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贵妇命 > 第五章

贵妇命 第五章

作者 : 芳妮
    【第三章】

    “早安。”

    爽朗的声音穿透韩哲浑沌的脑袋,还没反应过来,刺眼的光芒已经随着被拉开的窗帘洒满一室。

    “搞什么?”他皱起眉头,揉揉惺忪睡眼,困惑的半撑起身子。

    “你该起床喽!”

    她一把掀开他的被子,笑容却在看清楚他被下的身躯而骤地僵住,小脸也瞬间发红发烫。

    “啊——”她惊叫一声,捂住眼睛转过身去。

    “吵死了。”他被那一声尖叫给彻底吵醒,低吼了声,神情在接触到她的背影时怔了住。

    “你——你睡觉怎么不穿衣服的?”巫佳乐尴尬的指控,眼前还残留着他古铜色的结实躯干。

    老天,她的心脏跳得好激动,好像下一刻就会从胸腔蹦出来似的。

    “我怎么知道会有人偷袭我。”他悠哉的跨下床,视线没有错过她红透的耳垂,唇畔不由自主的轻扬,兴起抹捉弄她的闲情逸致。

    “那是、那是因为你今天一直没起床,怕你错过上班时间,所以我才来叫你。”她羞窘的解释。

    “既然如此,那就把我挂在衣架上的衣服拿过来吧。”他故意道。

    “衣、衣服?”她觉得脑子热热胀胀的,根本无法正常思考。

    “那件淡蓝色衬衫,还有一旁的卡其色长裤。”

    巫佳乐深吸口气稳定一下心神,瞬间有点忘记怎么走路,同手同脚的走到前方梨花木制成的衣架,取下他指定的衣裤之后,又用倒退噜的方式接近他,将衣裤自背后递给了他。

    “你醒了,那我先下楼了。”任务完成,她打算赶紧闪人。

    “你知不知道背对着人讲话很不礼貌?尤其是雇用你的人?”韩哲没错过她拿着衣服微颤的手。

    她的背影顿了顿,随即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似的,霍地转过身,“对不起,那我现在可以下楼了吗?”

    他看着她涨红的小脸,因为紧闭起眼睛而五官都皱在一起,娇小的身躯则紧绷的僵直着,心中突然涌起一股不忍。

    他利落的穿上衣裤,看她还是杵在原地不敢张开眼睛,轻扯唇畔,弓起手指敲了下她的额头,促狭道:“你还想站多久?”

    “痛呀。”她举起手抚抚前额,闭着眼等了好久,韩哲都没有接下来的动静,这才微微睁开右眼眯了眯,随即双眼同时瞪圆。

    啊人咧?

    巫佳乐赶紧甩开还残留在脑海中的养眼画面,提起脚步往楼下走去。

    只见他已经打理好自己的仪容,站在玄关处穿鞋。

    “呃……你今天不吃早餐?”她自阶梯扶手探头问。

    “早餐?”他挑起眉梢,彷佛在问今天又是要他吃什么“垃圾”?

    “豆浆加吐司,昨天买的。”她没好气的回答。

    看来她昨天做了不少事嘛,“你自己吃吧。”

    “欸,我保证今天吐司没烤焦啦,还抹了草莓酱喔。”她赶紧解释。

    韩哲看了她一眼,好像没听到她说话似的,自顾自的道:“桌上我放了家里钥匙还有这个月的家用,昨天你花的钱就直接从里头扣吧,至于你的薪资,找一天给我你的帐号,我会叫秘书直接将钱汇到你的帐户里。”

    “呃,好,谢啦。”没想到他还算有良心嘛,“不过早餐……”

    “我讨厌早上吃甜的东西。”他走向大门淡淡的截断她的话。

    靠,要不要干脆把你讨厌的东西一一列表啊?她偷偷翻了翻白眼,在心中嘟囔着。

    “还有……”

    就在她对着他的背影扮鬼脸之际,韩哲突然转过身,双眸刚好对上那张还来不及放下架在鼻子上的手势,与吐舌头的脸蛋。

    “欸,我……我突然觉得鼻子很痒,舌头痛痛的,别介意、别介意喔。”巫佳乐赶紧挤出抹笑,找借口粉饰太平。

    他面无表情的瞅了她一眼,又背过身去,拉开大门走了出去,仅留下一道缥缈的声音,“昨晚……对不起。”

    他在向她道歉?

    她怔怔的看着紧闭的大门,举起手来挖了挖耳朵。

    是真的,她刚刚没听错,这个机车男竟然会道歉耶

    她愣了愣,提起脚步就往门口追去,一把打开门扉,朝外头的身影喊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不会记恨的。”

    挺拔的身影顿了顿,没有停留,坐进车内,驱车驶离。

    看着跑车绝尘而去,巫佳乐俏丽的脸庞缓缓浮上一抹爽朗的笑容,卷起衣袖,干活去喽!

    经过这阵子跟韩哲的相处,她发现他虽然个性阴沉机车,但也不至于苛刻无理,摸清楚了他的脾气,她这个佣人也算当得轻松自在。

    唯一困难的就是要她准备合他胃口的早餐,让她每天都像在应试一样,不知道死了多少的脑细胞。

    不过,除了早餐之外,韩哲午晚餐都在外头自己解决,每每回家已经快十二点了,他每次看到她开着灯在客厅等他,总是冷着脸“指示”她不需要这么做,但她还是觉得没等他怪怪的,依然坚持等门,时间久了,他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悄悄将返家时间提早了。

    照理说,今天韩哲应该要赴施霈琳的约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每当返家时总会遥遥望见的灯光,降低了他以往总爱在外逗留的欲望,随便找了个借口婉拒她的邀约,一下班就驱车返家。

    车子缓缓驶进车库,韩哲走向家门,仰头看了看自窗帘后流泻而出的灯光,唇角不自觉的扬起,脚步变得轻快了起来。

    缓缓推开大门,屋内却是静悄悄的。

    奇怪,那丫头人呢?

    该不会是以为他不可能这么早回来,所以偷溜出去晃荡吧?

    韩哲皱皱眉头,越过大厅,正举步要往二楼走去时,眼尾瞄到餐厅内的一抹纤细身影。

    顿顿身子,他放轻步伐走向餐厅。

    只见巫佳乐趴睡在餐桌上,一旁放着一个馒头跟一包肉松,状似她的晚餐,几本英文原文书摊开在桌面,类似教科书。

    “喂……”

    他本想唤醒她,却在视线触及一滴自她眼角滑落的泪水时戛然而止。

    “爸……妈……”

    梦呓中的呼喊,带着股让人心酸的悲凄,触动了韩哲内心深处的痛楚。

    “别走……”泪水不断自她紧闭的双眸中滴落桌面。

    妈咪,不要丢下我……

    他的脑海中霎时响起二十多年前那个小男孩的悲泣。

    同样的哀求声,一个是带着眷恋的不舍,一个却是绝望恐慌。

    韩哲黑眸一黯,用手推了推她单薄的肩膀。

    自梦中惊醒的巫佳乐一开始还拉不回悲伤的情绪,茫然的眨眨充满水气的大眼,一滴泪兀自滑落脸颊。

    “你在偷懒啊?”他佯装什么都没看到,冷淡的指控。

    “吭……”她怔忡的望向他,在看清楚他的模样时,倏地自椅子上跳起,尴尬的抹掉泪痕,挤出抹笑道:“你怎么这么早回来?”

    “这是我家,我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他转过身,淡淡道。

    趁着他背对自己,她赶紧抓起恤的衣摆,将脸上的狼狈擦拭干净。

    “我不是那个意思,不过……我没准备你的晚餐耶。”她不好意思的解释。

    “你晚上就吃那些?”他目光斜射向桌上的馒头跟肉松,眉头微微一拧。

    “对啊,我可没乱花家用让自己吃大餐喔。”她连忙解释。

    “我有恶劣到只准你吃馒头果腹吗?”该死,搞得他像个大坏蛋一样。

    “不是不是,是我自己觉得这样方便又快速,而且我从小就吃馒头习惯了,没差。”他干么又生气啊?

    “你没差,我有差。”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火,但想到她说她从小吃馒头习惯了,就让他的心头猛地一窒,脑海中浮现一个瘦弱、被亲戚当成皮球一般互踢的可怜身影。

    “我不懂。”她困惑的看向他,认不清那张英俊脸庞上的情绪。

    他在心疼?

    不对,他干么心疼她?就算心疼也是心疼他的钱。

    不过,她又没乱花他的钱,怪了。

    “我饿了,我要吃饭。”他没好气的粗声道。

    刻意回避了她清澈双眸中的疑问,因为连他自己也不懂答案是什么。

    “可是我只有一颗馒头……不然馒头给你好了。”她有点舍不得的提议。

    韩哲啼笑皆非的瞟了她一眼,扬手敲了下她的前额,淡淡道:“我讨厌吃馒头。”

    讨厌这个、讨厌那个,这个人的生活到底还有什么乐趣啊?

    巫佳乐坐在副驾驶座上,偷瞄了眼韩哲坚毅的英俊侧脸,心中默默的嘀咕着。

    也不知道他干么突然叫她上车,等回到家,她的馒头一定都变干变硬了。

    一想到那个刚蒸好、圆圆胖胖、有着面粉香气的大馒头,她的肚子突然不争气的咕噜咕噜叫了起来,在寂静的车内空间显得特别响亮。

    “咳咳——我的喉咙痒。”为了掩饰那个让人尴尬的肚皮打鼓声,她徒劳无功的干咳了几声。

    “你中午吃了些啥?”他用眼尾扫了她一眼,突然问。

    “中午?”她侧头回想了一下,这才讪讪笑道:“中午忘记吃了。”话才说完,她的肚子就像在作证似的,又开始震天价响的一阵敲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贵妇命最新章节 | 贵妇命全文阅读 | 贵妇命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