗腿。

    “叫我严叔就行。”

    严叔拿出花园洋房的钥匙开了门,放了常乐进门,她被屋里低调却不失豪奢的精致雕琢与装潢弄得眼花,更甚者,有一股说不出的奇妙熟悉感……

    这种品味还有这种配色,跟某个人喜欢的调调很相似啊!

    常乐甩甩头,不愿再多想,从今天开始,她要摆脱苦逼生活,努力迈向成为幸福小隘女的全新生活……至少在她卖身荣耀家门之前。

    主人不在,常乐的胆子也大了,直接上了二、三楼参观一圈,随便挑了间自己喜欢的房间就把行李扔进去,跳上柔软的床铺蹭了两下,很没防范之心的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间,似乎听见有入替她关上了门,还很贴心的帮她上了锁……

    上了锁?

    常乐彻底吓醒,从床上连滚带爬摔下来,冲向门边,任凭她怎么上下扯动门把,打不开就是打不开。

    房间从外面被反锁了!常乐吓得眼眶都红了,脑中闪过一堆奇奇怪怪的念头,什么食人肉的变态网友,或是被锁在房间当性奴隶的社会新闻都瞬间冲入脑门,把她吓到腿软。

    “完了完了!我怎么办?对了,还有手机!”常乐赶紧掏出外套口袋里的手机,找到管叔的手机号码,准备拨号求救。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轻缓略沉的脚步声,估计应该是个男人,常乐吓傻了,手机一滑,啪的掉在地上。

    她心慌慌眼蒙蒙,双腿发软走不动,只能用爬的爬到床边瑟瑟发抖,听到钥匙插进门孔发出的金属声响,干脆拉过被子把自己掩盖起来,一整个孬到不行的装死法。

    门开了,脚步声近了,她整个人抖得像秋风残菊,呼吸都一抽一抽的。

    “腐家有女名yin乐?”

    常乐双手紧紧捂住耳朵,只模糊听到男人的闷声低笑,被子陡然被人掀开,她哇的一声就抱住那男人的腿大声求饶。

    “大人啊!别吃我朋吃我,我身上没什么肉,不好吃的。”

    “我不吃你。”

    “真的?”常乐喜中带泪的抬起头,一看,魂都飞了。那那那那张脸不正是傲娇女王攻?

    岑利阳姿态站得高傲挺直,秀美清朗的脸庞闪烁着妖异光芒,完美峭直的鼻梁对着她,下颚微微压低,要笑不笑地睇着她。

    “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差点让自己的口水呛死。

    “你说呢?”他勾唇浅笑。

    常乐傻了,脑子飞快转过一圈,小嘴张成大大的O字形,嗓子抖得细长,“难道……难道你就是魔鬼绅士?”

    她内心的小人儿正倒在地上翻滚挝地,大叫这不可能不可能!

    岑利阳好整以暇地蹲下身,将她一把拢抱上床,标准的男上女下姿势暧昧贴合着身躯。

    她柔软的下腹已经被一个凸起硬物抵住,说明了他此时身体的亢奋程度,还有他那双墨瞳中不容忽砚的两簇欲火,全都让她很错愕。

    “你怎么可以欺骗小作者的感情!”常乐扭着身子含泪控诉。

    呜……她好想死喔!一想到她老是对魔鬼绅士撒娇又乱说话,还间接对他坦承爱意,啊啊啊!为什么不让她死了算了!

    他俯下头,靠得很近,漂亮的长睫毛都快碰着她的脸,“是你自己太迟钝,一直没发现我的真实身分。”

    “你有给过暗示吗?没有!你根本不是我的忠实读者,把我这几年付出的感情还来啦!”

    才刚吼完,她的嘴就被他一记酥麻的深吻堵住,身子也不由自主的放软,双手被他分架在脸的两侧,一不留神就和他的大手十指交扣。

    这个吻,甜得像蜜,软得像棉花,她的心口都麻了,确实地感受到他浓烈的爱意……

    爱意?

    “你为什么要帮助我离开?”常乐被吻得小脸泛红,眼儿染上春色媚态,就像一颗粉红甜糖,等着他深入品尝。

    “我不会让你嫁给盛宝辉。”岑利阳的额头与她相抵,鼻息明显不稳,墨瞳显露出她不曾见过的强烈占有欲。

    “为什么?担心我一旦嫁给他,你跟你的外戚就不好侵吞岑氏的江山?”

    她郁闷的瞅着他,楚楚惹人怜的可爱模样让他下腹一紧,又低头深吻了她好片刻。

    “你谁都不准嫁,你只能嫁给我。”他不再压抑了,反正战火已经展开,他也没必要再掩饰对她的在乎。

    “你你你真的是岑和阳?”常乐双手捧住那张俊颜,左捏捏,右掐掐,像是想确认一下不是人皮面具。

    他却不在意地露出清浅微笑,任她摸索,“我想要你,一直都想要,从我们上了第一次的床之后,我就只想要你这个女人。”

    “骗人骗人骗人!”她一脸憋屈的说:“我都看到了,你跟小露咪上床可激烈了,像是恨不得把她吞了。”

    “小偷窥狂。”他闷声低笑,深吮了她微噘的甜蜜小嘴,“那时候你才刚经历第一次,我怕你苏坏,不敢再碰你。”

    “所以手表那件事……你是真的吃醋了?”她喜孜孜地问。

    他没否认,水亮的美丽墨瞳闪烁着迷离光芒,然后点头承认了。

    她被他直接的反应萌得春心荡漾,主动勾下他的头,狠狠啵了性感薄唇一口,软腻小舌还伸到他嘴里,找到他的舌碰了碰。

    两人的身体都起了反应,但是很节制的暂时撩下。

    “别闹,我还有话要跟你说。”他沉声闷哼。

    “不是甜言蜜语不想听。”她轻晈着他的喉结,舌头在上头来回舔着。

    “我跟父亲提过我们的事。”果然,他这句话出口后,她就停下挑逗,“从德国回来之后就提了,可是他不肯。”

    “不肯什么?”

    “不肯让我们结婚。”

    他用平静的口吻,说着惊天动地的大震撼,她听得当场傻住。

    从德国仓卒返台后,他就知道自己已经陷得太深。

    迷恋她的身体,眷恋她动情时的无助嘤咛,无可自拔地恋着关于她的一切,所以夜夜狂索地要她,要得太狠,连自己都感到害怕,才真正醒悟到,他已经爱她爱得太深。

    他向来就不是善于逃避的人,既然爱她已是无可自欺的事实,那又何必再隐藏?因此他向岑威摊牌,不料却遭到彻底的拒绝。

    一怒之下,他开始借用罗家势力暗中跟岑威作对,想逼岑威点头同意,想不到他居然把脑筋动到她头上,想将她嫁了,一了百了。

    他气疯了,直接不留情的在餐桌上与维系多年良好父子情的岑威撕破脸……

    “我想要你,一直都想。”岑利阳抚着她呆怔的脸,温柔地轻喃,眼里有藏不住的爱意。

    小隘女枯萎已久的心田,瞬间开出干百万朵色泽艳丽的小菊花,她狂喜地拉下他的俊脸,猛亲猛舔,就像渴切讨好主人的黏人猫儿。

    “你早就发现我爱上你了,对不对?对不对?”她兴奋的连问两次。

    他勾起那张兖满感情的美丽笑颜,摘下她脸上的眼镜,目光烁烁看入她水灵的眸底,直入心底。

    “镜片再厚,也藏不住你眼中对我的迷恋,除非我瞎了,否则不可能看不见。”清浅的嗓调,只有满蓄的温柔,没有昔日常听见的讥讽。

    眼眶湿湿的,她有点想哭。

    一直以来,她都处在忧郁的状态中,拥有了肉体,却无法拥有他的心,这种感觉让她很空虚失落,只能将对他的迷恋完全寄托在肉体的欢愉之上,哪怕每一次的肉体欢爱只是得到他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她也心甘情愿。

    她对**总是表现出很无所谓很开放的态度,其实全都是因为太在乎他,又知道自己得不到他,于是只好催眠自己,假装只是沉迷在肉体欢爱之中。

    然而,越是在乎,就越是要装作并不在乎,这是她自欺欺人的至上哲学。

    那些灰涩的失恋煎熬都过去了,现在,她终于完整的拥有了他,她的傲娇女王攻陛下。

    常乐激动得红了鼻头和眼眶,不能自已的送上小嘴吻住他,一双滑腻的手臂将他缠得好紧,不愿再松放。

    那双墨瞳温存地凝视着她,脸上的千年寒冰已经消融,美丽得让她心口发烫。

    “这些话你为什么从来都没跟我提过?”她被他温柔的注视弄哭了。

    “我还在找适当的时机,父亲却比我还着急,帮你找了一门好亲事。”

    “我跟盛宝辉什么也没有。”她急急的说。

    “我知道,如果有,我会把盛家搞垮。”

    他眸中流露出的凶残精光让她瑟缩了下,心口却像是洒了蜜的糖,甜得可以招来一缸蚂蚁。

    “因为你很气爸,才会把罗家的势力安插进来,想逼爸同意?”

    “他还是不同意,还费尽心思在你面前演了一场狈血苦肉剧,想逼你乖乖嫁给盛宝辉。”多亏了魔鬼绅士这个分身,让他可以全盘掌握她的想法,才没让那狐狸老头的奸计得逞。

    所以刚才餐桌上他们才会炮声隆隆,不留半点情面的互相厮杀。

    常乐完全是一点就通,彻底醒悟了。

    “但是爸为什么不肯同意我们结婚?”这点她却是完全参悟不透.

    “还用问吗?当然是拉不下那张老脸。”他冷哼,口吻满是不以为然。

    他的存在对岑威来说已经是个戴绿帽的一大铁证,可以和平共处二十多年已经是很奇迹,怎么可能还把心肝宝贝嫁给他?

    况且这样一来,岑利阳不是岑家种的事情势必会被揭翻,否则他们两人结婚岂不是搞**了?

    想了想,按照她那个富豪爸爱面子如命的程度,确实是挺有可能为了这个理由翻脸反对。

    常乐重重哼了一声,以示对富豪爸的不屑。

    岑利阳笑了笑,低头把她吻得缺氧窒息。

    “在他同意之前,不准你回家,就住在这里。”

    “我们这样算是婚前同居吗?魔鬼绅士。”她yin笑两声,张嘴在他颈侧轻吮一口,种下暧昧的印记。

    “需不需要我给小作者一点灵感?”岑利阳懒洋洋地挑眉问她。

    常乐一整个萌呀!一连点了好几次头,两人在床上滚了一圈,变成女上男下的姿势,她大展腐女yin威,把他那张俊颜亲到都微微发红。

    “我以为你对我根本没感觉,每次跟你**都觉得只有肉体的发泄,虽然快乐,可是也让我好郁闷喔!”她啾了他好几口,小嘴抵在他的下巴,吻着光滑如镜的肌肤,小小声抱怨。

    “哦?那是我平常不够努力,才会让你感觉不到,看来今天我要卖力一点才行。”

    他认真的口气让她囧了。

    一阵天旋地转过后,两人的姿势又被调整回来,她又成了被困缚的小白兔,被坏心又邪恶的大灰狼吃了一遍又一遍。

    “啊啊……不要了……太深了……那里不要……”

    “感觉到了吗?嗯?”

    “哼嗯……你好坏……呜呜……太舒服了……会死掉……”

    “嗯?还是感觉不到?这么多的爱,还是感觉不到?”

    “啊嗯……感觉到了……真的……”

    “这么快就到了?我还有很多的爱等着你感觉。”

    “呜啊……”

    性灵合一的第一回合**擂台,小隘女惨败,傲娇女王攻陛下大胜。

    一样紧绷窒息的气氛,一样是在晚餐时刻的餐桌上,岑威捧着额头,脸色惨绿,双眼爆瞪着并肩而坐的两人。

    “心肝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老爸!你们两个是兄妹,怎么可以结婚!”

    “只要对外公布真相就好了,利阳跟他妈妈谈过了,也见过他的亲生父亲,他们都不反对。”常乐弱弱的说,忍不住又朝身旁的岑利阳靠近几分,拿他当靠山的意味十分浓厚。

    岑威心里那个痛啊!帮别人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也就算了,自己捧在手掌心上的心肝宝贝居然让这个不是他的种的儿子拐跑,还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拐的,他冤得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废话!丢的不是他们罗家的睑,他们当然没意见。利阳,你也太不像话了,虽然我不是你的亲生父亲,但怎么说这二十多年来也把你当亲儿子栽培,你却因为我不同意把心肝交给你,你就联合罗家欺负我,还想侵吞岑氏……”

    “如果爸担心岑氏会被我们罗家侵吞,那就更应该把常乐交给我,这样一来,不等于也算是一种联姻?”

    “放屁!哪有这种事!我的血压……药呢?”岑威已经是十足的戏精,不演不过瘾。

    常乐好无奈,只能悄悄拧了岑利阳的手心一把,示意他改天再谈,这样闹下去也不是办法。

    岑和阳目光沉静地对她一笑,探出戴着1966il一问表的左手握紧她的小手。

    “你们两个给我坐下,我话都还没说完,想去哪里?还有,你这几天到底把找的心肝藏在哪里?不准你们两个在外面私会,都给我搬回家里!-l

    那两人置若罔闱,十指紧扣的走出雷声轰隆的岑家豪宅,回到他们幽会的花园洋房,继续他们夜夜yin乐的贪欢生活。

    后来?

    冷战了两百多天之后,岑威终究还是点头同意,两个人也同意在婚前先搬回家里陪陪孤单又委屈的富豪爸,不然他老是在电话中哭诉,让她的耳朵都快被念到长茧了。

    虽然还没结婚,两人也不避嫌,大方的共住一间房,差点又把岑威活生生气死。

    深夜,到了该熄灯睡觉的时候,常乐却一脸很闷的坐在岑利阳的书桌后,瞪着电脑萤幕不说话。

    刚洗好澡,一身清爽的岑利阳走过来,拧起双眉问:“谁欺负你了?”

    “我想不出来要让阳利岑配什么样的受,我灵感短缺。”她目光哀怨地瞅着他。

    “到床上去。”他眼角性感一撩,准确无误地望向诱人的大床。

    “走开,没灵感就是没灵感,就算做死了也想不出来!”她暴躁的抓头哀叫,“而且最近专栏的人气好差!我好想念魔鬼绅士的留言……”

    岑利阳清冷一笑,干脆自己动手将常乐打横抱起。

    本来想一把推开他,但是每当她碰到他充满诱惑的精壮肉体就是无法抗拒,她泪流满面。

    而且两人近来过得太甜蜜,她拿捏不到虐心的FU,写出来的狗血虐文一整个就是很走调啊啊啊啊!还有读者留言要她别走虐心路线,干脆从此就专攻肉文就好,因为她的腐文只有肉戏合格。

    啊啊啊!好毒辣啊!她一度悲愤的想从此放弃这个专栏,但是想了又想,这一切都是“阳利岑”的本尊害的!

    她被他需索无度的荒yin生活传染了,原本就装满黄色腐料的脑袋瓜又更下流,连敲出来的文都……她泪奔一万逼。

    当今晚的激烈肉搏战结束,常乐小睡一会儿之后,又扶着酸疼的腰爬起来孤军奋战。

    为了挽回小隘女作者的颜面,以及专栏发岌可危的低迷人气,她一定要想出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旷世腐文!

    但是呆坐在电脑萤幕前二十分钟后,常乐很悲催的发现一个可怕事实——

    荒yin的生活不只会摧毁健康,还会把脑浆都彻底掏空,灵感空乏到让她彻底泪了。

    突然,有人敲了她的Skype对话框。

    鼠标一点,常乐的睡意顿时全消,竟然是魔鬼绅士!

    腐家有人妻名yin乐:亲亲。(飞扑)

    魔鬼绅士:刚才扑得还不够?

    腐家有人妻名yin乐:不能假装我们是单纯的作者与读者关系吗?(泪)

    魔鬼绅士:你让阳利岑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总可以让他爱一次女人吧?

    腐家有人妻名yin乐:免谈!(气爆)

    魔鬼绅士:你这是强逼他爆菊花。

    腐家有人妻名yin乐:他跟别的女人我会吃醋。(掩面)

    魔鬼绅士:女主角名字就取常乐,不就解决了?

    腐家有人妻名yin乐:这样我写不出来。(倒地)

    魔鬼绅士……

    腐家有人妻名yin乐:没灵感啊啊啊啊!

    魔鬼绅士:快来睡觉。

    腐家有人妻名yin乐:睡不着啊!(泪)

    魔鬼绅士:床上可以做的事情多着,不一定要睡觉。

    腐家有人妻名yin乐:我已经发誓写不出来要剁手指。(哭哭)

    魔鬼绅士:那就剁吧!

    腐家有人妻名yin乐:你好狠的心!

    魔鬼绅士:剁了过来我帮你舔舔。

    腐家有人妻名yin乐:你好yin!

    魔鬼绅士:还有更黄更暴力的,要不要?

    腐家有人妻名yin乐:不要!

    魔鬼绅士:确定不要?三秒钟的时间让你考虑。

    常乐很有志气的吸吸鼻子,咬着拇指,犹豫了两秒钟,瞪了一眼空无一字的WORD程序,惨叫一声,扔开鼠标,飞也似的奔回大床,让傲娇女王攻陛下帮她舔舔手指安慰一下……哭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腐家有女初动心最新章节 | 腐家有女初动心全文阅读 | 腐家有女初动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