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盛夏的旅行 > 尾声

盛夏的旅行 尾声

作者 : 千寻
    告别式结束,送走直可卿后,刘若依没有离开,她坐在父亲的书房里,静静地看着书桌上的照片,那是她和妈咪的合照,照片里的她们笑得开朗。

    “你小时候很喜欢吃玉米,常常坐在台阶上,像松鼠一样,把整根玉米啃得干干净净。”

    “我记得,我会把玉米杆收起来,等你下班回来,向你炫耀。”

    现在想想只觉得好笑,这有什么好炫耀的,不过是一根玉米。

    刘若依望向父亲。他老了,微霜的鬓发让他少了几分当年的风流潇洒,他充满落寞的双眼,有着深刻的风霜。

    “记得我才停好车子,妳就会冲出来,拿着一根被啃光的玉米杆大叫,『Dad、Dad!』看着妳圆圆的脸上满满的骄傲,我心里总想,瞧,我女儿多厉害,才三岁就会把玉米啃得这么干净,将来她一定会变成农委会主委。”刘奇邦说完,忍不住笑瞇眼。

    “后来我跟你要钱买零食时,你说我会变成经济部长的。”

    “对啊,妳都不知道自己数钞票时,神情有多专注。”

    “Dad,在你眼中,我是全世界最好的,对吧。”

    “对,没有人可以比得上妳。”

    “既然这样,你怎么舍得丢掉我?”

    “对不起,我一直被灌输自己是独生子,必须担起传宗接代责任的观念,所以才会年纪轻轻就娶了妳妈咪,因我想生很多小孩,没想到天不从人愿。

    “可卿肚子里的孩子带给我很大希望,我贪心,以为自己可以用钱留下妳,没想到幼庭宁愿辛苦也不愿意放弃妳,而妳更是用一种让人震撼的态度,而且我不得不做出选择。

    “我对不起幼庭更对不起妳,我想,老天用一种公平的方式补偿了妳和幼庭,也惩罚了我和可卿。”

    “你爱过妈咪吗?”

    “不爱怎么会结婚?”

    “爱了怎么舍得放弃?”

    “大错已经铸成,就算不放弃,我还是对不起幼庭。若依,不要因为Dad对爱情的不坚定而怀疑天底下所有男人,世界上有许多男人愿意倾尽所有,守护妻子、守护家庭,就像妳现在的父亲那样。”

    “是啊。”刘若依点头同意。“我很爱他。”

    “周宇节的确值得妳爱。虽然我心里很嫉妒,但我必须感激他,感激他代替我照顾妳、疼惜妳,感激他陪着妳和幼庭走过那段艰辛。若依,可不可以告诉Dad,妳妈咪出车祸那天,为什么妳没想到打电话,向我求助?”

    “那个时候我很恨你,如果你不是那样宠我,或许我不会恨得那样深。Dad,你真正该感激爸爸的是,因为他的教导,让我不对人性失望,让我相信仇恨于人生无意义,也让我学会宽看。”

    “周宇节是个值得佩服的男人,我比不上他,他是个成功的父亲。”

    直到这刻,她才明白,自己是真正放下了。

    刘若依笑着说:“是啊,能够当他的女儿很幸运,不过我也很高兴,曾经是您的女儿。”那些年,Dad对她的爱,她没忘记过。

    “曾经?意思是……以后不再是我的女儿?”他的眉头皱苦了。

    “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奇邦苦苦一笑,坐到女儿身边,轻轻揽过她的肩膀。“我明白,是Dad做得不够好。”

    她以为很难跨过的鸿沟竟然轻轻地,让她一跃而过。

    转开话题,她不再想过去。“Dad,有空我帮你染头发好不好?等你又变成大帅哥,我陪你去寻找人生第二春!”

    奇邦一笑,眼底闪过晶莹,心底满是骄傲。他的女儿,这是他的女儿啊……

    门口传来两声敲打,卢歙拿着厚厚的牛皮纸袋走进来。

    奇邦松开女儿,问他说:“你爸妈还好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是人生至恸。

    “还好,大姊生病已经很长一段时间,爸妈早就料想到了。”

    “是啊,离开对可卿而言才是解脱。”

    卢歙把牛皮纸袋交到他手中,他则转手递给女儿。

    “Dad,这是?”

    “我知道,妳已经透过阿歙告诉我,妳不要我的东西,我很自私,弥补妳和幼庭后我才能得到快乐,所以请妳不要拒绝让我快乐,除非妳仍然对我感到愤怒。”

    里面有曜林百货四成的股票基金和保险、三栋房子和上亿存款,不是他全部财产,但也过半。

    看着父亲的恳切表情,她拒绝不了,松开眉头,故作轻松道:“我知道了,你是在买一个机会,Dad,你真是奸商,我爸爸怎么赢得了你?”

    奇邦和卢歙互视一眼,都不明白她在说些什么。

    刘若依笑弯眉头说:“我爸爸已经约好,由他在婚礼上牵着我走过红毯,可是现在……Dad,你给了这么多的嫁妆,不让你陪我走红毯好像有点过分,算了,反正我爸还有翔关可以牵,这机会就留给Dad了。”

    婚礼?卢歙惊喜地望向她。

    看着他的傻样,谁会相信他是今年刚荣登“最具影响力领导人年度排行榜”的新秀?刘若依不禁笑了,横他一眼,问:“你那个表情是不想娶吗?好啊,Dad,把嫁妆收回去。”

    “不准!”卢歙说。

    “不可以!”奇邦也出了声。

    看着两人,她调皮大笑。今年的夏天,真美……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盛夏的旅行最新章节 | 盛夏的旅行全文阅读 | 盛夏的旅行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