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公主不二嫁 > 第二章

公主不二嫁 第二章

作者 : 蔡小雀
    皇苑栖凤宫

    江南梅龙镇四大“为他人做嫁衣裳”世家——风门华丽花轿,东家婚宴十八套菜单,花家乱针舞花绣凤袍嫁衣,都已经妥妥当当地摆放在她宫里。

    现在,就缺一个驸马爷了。

    “小金金真是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和她那个苏哥哥只顾着聊聊我我,根本就不管本公主的婚姻大事。”宝娇坐在红檀雕花嵌珠梳妆台前,边让侍女梳理发髻边抱怨,“要不是看在小金金陪我一起捡过豆子的份上,本公主早让人把她拖下去砍了!”

    “公主,您就别生气了,依奴婢看,您的姻缘很快就到了。”侍女忙宽言安慰。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那什么时候到?”她追问。

    “什么什么时候到?”侍女一愣。

    “我的姻缘啦,你不是说它很快就到了吗?那是什么时候?明天吗?他长得俊不俊?对本公主会不会百依百顺,随传随到?”宝娇兴匆匆地问,双眸因期待而大大放光。“听不听话?耐不耐操?爱不爱我?”

    “呃,这个嘛……”侍女没料到有此一问,顿时尴尬了起来,“奴婢也不知道。”

    “那你是在耍本公主吗?”

    小避赶紧跪下称罪,“奴婢该死,奴婢刚刚乱说话,求求主子饶了奴婢一回吧?”

    “明明脑袋装豆渣,还把自己讲得跟个半仙似的,下回再糊弄本公主,我就让人把你拖下去切八段,做成三杯小避!”

    “是、是……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小避吓出一身冷汗。

    “去去去,本公主的头不用你梳了,脑子这么笨,手脚还能灵光到哪里去?”

    宝娇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去把纪嬷嬷给我叫来。”

    “是。”小避如蒙大赦,赶紧拎起裙子拔腿就溜。

    纪嬷嬷闻讯来了,还知情识趣地带了一盒子公主平素最爱吃的苏州点心,先好言哄了公主好一会儿,待公主心情好了,这才轻手缓脚地替她绾了个飞凤髻,以雪白芙蓉银冠扣上,再留了几缯长发打成络子,缀上颗颗晶白玉环戴上。没三两下,就将一个娇艳俏丽的公主妆点成了飘逸出尘的月下嫦娥。

    就在纪嬷嬷也为自己的绝顶手艺深感赞叹的当儿,宝娇一看自己满头的白玉、珍珠、银器,顿时又发颜了。

    “干嘛把我插得满头白惨惨的?本公主是鬼啊?”

    纪嬷嬷老脸有些挂不住,可也只得好言解释:“回公主,老奴就是有几百个胆子也不敢故意惹公主生气,实在是因为今晚是已仙逝的皇后娘娘冥寿,根据皇规礼制,公主您身上一概须以银白素器为主,如此方能彰显出追思母恩之情……”

    “是母后冥寿又不是我冥寿,你把本公主弄得跟白衣女鬼似的,我母后在天之灵瞧了会高兴吗?”宝娇不高兴地道,“而且父皇还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穿得一身白是要给我父皇触楣头,咒他早点龙御宾天呢!”

    “不不不、老奴万万不敢。”纪嬷嬷大惊,猛擦冷汗。“公主,您教训的是,是老奴疏忽了。”

    “所以我要穿红的,戴红的,能多喜气就扮得多喜气,这样才有皇家的气派、新嫁的气势,才匹配得上本公主的身份,”她双手擦腰,下巴高高抬起,“听见没有?”

    “公主,您的意思老奴都明白了。”纪嬷嬷吞了口口水,还是忍不住劝道:“可我的好主子呀,再怎么说今晚也是娘娘的冥寿,于礼制、情理上,您穿得一身大红确实不妥,万一外头的人不明白公主内心对娘娘的追思之情丝毫不减,反而还当您是存心对仙逝的娘娘不敬,那就不好了。”

    宝娇皱起眉头,脸上闪过一抹迟疑。

    “所以老奴大胆建议公主,若您不爱白色衣裳,那不如就穿点素色,老奴保证一样帮您妆点得漂漂亮亮,娇艳无双,您看好不?”纪嬷嬷见她有些心动,忙殷勤讨好问。

    “那好吧,就依你。”她不忘强调,“素也不能太素,什么月牙白、象牙白、米白的,本公主可都不要的!”

    “是,老奴遵命。”纪嬷嬷松了一口气。

    “畅音皇阁”以红木筑就雕梁、玉石叠成画栋,专门做以皇室看戏赏曲之用,除却中央那宽敞的大戏台之外,观众席分四方,东方乃是皇帝后妃和皇子公主观赏楼台,西方为一品大臣、南方为王公贵族、北方为有功将军,位列清楚、规矩分明。

    大红宫灯穿插着银色纱灯,燃得黑夜亮晃晃如白昼,精采的舞龙舞狮团方演罢,紧接着上台的便是天下驰名的“凤武秦班”。

    今日是韦后冥诞,本该演些神佛戏,可御兆帝情知宝贝女儿最不耐烦瞧那些文诌诌的戏码,出自爱女情深,也为了怕她看到一半就翻桌走人,便特意点了她最喜欢的武打名戏——长坂坡。

    锣鼓丝竹拔地喧天响起,所有人精神为之一振,不由得随着钹铙鼓乐声热血沸腾了起来。

    “好!”御兆帝忍不住先喝了声彩。

    万岁爷金口一开,观众们自然掌声如雷般应和着。

    头戴翠玉冠,身穿淡绿衣裳的宝娇身段虽小,却是娇艳得像一支嫩绿绿的兰草那般耀眼迷人,她好兴致地睁大双眼,兴奋地攀在栏杆上,怀里还抱了桶兰州酱香瓜子,边嗑边瞧。

    嗯,这戏班子像是有两下子,打杀起来还挺有看头的。

    戏台上大花脸曹操正率大军追杀刘备军队外加全城老弱妇孺,在咚得隆咚响的战鼓声中,一个明亮刚健、慷慨激越的嗓音豁然响起,瞬间撼动了全场。

    在众人屏气凝神之际,一名高大伟岸、身披银白战袍的挺拔将军手持长枪破众而出,振臂一划,杀气腾腾,枪尖一挑,横扫千军。

    霎时情势大变,曹军兵将节节败退,几乎溃不成军……

    “好哇!”众人欢呼。

    “好一个赵子龙,好神气,好威风,好……”激动得小脸涨红的宝娇一呆。

    “面熟?”

    咦?咦?

    那个英武矫健的身躯,潇洒俐落的身段,甚至是那柄银光闪闪的长枪,怎么会这么眼熟?

    宝娇伸手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不由自主更加倾身向前,想要看得更仔细。

    众人注意力全被台上骁勇善战、精采万分的赵子龙给吸引住了,完全没有人察觉公主大半个身子都攀挂在栏杆上。

    赵子龙手中长枪虎虎生风地震退了一大群敌将,发现了糜夫人抱着阿斗跌跌撞撞于战场之中,情势危急,大喝一声,长枪舞得更急,刺倒了多名敌军,欺身逼近,欲前去救护。

    “哎呀!”宝娇恰恰被他那一声大喝吓到,身子一震,脚底一滑——

    戏正到紧张时刻,燕戈眼角余光一扫,赫然惊见高楼观台之上有个绿色身影掉了下来。

    他心神一震,想也不想地立刻吸气跃身而起,脚尖一点“糜夫人”的头顶,借力使力,身若大鹏鸟般凌空飞起,一个猱身转折,长臂急急舒展,千钧一发之际搂住了吓到连要惨叫也忘了的宝娇。

    宝娇一颗心脏提到了嘴边,死命紧闭双眼,本以为自己死定了,脑子里只来得及闪过“本公主还没嫁人啊”的念头,可万万没想到身子竟被一个温暖强壮有力的臂弯紧紧抱住了。

    电光石火间,众人还不及惊喊出声,就连所有皇家护卫一时也忘了该如何反应,但见“赵子龙”抱着娇小的宝娇公主,姿态潇洒地落在戏台之上,左手抱人,握住长枪的右手击倒抢走阿斗的敌将夏侯惇,手势一抄,瞬间将那阿斗布娃娃夺回,动作一气呵成,行动流水,帅气得不得了!

    “……”宝娇不敢置信地仰望着紧靠在身畔的高大英俊男人,呆掉。

    待众人一定睛,回过神来,瞬间爆出疯狂欢呼和如雷掌声。

    那只紧紧箍拥住她纤腰的长臂强如钢铁,温暖的胸膛壮如大山,那画着戏妆的俊挺脸庞浓眉斜飞,额际汗水淋漓,却面不红气不喘,只是低下头来,深邃黑眸里透着真挚的关怀。

    “还好吗?”

    刹那间,天地在旋转,双耳嗡嗡然,所有的人声、鼓乐声、喧哗声全都消逝无踪。

    她亮晶晶热切的大眼睛里,只看得到眼前的“赵子龙”……

    英雄!

    翌日早朝后。

    砰地一声,宝娇双手重重拍在御兆帝的龙案上。

    “那个赵子龙,我要了!”

    “噗——”御兆帝一口燕窝登时喷得老远,还险些被呛到。“什、什么?你说什么?”

    “哎哟,父皇,你好脏啊!都几岁的人了吃东西还这么不当心?”她嫌恶地皱起小脸,不过出自孝心还是掏出了手绢,然后扔给一旁看傻眼的太监,“喏!还不快拿去帮我父皇擦一擦?”

    “是、是。”太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上前服侍。“万岁爷,您没事吧?要不要奴才再帮您进一盏新的燕窝来?”

    “不喝了。”御兆帝没好气地挥挥手,太监会意地躬身退去,将偌大的御书房留给主子们。“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次。”

    “我要赵子龙当我的驸马。”宝娇下巴一抬,说得好不理直气壮。

    御兆帝先是一怔,随即哈哈大笑。

    宝娇双手抱臂,不耐地脚尖频频点地,弯弯眉毛打结。“……很好笑吗?”

    “哈哈哈……父皇的小娇儿真是孝顺,有心,一早就来凑趣儿、说笑话给朕听……”御兆帝勉强憨笑,故作正经。

    “唉,话说回来,其实朕也挺想纳貂蝉为妃,只可惜时下我与她年代差太多啊!”

    “一点都不好笑。”她冷冷吐出一句话。

    御兆帝脸上的笑容尴尬了一下,随即睁大双眼,大感愕然。“你、你……是当真的?”

    “我的表情像是在说笑吗?”

    “呃……是不像。”御兆帝吞了口口水,心底有种不祥预感。“那你指的赵子龙莫非是……”

    “还会有谁?父皇,您昨晚也亲眼看见了的,那个赵子龙可是在万军之中腾空飞起,潇洒地伸臂一揽,万分神准地接住了本公主这样娇滴滴的弱女子,甚至还来得及从夏侯惇手中救回阿斗……”她描述得活灵活现,一点也不输给职业说书先生。

    御兆帝想开口,却没处插嘴。

    “像这样的身段、这样的身手、这样的姿态——”她满眼爱光,说到昨夜情景,兴奋激动得小脸红通通。“简直是帅到爆啊!”

    想到昨夜在他怀里的情境,宝娇就浑身发热,呼吸不顺,心口狂跳,阵阵傻笑起来。

    这辈子她从来没有这样被人紧紧拥在怀里过,而且深深地感觉到那强壮而温暖的体温,接触过那样关怀而怜惜的眼神……

    她一定要嫁给他!

    “那个……重点是人家对你的救命之恩吧?”御兆帝清了清喉咙,提醒一下花痴大发的女儿。

    “总而言之,”宝娇这才回过神来,热切地道:“父皇,他可是个活生生的大英雄,在危急之中出手救了您的爱女,您可千万得重重赏赐他,要不然全天下的百姓都会笑话您的。”

    “朕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可——”

    “当然啦,最好的奖赏就是赐婚,把我这个公主许配给他,而且越快越好,不然捡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反正我嫁衣、花娇、菜单都准备好了,立刻就能派上用场……”

    “不行!朕不答应!”御兆帝苍眉紧皱,严肃不悦地道。

    “为什么?”她脸色一沉。

    “朕也很感激他救了朕的金枝玉叶,所以朕昨夜不也赏赐了黄金百两,还金笔亲书了‘天下第一班’的荣誉皇区封赠他的戏班子,难道这还不够?”

    “您赏您好的黄金,我嫁我的驸马,这半点都不冲突啊!”她怀疑地瞅着他,“话说回来,父皇,您不也很希望娇儿早早嫁出去吗?”

    “呃……”他一时语结,有些心虚地道:“其实朕自然是舍不得你出嫁的,只不过俗话说,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朕总不好让你埋怨朕吧?”

    “那不结了?女儿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好货色,父皇,您就只管赐婚便是了。”

    宝娇双手擦腰,气焰十分嚣张。

    “堂堂一国公主怎么能嫁给一个流浪走唱江湖的戏子呢?”御兆帝一时气结。

    “不行,绝对不行!你换一个,随便什么文臣武将九品芝麻官都好,起码有个好听的名分头衔的就行。”

    “我就要这个戏子。”她昂起下巴,寸步不让。“其余免谈。”

    “胡闹!”御兆帝一拍桌案,龙颜大怒。

    宝娇压根不当一回事,目光直盯着爹亲,抱臂好整以暇地问:“父皇当真不答应?”

    “不答应,说什么都不答应。”他若答应,那皇族威严何在?

    “也行,既然父皇不答应,那我就一辈子不嫁人,天天待在宫里……”她露出一朵娇媚甜美的笑容,“孝敬您。”

    御兆帝头皮瞬间发麻,一张老脸僵在当场,这这这……

    “怎么样?”

    御兆帝此刻实在是矛盾得要命,一方面害怕女儿真的长留宫中天天找他麻烦,一方面又觉得身为皇帝的颜面拉不下来……

    “女儿已经想好了上百种可以好好孝顺您的好法子呢,”她笑眯眯的又道,“父皇如果不相信的话,那么女儿待会儿就可以证明给您看——”

    他只觉得颈项一阵发凉,突然想起这十几年来被女儿恶整的悲惨印象……

    “行行行,朕答应就是了!”御兆帝冲口而出。

    “谢父皇成全!”宝娇双眼瞬间亮了起来,笑得合不拢嘴。“那我就去准备准备——”

    “等等。”御兆帝唤住她,苍眉挑得高高的,“朕有个但书。”

    她回头,面露疑惑。

    “朕可以勉强答应这一桩门不当户不对的婚事,可朕毕竟是一国之君,须以百姓的福祉为先,也免得被人批评朕偏帮自己的公主,逼良为娼……咳,是仗势这亲,所以这桩婚事也该问问当事人的意见。”见女儿脸色微变,御兆帝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

    总算占了次上风,他这个皇帝老爹想来还当得不算太窝囊。

    “本公主肯嫁给他是他赵家烧了八辈子的高香,他哪还会有什么意见——”

    “人家本姓燕,不姓赵。”他可是打听过了。

    “随便啦,反正能够娶到我是他几世修来的福。”她自信满满,趾高气昂,“不用问了,本公主确定他一定会同意的!”

    “是吗?”御兆帝笑得好不老奸巨猾、不怀好意。

    宝娇心底不由得警钟大作。

    就因为父皇那一抹贼兮兮的奸笑,宝娇决定在父皇偷偷动什么手脚,或是大嘴巴对人家胡乱说什么浑话之前,抢先做好防御工事。

    她决定去找“赵子龙”恳谈恳谈。

    于是她换上一袭寻常姑娘家穿的衣裳,乌黑长发扎成了条辫子,还不忘出言恐吓身后一票人。

    “你们任何人都不准跟着我,要不然我把你们一个个发配边疆去喂猪!”她警告欲随行保护的护卫们。

    护卫们面面相觑,边疆不都是养牛牧马赶羊,还有喂猪的吗?

    “听不清楚吗?”她双眸微眯,嘴角弯弯上扬,“需不需要本公主‘亲手’帮你们把耳朵挖干净点?”

    众护卫纷纷倒抽了口凉气,不约而同齐齐猛摇头。“不不不,不用了不用了。”

    “那就不要再跟着我,要不然的话,哼哼——”宝娇对他们比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是,微臣遵命。”众人只能相视苦笑。

    上次就有个同僚不信邪,自以为像公主这样娇滴滴的小泵娘只是小孩心性,随口说说罢了,还会凶蛮到哪里去?

    结果他硬是跟了公主一个上午,没想到中午才喝下公主赏的一碗汤,下午就狂拉猛泻好几个时辰,险些丢了一条小命。

    自那一日之后,所有的皇家护卫再也没人敢把公主的威胁当玩笑话听了。

    恫吓完以后,心满意足的宝娇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出宫门。

    熟识京师大街小巷的她很快就找到了福元楼,随手赏了伙计一锭沉甸甸的五两银元宝,立刻通行无阻,直驱后院。

    她躲在柱子后欣赏“赵子龙”和一些武生、老生在那儿练刀舞枪耍举。

    今儿天气好,艳阳高照,他英俊的脸庞沁出一头热汗,肌肉债起纠结的虎背也透湿了一大半,却依然认真勤奋地比画着招式,振臂甩枪、抬脚踢抛。

    宝娇好不容易缤了个空,趁众人停下休息、散去,他走到进边想打桶水冲凉的当儿,探出头来对他招呼。

    “噗嘶……”她对他猛挥手,神秘兮兮地道:“喂喂,这边这边。”

    燕戈停下动作,略显疑惑地看着她,“我吗?”

    “废话,不然我是在跟那口井讲话吗?”她有些没好气。

    他眉头微蹙起,神情有一丝困惑。

    哪里来一个这么眼生的小泵娘,却还一副跟他很是熟悉的样子?

    燕戈一开始以为她也是在福元楼里工作打杂的,虽然她雪白粉嫩的小脸和俏生生的模样不太像是做粗活的。

    “请问姑娘有什么事吗?”他缓缓走过去,低沉好听的嗓音温和客气地问。

    “你……叫我姑娘?”宝娇一呆,这才知道他没有认出自己来。

    “有什么不对吗?”他眼底透着一丝好奇和关心。

    宝娇直觉张口就要端出自己华丽丽、亮闪闪的尊贵无匹身份来,可是她从没有在阳光下这么靠近、这么清楚地看过他。

    阳光下,他浓密斜飞的眉毛、挺拔的鼻梁和性格好看的双唇是如此地清晰显眼迷人,害她看得眼睛眨也不眨,几乎浑然忘却了要呼吸。

    真是帅呆了!

    燕戈凝视着面前个儿娇小、神情傻气的小泵娘,既迷惑又觉好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小妹妹,你怎么会在这里?迷路了吗?”他关心地问。

    小妹妹?

    宝娇下意识地摸了摸素净的小脸,她化妆前和化妆后真有差那么多吗?

    “我才不是小妹妹……”

    “不是小妹妹?”燕戈看着她稚嫩小巧的脸蛋,圆圆的大眼睛,长长的辫子,还有纤细的身材,不知怎的,对她始终有某种奇怪的熟悉感,可是越看越觉得她明明年纪很小,兴许还不满十四五吧?

    “没错,其实我是……”她被他深邃明亮的眸子瞅得心慌意乱,想说的话全忘光光了。“那个……嗯啊……”

    他没有听清楚她细若蚊蚋的喃喃,体贴地弯下腰来,目光和她平视。“小妹妹,需要我帮忙吗?”

    太近了,近到她可以感觉到他呼出的热气和淡淡的男儿气息。

    宝娇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心口不知有朵什么暖暖的、热热的直想绽放开来,双颊先感染到了那股热浪,不知不觉地渲染成了红徘徘的飞霞。

    “嗯,好呀,谢谢你。”她想也不想地点头,嘴角那一弯漾开的笑容怎么也藏不住。“有劳了,呵呵呵。”

    原来他不记得昨夜盛装打扮的她,这样也好,也就省了那些下拜参见的俗礼,也免去那样满怀顾忌的保持距离。就只是单纯的他和她……宝娇努力地咬住下唇,强忍住芳心窃喜。

    “来。”燕戈大方地伸出手,“我带你回家吧。”

    宝娇受宠若惊,不敢置信地望着他指节匀称修长好看的古铜色大手,心头小鹿乱撞,乍喜还羞地将小手搭在他掌心里。

    这一切都定天赐良缘……天赐良缘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公主不二嫁最新章节 | 公主不二嫁全文阅读 | 公主不二嫁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