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公主不二嫁 > 第四章

公主不二嫁 第四章

作者 : 蔡小雀
    “凤武秦班”在福元楼的演出明明是场场爆满。佳评如潮,乐事不到五天,福元楼大门上挂着的戏班烫金红帖便被人悄悄地摘了下来。

    “怎么回事?怎么不演了呢?”

    “不是说会在这儿足足演上十五日的吗?”

    "昨儿‘华容道’才演了上半出,今儿我们还等着接下去看啦,怎么就没了呢?”

    “是不是瞧人家戏班子远道而来,是老师的乡下人,所以店大欺客,剥削劳工啊?”

    “福元楼骗钱啊,欺骗乡亲感情啊……”

    门口挤满了兴匆匆赶来看戏却扑了空的愤怒戏迷,纷纷叫嚣喊抗议。

    “嗳嗳嗳,各位乡亲、各位贵客,”福元楼老板满头大汗,拼命陪笑。“大家冷静点,冷静点,这全是误会、误会……”

    “误会什么?福元楼欺骗观众、打压艺术、毁坏文化,罪无可恕——”特地穿金戴银赶来看戏却大失所望的大娘,胖掌恶狠狠地一挥,“扁他!”

    “对,扁他!扁他!”一堆疯狂拥护爱慕燕戈的娘子军戏迷立时愤慨地扑了上去。

    “真、的、是、误、会、啊!”福元楼老板抱头惨叫,“啊啊啊——”

    皇宫披星戴月小苑

    老爹吸了口早烟杆,神情既是受宠若惊又是忧心忡忡地望着燕戈。

    “我说……”他清了清喉咙,努力拿出班王的款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燕戈苦笑,有口难言。

    “是啊,燕大哥,咱们怎么会突然被召进皇宫来住下呢?”黄鹂脸上还带着戏妆,神情困惑而严肃。

    全班子上下二三十人或坐或站,全凑了过来,个个都竖尖了耳朵,好奇得要命。

    “因为公主想要……“燕戈略微迟疑,最后只轻描淡写地说:“看我们的戏。”

    黄鹂狐疑地望着他,尚未开口,老爹眼睛一亮,兴奋不已地连声追问:“真的吗?是真的吗?”

    燕戈还不及回答,老爹已经哈哈大笑,本来还有点委靡不振,现在全身都来劲了。

    “好,好,太好了!”老爹激动万分,“咱们秦腔终于熬出头了,再也不是那些花腔花调的文于戏口中只会鬼吼鬼叫的乡下戏啦,哈哈哈!”

    “秦腔”是自穷乡僻壤荒凉苍茫大地里崛起,借着高亢激越、粗狂豪放曲调唱腔,为广大平凡百姓们朴实却真是的喜、怒、哀、乐而发声。

    “对啊,老爹。咱们发了耶!”扮演古灵精怪的丑角儿的阿福眉开眼笑。追不及待凑趣儿道:“不只是在皇后娘娘冥诞寿宴上露了脸,现在由被公主点名留宫驻唱,者瞎子名闻天下,咱们班子身价可就不只向上翻上几番了。”

    “对对对,发了,大家都发了!”劳动而闻言大悦,豪爽地宣布:“好!那么从本月起,全员加薪一成,餐餐菜色多加一道肉——”

    “哇!好耶!”众人欢呼,开心得团团转。

    在欢喜热烈的吱喳谈论声中,燕戈心情十分复杂,看着大家这么兴高采烈,对于事实的真相也就更加说不出口了。

    不过对于公主逼婚一事,他还是不会妥协的。

    他没有发觉一旁的黄鹂正直直盯着他,一脸若有所思。

    ******************************************

    “好了,你们‘凤武秦班’的人全都进宫来了,这下你可以娶我了吧?“

    宝娇毫不避嫌,一早就命人把燕戈给请了进自己的盘丝洞……呃,是栖凤宫,劈头就道。

    燕戈眉心微蹙,对于她这种纡尊降贵又颐指气使的口气,一听就反感生厌。

    而且,她这是想用全班子的姓名要挟他吗?

    “公主,道不同不相为谋,何况是婚姻大事?”他试图平心静气地和她讲道理。“燕某不过一介戏子,小舟不可载重,还请公主三思。”

    “不用三四两了,本公主向来言出必行,说什么是什么,你只要回答我,你到底几时娶我就行了。”人生苦短、青春宝贵,他才没时间浪费在那边咿咿呀呀的废话连篇呢!

    他的太阳穴隐隐作痛——她是不是完全没有在听别人说什么?

    “齐大非偶。”他眸光专注地盯视着她,加重语气道,“所以草民是不会娶公主的。”

    “是因为‘草民’的缘故吗?”宝娇沉吟,随即小脸亮了起来。

    “简单啦,如果你怕自己配不上本公主,那我就叫我父皇随便封你一官好了,唔……你觉得‘天下兵马大元帅’这个头衔怎么样?跩不跩?好不好?”

    她真的、完全、绝对没有在听别人说话!

    燕戈做了个长长的深呼吸,揉了揉眉心,勉强自己拿出最后的耐性。

    “请恕燕某直言,”他微微眯起双眼,语气坚定地道:“为何不能娶公主,身份悬殊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最重要的,是草民对公主并无非分之想、男女之情。”

    “原来如此。”宝娇皱起了弯弯如月牙儿的黛眉,神情陷入思索。

    她终于明白了……他心下微微宽慰,眼神有些柔和。

    不过宝娇下一句话却令他理智顿时崩溃、险些抓狂。

    “没关系啦,只要本公主对你有非分之想、男女之情就好了。”宝娇故作乐观地一滩手,“瞧,这样问题不都解决了?”

    “你——”燕戈罕见地额上青筋怒暴。

    “我怎样?”她满脸兴味期待地望着他。

    他开始用“你”来称呼她,再也不是那种保持距离的公主长、公主短,这代表他们俩的关系更进一步了吧?他已经开始对她产生兴趣了吧?对吧?对吧?

    宝娇就知道他是不可能抵抗得了她娇俏公主万人迷的无敌魅力,哈哈哈!

    燕戈胸口剧烈起伏着,足足花了三个呼吸的时间才勉强压抑下掉头走人的冲动。

    就算再不舒服,然而眼前这任性嚣张到入神共愤的女子,怎么说也是堂堂一国公主,身份尊贵,冲撞不得。

    见他沉默不语,粗狂阳刚的男性脸庞笼罩着愠怒之色,更增添了几许迷人的男人味……宝娇目光大胆地瞅着他,虽说心儿有些不争气地怦怦乱跳,双颊浮现朵朵酡红,确实越看越欢喜,越看越被是爱不释手。

    嘿,这才叫做男人嘛!

    哪是梅龙镇上那些俊秀柔弱的小羊羔可比?

    燕戈被公主见猎心喜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毛。

    就连被热情的戏迷们包围、恨不得剥光他衣衫时,他也不会感到这么赤luoluo般的不自在。

    出自逃生的本能,他猛地站了起来,匆匆抱拳道:“公主,燕某得回去练功了,请恕草民先行告退。”

    “什么?你要走了?”宝娇一脸失望,直觉就想留住他,可话才到嘴边,脑中灵光一闪,登时转恼为笑,“好吧,那你就回去练功吧,快去快去,不要为了本公主耽误正事。”

    虽然对她阴晴不定、喜怒无常、前言不对后语的反应有些困惑,但燕戈如蒙大赦,迫不及待离开栖凤宫——离她越远越好。

    “练功啊……”宝娇望着他火速奔离的背影,破天荒地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露出灿烂的笑容。

    ***********************************

    今晚的畅音皇阁又是大红灯笼高高挂,燃得明亮喜气洋洋。

    不过坐在看台上欣赏的就只有穿得一身红通通的宝娇公主,头上珠翠玉冠晶光四射,险些射瞎戏台上的一干戏子。

    饰演吕布的燕戈努力不受影响,天方画戟得犹如游龙闪电,凛凛生威。

    黄鹂的貂蝉扮相美丽无双,却因这诡异的气氛而屡屡分心,频频以眼角余光扫向看台上那个盛装隆重、拼命欢呼鼓掌的宝娇公主。

    这公主……未免也太喜欢他们的戏了吧?

    “打呀!打呀!打死那个死胖子——”宝娇激动地振臂喊叫。

    听得饰演董卓的戏子心惊胆战,猛吞口水。

    “吕布好厉害哦……对!就这样戳他!刺他!傍那个死胖子好看!”

    他握着方天画戟的大掌一紧,险些掐断了那用结实栗木制成的戟身。

    “喂,那个谁谁谁……”宝娇突然注意到某一点,愤慨地扬声嚷嚷:“貂蝉,你干嘛靠本公主的吕布那么近?想乘机乱吃豆腐啊?你可是有妇之夫耶!”

    黄鹂一惊,有些仓皇不安又迷惘地望了燕戈一眼——现在是怎样?该怎么办?

    还要演下去吗?

    绷地一声,燕戈脑中的理智终于寸寸断裂!

    “可恶!”他猛然丢开手中的方天画戟,手插虎腰,抬头挺胸,气愤地望向看台上一直在捣乱的恶劣公主,“草民敢问公主,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宝娇一呆,随即回答道:“我哪有想怎么样?本公主正在看戏,捧你的场啊。”

    她哪里是来捧场?根本就是来砸场的!

    宝娇愕然地望着他怒气冲冲地掉头转身回后台。

    咦?一经演完了吗?可是董卓那个死胖子还没死耶?

    “他干嘛又生我的气?我这次什么都没做?”她一脸迷惘,眸底涌起一丝黯淡之色。

    京师皇家驿馆

    “小金金,本公主有一事不明。”

    柳摇金那声“参见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都还没喊完,宝娇已经一**坐在太师椅上,自顾自取饼花几上的电信就张口大嚼,还一脸很郁闷的样子。

    “公主,怎么了吗?”柳摇金受宠若惊,公主竟然来找她“讨教”。“有事情可以说出来听听,小的一定会尽全力帮你分忧解劳的。”

    “真奇怪,者世上竟然有人敢给本公主脸色看,而且脾气还比本公主打,不过最奇怪的还是本公主居然一点也不介意……”宝娇三两下就吞掉了一盘驴打滚,小手一伸,“茶。”

    “呃,是。”听得有些入神的柳摇金赶紧斟了杯茶,双手奉上。

    “敢问公主,不只者胆大包天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一个戏子。”她闷闷不乐地道。

    “戏子?”柳摇金下巴掉了一来。

    “对啊。不过就是一个戏子嘛。居然在我面前跩得二五八万的,脾气可大着呢,而且不只这样,他就连眼睛也有问题……”她越说越愤慨。

    “公主,敢问你是不是……喜欢上人家了?”柳摇金口气更加小心地试探问道。

    “废话!”宝娇白了她一眼,“本公主要是不喜欢他,早把他拖下去砍了,还留着惹我生气吗?”

    公主真的有心仪的对象了?

    柳摇金呆住了,瞬间新欢怒放,开心得差点跳起来转圈圈。

    可是一见道宝娇那副“本公主正在不爽中”的表情,她只得硬生生抑下千斤重担终于得以放下的喜悦感,努力保持严肃地点了点头。

    “嗯嗯,那既然喜欢人家,公主,你就别动不动把看透这句话挂在嘴边,还有,姿态千万要放软一点,口气要好一点,嘴巴要甜一点,动作要温柔一代女。”六妖精忍不住以过来人的口吻训勉道。“不然的话,是人都给你吓怕了,还谈什么未来呢?”

    “你这是在纠正本公主吗?”她脸色阴沉。

    “不不不,公主,你误会了,小的是建议,建议罢了。”柳摇金赶紧陪笑解释。

    宝娇凶神恶煞的表情突然瞎嚷嚷要消失,小脸微微泛红,懊恼道:“哎哟,那么虚伪,我学不来啦。”

    柳摇金有些看傻眼了。

    自认识公主以来,还从来未见过她脸上露出这么忐忑、顾虑、不安,甚至是腼腆的神情。

    公主她……是在害羞吗?

    难道公主这次是“真的”喜欢上那个戏子,而不是像前三次那样,只是嘴巴上瞎嚷嚷要嫁谁谁谁?

    哇塞!真是大爆料。

    “是几时发生的事?对象是谁?今年贵庚?家里做什么的?长得好看吗?脾气好不好?唱戏的收入稳不稳定?”柳摇金太开心了,喋喋不休地追问,“公婆还在吗?难不难搞?”

    宝娇颊儿红红,本来是有点待嫁女儿的娇羞,后来被柳摇金一直问一直问,而自己能够答得出来的确实寥寥无几时,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

    “哎呀!不知道啦!”她索性翻脸,“你怎么会问我咧?你不是本公主的媒人吗?这种事应该是你这做媒人的去打听的吧?还有去向男方提亲应该也是你的工作,怎么这些统统落到本公主头上呢?”

    “呃……”柳摇金尴尬地干笑,“说得也是喔……呵呵呵。”

    “你不说我还没想到呢,本公主明明就可以不用亲自出马的呀,像这种出面拉皮条谈判的事,本来就是你们这种媒人该做的吧?”宝娇终于想起来了,忍不住气呼呼地嚷嚷。

    “禀公主,那种拉皮条的不是媒人……”是龟公才对。

    不过柳摇金哪敢在这时候甘冒大不韪的罪名吐槽她呢?

    而且话说回来,此事本来就是柳摇金自己理亏在先。

    “对喔,本公主怎么道现在才想起来这么重要的事呢?”宝娇如释重负,脸上再度回复平日的嚣张霸道,满意地咧嘴笑了。

    “算了,那这件事就叫给你了,你负责帮我说服他娶我,越快越好,听见没有?”

    柳摇金眨了眨眼睛,内心迅速盘算考虑了一下。

    依公主的个性,她这个媒人若是一出马就能说动对方便罢,可假若对方偏偏也是个威武不能屈的硬脾气,死活就是不肯当这个驸马,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之前公主虽曾善心大发了两次,放过两次出嫁的机会,可那是因为瑶光哥哥和陆状元都各自心有所诉,而且公主对他们也只是一时兴起,并没有真正投入感情。

    但这次公主好像是来真的,尤其一提起这个戏子,脸上那又喜又恼又羞又忐忑又心急的模样,活脱脱就是个爱苗新长、情窦初开的少女。

    心里越在乎,得失心就越重,她是很能明白这种心情的。

    只是到时候如果弄得一个不好,说不定就换她要被公主砍头了!

    柳摇金眼底掠过思索之色——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帮公主抱得情郎归?又能够确保不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小金金,你在发什么呆?难道你真想眼睁睁看着本公主自生自灭吗?”宝娇等得有些小小不爽。

    有了!

    柳摇金眼睛一亮,一本正经地道:“可是……”

    “可是什么?”

    “难道公主你不希望心上人是开开心心、高高兴兴地把自己娶进门吗?”

    难道不是吗?

    柳摇金神色浮起一抹古怪。

    “干嘛?”她注意到了,“你那是什么表情?”

    “没事没事。”柳摇金清了清喉咙,继续进行游说。

    “所以了,像公主你这么国色天香、娇俏美丽的可人儿,肯下嫁给他,是他八辈子修来的好福气——”

    “本公主也是这么想的耶!”她忍不住插嘴,咧嘴笑道。

    “对啊,所以总要让他知道我们公主可不是寻常蒲婷的庸脂俗粉可比,更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追着男人跑的花痴姑娘。”

    “小金金,你说得真是太好了,”宝娇被赞美得乐不可支。“那该怎么做才能让他知道本公主不是省油的灯?还有,要怎么做才会让他喜欢上我呢?”

    “公主,你好眼光,”柳摇金笑咪咪地一拍胸口,“想这种专业级的问题找我这种职业及的专家就对了。”

    “真的吗?”她满眼都是希翼之光。

    “当然,只要公主照着我的计划去做,保证他会疯狂地爱上你,渴望早日与你共结连理,还会深深亲吻、膜拜你所走过的每一寸土地……”柳摇金为她描绘出了一个无比美好的未来。

    “这个好!这个好”她简直是乐快了。

    “不过怕就怕……”柳摇金沉吟。

    “怕什么?”她一愣。

    “就怕公主您太有个性,而对方又太白目。”柳摇金一摊手,略感无奈地道::“公主,您自个儿也知道他故意说了什么、做可什么想惹你生气,您很容易就会中计的。”

    宝娇张口欲辩,可一想想,事实好像也是这样。

    “那你的意思是,叫本公主就算光火也不能发飙吗?”半晌后,她不甚服气地问。

    “不不不,小的哪敢叫公主您委屈自己呢?”柳摇金连忙头摇得有如博浪鼓。

    “对啊,本公主乃是堂堂金枝玉叶,要我委曲求全当小媳妇儿,我可是不干的。”宝娇一昂下巴,随即有些犹豫地问:“那……小金金,本公主要怎么做才能迷倒他,又不至于委屈我自己?”

    “公主,你就这样想,你现在所做的一切让步都是为了能成功把他弄到手。”

    “耶……”宝娇听得双眼发光。

    “如果公主也觉得这法子好,那小的可以传授个几招——”

    “教我!教我!”宝娇急声催促,热切得不得了。

    “其实公主你可以这样、那样……”柳摇金神秘兮兮地对她勾了勾收,宝娇满心期待地乖乖附耳过去,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了好一会儿。

    最后,宝娇公主终于满脸欢喜地去了。

    恭敬地送完公主,柳摇金慢慢走回驿馆房间,脸上逐渐浮起一朵贼笑。

    “我果然是个舌灿莲花、哄死人不偿命的媒人婆呀,哈哈哈哈……”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公主不二嫁最新章节 | 公主不二嫁全文阅读 | 公主不二嫁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