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冲喜宝贝 > 尾声

冲喜宝贝 尾声

作者 : 绿风筝
    每次回老家探望阿公,程海东都会在车上重复同一句叮咛——“记得,待会儿无论如何,都不能跟阿公提起冲喜的事,知道吗?”

    “厚,我知道啦,每次回来看阿公,你就要唠叨一次,我知道,不能说,不能说……”安芷娴不耐烦地回嘴。

    “乖,知道就好。”他宠爱地摸摸她的发。

    下了高速公路,当车子缓缓驶近老家,远远的,她就看见阿公老早就坐在透天厝前,伸着脖子翘首远眺,车子才刚停好,他老人家便笑呵呵地迎上来。

    “阿公!我好想你喔!”安芷娴马上给他一个超大拥抱。

    “哈哈哈……阿公也很想你,喔,肚子又更大了,快生了吧?”

    “嗯,预产期是下个礼拜,想说趁生宝宝之前,先回来看看阿公,不然就要等到做完月子了。”

    “一定要给阿公生个白白胖胖的小曾孙喔!”阿公开心地说。

    “好,我一定会。”软声保证。

    “外头天气热,我们快点进屋去,别热坏了。”

    从头到尾,阿公都没有看过某人一眼,径自拉着大腹便便的安芷娴,两个人开开心心地进屋去,至于程海东这个真正的孙子,则莫名其妙地被晾在一边。

    又来了,每次都这样,两个人只要一见面,就会开心地把他这个长孙兼司机给忘了,根本就是把他当仆人,连行李也扔给他一个人搬。

    真是天没天理,人没人性!

    程海东垮着脸,奋力地拎着大包小包跟在后头,心里满是感慨。

    他不是程家的长孙吗?怎么待遇差这么多?好歹那个小曾孙也是他努力播下的种耶。

    “婶婶,我跟海东回来了,叔叔呢?”安芷娴走到厨房探头问。

    “我让他去买酱油,坐车坐很久了吧,累不累?”

    “不累。”安芷娴深深吸了一口气,“哇,好香喔,只要想到可以吃到婶婶煮的好菜,坐车一点都不累,婶婶,我来帮忙。”

    “你别乱动,快去坐着休息,只是炒个青菜,我来就好。”婶婶赶紧安抚这个大身大命的孕妇。

    “婶婶,是医生交代说要多动一动的,到时生产会比较顺利。”安芷娴撑着腰,走进厨房,和婶婶一起坐在椅子上挑捡青菜。

    “阿公最近气色看起来很不错。”

    “当然,打从知道你怀孕,知道自己要当曾祖了,他每天都开心得跟街坊邻居炫耀。”

    “原来冲喜真的有用耶!”

    “冲‘洗’?”是洗照片还是洗什么?程家婶婶一脸不解。

    “就是冲喜啊!海东说阿公病了,情况不乐观,所以才急着结婚,想帮阿公冲喜。”安芷娴把程海东说的话,简单扼要说给婶婶听,还不忘刻意压低嗓音,怕被阿公听到。

    “啥,病了?情况不乐观?可是阿公没有生病啊,他的身子骨向来硬朗得很。”

    “可是在婚礼上,阿公明明坐着轮椅。”她还为阿公担心了好久。

    “那是因为他动了手术,去换人工膝盖,瞧,现在可是健步如飞呢!”

    “可可可……海东怎么说阿公病得很厉害……”现在是怎样,她怎么糊涂了?

    “好啊,那个兔崽子竟敢说我生病,还不乐观,我现在就去把他打得**开花,换他不乐观——”

    “阿公!”安芷娴赶紧捂住嘴巴,可是,来不及了。

    只见阿公神勇地快走出去,抓起门口的扁担,吼道:“阿东,你这个兔崽子,你阿公我今天就打得你**开花,居然诅咒我生重病,还说什么给我冲喜,冲你的大头啊……”

    听见阿公气沉丹田的吼叫,程海东知道自己死定了,笨芷娴,不是交代她不能说的吗?

    “别走,我打断你的脚骨!有胆别走……”

    “阿公,我不是那个意思啦,阿公、阿公……”苦苦哀求。

    “阿公,不要生气,快把扁担放下来。”发现自己搞出大事,安芷娴很慌。

    “阿爸,冷静一点,你会吓到阿娴啦!”

    “我先修理这个憨孙再说。”

    透天厝前,祖孙俩一前一后追逐着,突然,咚的一声,程海东被阿公的扁担打中额头,只见阿公得意洋洋地笑,“我就不信打不到你,换了人工膝盖,阿公我健步如飞。”

    “痛——很痛!阿公,很痛啊!”程海东痛得哇哇大叫。

    对,痛!很痛!真的很痛……站在门口的安芷娴突然脚一软。

    “芷娴,你怎么了?”婶婶担心地问。

    “我……肚子痛,好像……要生了。”安芷娴苍白着脸,颤抖着嗓音说。

    “不是下个礼拜吗?”阿公紧张万分,“阿东,快来,阿娴要生了。”

    孕妇一句要生了,整间屋子旋即闹腾起来,刚刚逃得远远的程海东,马上火速奔回安芷娴身边,“别怕,忍耐一下,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就这样,在众人紧张的喧哗声中,安芷娴被火速送到医院,在痛了好几个小时,痛到想要杀了程海东后,安芷娴终于为程家生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小曾孙。

    程海东在病房里陪着虚弱的她,心疼又不舍。“芷娴,你还好吗?是个胖小子,肥嘟嘟的胖小子。”

    “你好坏,居然骗我跟你结婚。”她嘴一瘪,眼见就要哭了。

    你就傻傻的很好骗啊,不把你骗回家当老婆,难不成等你一辈子,变成老光棍啊?

    当然,这种心里话不能说,程海东只能一脸忏悔,“对不起……都怪我太爱你了,可是你不觉得真的很神奇吗?阿公居然可以追着人打耶,你看,冲喜还是有用的。”

    嗟,居然还敢狡辩!

    转眼又是八个月过去……

    周末加完班的程海东一回到家,就听见游戏间传来母子俩的嬉笑声,他把公文包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只见安芷娴环着八个月大的儿子,坐在扭扭车上玩得不亦乐乎。

    啧啧,儿子都笑到流口水了……

    “唔,宝贝你看,爸比回来了,快跟爸比说声辛苦了。”安芷娴抓起儿子肥嫩的小短手,朝程海东开心地挥了挥。

    程海东笑着走进房,拉起儿子胸前的小手帕,帮他擦一擦泛滥的口水,儿子一见到他,便张开手臂,咿咿呜呜地要他抱抱。

    “等一下才抱抱,爸比得先去换干净的衣服,待会儿再抱抱……干脆你们父子一起去洗澡吧,我正好可以准备晚餐。”

    “喔,那好吧!我们父子来洗鸳鸯浴。”

    安芷娴啼笑皆非地睨了他一眼,抱着儿子尾随他回房去,张罗好父子俩的衣物后,她便到厨房准备晚餐。

    她的手艺越变越好,趁父子俩共浴的时间,色香味俱全的五菜一汤,也热腾腾地端上桌了。

    程海东把洗得香喷喷的儿子安置在移动式的婴儿床上,让小家伙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喝着牛奶,夫妻俩也可以趁机享受一下两人晚餐。

    他们边吃边聊,程海东突然想到什么,说道:“忙到都忘了告诉你,这个礼拜我收到了一封信。”

    安芷娴不置可否,小口小口地吃着饭,从容等待下文。

    “安芷娴,你有没有听到,我收到一封信!你难道就不担心是某个爱慕我的女人写给我的情书吗?”程海东蓄意挑拨她的情绪。

    但她只是淡淡瞟了他一眼,“除了我这个笨蛋会上你的当,应该不会有其他女人也像我这么蠢的了。”她还记恨着他骗婚的事,不时要拿出来戳他一下。

    “讲这样,都解释过这么多次了,我是因为爱你才这么做的啊!”他赶紧放下碗筷,来到老婆身后,抱着她就是一阵甜言蜜语。

    “别毛手毛脚的,快说,到底是谁写信给你。”她佯装生气,制止他。

    “你还记得一年多前,我接手一件重新鉴识的案子吗?”

    “当然记得,你不断被舆论攻击,连同事都不支持你,晚上还背着我跟儿子,偷偷躲在阳台抽烟。”

    那件案子经过他的重新鉴识后,不但证明了嫌犯的清白,也让警方依循最新的DNA鉴识结果,逮到了逍遥法外的犯案者,程海东一夕之间成了大家心目中的英雄。

    “张先生写了信给我。”

    “是吗,他怎么样了?过得好吗?”

    “他回到老家,现在跟爸妈种菜维生,信上说,他很珍惜跟爸妈一起生活的日子,劳动让他觉得生命很有意义,他也祝福我们全家平安快乐。”

    “好欣慰,知道他过得好,真替他开心,海东,你的努力是有意义的。”

    “是啊,我也很高兴自己的专业可以帮助人,不过我更感谢你支持我。”嘿嘿,晚上等儿子睡了,他决定用身体好好报答她一番。

    “对了,明天回去看阿公吧,阿公下午打电话来,说很想念小家伙呢!”

    “啊……又要回去喔?”程海东的表情活像吃了黄连。

    打从东窗事发那天起,阿公每次见到他,就用暴力款待他这个孙子,光想就忍不住头皮发麻。

    “对,又要回去,在阿公还没原谅你之前,你都要乖乖地接受惩罚。”

    程海东垮着脸,坐回原本的座位上,闷闷地扒着饭。

    完了,看来明天免不了又要一阵皮肉痛,今天晚上他更别想抱着亲亲老婆,快乐过通宵了……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冲喜宝贝最新章节 | 冲喜宝贝全文阅读 | 冲喜宝贝全集阅读